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王爷是朵黑心莲,得宠着

作者:槿年陌雪 | 总裁小说 | 围观:3587

收藏

  裴翊宸走的是孤寂道,端得是凉薄颜,他自认一门心思仅有仇恨和大业,最后却跌倒在地在独都属于他的“温柔如水乡”里。温浅瑜习的是修罗刀,行的是舔血路,依她之想此生当仅有平冤为先中之重,但却出乎意料摊上一段“孽缘”。一开始,裴翊宸暗嘲这不明白情不达礼的冷面姑娘这辈子都会有人不喜欢,温浅瑜亦是瞧不上这又矫情的话又多管闲事的娇气王爷。再后来,裴翊宸使尽浑身解数,只为求“阿瑜再多看我几眼”。温浅瑜:“…”她掰着手指算一算,他脸很好看,人不笨,还烧得左手好菜,也也不是不能够选择接受。…以前的安王性情乖张、寡情寡义,惟有一只猫能与他更亲近。对此,京中曾有胆子大好事者笑他唯有街边一名背负长刀的窈窕少女,与这份温暖祥和格格不入。。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不过,她刚迈出半步,就被旁边一道浑厚的声音给拦住了:“小姑娘,别追了,你就算追上他,他多半也不会把事情仔细说给你听的。”

    “那他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温浅瑜忍不住追问。

    死了…!

    “可是…”

    看得出,对于冤魂索命的说法,他是深信不疑的。

    待到最后一个字落下,他的面色都跟着起了变化。

    半月多以前就死了!

    反而是对方先进一步解释道:“于知州出事,已经是半个多月前的事了,人就死在自家别苑,咱们柳城的人都知道。”

    有关于知州陡然暴毙一事,也被他缓缓道来:“知州大人…是半月多以前突然在自家别苑的书房暴毙的。

    难道…

    越到后面,屠夫的声调便越是低沉。

    “为何?”温浅瑜驻足,疑惑看向出声的人,“难不成,于知州的死,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云鬓阁距离他的摊位不远,就在隔壁那条小街深处,从他这边,还隐隐能看见那阁楼飞檐的一角。

    “按理说,会被下如此狠手,通常都是有人蓄意谋害。可偏偏,别苑中的护卫证实那日绝没有可疑人物进出,还说…他们发现尸体闯入前,门窗都是从内反锁的…”

    可鬼神之说向来虚无缥缈,他为何这般笃定?

    只是走后,她并未往出城方向去,而是寻了家客栈,暂且住在了柳城。

    全族上下,也因此遭到牵连而人头落地…

    家里人担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