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属韵之帝将来

作者:風隠 | 修真小说 | 围观:29964

收藏

  一场游戏开局不错了,也没先是棋手。  谁都来,谁都不来。  皇与王的表演,帝与后的强强对决  是清灵是绝美但是其他的  最后将拿到那块印  风好闲看见了的仅有那句古老的历史的语言  九韵齐聚一堂,剑出古塔,帝今后苍雪山脉绵连几万里,峰峦起伏,群山入天掀云,平日里只见山腰云雾变幻,窥不见山顶峥嵘。山中密林如织,飞瀑奇岩,珍株异兽,多若繁星,其风光奇幽险峻,响誉天下。。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有人要跳塔,还有你、他妈的给我干活”青袍男子一脚踢开窜到他身前的老王,抓起一堆绳子丢在他身上,叫骂道“吃吃吃,吃屁啊吃,这关过不了你就跟我一起去煤矿待着,吃煤气吧你”

      青袍男子不作回答,手轻盈挥舞,空中划过道道青色流光,条条手臂粗的绳索如游龙在空中飞舞。老王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也依着青袍男子动作,划出道道红色流光。

      没有理由,没有缘由,这是圣族给万灵最大的财富。

      他已经深深感到了眼前这人的可怕。无关他怪异的青色长发,更不关被垂下的眼皮掩盖住的眼。而是看着他,感觉身心都化作了清风,一切枷锁成了薄薄云烟,于那清风轻舞间消散无痕。最可怕莫过江河开阔,润物无声;时间过往,杀人无痕。

      这是属于这里的韵味,一个畸形又美好的韵味

      他用的是渴笔,而字也是颇为与众不同。其字无一跃山河之豪迈,亦无耸天而立之苍劲,只是如水一样清澈,一样的流淌着清清灵性。

      或许是行人不忿,起了恶作剧的心思,这才让辆马车磨蹭了半刻钟才入了城,比别的马车要慢了不少。这时天边只留下一抹酡红,见此景象,徒步的行人们心中无言畅快,加快了脚步,兴致高涨处吆起了歌,淌着余晖而去。

      男子耳朵一动,有欢快的小调传来,望去正见老王正在兀自哼歌,手脚不住地摆动。没有了那瑰丽流光,我便心神所往。那是夕阳下的惊艳,醉了我的心魂。

      辉耀城其浩大繁华不可置疑,然最为记忆深刻却无关烟火绚丽,无关风月诗书,而是一座青色玉质的塔,层层八面飞檐青色琉璃瓦辉辉温泽,檐上真灵异兽顾盼间灵性流溢难阻,门扇窗棂各种雕饰尽是牵人心魂,引人入胜。最为怪异则是此塔本是阁楼式的塔却高越百仞,以至于百里内抬眼即见,诧人之意。

      车夫老王在狂风肆虐中唯有死死地抓住车体,眼睁不开,耳旁尽是风的呼啸声,自然无缘了辉耀城内的风光。老王暗暗怪罪两匹白马,我驾驭你们的时候怎么不见这样卖力。随后大骂自己蠢,遇到这群大人怎么能以正常心态面对呢,他们姓风啊!他们最擅长的不就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疯子吗!想到这,老王忽然想笑,他的外号好像就是‘疯之管家’。

      一桃红,恍如灼灼盛放的桃花,焰火般的艳丽,似要把眼灼伤。

      “你在想怎么把我弄下塔,还是在想怎么得到救治易桂兵方法呢?康茜”风好闲依旧望着那月光也不曾照亮的地方,一如月光不变一丝。可康茜却是猛地一震,有些惊恐望着风好闲。

      街上的行人跟其他地方也是不一样的,身着道袍修真者,锦衣华袍的公子哥,麻衣在身的平凡子弟,勾肩搭背相互取笑,提壶携单互灌酒水。与其他地方俨然不同,这里几乎看不见仙凡之隔、贫贵之别。

      “康茜,蒋婷,我看过你们的资料。康茜的灵是梨花,蒋婷的灵是桃花”他说着,向着远方挽会,像是什么不可丢失在前方。可是飞檐上真灵青莺雕像散放出的淡淡青光,把风都挡在了外面。风只有徒徒的呼啸,淡淡的月光撒下,将它凄凉。

      进了城的马车停滞在城门口前,车夫老王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恍惚,宽阔的青石街道,简单干净,被两旁的灯光照得明亮。两旁尽是两层或三层的木楼,造型大气而不失灵气,气质典雅而不去人味,细细观看便发现它们每一处都经过匠师精雕细磨,经过风霜岁月洗礼。其色调多以青色为主,可见他的建造者定是一个素雅的人。

      “这就是塔啊!老王我可是见着了您,实在是拔云见天,老鼠摆脱了猫……”老王心血随着塔上瑰丽的余辉涌动了,心神泰然怡然自得,轻摇低笑,一阵怅然若失,失声感叹。丝毫不曾注意到青袍男子正手脚并用的摆弄着一堆绳索,完全没了之前高深莫测的风姿。

      而两个少女看着眼前男子却是心绪如风飘舞。他不似于人间,看着他,不会去看着他的脸,他的衣着,甚至他的气质。他在你的面前就把他的一切都给你了。

      康茜看着那个风好闲的背影,他真的好消瘦,他真的就是贵兵所说的那个恐怖无比的死圣吗?

      他的真的好孤独,好像他的世界都是静寂的,或者说他静寂整个世界。她转过眼,却见了一张红红的脸,一对灼灼如火的眼。蒋婷沉迷的看着塔下的辉耀城。她只是淡淡的叹了口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