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龙迹大陆

作者:奇热文学 | 奇幻玄幻 | 围观:7797

收藏

  《龙迹大陆》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龙族,老胡,汝血腾,赤火,夜间择,汝血,红红,汝血滕之间的故事。龙迹大陆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精彩情节:

    轮回的第五日,月上柳梢时。

    空荡荡的一楼楼层,里面什么摆设也没有,除了这张太师椅。宽大到笨重,颓老到荒唐的太师椅。

    可是椅中的少年,却偏偏俊美到极致。清冷到飘逸,空灵到纯粹。他美的不似生在人间。看到走进得汝血腾和红红时,他也没有露出丝毫的诧异之色。只是举举手中的杯,笑道:“晚来天欲雪,共饮一杯无?”

    等不及他们答话,自己就又皱起了眉头,“哎呀,是我不好,自己偷偷从他们的酒宴上跑了出来,却忘记了带酒,没有法子款待你们啦。”

    他的声音也是极其的优美动听,让汝血腾和红红一时征住。

    按照甄妃的说法,这层阁楼的主人,应该叫做铁拐李。临行前,他和红红也曾秘密商议,如果被发现,应该如何如何,汝血腾甚至打趣,也许,红红还可以用一点美人计。

    甄妃说的,不会有错。错的也许只是这个名字给他们的原始影响而已。铁拐李,未必就要面目狰狞,五大三粗,肌肉纠结。他为什么不可以像现在座上的那名男子,素襦青衫,玉簪挽发。眸若星辰,灿若白雪?

    他完全可以用一下美男计,让汝血腾他们这两个擅闯者,死于无形之中。因为红红看他的眼神,分明就已经惊艳的呆住。

    汝血腾就要好出许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同为男子的缘故,美丽,对所有的人都具备杀伤力。这只不过是因为他的余光扫到了铁拐李的杯子。

    其实他不过是想要知道,那个杯子里盛的是什么酒而已,这就跟女子之间常常会互相探问别人今天用的是什么胭脂一样,倒未必一定要追随或抄袭,只是自己爱做且常做的事情,关注就会成了一种习惯而已。

    这个少年白裘如雪、秀眉如画。可是他手中的杯子里,却盛的是鲜红的血。

    感觉到汝血腾的注视,少年眯着眼睛笑,他说:“这血有点陈了,因为很久很久,都没人敢来八仙阁做客了。”

    他倒是轻言细语,汝血腾和红红却感到莫名的森寒。

    也许并不只是感觉,空气真的是骤然变冷了,而雪,亦不知道是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的降落,穿过衣着单薄的两个人,铺天盖地而来。

    而座上的少年,只在一瞬间,便已经披上了一袭轻长的狐裘,掩住了浅浅的眉。

    汝血腾和红红,终于明白了他那句“晚来天欲雪”的隐藏含义。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不知道在遥远的西南方,被注入着抗寒基因的基因族勇士们,是否能英勇一如往昔?反正,汝血腾和红红的手,现下都在颤抖着。

    颤抖的手,要如何抓起弓,射出夺命一箭?

    铁拐李缓缓自沉雪狐裘上抬起头,他的眉梢嘴角流动着一抹微笑,这世上可以杀人的工具很多,有些高手,更是天魔千变,或为落叶,或为飞雪,或为刚从美人鬓上拈下的一瓣牡丹,然而落在对手的眼底眉梢,却是悉数化作了利器,让人胆裂身碎。可是,这些种种,都不是最风雅,最有趣的。都比不上他铁拐李的昭雪幻术,让人在一片洁白中安然睡去。

    无论天,地,还是人心,都是白茫茫一片,煞为干净。

    繁华到极致,便是衰败,这个道理,汝血腾多少是懂一点的,可是冷到极致,就变成了温暖吗?

