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灵异大导演

作者:何煲 | 灵异恐怖 | 围观:27674

收藏

  故事讲诉都市屌丝——何煲本科毕业后,胡胡小混混直接加入影视行业与好友兼同事卵王经历过一系列:问祖师、半段阴阳眼、影城怨灵、老乡夜请客吃饭、错烧纸钱、鬼掹脚等连串匪夷所思事件,此外在绚丽繁华热闹的影视圈疯狂的追逐成了大导演之梦。我叫何煲,21岁,水瓶座,两年前我报读了这家财经学院,学习的是工商企业管理专业。打算混一个大专毕业证,毕业后再混个文职管理工作打发下日子安安稳稳、平平凡凡。。

读友们正在关注:

国师是灵异片大导演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今天如往常一样,傍晚的时候我回到家中,煮饭的时候却不见老妈的身影。老爸看出我寻觅的眼神说道“你妈担心你找工作的事,说要带你去祖师爷那问一问,赶快换身衣服,她去买些快餐回来吃完就去。”

      进入了小院,我打量了四周,看到除了在院门的对角处有一个一人半高的焚化炉,应该是平日焚烧贡品所用的。除此以外,院子中已经有两个等问事的老奶奶和中年妇女每人拿着一饼生鸡蛋,坐着靠背的木凳子在聊的火热,话题无非是很准、很神,按照祖师指点以后小孩读书乖了之类的话题,片刻小楼正门走出了四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径直走过我们前面,把院门的两台保时捷开走了。

      我妈正走进去的时候,发觉我并没有跟上,不解地看着我。当时我心里想着我一个小伙陪你来这种地方已经很孝顺了,怎么你还想我进去。于是,我吞吐着说“这些方面,我不熟,你还是自己去吧。”老妈听后走过了压制着浓浓的母爱跟我说“臭小子,来这还不是为了你,你走不走”我坚决地摇了摇头,我妈看了看内堂,又看了看我,改变了语气着急且不好意思地低声说“我一个人进去怕呀”看着老妈有点慌张的面孔,我突然想笑。哎,算了,进去就进去吧,确实她也是为了我好。

      记得当时,我拿着电话的我听到卓盈说的这个消息,有点不以为然。因为我俩是发小,彼此父母都认识,平常听老妈他们聊天或者听卓盈说,了解到他们家并不有钱,起码不足以支持他们全家移民,就连去留学我想也不大可能。所以,当时我感觉只是卓盈她爸受了憋气说说而已。

      我不想翻开这段记忆,从我十二岁认识她开始,到相恋的这三年,她与我生活的交点太多了。一个名词、一家饭店、一个车站、一家小士多店都能勾起某一段契合的回忆,而现在,我还像以前一样,坐上同一路公共汽车,经过一样漫长的路程,到达同一个终点。只不过以往期待的心情却被此刻的空寂而侵占殆尽。

      “嘿,你这么一把年纪来劳动局也牛不到哪去…”我正想吵他一架,发泄闷气之时,只见一个大巴掌出现在我左侧,啪嗒一声打了大叔个哐当响。我身边对大叔施暴的肥人对我大喝一声“煲仔,走!”顿时间,手机跌落在地上的声音、肥人的声音、劳动局电子报号的声音、围观群众热烈讨论的声音交织一炉,等大叔回过神来,我们亦随之远去。

      “喂,跟你说话,别纵横四海行不?”何浩边说往我肩膀一拍,打断了我的追忆的思绪,我拿起一瓶亚洲汽水吸了一口,叹道“卵王你今天旷工啦?不怕小维姐一气之下把你给休了?”卵王闻言大怒痛斥“说好了实习期800块,天天叫我搬货,搬了整一个月,反口给了我五百,今天一气之下把他的几箱货给弄没了,所以今天看谁都不爽,刚好遇见劳动局那老坑,那不正是上天要惩罚他吗?哈哈哈哈哈……”在他****的笑声下,我是相当无语。毕业季,各大奸商都抓紧机会忽悠毕业生,什么任职前制定体检、什么金融行业让你叫家人投个几十万、反正以请人的借口来忽悠的是大行其道,林林总总的虽然我是一个都没中招,但心里很累,我觉得卵王跟我的感觉也应该差不多吧。

