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古代试婚

作者:紫伊281 | 游戏竞技 | 围观:3119

收藏

  复活中国古代农家女,家徒四壁穷的慌,嫂子贪婪的欲望无情地义,哥哥很老实少主张,逼我做妾没商议,拉个秀才来背黑锅,假倘若支潜力股,你我协力奔小康,怕是烂泥扶不上,拟个合约将你防。做富家妾但是穷人妻?嫂子说:那个李秀才穷的叮当响,跟随他受苦累及累及再说,哪天日子过不一直这样,他就把你给典了。哥说:你嫂子说的对呀!嫂子说:嫁到张家,你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享清福了。哥说:你嫂子说的对呀!林兰:李秀才,咱们打个商议,倘若五年内你能高中,我就勉强做你的妻,倘若不能够,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李明允:姑娘,你是想借助我吧!林兰:那你愿不不愿意呢?李明允丰安县下有一村,名曰涧西,该村不过二三十户人家,人口简单,然其背倚青山,一条山涧潺潺绕村而过,风景甚是秀美,村前是开阔的桑田稻田,桑田荫荫,稻田泱泱,看着甚是富饶。事实如此,涧西村,家家有良田,户户弄桑麻,男耕女织,算得上丰安县下小康村一枚。不过却有一户人家是例外,就是村东头林姓人家。何故?涧西村民大多姓金姓陈,只此一户林姓是外来的,没有良田,以打猎为生。。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姚金花差点一口血喷出来,面黑如锅底,几乎要扑上来撕烂林兰的嘴。可林兰擦干净菜刀,随手一甩,菜刀“噔”的扎进了砧板,姚金花顿觉得身上某个地方一痛,忙收起了要跟林兰拼命的念头,暗自郁闷:不怕小姑刁,就怕小姑会耍刀,她这个小姑曾经一把菜刀飞出去,斩断正在爬行的毒蛇,不偏不倚,正好在七寸上。

    “你嫂子其实也是关心你的,就是她的眼光……”林风想解释一下,免得妹子往心里去。

    姚金花嘴里暗骂:谁要管你,最好永远别再回来。不行,她得去找王媒婆,赶紧把这个厉害的小姑推出去。

    林兰抬头一看,是王媒婆,站在篱笆外笑的跟朵菊花似地,嘴巴咧的能看到臼齿,眼睛眯成一条线,眼角的皱纹绝对可以夹死两只苍蝇。

    男人听婆娘说的有理,开了笑脸:“行,这事你多费心。”

    林风忙缩头,心有余悸的回头瞅了瞅那扇门,再不敢说话,大口大口的啃着馒头。

    女人忽的就来了精神,坐了起来,两只手搭上男人的肩头,胸前的两堆肉紧紧顶着男人的背,一下一下的蹭:“别人的事你倒是记的清楚,也不管管自己妹子的事,你妹子今年都十六了,村里差不多年纪的姑娘都许了人家了,就你妹子,挑三拣四,十里八乡的,就没一个入得了她的眼,再这么拖下去,就成老姑娘了,到时候还有哪个好人家肯要她?知道的,说她心气高,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做哥嫂的不把自己妹子的终身大事放心上,再说了,咱们自己的日子都过的紧巴巴的,等孩子出生,又多一张嘴,这日子就越发艰难了。”

    身后破旧的木门吱呀作响,林兰手中锅铲上下翻飞,头也不回的说:“哥,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打从去年她拒绝了嫂子她家堂兄的求亲,嫂子就对她很有意见,三天两头给她出难题,她一概不理,开什么玩笑,嫂子家堂兄是个瘸子,让她去嫁给一个瘸子,门都没有。后来嫂子又给她说了几个对象,不是歪瓜裂枣就是好吃懒做之辈,一个劲的要把她往火坑里推,要不是娘早看清了嫂子的真面目,留下了亲事让她自己做主的话,这会儿她不是在火坑里,就是被逼离家了。

    丰安县下有一村,名曰涧西,该村不过二三十户人家,人口简单,然其背倚青山,一条山涧潺潺绕村而过,风景甚是秀美,村前是开阔的桑田稻田,桑田荫荫,稻田泱泱,看着甚是富饶。事实如此,涧西村,家家有良田,户户弄桑麻,男耕女织,算得上丰安县下小康村一枚。不过却有一户人家是例外,就是村东头林姓人家。何故?涧西村民大多姓金姓陈,只此一户林姓是外来的,没有良田,以打猎为生。

    林兰无视噎住的姚金花,跟她斗嘴,她姚金花还嫩了点,就算来横的,她也不怕,她在这个家的处事原则,一、决不在大哥面前说姚金花的坏话,因为说了也没用,大哥已经被姚金花吃的死死的,她不做无用功;二、若非情不得已,决不跟姚金花起正面冲突,就算是为了哥,她也得维持表面的和谐,但是,倘若姚金花做的太过分,她也不是好惹的,林兰背起竹篓往外走,边说:“嫂子,我走了,估计天黑才能回来,午饭和晚饭就你自己解决吧!不用管我了。”

    王媒婆做这一行数十年,配成佳偶寥寥,怨偶倒是无数,早已听惯了冷嘲热讽,连扫帚、菜刀也是见识过的,媒婆的行当练的不仅是嘴皮子的功夫,还有脸皮的厚度,由于风评不佳,现在很少有人请她保媒,好不容易以前的老主顾愿意关照她的生意,她岂能让人三言两语就给打发了。

    男人默默:确实如此啊!你嫁过来三年,就没见你干过一日的活。

    林兰提着切草药的菜刀,三两步冲到王媒婆面前,叉腰挡住去路:“一、我的事我自己做主,谁也别想插手,所以用不着你王媒婆;二、你王媒婆名气太大,人称火坑推手,所以,不敢请你王媒婆;三、你前阵子给春芳说了个二傻子,把陈亮叔气了个半死,陈亮叔可是放出话来,见着你王媒婆非得扒了你的皮,你要是再不走,我马上去通知陈亮叔。”

    女人不满了,狠狠的在男人腰上掐了一把:“你的意思是,这个家就我一人是吃闲饭的?”

    林兰暗暗摇头,姚金花会为了她好,打死都不信,也就哥这样的老实人才会信,要不是怕哥夹在中间难做人,她早就跟那懒婆娘干上了。

    林兰头也不抬:“走了。”

    三年前嫂子进了门,在这里,林兰忍不住再次对古代的婚姻制度表示强烈的不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太不靠谱了,相信媒婆的嘴不如相信这世上有鬼,尤其那个王媒婆,当初就是王媒婆来家,舌灿莲花,把个好吃懒做的婆娘说的跟现形的田螺姑娘似地,贤惠与美貌并重,哥砰然心动,娘立即拍板……我的媳妇儿就她姚金花了。等到花轿抬进门,才发现上了当,悔之晚矣!短短三年,原本体弱多病的娘就被气死了,老实巴交的哥只知道息事宁人,忍字诀练的比他百步穿杨的箭术还要精湛,林兰知道,这个家她是呆不了多久了,林兰用力挥了几铲子,铲子跟铁锅摩擦,咔咔作响,她的未来绝不会轻易让人左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