    汝血腾实在弄不清楚,为何刚刚同他一样牙齿打颤的红红,似乎变得悠然自得起来,她的眼底竟然是细细密密的笑意。

    “姐姐,你来了。”红红的眼神里有一种没有焦点的热切,她兴奋得向前走着,一步一步,越来越快,最后几乎跑了起来。

    这间屋子,本来就不是很大,只是因为没有什么家常的摆设,才显得空旷了一些,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红红就已经跑到了屋子的边缘尽头。

    那里,本来是蛛网密布,尘埃飞扬的,可是经雪洗之后,突然间露出闪闪的光来。

    是一把剑,剑柄普普通通,由一种银白色的、从未见过的木头制成,剑身也早已生锈,但却透出莫名的青色来,幽幽罔罔,让人生怖。

    如果红红神志清醒的话,她一定会判断出这把剑的来历,可是现下,她眼神迷迷登登,竟是要直直扑向那把剑了。

    “小心啊。”汝血腾忽然觉得焦灼燃烧了心脏,他一点也不冷了,而是铆足了劲的冲向了红红,他从未像此时此刻这般。不希望甚至是恐惧这个女孩子的离去。

    铁拐李奇怪的皱眉:“你是谁?难道,你就没有特别想得到的东西吗?”

    任何人都是有的,不然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比如汝血腾现在,就特别想让红红活下去。哪怕是继续折磨他也好。

    所以,他根本没时间回答少年的问题,他急速的奔跑,要赶在红红触剑之前将她救起。可是他越跑越慢,他的脚和腿都完好无损,可是他的脑子里却是混沌一片。

    他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挪动脚步了,红红不就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笑靥如花吗?自己到底是要去救谁?奔跑,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汝血腾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也许他跑得越快,想得越多,红红离死亡也就越近了。

    这个少年,有本事让事实与别人的梦想背道而驰的。

    汝血腾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红红到底遇到了怎样的幻象,可是他看到的红红必然不是真的红红,想来汝血腾,真的是不愿意看到这个如花少女的死亡,虽然有时候,她真得很可恶。

    汝血腾用手呵呵气,雪越下越大,实在是太冷了。可是感觉到冷也未必不好,最起码,说明汝血腾此刻的神志还是属于自己的。

    他蜷缩了身子,却把手伸出来:“喂,兄弟,天气这么冷,你这里当真没有一杯酒吗?——我说的是真正的酒,可以暖人的酒。”

    少年的脸色瞬间雪白,比他幻化的雪还要苍白,声音也带了一种战败的疲惫,有了一种恍惚的沙哑:“你赢了。”

    汝血腾说:“其实我可以赢得更彻底的,如果不是因为女人这个麻烦的东西。”此时此刻,他豪情万丈,却又不愿意太过张扬,在铁拐李面前露出骄傲的神色来,于是只得又说:“拿一杯酒来吧,兄弟?”借以掩饰他心底的那抹得意。

    少年将手中的杯抬起,轻轻道:“暖人身体的酒很多,暖人心的却没有,”他把头往狐裘里更紧的缩了缩说道:“所以,我平常只喝人血。”

    “你也要来一杯吗?”铁拐李的语气里带了挑衅的意味。

    一个男人,是不能允许自己比别人胆小的,就像一个女人,很难人受别人比自己漂亮。

    可是汝血腾,真的不愿意去喝人血,他生在富饶的龙组,再落魄的时候,甘甜的山泉也是不缺的。从小到大,他可是连猪血羊血都没有喝过,人血这个东西……

    “人血,属热性之物,但是入口入胃之后,最是寒冷。通常还要靠饮食人体内的温度来暖热它,铁兄,你这里已经这么冷了,我若再喝,一会儿可怎么拿弓射箭?”汝血腾随便瞎掰。

    仿佛听出了汝血腾语气里的敷衍和怯弱。铁拐李但笑不语,他把盛血的杯子放在嘴边,一饮而尽。莹莹雪光中,他的眸子细长,淡眉轻扫,竟似如松月花间,饮一杯美酒。

    他用行动直接表示了蔑视。

    汝血腾脸上挂不住,只得讪讪的说道:“你是战士吧?嗯,这样,这样,你的手,会冷的那不住剑的……”

    美似潘安的少年叹气,眉间突然多了一抹淡淡的阴霾,更加增加了他的哀伤和美丽:“喝与不喝都是一样的。”

    汝血腾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正要开口反驳,却只见他轻轻掀开了衣袖。

    他的手臂也和他的人一样,清秀而精致,然而那如玉的肌肤竟然呈现出一种病态的透明,连骨骼筋脉都清晰可见。这种与生俱来的残疾,剥夺了他成为龙族战士的可能,这对尚武且强势的龙族子弟来说,是怎样的一种灾难和屈辱?

