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雄霸天下之绝宋

作者:东非浪荡子 | 历史架空 | 围观:26962

收藏

  辽朝,北宋,蒙古,辽国,西辽,大理,土蕃,交趾,日本……这是真正的战国时期时代  纵横驰骋捭阖,殚精竭虑,权谋机变,血流漂杵,仅有实力才是乱世惟一求存之道…… 雄霸天下天下之绝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脚下已积了大滩血水,分出了无数支流,向四面八方奔腾而去,流淌得如此坚决有力,仿佛高唱着最后的生命欢歌,又好似在倾诉不甘和怨恨。。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虽然隆兴和议之后,宋金之间已经四十年没有大战,但金军偶尔会渡淮骚扰,再加上当地多支割据武装肆虐,即便从县升格为军,仍然不可避免地衰落了,许多城镇逐渐被荒废,这彭塔庄便是其中之一。虽然临近元宵节,这里仍旧是一派“万户萧疏鬼唱歌”的凄凉景象。

      兵器、仪仗、生活用具,各种杂物堆得满地都是,所有人、马都萎靡不振,只有一面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上书几个大字“兵部侍郎,龙图阁直学士,知霍丘军事,薛”。

      十余人坐着,脸色肃穆,缄默不语,中间首位坐着一位花甲老者,头戴五梁进贤冠,腰中围着玉带,身侧挂着一个金鱼袋,三络长须,清隽的脸上满是愁容,他环顾左右,一声浩叹:“不想老夫竟落到这般田地?”

      “放下武器,会给你宽大!”

      大宋,宁宗,庆元二年,正月十二,破晓时分。

      韩侂冑常常伪作御笔,捏造旨意,此事尽人皆知,这次想必也是矫诏来着,他薛叔似一辈子皓首穷经,十足饱学文士,却硬说他“兵情连达”,分明是挖苦讽刺,还让他“速赴戎机”,简直是让他赶快去死!

      现在正是淮南地区最冷的时节,大地仍是白雪皑皑,天地间茫茫一色,银子般闪闪发亮,所有光秃秃的树枝上,都缀满了洁白的雪花,仿佛变成了株株的梨花树。

      脚下已积了大滩血水,分出了无数支流,向四面八方奔腾而去,流淌得如此坚决有力,仿佛高唱着最后的生命欢歌,又好似在倾诉不甘和怨恨。

      他仰望苍穹,浑身浴血,无数伤口仿佛大小的血泉,在汩汩地翻腾着。

      自从宋金战争爆发,数十年兵连祸结。等到汴京陷落,二帝蒙尘,北宋灭亡,宋室南渡,双方在淮水一线反复拉锯争夺,霍丘县也就成了战场。

      真要投降吗?过往种种仿佛幻灯般闪过,孤儿,流浪街头,身世坎坷却自学不辍,从小混混,到大**,再到黑帮大佬,终至一代枭雄,一步步建立势力,高官巨贾皆玩弄于股掌之间,誓要创造一个独立王国,以言代法,唯我独尊,终于功败垂成,众叛亲离。

      怕是要有一场大暴雨了吧?想必能把我这汪热血都洗刷干净吧?

      一个月前,一道圣旨落下:“卿素济忠贞之名,于兵情向来练达,自当为朕分忧,为国宣老边陲。夫不有懋赏,何以酬庸?特迁为兵部侍郎,龙图阁直学士,知霍丘军事。卿为国之干城,期建不世之功,毋负朕之厚望。望深体朕意,迅赴戎机。”

      刚越过渒水,进入霍丘军境内,坏消息就接踵而至。

      他叫薛叔似,字象先,浙江永嘉人,进士出身。宁宗即位之初,他也曾平步青云,身居权兵部侍郎,兼枢密院都承旨,堂堂从三品的大员。

      此时权倾朝野的韩侂冑,实际职位也只是“枢密院都承旨”,当然韩侂冑另外还有个表示地位的“开封府仪同三司”,“封”为衍文,其实是“开府仪同三司”,从一品。

      那些保存完整的房院,都被官员大户占去了,他们就只能靠着断壁残垣抵御风寒。

      但转瞬间,爆发了“庆元党.禁”,理学被打成了“伪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都成了禁书,赵汝愚、朱熹、彭龟年等许多理学大儒都被打成了“伪党”。

      薛叔似怒气填胸,他既不表示“谢恩”,也不明确“遵旨”,只是干巴巴地说了句“领旨”,这已经是一个大臣,对圣旨所能做的最强烈抗议了。

      四周有军,有警,也有昔日的兄弟,从前的手下,现在却个个目露凶光,将自己围得水泄不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