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

作者:南甸尹氏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人公叫尹武的小说是《我当导游的那几年》,是作者南甸尹氏所编写出的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我是一个导游,带的却是历史上的古人君王,他们重回人间,只为可我一点遗憾。大禹,黄河水喝了真会拉肚子,纣王啊,请别叫小姐,要叫公主。。。...都复活了?还是神仙下凡渡劫来了?搞不懂,我就像个看戏的群众,除了不敢拍手叫好,还缺包瓜子。。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第四章了却遗憾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我当导游的那几年》第四章可我一点遗憾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这碑上刻着什么。”在咸若古亭右前方,一块高大的石碑下,文命停住了,他认不得字,于是问向我。。...

    大禹陵墓很大,至少我已经觉得腿酸了,但文命还依旧兴致勃勃,我也不好坐下休息。

    在咸若古亭右前方,一块高大的石碑下,文命停住了,他认不得字,于是问向我。

    “这碑上刻着什么。”

    我细看下面的介绍,这是李斯碑,于是解释道。

    “这是李斯碑,在大禹之后,曾经出现过一个不得了的皇帝,他统一了整个华夏,在他那个时代地球上无人能敌。”

    “那为什么他的碑会在这?”文命继续问道。

    “秦始皇东巡的时候来这里祭拜大禹,命部下刻下自己的丰功伟绩。”

    “赵老头?他倒确实会干这种事。”文命摇了摇头笑着走向下一个景区。

    赵老头?文命说得啥啊,我没明白,只好跟着他继续往下走。

    下一个碑,文命又看向我,我只好继续讲解,倒也做了一会地道导游。

    “这是记录大禹的故事,大禹治水造福百姓,还有经典的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典故。”

    听到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时候,我能看得出文命脸上的忧郁。

    这时,一对漂亮的女孩突然拦住文命,说道。

    “大叔大叔,我们能合个影吗?你好有气质。”

    这又是什么情况?看两个女孩还是大学生的样子,文命回过头询问我。

    我耸耸肩表示随你,女孩把相机给我,一人一边站在文命两边,对着镜头俏皮的笑。

    “大叔再见。。。”

    文命看着洋溢青春的女孩离开,挥手道别。

    能看得出文命眼睛都看直了,尤其女孩都穿着超短的牛仔裙,这大长腿白花花的。

    “叔,别看了,不然你老婆会吃醋的。”

    说完我就后悔了,眼前的哪能随便开玩笑,除去雇主不说,万一真是那位存在那我还真是胆大啊。

    “老婆?呵,娃娃说笑了,想我曾经伴侣成群,她又怎会介意。”

    完了,眼前的壮汉,要么就是神经病入戏太深,要么就是我猜对了。

    在禹井处,文命终于停下了,找个地方坐下,恰巧能看到那口水井。

    我坐旁边,递给他一瓶水,他摆摆手表示不要。

    “您是大禹,对吗?姒姓夏后氏,名文命,字高密,号禹,夏后氏的首领。”

    我问出了心中的猜想,他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不值得月托付过来。

    面对我的问题,文命没有否定而是指着眼前的山说道。

    “娃娃,你知道吗?这是埋葬我的地方。到死,我都希望能看到黄河水域为民所用,我一直牵挂着,太久太久了。现在这个遗憾也圆满了,谢谢你,你身上有那位存在的气息,是命选中了你。”

    喧闹的人声远去了,我这才发现,整个禹井景区的人都不见了。

    我猜对了,虽然很不敢相信,但最近发生的事确实很神奇。

    “您很伟大,作为后人,是我该谢谢你。”我想我应该深鞠一躬以表尊敬。

    “你不怕我?说白了,我就像你们说的鬼或者灵魂。”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这个问题可难住我了。

    见我迟疑,禹笑了,笑得很大声。

    “我得走了,娃娃,家人还等着我呢。在走之前呢,送你一件礼物吧。”

    哟,还有礼物,这就不太好意思了,想着这样的存在拿得出的一定不是随便货。

    “这是陪了我很久的三样东西,河图,开山斧,避水剑,你我有缘,你可以选一个。”

    说完,变魔术一般甩出三件东西,都发着黄色的光晕悬浮在空中,一个是一张陈旧的图纸,一个是一把像铁锹一样的斧头,还有一把不太像剑的长刀。

    “真让我选啊?这都能拿来干嘛?”我不解的问道。

    “这都是我治理黄河时所用的三件宝,至于你能用来干嘛,那我就不知道了。”

    禹把问题扔给我,我也不知道选哪个,都不知道用来干嘛的,看着后两个都太丑,带着一定上不了飞机,我只好指向河图。

    “噢?你要河图?”禹很好奇我的选择。

    我点点头,道。

    “后面两个我想我也用不了,这个河图看上去合适。”

    禹笑了,对我的选择他没任何表态,抬手,河图飞出,落在我面前。

    “河图是当初河伯送给我的黄河水域地图,虽然看上去没什么用,但对你,小娃娃,或许这就是命数,你可收好了。”

    我抬手接下这巨大图画,在触摸的时候变成了浓重的羊皮纸卷,那一刻我仿佛感受到了黄河水的奔腾之力。

    “行了,我得走了,终于是圆了遗憾。”

    禹站起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他走得很慢,也很荡然,牵挂的放下了,了无遗憾。

    “叔,撒那特斯到底是谁?”我想起这个关键的问题急忙喊出。

    “娃儿,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他啊,无法比拟的存在。”

    禹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就这样飘散在人群里,他走了,我能感觉到。

    密集的游客又重新出现了,我呆呆站着。

    “兄弟,买票吗?各个景区都有,价格便宜。”

    一个操着一口地道绍兴口音的商贩把我思绪拉回来,我下意识的摇头。

    见我有些木那,商贩走开找下一个人问去。

    我在景区买了一个画卷筒,将河图放进去,踏上了回去的路。

    禹?他真的存在?我翻看了手机,发现唯独他和黄河拍的那张不见了,难道被他带走了?

    在以后,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吗?像大禹那样的?我不知道,看着副驾驶的河图,确认这不是梦。

    当我驱车来到一处无人的公路,远远看到一个一袭白衣的身影,驶近,居然是月。

    我停下车,她打开车门坐进来,我发动车,继续前行。

    “他居然给了你这个?”月把玩着画卷筒有点意外的问道。

    我没说话,专心开车,月也并不在意。

    “干得不错,他很高兴。”

    月继续说道,车载音乐居然自动响起,悠扬的旋律,月跟着轻轻哼唱。

    我不知道她说的“他”是撒那特斯还是大禹,但我还是没问。

    我们就这样行驶了几公里,她让停车,我便停下,她下车了,沁心的体香依旧围绕在她坐过的位置。

    “这是真的,对吗?”

    在她还未走远,我问道。

    她对我回头一笑,银铃般的声音。

    “你说呢,呵呵。我们还会再见,尹。”

    看着她走远,我才发现有东西落下了,一个精致的礼盒,和画卷筒放在一起。我喊她。

    “你忘了给她带礼物。”她的声音随着风飘散。

    我这才想起来说好给女友带的礼物,居然忘了,打开一看,是一个做工非常精细的手链,散发着淡淡幽香,非常漂亮。

    我自言自语道。

    “谢谢。”

    发动车,继续前行。

    夕阳烧红了天边,那么的彤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