    汝血腾带了悲悯的神色抬头看,少年却只是淡淡笑,那笑容中,没有悲愤也没有痛苦。仿佛无论怎样,他都是人世的胜利者一样。

    胜利?汝血腾的脑海中盘旋着这个字眼,忽然他大叫出声:“红红,你把红红……”

    红红汝血腾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红红汝血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轮回的第五日,月上柳梢时。空荡荡的一楼楼层,里面什么摆设也没有,除了这张太师椅。宽大到笨重,颓老到荒唐的太师椅。可是椅中的少年,却偏偏俊美到极致。清冷到飘逸,空灵到纯粹。他美的不似生在人间。看到走进得汝血腾和红红时,他也没有露出丝毫的诧异之色。只是举举手中的杯,笑道:“晚来天欲雪,共饮一杯无?”等不及他们答话,自己就又皱起了眉头,“哎呀,是我不好,自己偷偷从他们的酒宴上跑了出来,却忘记了带酒,没有法子款待你们啦。”他的声音也…

    赤火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赤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赤火患上了一种病。每日里来喝几杯酒,做几道菜,看几段舞。如此而已。很多人羡慕这样的生活:花前月下,丰衣足食,诗词书画有人应,轻歌柔语有人听。神仙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当然,这是旁人的神仙,赤火,他并不是没有憧憬过,但是,对于赤火居的主人来说,这样的日子,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可以享受。因为再英勇的战士,也不是钢铁塑造,也是需要休息和滋补的。赤火这样安慰自己,虽然这一次,他的身体丝毫无恙。但是,赤火的心,却病了。染上了一种叫做“爱…

    赤火患上了一种病。

    每日里来喝几杯酒,做几道菜,看几段舞。如此而已。很多人羡慕这样的生活:花前月下,丰衣足食,诗词书画有人应,轻歌柔语有人听。

    神仙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这是旁人的神仙,赤火,他并不是没有憧憬过,但是,对于赤火居的主人来说,这样的日子,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可以享受。因为再英勇的战士,也不是钢铁塑造,也是需要休息和滋补的。

    赤火这样安慰自己,虽然这一次,他的身体丝毫无恙。但是,赤火的心,却病了。

    染上了一种叫做“爱情”的风寒,赤火给自己诊脉后,做此断言。然后他很快乐的给自己开了方子:三分烈溪的倾城之笑,三分烈溪的吴侬软语,三分烈溪的翩翩之舞。

    烈溪是一名善良的女孩子,她自然不好意思在赤火居白吃白住,这样举手之劳的药物,她岂有不奉上的道理。

    一切都很顺利,赤火和烈溪,也都很快乐。可是,赤火的病,却好像越来越严重了。这风寒越染越烈,这让他拿剑的手越来越软,让他的神色间有了一层对战争和杀戮的厌倦。

    天人族的子民,本来就厌恶战争,身上流淌着善良之血的他们,对杀戮和鲜血避若毒蝎。可是师父清源子说得对:“我们只有在战胜的时候,方才有资格来谈论自己的厌恶。”

    而赤火,是为战胜而生的人。

    每一次临行前,赤火都会认真的擦拭他的炎锋剑,这就像他每次都要认真的洗澡一样。因为此去,是任谁也不知道归期的。

    这一次,是烈溪帮他擦的。她边擦边笑:“炎锋,炎锋,我真是嫉妒你啊,赤火到哪里去,都会带上你。”灯光下,烈溪肤若凝脂,眉轻眸淡,浅灰的眼瞳里天下闻名的炎锋剑熠熠生辉,却被烈溪映成了情敌的模样。

    每一次临行前,赤火还会好好的吃一顿,奇芳阁的咸水鸭最是好吃,赤火牵了烈溪的手,迈入了由鸭子的羽毛织成的大门。奇芳阁的主人,甚是风雅,此间物件,皆为鸭子身上之物,烈溪坐在毛茸茸的鸭绒椅上,心中欣喜,说道:“赤火,你要去的北地,是不是有那不怕严寒的熊,你拣些它们掉了的毛,送我做垫子可好?”

