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长嫡

作者:莞尔wr | 总裁小说 | 围观:22015

收藏

  谢氏谋的,是傅家近百年气运。傅侯爷谋的,是权势前程。梦里的她是被博弈过程输给的废棋,母亲投寰服毒自尽,她被匆匆忙忙低嫁给陆家那位名满天下的寒门子弟,却在一片大好年华,匆匆忙忙早亡。当她睁开眼醒过来,冷冷一笑出声,你们都该好好的真心忏悔!一个穿着玉色绣花小袄的姑娘匆匆回来,在木回廊上留下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守门的丫头们一看到她,便眼疾手快的替她端了杯滚烫茶水出来,少女伸手将热茶捧过,正要开口问话,屋里一个面容清秀的丫头便急急出来了,在看到这刚从外回来的少女时,眼睛便亮了一亮:“碧蓝姐姐,姑娘正问你呢。”。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可惜婚后谢氏却并不受宠,嫁进傅家一年之后生下了女儿,从此肚皮就再没动静了。无子、不受宠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是底气不足,只是谢氏到底出身高贵,傅其弦虽然不喜爱她,可傅家上下却没哪个敢为难了她,若是没有后来傅氏的携家归来,谢氏没有因此上吊自尽,恐怕‘傅明华’的一生,也不至于落得那样下场了。

    天长日久的,她性情并不开朗,再加上长年缠/绵病榻,她后来上吊自尽,简直对她来说就如同解脱了。

    此时傅明华已经穿戴好了衣裳,那藕色的襦裙层层丝丝的,心形小领下一条丝带绕过胸前打结,显得少女纤细稚嫩的身材修长。一条鹅黄色厚缎披帛搭在傅明华肩上,冬季略显臃肿的打扮,硬是显出几分端庄乖巧之感。

    大雪已经下了好几天,屋外走廊顶落下的水滴形成了冰锥,站在外头侍候的丫环们不时将手伸到唇边呵上两下。

    母女二人之间并不如何亲近,谢氏对于这个遗传了傅其弦一半血脉的女儿并不如何亲近,生下女儿对她来说更像是完成了一桩任务般,只可惜的是第一胎不是生个儿子,否则便更加的完美了。

    谢氏的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她将药斯条慢理喝了,脸上不见丝毫难受之色,将碗一搁,又接过侍候的嬷嬷递来的水漱了牙,这才起身:“今日我也要去夫人院中。”

    谢氏后来一死了之,倒留下‘傅明华’独自一人在这傅府之中,过得艰难无比了。

    屋中谢氏正躺在美人靠上,虽说常年身体欠妥,但她却生得一张瓜子似的脸庞,那双眼睛似是笼了雾气般,貌美非常。她今年二十六岁,最值妇人最为美貌多姿的年纪,病气并没有使得她颜色削弱几分,反倒更显出一种楚楚之感,傅明华遗传了她的美貌,却与她性格气质完全不同,她外柔而内心冷漠坚定,手里端着一盏中药,看到女儿进来时,抬了眼皮就笑了笑:“你来了。”

    刚送来消息行李便已经送了过来,表面看来似是傅氏先送信回娘家打招呼,可实则人是已经到了半路,说不得此时都已经快进京了。傅明华顿时心中有数,也不再开口了。

    见到傅明华一行时,她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一面撑了伞过来,那脚踩在雪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倒给谢氏这宁静的院子增添了几分响动。她将伞举到傅明华头上,一面就欢喜的笑:“少夫人与奴婢说大娘子这会儿就到,果然母女连心,这不,才刚出来没多久,便正巧等到大娘子来了。”

    从房中出来时,凛冽的寒风便迎面刮来,夹着冰冷的雪花,吹在人脸上时仿佛如同有人拿了刀子在刮脸一般。两个丫环将油纸伞撑了出来,傅明华不由自主拉了拉自己厚厚的披帛,这会儿时辰尚早,只是因为下雪的缘故,显得天亮得尤其的快。

    昨夜没睡好,一整夜梦境不断,从她被母亲谢氏生出来的那一刻,便从没停歇过,算算时间,如今也是九年了。她能从梦里看到,另一个‘傅明华’的一生。

    虽说安嬷嬷称谢氏没事儿,可傅明华心中却并没有松了口气。

    这屋里都是谢氏从娘家带来的人,侍候得她妥妥贴贴,她一说要起来,便人已经拿了厚厚的大氅来侍候着她披上,她身体比傅明华娇弱,因此前往白氏院中时,阵仗便更大得多。

    一个穿着玉色绣花小袄的姑娘匆匆回来,在木回廊上留下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守门的丫头们一看到她,便眼疾手快的替她端了杯滚烫茶水出来,少女伸手将热茶捧过,正要开口问话,屋里一个面容清秀的丫头便急急出来了,在看到这刚从外回来的少女时,眼睛便亮了一亮:“碧蓝姐姐,姑娘正问你呢。”

    碧蓝是傅明华身边的一等大丫头,身份不是一般的奴婢,今日却偏偏被她一大早便派了出去,如今果然倒是听了个有用的。傅明华一边就微微笑了起来,她前几日就觉得不对劲儿,祖母莫名的对母亲多了几丝笑脸,如今一探,倒是真听出了几分名堂来,原来是姑母傅氏要回来了。

    四姓之中极少将女外嫁,便是皇室想要求娶,都得早早将婚事给定下来才有可能如愿以偿。谢氏原是江洲谢家嫡次女,当年因家族之故,而破例下嫁到长乐侯府,在当时还曾引起新唐朝轰动的。新唐初建,许多权贵大多都是从龙有功而被封赏,像这样的新晋权贵,真正有底蕴的家族,是不屑与之联姻的。

    屋里点着淡淡的熏香,透过山水的屏风,能看到屏风内几道若隐若现的影子,哪怕看得并不真切,可傅明华坐得端雅的姿态依旧是最出色的。

    她喝着药,那苍白得几乎不见丝毫血色的粉白唇瓣上沾了褐色的药汁,傅明华坐了过去轻轻替她擦拭了,谢氏并没有拒绝她的动作,反倒是微笑着看了女儿一眼:“傅氏回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