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玉黄记

作者:满城尽是小兔 | 历史架空 | 围观:7246

收藏

  我是一个神秘的的人,一个失去记忆且迷失了的人 玉黄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砰!”头顶的水晶灯哗啦倒地,玻璃渣子碎得满地都是,一时间我慌了神,用头抱住自己的头,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静得有些可怕,我缓缓抬起头,看着这个女人和我正面对面趴着,从我的目光看去,她胸前的双峰一览无余,我吞了吞口水,她注意到了我的举动,邪笑着说了一句:“本性难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这个石道走了一分钟,经过了几个转弯,可四周还是漆黑一片,心中暗骂那女人在暗道里应该准备一些灯光吧,正怀疑这条暗道能够有多长,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头皮一炸,身体一下子便僵在了原地,瞬间仿佛进入了寒冬一般。

      一个身穿白色衣服,一头乌黑的头发从头部垂直落下来,看不到脸,就站在石道中间,一动不动的对着我,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她的背,还是因为头发遮住了她的脸,此时我只感觉自己双脚不听使唤,浑身哆嗦。

      房间里一片漆黑,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手机还在,于是借助手机微弱的灯光找到了门口墙壁上的开关,瞬间点亮了整个房间,一时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我大叫一声,这一声吼叫让我双脚恢复了控制权,转身就跑!

      在我看来,狙击手是人为的,人为那么就可以控制,但这种鬼东西却是不可控的!鬼知道这是什么玩意!那女人不至于开在通道里开这么一个玩笑,此时的我应该是使出了我吃奶的力气奔跑着,手中的手机灯光微弱的照着前方的路,我忽然有一个想法,是不是自己吓唬自己?

      “砰!”头顶的水晶灯哗啦倒地,玻璃渣子碎得满地都是,一时间我慌了神,用头抱住自己的头,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静得有些可怕,我缓缓抬起头,看着这个女人和我正面对面趴着,从我的目光看去,她胸前的双峰一览无余,我吞了吞口水,她注意到了我的举动,邪笑着说了一句:“本性难移。”

      地下室的隔音效果很不错,以至于那种机械弹簧打开的声音犹如炸雷一般响彻在我耳中,我不由得退后了两步,看着眼前的这道门就这么打开了一道缝隙,我吞了吞口水,小型问道:

      这时,我面前的那一道门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走过去,发现并没有门把手,难道是装饰?谁会将一道门镶嵌在墙里做一道装饰呢?我用手瞧了瞧,听着声音里面是空的,否定了我的猜测,可是,没有门把手怎么进?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羊,一切都得听从别人的指挥,这时只听见耳边一道疾驰的呼啸声,紧接着另我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在我面前。

      我的目光能看见楼梯口就在我前方3米左右的距离,我在思考着我的速度快,还是那该死的狙击手速度快,但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我努力半蹲起来,发现脚上能承受我身体的重量,只是有些疼痛,一咬牙,猛的冲了过去。

