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名门喜事

作者:沐水游 | 穿越重生 | 围观:15492

收藏

  都议名门喜事多,谁解其中步步辛。她从穷街陋巷走入深府大宅,原是又回了那看看不见硝烟的战场。面对自己生活,是亲人与敌人的权衡;面对自己婚姻,是男人与女人的较量。命运是场劫杀,爱情升为棋局,是谁以真心实意为子,不为胜负,只为无怨无悔!******任这时光时光倒流,看那世事变迁。闻这宝玉花气,着那锦绣华衣。再回望,才意外发现她深陷的是一场盛世繁华热闹的旧梦……

精彩情节:

    刘婶看着她如今这模样,不由得就想起几年前刚见她时,还是个瘦瘦小小羞羞怯怯的黄毛丫头。而且那会这丫头有大半年的时间是躺在床上渡过的,难得有好的时候,也都不敢出来见人,偶尔露一次脸,也是躲在芸三娘后面一声不吭。如此一比,她心里头不由得有些感慨,真是女大十八变。

    白文萝下意识地转头,却不想就在这时,那厨房里忽的就窜出一个人影。她一惊,就要闪开,然而她这个身体的反应远远跟不上她的感觉,不过一瞬,她就被人掐住脖子,捂住嘴巴!

    就在她迟疑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一阵稍显凌乱的脚步声和喧哗声,以及嘭嘭嘭的拍门声,紧接着就是连着几声嚷嚷:“开门开门!”

    “可不是呢,这天一冷饿得就快。哟,还说呢,这天色暗得真快,我得回去了,那我灶上还炖着一锅鸡汤呢。一会等你娘回来了,你再去我那端一碗热乎乎的过来,你们娘儿三个都喝一口,我特意在里面加了不少药材,暖身体的。”刘婶说着就站了起来。

    只是刚走到厨房门口,她心头忽的就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即顿住脚,凝神往厨房门口望去。目光所及之处,那些锅碗瓢盘都没有被动过,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连刚刚掉在桌上的两根豆角,也还在那,连位置都没被移动过,只是……

    白文萝笑了笑,待刘婶进来后,见外头风大,便又关上门,然后才回身给她倒上杯热水:“娘刚刚带着文轩去宋先生家了,听说宋先生的娘子昨日生了个小公子,又正好明儿是大年三十,我娘便想提前去探望一下,免得明儿先生家里人多了,给他添乱。”

    白文萝点头轻笑:“嗯,都好了,自从那次那场大病后,这两年再没病过。就是我娘还时时担心,其实我都好着呢。”

    “你娘可不就是心疼你,可怜见的,你爹去得早,就那么一个舅舅也走得早。要是他们都还在的话,看到你如今长得这么好,又这么聪明懂事,不知会有多开心。”刘婶叹了一声,又拍了拍白文萝放在桌上的手,“过了这年,你就十三了吧,你娘也该张罗着给你寻个好人家了,也不知谁家的小子有这个福分喽。”

    “三娘、三娘,在吗?这才下午呢,怎么就关门了?都哪去了。”敲门的人叫了几声,又自个嘀咕了一番,嗓音同样是很大。

    “哦——是了,昨儿我还送了几盒子点心过去呢。那,这两盒是给你们娘儿三个尝尝新的,桃酥、金条子、花生团子、脆皮糯米球儿,我都给拣了一些放进去。”刘婶笑眯眯地喝了两口热水,又接着问,“我刚刚敲门的时候,你在里面做什么呢?

    “行了,进去吧,关好门啊,外面风大着呢,天冷,记得里头多加件衣服。”刘婶出门后,在白文萝脑袋上揉了揉,又唠叨了几句,然后就脚不带停地往自家铺子走去,怎么看都有点风风火火的样子。

    嘉盛元年,冬。

    *

    终于把那个鱼戏莲的荷包绣好后,白文萝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把针线收拾好,又往手里哈几口气,然后擦着手,微缩着肩膀出了屋。往院子那看了看天色,心里估摸着她娘和弟弟该回来了,便往厨房那走去。她记得昨儿还剩了些豆角,一会都择了,做晚饭时用腊肉炒一盘,只是她刚进厨房,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害羞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晚了就难寻了,咱不比那些大户人家,能挑着捡着看着。”刘婶也不管白文萝听没听,自个絮絮叨叨地说着。只是白文萝还想着赶紧做晚饭去,便趁着刘婶一个空挡的时机,笑着插了一句:“最近天冷,刘婶家里这两天都是早早吃晚饭的吧。”

    “哎呀,小萝卜你在家呢,三娘呢?明儿才是大年三十,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关门了?啧啧,今年这天可真够冷的,也不知是不是要下雪了,你怎么就穿这么点,不嫌冷吗?瞧瞧,这小身板,还这么单薄,赶紧多加件袄子去,别冻坏了,到时一躺又是十天半个月,就是不心疼你娘也得心疼心疼银子啊!”刘婶一见着她,还没等进屋坐下,就先是噼里啪啦地唠叨了一通。

    白文萝把手从头顶上拿下来后,面上慢慢露出个微不可查的笑,很淡,亦很无奈。都两年了,除了她如今的娘和弟弟外,还是不太习惯别人的接触。轻轻摇了摇头,抛开那些杂绪,然后抬步往厨房那走去,娘应该快回来了,她还是赶紧把饭做好。

    “你这孩子,最近这两年真是懂事了不少,越发知道要孝顺你娘了,也不枉三娘她那会求天跪地的,生生就把你从阎王爷那给拉了回来。”刘婶说着又打量了白文萝一眼,只见她穿着一身半旧的碎花小棉袄,由于身子太单薄了,显得那袄子有些松松的。娟秀的小脸儿,水嫩的两颊被冻得微有些发红,瞧着倒像是上了胭脂一般,配上那双乌黑灵动的眼睛,真是一点也不似这穷街陋巷里的丫头,若换身好衣服的话,指不定就像哪个大户人家的姑娘了。

    “这怎么好意思,我们家……”白文萝也跟着站起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