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山河不落

作者:嫣亦然 | 灵异恐怖 | 围观:11151

收藏

  这是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讲诉了一对在乡镇城市化进程中摸爬滚打的青年男女刘淑敏和杨明起,在风景如画的泽宇村,经过生活的重重洗礼,难以克服各种困难,终于等到站上了事业失败的巅峰,率领村民们走上致富之路的道路......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你这孩子怎么吃里扒外呢?让你搬你就搬,废话那么多!”周凤莲放下手中的蒲扇,带头冲进篷子,三下五除二地搬出了一口废弃大箱子。十分钟之后,清出了一片空地。周凤莲双手叉腰,用脚丈量着尺寸,估摸着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

    阳光炙烤着她的肌肤,将她的脸晒得通红,额头、鼻尖渗出豆大的汗珠。双手双脚沾满了泥土。半个小时以后,母亲的坟被她整理得光溜整洁,露出了它该有的面目。

    刘淑敏放松了拳头,手指稍稍动了一下,蝴蝶没有飞走的意思,它静静地立在手背关节处。黑白相间的羽翼,蓝色、红色的波点纹,煞是好看。她突然想起,母亲生前最喜欢波点纹,上衣、裙子、被单全是波点,那时候她还嘲笑母亲老土。

    看你们下次还敢飞到我身上!周凤莲的嘴角显示出一抹狡黠的微笑,鼻子里“哼”的一声。她重新拿起蒲扇,慵懒地继续躺在躺椅上,宽大破旧的碎花短裤露出她松松垮垮的大白腿,口中哼唱起楚剧《李三娘》。

    可是,邱喆知道周凤莲的脾气,稍不顺她的意,会被她逮住剥一层皮,然后臭骂一顿。他怕母亲,然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他又不得不依赖她。对于周凤莲的话,邱喆即使有不满,依旧言听计从,不敢有半句违抗。

    要让他动手,邱喆自然不愿意,他嘟囔着说:“妈,这样不太好吧?让淑敏姐住这间篷子,说出去别人不笑话咱们,说我们合伙欺负她。颖姐那件屋子本来就是淑敏姐的,让她住不就得了?”

    “妈,咋办呀?”邱喆的话将周凤莲的思绪拉了回来。周凤莲咂巴着嘴,不耐烦地丢了一句:“什么咋办呀?凉拌。不是有那句古话么?什么兵来土挡。”

    母亲把自己的二十年青春贡献给了那位叫刘大水的男人,却怎么也没想到刘大水在她去世半年后猴急地娶了隔壁村的一位拖儿带女的寡妇王美凤。娘仨霸占了刘淑敏的房间,刘大水更是将男孩邱喆视为己出。

    没等周凤莲说完,邱喆赶紧跑到周凤莲的身后,帮她拿捏肩膀,笑脸盈盈地说:“妈,我怎么会骂你?我爱你还来不及呢,你可是我的救世主,是我的衣食父母,是我的恩人啦!”

    周凤莲的眼前突然一亮,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间瓦棚收拾收拾不就成了吗?说干就干,周凤莲指使邱喆赶快将瓦棚的杂物搬出来。

    院子被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笼罩,枣树的阴影落在墙上,像是魔鬼的爪子在舞动。“铛”地一声,一个黑影倒在地上,吓了周凤莲一跳,“谁?”

    邱喆忧心忡忡,坐立不安,不满地白了母亲周凤莲一眼,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母亲这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知道心里咋想的。听继父说刘淑敏马上要回来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有娘俩的好日子过了。

    那时候,母亲见小男孩就欢喜,尝尝拦在孩子们面前,伸手做拥抱的姿势,吓得孩子们撒腿往回跑。调皮胆大的回过头,朝母亲做鬼脸或者吐痰。然而母亲不紧不慢地拍拍衣服,喜笑颜开。

    周凤莲拍打着这张被汗渍浸染得变成红棕色的竹床,嘴里嘀咕着继续去服侍你的主人吧。周凤莲冷笑了一声,又从自己房间的衣柜找出破旧的蚊帐,交给邱喆扔到竹床上去。刘淑敏需要的话就让她自己挂上吧,不需要作罢。

    夜幕降临,周凤莲母子二人吃完晚饭后,在院子里乘凉。她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摇着蒲扇,依旧挡不住蚊子的突然袭击,该死的孽畜,要你好看!她停住蒲扇,扬起一只手,对准小腿上的一块小黑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将其击毙。

    杨明起露出率真的笑容,洁白的牙齿与他黝黑的皮肤显得格格不入。他挠着耳塞,羞涩地说:“你爸让我来找你,让我带你回家。”杨明起二话不说地拎起她的行李箱,麻溜地在前面带路。

    地炕上大朵大朵的月季开得正盛,鲜红得能挤出水,在这种夏日午后显得格外耀眼。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在月季上停留了片刻,又在空中飞舞,最后落在了刘淑敏的手上。

    想当初,刘大水爬上自己床的时候,跟自己承诺一年之后翻新房,两年之后建高楼,三年让她吃穿不愁。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周围倒是多家平房变高楼,自家依旧遇雨漏水,遇风漏风。

    杨明起是刘淑敏的初中同学,后来辍学在家,随着父辈一起出入山林,种庄稼、做小工、拉矿,后来自己在街上开了一家修理店。经过他手的破旧电器就像变戏法一样焕然一新,所以得了一个“小能手”的称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