    “北地,是很冷的。”赤火目光灼灼,声音却喃喃:“可是,如果,如果我们一起去的话……那便不会冷了。”红红的眸子里,赤火的柔情一点又一点的溢了出来,他忽然间红了脸,虽然自己今年三十有一了,这样的表白,却是人生的头一遭。也不知道,烈溪听不听得懂。

    烈溪当然没有听懂,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在听。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对面的一位女子吸引了。从她的方位来看,只能瞥见女子的背影。洁白的薄绒斗篷遮住了她的长发。她正在吃一只鸭腿,她的旁边放着两杯水,一杯白水,一杯茶水。在吃每一口前,她都要先把肉往白水里浸泡片刻,拿出来后,又要在茶水里泡上一响,如是繁缛之后,方才入口。而每一口,都要配备新的白水和茶水,新的盛放白水和茶水的杯子,于是,就有忙碌的仆人在来回穿梭着。

    烈溪看的有趣,她虽出自皇家,但是这样的吃法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她笑嘻嘻的从座位上站起,几步来到女子的正前方:“姐姐,我也想要这种玩法。”

    女子抬头,她带着厚厚的面纱,但是眼神里的冰冷已经像利剑一样刺到了烈溪的脸上,烈溪连连后退,然后吐吐**说:“不吃就不吃,我才不稀罕你这么弄来弄去后,淡而无味的鸭子呢。我是看你长的很像青媚姐姐,才过来和你搭两句话的。”

    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善意也罢,调皮也罢,总是不会让人生厌的,白衣女子虽然被打扰,可是她并没有恼怒的痕迹,她甚至还淡淡的微笑了一下,面纱的裙摆微微的摇动,传达着主人的善意:“你又看不到我的脸,怎生知道我和青媚很像。”

    烈溪一双妙目认真的盯着她上下打量,然后郑重其事的说道:“正因为看不到你的脸,我才会说像。如果你揭开了面纱,肯定和青媚姐姐南辕北辙。青媚姐姐也是冷的,可是她的冷,只是因为关住了窗户,我们窗户内的人个个都觉得她又温柔又暖和。你的冷,却是到骨子里了。可能……”

    烈溪偏着头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比极北的克拉托灵还要冷吧。”

    女子隐约笑了一下,她招招手,说道:“我的法师和我说,长相相似的人,前生本是为一体的,只是在投胎转世时,散了魂魄,才会导致一形两用。我虽没有见过青媚,听你说来,大约也是有缘人,你又称她姐姐,这便是有缘人的妹妹了,不如,也来尝尝这没有味道的鸭子如何?”女子的话语看似热情,可那招手的指骨清泠,漫溢着冷峭纯白的神采。

    烈溪本不愿去,可是她很好奇,还是坐在了女子身边的椅子上,照猫画虎的做了一遍程序后,舔舔嘴唇说:“味道淡了许多,不过茶味很香。”烈溪忍不住又把鼻子凑在盛茶的杯口闻了闻,赞叹道:“是真正的龙兽茶呢,传说这种茶只生在人烟罕至之地,要三千年发芽,三千年生长,三千年出枝。这还不算,在它生长的三千年中,还要有龙族保护兽的眼泪及时浇灌,缺了其中一项,都会夭折……你用来涮鸭肉……实在有点浪费了。”

    女子抬头,讶异的望了她一眼,有赞赏涌上眼梢,又用冷漠生生逼了回去。“是有点浪费,可是鸭肉太好吃了,我又忍不住想尝一尝。”她漆黑的眸子,盖上了越来浓的清冷霜色,分外寒烈,“你看我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可实际上,我只拥有常人三分之一的体魄。三分之一的胃,三分之一的肝,三分之一的肺。这个样子的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消耗这种美味的食物。”