      “喂!”一声女人的吼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真的好累,眼皮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拉扯着我不要看这个世界。啪!脸上只感觉被重重的扇了一巴掌,我有些暴怒,睁开一丝眼皮,顿时刺眼的光芒让我感觉到了光亮的恶意,我感觉自己被人抬了起来,慢慢抬起手臂挡住双眼,缓缓睁开眼睛,才看清身处的周围环境。我的头顶被一盏超亮的落地灯照着,我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有古典韵味的皮质欧式沙发上,周围摆放着奢华的欧式家具,水晶灯缓缓从至少4米高的顶部垂直落下,距离下方的木质茶几仅仅只有一个人的高度,我在一个客厅里?“你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我循声望去,只见窗户边站着一个高挑的女人,背对着我看向窗外,身穿一身灰色睡衣长袍,手里夹着一只女士香烟。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头很疼,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怎么到的这个地方,只好问:“这是什么地方?”“你首先应该感谢我救了你,而不是问这是什么地方。”她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让我很不舒服。她走过来,给我递了一杯水,然后竟然从睡衣里掏出一把手枪,我顿时感觉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紧绷了,难道这女人是想杀了我吗?我看着她盯着手中的枪,取出弹夹,又熟练的塞进枪内,上膛,又把枪口直直的对着我,我甚至能感觉到枪口那黑洞里那一颗来自地狱的子弹。我只感觉到我的背后一麻,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沙发,问道:“你想干什么?”“说,钥匙在什么地方。”她扔掉手中的烟,专注的盯着我,我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眼周围,大脑飞速的思考着怎么从这个女人手中逃脱,没想到她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一样,忽然大笑了起来。“看把你给吓得!”她将枪扔给我,我熟练的接住,最让我意向不到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将枪口对准了她,她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了看我,若无其事的点上一只烟,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说道:“我要杀你刚才就动手了,还需要给你这个机会来反过来干掉我么?”我一愣,她说得没错,她不会是傻子傻到这种地步,我将枪放下来,问道:“你是谁?”她眼神中有一丝惋惜,站起来从抽屉里取出一叠文档扔给我,我疑惑的接过,首先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一张我的个人资料,照片上的小平头很精神,我摸了摸自己满头的长发,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理了,可是其中有一行赫赫写着我的职业,一时间,我似乎有一些发懵了。张符,国家特别行动组组员。男,32岁。看着手中一叠叠的资料,感觉头瞬间大了,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只知道自己是一个小超市的合伙人,我慌乱的看着手中的资料,皱着眉,问道:“你们认错人了,我叫李光,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她嘴角微微一笑,说道:“我们知道你所有的底细,看来你是又发病了,这么给你说吧,你手中所有的资料都是真的,你也不叫李光,李光只是为了掩护你的一个名字而已,每个行动组的成员都是单独的生活,每个人都不能互相联系,每次行动都是戴着面具的,因此即使你们其中有人牺牲了,其他人也不知道你到底是谁,而这些,只有你们的组长知道。”这时,从楼上走下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沉默着脸,径直走到女人身边,将手中的笔记本递给她,然后又笔直的上楼去。女人打开电脑,看了看我,对我说道:“接下来看到的东西,你不要惊讶,相信我就是。”她将电脑推在我面前,按了播放键。画面中先是一片漆黑了一分钟,我甚至都觉得她的电脑出了问题,我伸手想去快进的时候,女人阻止了我,冲我摇了摇头,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这个电脑上,希望不要漏过一点蛛丝马迹。这时,画面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仿佛夜晚的月光一般,昏暗的灯光只照亮了其中的一片区域,我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往前伸了伸,能看得出来光亮应该是一盏蜡烛所发出的光亮,距离镜头还有一些距离,那光亮就在整个画面中漂浮着,仿佛幽灵一般飘着,透露着丝丝神秘。这时,不知道是镜头移动了还是那团光亮移动着,只感觉画面中的光亮越来越清晰,一个人的轮廓也渐渐出现了,是一个男人,只见他手中捧着一朵莲花,莲花上点着一只红色的蜡烛,也周围的环境能看出一丝来,应该是一座房子里,我甚至还听到了他走在木板上发出的吱吱声音。渐渐的,画面中的男人距离镜头只有一米左右停了下来,就在画面中央停下来了,这时我才看依稀看见这男人的情况,她身穿着一身中山装,头戴着一个羊头面具,眼神中流露出没有一丝色彩,不过镜头的像素还算不错,要不然我还真的会认为这是许多年前拍摄的东西,要不然谁会在如今穿着中山装在一个漆黑的屋子里端着一捧蜡烛走来走去?这男人站立了大概10秒,然后从旁边拖过一把椅子,我听见木头在木板上摩擦的声音,更是验证了我的判断,他将蜡烛放在旁边,使得光亮照到自己身上,然后又找了一把椅子过来,笔直的对着镜头,似乎他一直都知道镜头的存在一般。他坐了下来,就这样盯着镜头一动不动,我的头皮一麻,感觉他好像能透过镜头观察到我一般,被蜡烛映照到的眼神似乎有着一种魔力,让我浑身不自在,但好奇心的驱使下又将我拉回了现实,我努力告诉自己,是我自己想多了。接着播放结束,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对面的女人,刚才因为太专注于画面中,此时看着周围有着光亮的世界感觉真的很美好,女人笑着看我说道:“看完了?”我感觉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我是怎么到这的我不知道就被一个女人强行叫醒,并且灌输自己是一个什么国家行动组成员,还让我看一个莫名其妙的视频,我有些生气,起身就要离开,她立马拉住我,脸色严肃:“你认为我在跟你开玩笑是不是?”我一手甩开她,怒言道:“难道不是?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也不是什么张符!我都说了你们认错人了!”她接着从茶几上拿出一个U盘,递给我说道:“相信你看了这其中的内容,你不会那么想走的,张先生。”我停了下来,看着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也看着她手中的U盘,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冥冥中有一种感觉,一种呼唤叫我一定要打开它,我接过她手中的U盘,插上电脑。U盘中只有一个文件,也是一个视频,因为有了前面一个视频的经验,这次坐好了心里准备,即使电脑里出现一头怪兽,我也不会感觉到有任何惊讶了。画面中同样还是一片漆黑了一段时间,突然黑暗中又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但这次是直接距离镜头很近,画面中还是那个男人,戴着羊头面具,笔直的坐在椅子上,似乎是前面那一段视频的后续,好像是被人专门剪辑成了两段视频。