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黄河禁忌

作者:阅读王 | 其他美文 | 围观:3266

收藏

  《黄河忌讳》关于的一本小说,主要讲黄河,张二蛋,水潭,老张头,李子,葛东,青铜小鱼,齐老先生,古玩街,葛菲,老牛间的事迹。黄河忌讳约7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二蛋头一歪朝我摊手。李子又追问蛊虫的下落,二蛋指着走廊说,“拿东西我也害怕,从厨房拿了把刀砍掉了尾部,虽然进攻的速度减小,但威力还在的。我找了个叉子就把它扔进一条比较结实的麻袋中了。”

    我和二蛋抬着凉席就慢慢的靠近了河岸,然后摆出了抛物线的位置就把葛菲的尸体投降了河里,二蛋把几个棉被也一同丢到了河里,趁着黄河有浮尸的时候瞒过此事去,等葛菲尸体飘到下游的时候估计早已经面目全非了。这样以来既可以把葛菲划分到未知尸体上面去,又不会被人发现这些问题。

    “结婚那年我就赶上过一次阴兵借路,那天天也没亮,我就骑着一辆破金鹿蹬着去接我媳妇,后来半路上就看到黄河中像是走出了一些穿着怪异的人,他们手脚都被捆绑着,我就趴在劈柴堆里慢慢的看,那群人就是徘徊在黄河岸边,我不知不觉就发困睡了过去,后来是被人在黄河边上发现的。”老牛说话时候声音都有些胆颤,也足以证明他内心对这件事有着恐惧感。

    李子几脚就将血尸踹到在地,我虚弱的躺在地上,静静的观看着正在静止状态中的血尸,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慢慢的爬回了通往墓室的洞穴,那个洞口格外的窄,仅仅能容纳一个人进出,可见当初这群人挖掘盗墓洞穴的时候有多仓促。眼瞅着血尸消失在洞穴的尽头,李子就拉着我准备起身,我软弱的站了起来,拍拍身体就大骂道,“这群狗腿子的,真是坑死老子了。”

    “没关系,到时候我就放在他家门口,看他收不收。”二蛋理直气壮的喊道。

    他看了看这个洞,足足有三米深,洞旁的泥土都是松软的,攀登上去也会滑落下来,李子就让我站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一块协作攀登然后出去。

    从洞口抓了块石头我就朝下扔了下去,随后一阵**的声音从底下传了出来,那几个慌慌张张的说道,“他上来了,他上来了,快点跑啊!”

    李子感应到我的手就紧紧的抓住了,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将他拉出洞口,这时候洞里的烟雾更大了,李子说可能是血尸触动了机关才导致墓中散发出硫磺等**,这个机关设计很少见,但是威力极大,人待得时间久了就会灼伤身体皮肤,然后痛疼身亡。

    他让我先不要慌张,自己带好了手电筒准备下车一探究竟。我尾随其后,其他的几个人躲在车子里害怕的格外猥琐,李子也不怕这些,从车上拿了一块木板就怒气冲冲而去,我躲在在他身后问道,“该不会真的撞邪了吧!”

    等了半天都没看到李子过来,我心里想着是不是出事了,和二蛋一说他就吓得放下手里的煤油朝着楼里跑进去,二蛋在前面跑我就在后面喊着,慢点慢点,但他并没有理会我。

    老牛慢慢的扭头在我面前摆出了嘘的手势,随后指着前方小声的说道,“我刚刚看到有几个人影在面前,有情况。”

    铲了半天挖出了一个一米深的坑,觉得这样可行了就添了几块劈柴进去,我坐在坑旁等着李子过来。

    我说,“倒不如你就找到男方家,自己出钱做个亲子鉴定之类的。省的还要抚养麻烦大了。”

    我心想,该不会你倒霉又遇到了阴兵借道吧!但这次李子在,估计他死活都想要探个究竟。

    见他们几个要走我就抓住了其中一个的衣领,不成想被反推到洞口,身子逐渐的滑落了下去,见事不好我死死的扒着洞沿,整个身子下垂在洞穴里,这个时候就感觉到脚下有东西在蹦高拉扯着我,感觉到事情不妙我就朝下望,这一看可没把我吓晕,底下黑乎乎的东西在来回的动弹,蹦跳的时候正好被光照到身子,我一看是血肉淋漓的人就明白了,李子在洞口趴了下来想要抓我上去,但底下的东西却比他还有力气,没几下我和他都被反抓到洞底,这个洞能容纳三四个人,如此近距离自然成全了血尸,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扑到了我身体上,接着暗光我看到一幅模糊的面孔正长大嘴巴欲要啃咬我,我用尽力气的推着他,一边喊叫着李子过来帮忙。

    二蛋那伙计赶早市,要早去早回的,我们摸着黑就搭车踏上了去往临水镇的路线。

    由于货车年久失修,那伙计说这是辆进口车,周围还没有人懂得修理的,所以货车整体都是破烂不堪的样子,就连前面的照耀灯都是一闪一闪的,跑了一会儿车子的灯就被颠簸的灭掉了,无奈车上的其他人只能拿出早就备用好的手电一直照着路。

    葛菲小说名字叫做《黄河禁忌》,这里提供葛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黄河禁忌小说精选:回房收拾了好长一会儿,反正能拿的都拿上了,刚想要休息片刻,张二蛋慌慌张张的闯进来了,看他满头大汗、脸色格外的苍白,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就寒酸他几句,说:“搞什么,刚刚还痛苦在感情的世界,现在又搞得自己犯法了似得。”二蛋紧张的结巴道,“这臭娘们死在我房间里了。”我惊讶的想要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二蛋一把拦住我,他颤抖的说,“不要过去,蛊虫,是蛊虫。”听说是蛊虫我又纠结起来,难不成害死葛东的那条蛊虫没有被警方带走,它掉在半路又…

    二蛋紧张的结巴道,“这臭娘们死在我房间里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