      祖师爷,一个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而又略为讨厌的名字。在北方的说法是“跳大神”而在我们南方的叫法为“问米”,北方的跳大神传承于满族萨满,请的多为胡黄柳白灰五畜仙家,作为灵媒的人数大多为两人,男女不限;而南方的问米则多为中年妇女一人,能请大神能请先人。相信大家亦能有一定的听闻。

      更让我感觉夸张的是,卓盈告诉我全数按照祖师爷的指点办好以后,有1个多月的时间,她们收不到对方移民局的半点消息,这可把她父母给急坏了。后来再去请求祖师爷指点,祖师爷说了一句“两个月后,待衙门换官,一切水到渠成。”然而,祖师爷的预言的确兑现了,不日,她们收到亲戚的消息,说澳洲那边移民局要进行人事调动,所以稍有推迟。过了最后一关,卓盈的一家也在祖师预计时间的半个月后正式离去了。

      黄昏,我背对着一座挂满“美容美发、眼镜直销”的财经学院大楼往车站的方向走远。就这样,我毕业了。

      一般不到傍晚,我不想回家。在家里,看见父母因为我找不到工作而忧心的神情,叠加找工作中不断累积的怨念,还有我刚失去的那段持续三年的初恋。我发觉每一样,我都无力去解决,无办法扭转。

      在昏黄的天色下,湖中的涟漪徐徐荡漾,直到被靠近岸边的一棵水杉慢慢分割,最终跨过在泥石交融的浅滩,泛入了我们的眼眶之中。“拿着2万多块,就能移民到澳洲吗?”我有点颤抖、很是不解地小心询问着。我不相信这个事实,但我又完全相信卓盈的话。

      但在不久后,卓盈在放学后约了到她学校附近的公园见面。“我爸说移民手续已经办得差不多了,估计在半年内可以全家过去了。”卓盈平静地说道。“……剩下的几个月,直到我走之前,我们一字不提、也不要去想这件事,你说好吗?”在湖边,我只能从后紧紧拥抱着她,吻着她腮旁的发端。

      我叫何煲,21岁,水瓶座,两年前我报读了这家财经学院,学习的是工商企业管理专业。打算混一个大专毕业证,毕业后再混个文职管理工作打发下日子安安稳稳、平平凡凡。

      进了内堂,梅姨招呼我们在一张红木桌前坐下,我打量着梅姨,梅姨年纪不大,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但给人的印象确实跟一般庙宇附近所见到的“何仙姑、齐天大圣”等所谓职业问米人有所区别。

      读大专的时候,几乎所有同学牵着帅哥、挽着小妞去美滋滋地享用麦当鸡、必胜劳之类的高档快餐时。只有我们俩在同学的离去后,漫步走往学校后面的高架桥底,细细品味下岗女阿姨诚意推荐的私房菜,有时候我们俩实在没钱,只叫1人份的菜,吃两人的饭,但还好阿姨也总是笑眯眯地热情招呼。

      回到家,老爸老妈如我所料对我这大学毕业证完全不抱有任何希望,争相给我出谋划策,要么说谁家亲戚当酒店经理说说情让我去当个行李生月薪800还能收小费,要么说去买手机……其实我想说,我失恋了,我只想找一份很累很累的工作,最好能学点技术混口饭吃那就可以。

      在凌乱的思绪间,我跟老妈走到了一栋三层高的独栋小楼前。小楼外观与一般城中村的房子无异,但却停了两台保时捷跑车。“开保时捷的也找她,老妈我看算了吧,有钱不如每月多给一百块生活费我吧……”我很不耐烦的想劝说老妈离开,却被她凌厉的眼神和霸气震慑住了。哎,既来之则安之,只能跟着老妈继续进去。

      两年前,对祖师爷的认识,得知于我初恋女朋友卓盈的口中。“煲仔,我阿爸说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想全家移民澳洲投靠亲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