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诡面观音

作者:梧桐阅读 | 其他美文 | 围观:20543

收藏

  《诡面观世音》关于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花容,张天师,千顺,许青凤间的事迹。诡面观世音约1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晚上大家从白桦林里回来的时候,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僵硬,像是看到了什么害怕的东西而不敢说出口一样。我和千顺问家里人怎么了,他们也不说,还凶我和千顺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

    “奶奶你叫我干嘛!!!”

    夜已经深了,大柱他爹一直都坐在厅堂里默默的抽着烟,大柱起来撒尿,见他爹正在给家仙上香。就走过去问他爹怎么还不睡。他爹沉思了会,放下嘴里的烟嘴,看了看大门,说:“大柱,我怎么觉得今天的雨下的很邪呢,昨天下午的晚霞灿烂着呢,今天怎么会忽然下一场那么大的雨?”大柱笑着说人算不如天算,老天他想下雨就下雨,哪是人能够算的出来的啊!说罢,便要他爹快回去睡。

    神像流血,是大凶的!

    一家人正坐在厅堂内望着屋外白茫茫的一片雨水,眉头紧皱,我就在我爸腿边玩耍,我妈去深圳进厂打工去了,她说在这穷山沟沟里没出息,她要去外面闯闯,一走就是好些年,连爷爷过世的时候都没有回来,不过我妈有时候也会寄一两封信、捎点钱回来,问我过的好不好,家里收成怎么样之类的话。我已经习惯我妈不在我身边的日子了,玩耍之类的也快活,本来我以为这一天都会在大家无聊和担忧中过去,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竟会发生村里有史以来的大事情!

    奶奶一听说真龙升天,赶紧的将手里将要舀水的葫芦瓢放下,拉着我爸往屋外走,我爸扭捏了几下,说他不去,他才不信什么真龙升天。可是奶奶硬是扯着我爸和我往门口走,可刚到了门口,奶奶才想起没人看家,便为难的看着我爸。我爸看了我一眼,没有犹豫一丝,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就叫我在家看门,不用去了,等溅得满身的泥看谁帮我洗衣服。

    不过没多久,我不想玩我自己这种无聊的闹剧了,觉得金银财宝对我好像也没什么用,反正我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愿望,不让我去就算了。想完,便又自己一个人犯蠢把那些被我折腾的桌子椅子摆好。

    家里头只有我一个人是去上学的,千顺贪玩,不去上学。我也贪玩,只是我爸是在镇子里当中学老师,是他逼着我去的。我在读五年级,因为学校在白水水库的对面,我去上学的途中要划船淌过白水水库才能到学校,以前爷爷在的时候,都是爷爷送我去学校的,但是现在爷爷死了,我就和隔壁家的许青凤一起去学堂,许青凤和我同个年级,而且就坐在我旁边的小组,我们在在路上也是可以相互关照一下。

    这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好事情,可以满足任何的愿望,我的内心一直都期待着这样一个从天而降的好事落在我的身上。同样,一屋子的人也和我一样有个拥有金银财宝或能实现愿望的美梦。

    直到爷爷过世有一个多个月了,大家的家人的生活习惯也渐渐的步入了正轨,该下地的下地,该上学的上学;千顺偷偷的告诉我,说爷爷下葬那天,大伙看见爷爷坟坑旁边的大柏树流出了人血,哗啦啦的淌了一地,就跟杀猪放血一样。后来是奶奶把这些血给用土埋了,大家才敢过去的。

    ——顿时,我全身的鸡皮疙瘩涌了起来,转过身壮大了胆子,大声的喊了一句:

    我不依不饶的缠着我爸说我一定也要去!不然的话我就写信告诉我妈!这招根本没用,我爸反而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护着奶奶冒雨出去了。

    十六号早上,天灰蒙蒙的。村里的公鸡似乎都睡着了一般,没有一只啼叫。大柱一家正刚起来,还没来的及开门,大门便被别人拍的嘭嘭作响。“大柱他爹,大事不好了!大柱他爹,快开门!大事不好了…………!!”

    真龙升天,是我们南方一个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说法,真龙,也不是什么真的长着四个脚马脸的龙。——我们认为山里的大蛇修炼了一百年之后,就可以变成天上的龙。在大蛇飞上天成龙的时候,若是有人幸运的看见了这个罕见的奇观,千万不能说是蛇飞天,说了蛇飞天的,那条大蛇就会立马从天上掉下来,成不了真龙,而且说蛇升天的那个人就要倒大霉;在小的时候,隔壁的奶奶就教过我,见着了一条蛇往天上冲的话,一定要说真龙升天,这样,那条蛇就会真的成真龙,到时候,他会送一个宝珠或者好多金银财宝给你,或者满足你一个愿望作为报答。

    大戏咿咿呀呀的在唱,大柱正新高采烈的混在人群里一个劲地叫好。可就是在这兴头上,一声惊雷炸响!吓的那些胆小的姑娘尖叫起来,紧接着,天上的雨就像是发了怒般,豆子般大的雨珠,使劲的往地上砸,砸的台上的那些唱角脸上的妆都花了,便都赶紧回后面的帐子里躲雨去了,台下的观众见唱角走了,都在骂爹骂娘,但也没有做任何停留。赶紧往各自的家跑回去。

    大柱也蒙了,这怎么可能,昨天那几个生意人还在祠堂里好好的,今天怎么就死了!祠堂里面已经围了些人,大柱扶着他爹挤到前面去。只见祠堂中央,直挺挺的躺着两具男人的尸体,这是两个男生意人的,这两具尸体,都是脸色铁青,眼睛突兀,嘴巴大张着,貌似死前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

    大柱正埋头快走,眼前闪过一团红艳,抬起头来一看,见是祠堂里的那个女人,她还是穿着昨晚件艳红色的旗袍,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女人越发白皙的皮肤把旗袍衬托的分外的妖艳!大柱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好看的衣裳,艳红艳红的,就像是用一团化开的鲜血染成的。

    想起奶奶的话,我就一根一根的把地上的香捡起来,然后搬了张凳子垫脚,把几支香插到家神的香炉里。那几支香,瞬间就像是喝到奶的娃娃,一下子青烟滚滚,刚还半截的香,现在不到一分钟就燃烧的只剩下根光秃秃的木棍了。我看呆了,真是神奇,我还真插对了地方呢,我想奶奶回来一定会说我懂事了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