这时,画面中一段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只见那个男人从脚下拿出一把切菜用的菜刀,缓缓的在画面中移动着,我能看见菜刀那锋利的刀芒在蜡烛的光亮中显得格外冷静,接着挽起自己的手臂,然后用菜刀慢慢的靠近自己的手臂,一刀一刀的划着,我能看见刀口上出现了鲜红的血迹,他的眼神始终看着镜头,手中的动作缓慢而有规律,一刀一刀的割着自己的血肉,画面没有一丝声音,一切就在这么静静中发生中,我甚至屏住了呼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其他的什么事情,从这个时候起,我的心理防线已经开始崩塌,有些坐立不安了。我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感受到疼痛,或者是他已经注射了麻醉药?所以丝毫没有感觉到一点痛意?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还要专门录下来?我感觉浑身都起了漆皮疙瘩,慌乱之下按下了暂停键,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女人递给我一支烟,我接过,她为我点上,我猛的深吸了一口烟雾,可是我还是低估了我的压力,被呛得直咳嗽。她自己又点上了一支烟,我已经不记得她到底抽了多少了,她的皮肤其实很白,不知道是不是化了妆的原因,如果不是经历这些事情,我对她的看法应该要好一些,至少她还算是一个美女,可是现在在我看来,她的心肠应该是黑的。平常人会给我看这种录像?“我第一次看第二个录像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的反应,不过我看得出你应该有些兴趣了,不急,视频还没有播放完毕,下面的内容才是真正的重头戏,我相信你看了以后会对你自己有新的看法。”她吐出一口烟圈,很悠闲的躺在沙发上,就那么仿佛耍猴一般的看着我。“为什么要找我?并且给我看?”“我说过了,你是CSA的成员,视频你也没看完,当你看完了以后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上你,并且告诉你我到底是谁,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上面对这件事有了新的决定,把决定权交给你,一句话,你看完视频,我就送你离开,你可以继续做你的超市老板,咱们也不会再见面,或者我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我们以后的交流就多了。”我冷哼了一声,知道她这是激将法,不过我刚才已经观察了现在自己身处的环境,第一没有市区的嘈杂,相反很安静,安静得有些可怕,就证明应该是远离市区了,而且这屋子的装饰来看,她应该很有钱,从刚才下来的保安就可以看出来,想要逃没有什么优势,更何况她有枪,难道有钱人都喜欢玩枪并配有安保?那视国家何在?我又看了看她,她干脆闭着眼睛,我在心里嘀咕:果然漂亮的女人都是蛇蝎。我又按下了播放键,画面中的男人就这么自残了一分钟才慢慢放下手中的菜刀,他将手臂抬起来,似乎专门在告诉镜头之外的我,这是一种信号之类的,难道他是故意的?我能看见他满手都是血红色的血迹,覆盖了整个露出来的皮肤,甚至那黑色的中山装上都残留着一些血迹,接着,他双手举起来,摸到了自己的面具,然后慢慢的摘了下来。画面中的人竟然是我!我猛的站起来,此时的我已经压制不了理智了,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我所预料到的所有情况,但画面中出现的哪一张熟悉的脸让我根本淡定不下来,我能感觉到我的脸色应该不太好,我挽起自己手臂,没有发现一丝刀痕,在内心深处才渐渐有了一点安慰,不过即使这样,也平复不了内心的恐惧。“怎么?看见自己自残有这么惊讶吗?”“你胡说!这根本不是我!你看!我手臂哪有伤痕?!”我咆啸了起来,拿出自己光滑的臂膀给她看,证明这个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错误的。“你的训练白训练了!这点情况就让你措手不及,还是说你的病竟然到了这样一个地步?”她严肃的看着我,质问着我的一切,一时间我竟冷静了下来,对啊,只要相信,确定这不是自己,自己还怕什么?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慢慢坐了下来,看着自己手臂,又看了看电脑,刚才我因为被吓住了没按暂停,现在已经播放结束,理智告诉我,我应该倒回去看看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接着从断开的画面开始,只见画面中的我,不,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就这样看着镜头,然后嘴角微微上扬,竟然有了一丝微笑?这点微笑让我觉得更不自然,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毅力,能够自残到这种情况还能开心的笑?不过,画面中的我表情突然又变了,上扬的嘴角缓缓往下,出现一张忧郁的脸,两眼竟然流泪了?没错,画面中的我竟然流泪了!虽然烛光照射下不是很明显,但泪珠映射下的反光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这叫什么意思?破涕为笑吗?接着画面突然中断,播放结束。我深深吐出一口气,手中的烟自己几乎都没吸过一口,烟灰掉落进了高级地毯里,我慢慢躺了下来,希望将自己内心的不快,自己所有不好的情绪都吐出去,我知道,这仅仅只是我的一个内心安慰而已。“你就仅凭我和他长得像就断定我就是画面中的人?”我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她将手中的烟掐灭,说:“这么说吧,张先生,哦不,李先生,你想知道事情的原委吗?如果你不感兴趣,我可以现在就送你离开,并且不会打扰你的生活,还会赔偿你一笔钱,我刚才就说过,决定权在你手里。”我真的不在乎吗?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这种诡异,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上,我想了想,告诉她我想知道事情的原委,没想到她笑了,发自内心的那种笑,接着,给我说了一些我可能此生都无法涉及的事情。她叫欧阳梅,和我长的一样的人是同样的职业,隶属国家特别行动组,这个组是在民国就已经成立,属于国家的暗部组织,谁具体负责这个组谁都不知道,只有各个组长知道,总部在什么地方也是一个谜,训练组员都是单独的,每个组员之间都不能相互联系,也不知道对方是谁,每次行动上头发布任务,组长接受,一切计划都是组长负责,当然,出了一些特别的情况,国家是不会承认的,本来这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直到张符的出现。张符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第一,农民养大,后来才查清张符是被一个农民抱回家的,农民发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田地里,什么衣服都没穿,只带着一个玉佩。第二,张符从小就有病,患有先天性的失忆症。不过张符这人可以说是天生的特工材料,在小组中都是最优秀的。因为有一天,张符失踪了。因为组长的信任,张符带走了小组内所有的机密资料,于是在全国范围内秘密搜捕,包括隐藏身份的职业之地都被监视,就在三天前,组长收到了一个邮件,邮件的内容就是第一份视频。听到这,我不得不打断了她的话:“你不是说组员之间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吗?你这样告诉我就不怕我泄密?”她笑了笑说道:“说出去没人会相信你,而且,我有让你信服的理由,因为我就是组长,而第二份视频你猜猜我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我心一惊,其实自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她估计看出了我的想法,继续说道:“没错,我想你应该明白,第二份视频,是以快递的形式邮寄给你的,并被我们给拦截了下来,而且,快递不止有U盘,还有视频中的菜刀和面具。”“你们这是在诬陷我!”“诬陷?呵呵,我找专业人员对比过你的脸部和视频中的人,我倒希望我们错了,因为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人不可能在三天的时间内伤口愈合得那么快!但是,菜刀上的DNA和你身上流淌着的DNA是一模一样的!”我只感觉我有些呼吸不过来,看着她愤怒的咆哮,我竟然被震慑住了,就在这时,一声玻璃碎地的声音突如其来,她猛得一惊,大呼一声:“快趴下!有狙击手!”

