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幽后传奇

作者:墨鱼甲乙 | 穿越重生 | 围观:5260

收藏

  她是一个简单的的不能够再简单的的人,初为人妇,她只想简简单的单的过完这一生。未曾想,命运却与她开了一个玩笑。淡漠、岐视,接踵而来。在她希望渺茫之际,老天却又幸运女神于她,从遇上他的那刻起,她才意外发现,原来世上真的不存在“真命天子”。自此以后,就算荆棘丛生,她也也可以笑着面对自己。自此以后,他们共挽鹿车,将彼此视为也可以安心靠的人。凤凰于蜚,和鸣锵锵!驻足这副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北魏浮雕之前,内心莫名涌出许多感慨,还有好奇,最后将它化作一股渴望穿越历史的冲动。。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陛下,太皇太后的陵寝到了。”内侍监总领三宝的声音打断了拓跋宏的思绪。

    拓跋宏闻言,微微蹙了双眉,只等她言罢,便起身上香,不再言语。

    作为女人,我的心无疑又是敏感的。这副《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其实是《帝后礼佛图》的一部分,还有一副《文昭皇后礼佛图》,现藏于美国堪萨斯市纳尔逊艺术博物馆。文昭皇后是宣武帝元恪的母亲,而这组《帝后礼佛图》就是他为了纪念父母亲,在洛阳龙门石窟开凿的。孝文帝拓跋宏会妻妾成群吗?谁会是他最爱的女人,是文昭皇后吗?带着这些女性的八卦问题,我开始探究起来。

    地宫门前,置以巨型铜铸燔柴炉,两侧各色经幡随风飘扬。

    拓跋宏下了御辇,皇后冯氏紧随其后也下了凤辇。众臣见帝后携手同行,忙伏地相迎。

    永固陵坐落在方山南麓,乃冯氏的陵寝所在。

    皇后冯氏乃先太皇太后嫡侄女,太师冯熙嫡女,今日随驾同往永固陵祭拜。见拓跋宏已敬了酒,王友清便引了冯氏上前行礼。

    翻阅许多资料之后,结果大失所望。孝文帝拓跋宏一共有四个皇后,幽皇后冯氏独得专宠。拓跋宏曾说“妇人妒防,虽王者亦不能免,况庶士乎?”,宠爱之情,可见一斑。可是,幽皇后在历史上恶名招著啊!回家养病期间,与医生暧昧不清。即便做了皇后,还在拓跋宏南征期间,与假宦官还有大臣私通。这哪里配得上拓跋宏的爱?更令人痛心的是,拓跋宏直到临死前仍对她深爱有加,把所有嫔妃全部遣散改嫁,只要赐死幽皇后与自己合葬。

    车驾驰骋在通往城外官道之上,拓跋宏微闭了双目,心中思绪万千。他想起那日朝会之上,舌战群臣,多亏有皇叔任城王拓跋澄与太师冯熙、少傅李冲等相助,才有今日以“南伐”之名前往洛阳的契机。

    中国历史上首次分南北方,应该就是从南北朝开始。那是一个大分裂、大动荡的时代,也是一个大繁荣、大融合的时代,以其独特的魅力,闪耀于历史长河。纵观上下五千年,每一次大兴盛之前,总会出现一次大混乱。春秋战国之于秦汉一统,南北朝并立之于隋唐强盛,宋元纷争之于明清繁华,均是如此。而南北朝的独特,不仅因为它前承秦汉,后接隋唐,更是在于它孕育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民族大迁徙、大融合。

    “皇祖母,您慈育陛下,又辅政提携,方奠定今日大魏之盛世。每每念及,陛下与妾无不哀慕崩摧。望您在天有灵,保佑陛下此番南伐,可早日凯旋。”

    拓跋宏知道今日一别,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亲往祭拜。他自亲政之初,便欲迁都中原。在他看来,北方柔然已然衰落,解了边患之忧,而中原汉民势力崛起,倘若仍固守平城,对江山社稷与皇权巩固,百害而无一益。

    然而,除去皇族宗亲与汉臣,朝中权臣几乎无一人赞同拓跋宏迁都的想法。他们以皇都为国之命脉所在为由,极尽反对之举。他们之中,多为鲜卑八部旧贵,且因当年各家先祖亦曾随太祖皇帝一起开创大魏基业,皆封王封公世袭罔替。即便拓跋宏身为一国君主,亦对他们无可奈何。可他并不因此而放弃这百年大计,虽知障碍重重,亲政的三年来,却无时无刻不在筹划着迁都的事情。

    “您多年如一日,悉心栽培朕,亲作《劝诫歌》与《皇诰》,令朕知晓为君之道。您淳淳教诲,言犹在耳,朕定不负您所望,必令我大魏江山永固,基业长青。”

    2017年,我带着孩子们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看展。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既轻松愉快又开拓视野。可当遇见那幅《北魏孝文帝礼佛图》浮雕之后,我的生活便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

    拓跋氏属鲜卑族,兴起于阴山山脉以南的大草原,公元386年由道武帝拓跋珪建立北魏,398年迁都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开启了近一百五十年的奇幻时代。

    在这个时代,道武帝拓跋珪仿效汉武帝钩弋夫人故事,创立了残忍的“子贵母死”制度,不仅没有确保皇权接替稳定,而且还诱发了皇子弑父造反、太子乳母干政等一系列问题。在这个时代,冯太后作为罪孥入宫,凭借北燕王室的高贵血统,以及自己的聪慧与努力,诛杀权臣乙浑,两度临朝称制,开创了一番令多少男人都望其项背的历史伟业。在这个时代,孝文帝拓跋宏忍辱负重,三岁嫡母赐死,五岁受禅继位,二十三岁开始亲政,虽二十多年蜷缩在冯太后的权威之下,但壮心不已,改革官制,迁都洛阳,大刀阔斧推行“太和改制”,极大地促进了当时社会经济发展和民族融合。只可惜,三十三岁便英年早逝,留下了无限遗憾。

    怨叹之余,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萌生,我要重新架构幽皇后!拓跋宏,一个经天纬地的帝王,如果没有刻骨铭心的情意,又怎么会给予一个女子长达七年的专房之宠?野史中提及,宣武帝元恪的母亲文昭皇后被幽皇后所杀,历史本就是个任人打扮的姑娘,谁知道元恪即位以后会不会篡改历史呢?带着这些情愫,信马由缰而去,便有了这本拙作《幽后传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