      我停留了一分钟,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却毫不在意,将手机掏出,打开手电筒,走了进去。

      我正要狡辩,她从茶几上悄悄摸到刚才那把手枪,子弹上膛,冲我说道:“去地下室!”说完便趴着转身朝着窗户边移动,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导致目前的我还没回过神来,但为了保命,不得不听她的指挥。

      在冲了的那一瞬间自己就后悔了,耳边又有一颗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心里不有暗骂自己真实白痴,2秒时间瞬间抵达楼梯口,但因为速度太快自己从楼梯口摔了个跟头,我抱着头让自己跌倒下去,只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正常的,只感觉天旋地转就到了底,楼上的女人在问我:

      理智占据了我的思想,我停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心脏跳动得厉害,我缓缓转过身借助手机微弱的光亮,让自己不敢相信的一幕却出现在我眼中。

      我眼中看见的,是一个劈头散发的女人,满脸鲜红的血迹,口中的石头吐出来大概有10公分,正缓缓朝着我走过来,距离越来越近。

      这么说来一切都能讲通了,没想到我李光安安分分的做小本买卖也能扯上国际犯罪,那个想杀我的肯定是国外的了,要是能逃出去给朋友吹嘘着今天发生的一切,肯定倍有面子,可是,刚才那道门为什么自己就开了?或者说,是谁帮我开的?如果真有人帮我开门,不可能躲着我不见面,虽然此时有着种种疑惑,但想着保命要紧,于是加紧了步伐。

      “白痴!有没有事?”

      “地下室在哪?!”我朝她怒吼,她转过头来指了指我说:“他会带你去!快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