    她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仿佛那里面的器官都是水晶凝成的,一碰即碎。她用手碰碰那白水杯,说:“这是天域城地底下流过的泉水,纯净的没有一丝污染,我要用它,来洗涤这鸭子身上的肉气。”

    烈溪叹口气,说:“那么你想要再入口一点茶香,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女子摇摇头说:“用这么珍贵的茶,可不是只为了闻那香气,是我一直要用药,身上的药气太浓了,所以无论吃点什么,都配合龙兽茶,可把身上的药味冲淡一些。”

    “哦”烈溪的神色黯淡下来,她想要安慰些什么,却又实在觉得浅薄而无力,她下意识的把头扭向了赤火——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形成了有什么困难就找赤火求救的习惯。

    赤火一直静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啃着鸭肉。黄昏落日,他正对着的窗口,是满街的喧闹。盛世,韶华。烈溪身上淡淡的香气飘过来,如果,这一刻,这美好的一刻,永远都不会过去该多好,你不要笑,赤火吸了吸鼻子,突然就想流泪。因为有一个黑影慢慢的走向了他,慢慢的,侵占了赤火和烈溪,幸福的领地。

    那个白衣的女子,起身,缓缓走向赤火,她的身体真的很不好,脚步虚虚浮浮,美丽的如此恍惚而孱弱。她轻轻的拍了一下赤火的肩膀。赤火却像触电一样站起身来,又直直跪拜下去:“属下赤火,拜见公主。”

    天人族公主阎儿?烈溪饶有趣味的又一次盯着她看,虽然这个女子的身形非常酷似青媚姐姐,她还是有一种想要解下阎儿的面纱,一睹芳容的冲动。这要照她往常的性子,可能早就这么做了,因了赤火,她按捺了下来。

    一个老惹麻烦的女孩子,是不会有人喜欢的。当然,烈溪认为,故意惹麻烦和不慎把麻烦沾惹上身,那完全是两码事。

    公主不答话,她冷冷的,像雪一样冰冷的走到赤火吃饭的桌子面前,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未用完的鸭肉,语音里风霜和抱怨层层堆积:“赤火,剑神赤火,你看你的鸭子都凉了。”

    “凉了,你都可以吃的津津有味。”初春的暮色,一点一点的降了下来,奇芳阁的窗外,忽然间就云气浮动,隐隐有欲雪的迹象。公主阎儿的身影便如沉沉暮霭,压的每个人的心头都喘不过气来,“可是我的弟弟,他若是沾一点凉气,便会喘大半夜都不止,现在,他没准就正在喘着……”

    赤火的眉心渗出汗来,他跪在地上未敢起身,说道:“属下定当竭尽全力,将王子请回来。”

    烈溪不解,她的唇边溢出不满:“要是病了,你可以找大夫啊,我就认识一名神医,叫做妙风,他治疗喘病那是……”

    “天下第一是吧?”阎儿打断她的话,“我们正是找他开的方子。”她忽然间语调兴奋起来,“你知道是什么吗?”

    公主阎儿冷静中仿佛带了一丝的痴狂:“我的药方是人的心脏,弟弟的呢,是人的鲜血。”她的眼睛望着烈溪,故意作出吞食人心的动作,戏谑的看着烈溪的脸由白转青,似乎都要呕吐出来。眼里的光芒却点点滴滴汇成焦距,直直投射在赤火的身上。

    “如果是龙族血脉的鲜血,那功效便可以加倍……”

    赤火如遭雷击,但他瞬间镇静下来,眼神清冷,却光亮如电,他淡淡的笑,褪去了刚刚所有的惊恐和不安。阎儿微笑,——那个天人族,以剑为生的赤火,挥剑必胜的赤火,已经回来了。

    他站起身来说:“明日,我便动身,去龙族的八仙阁。”

    烈溪越来越糊涂,她觉得自己仿佛只是在看一场戏曲,这戏曲里面有了太多的玄机,她听不懂,也参不透。可偏偏,她爱上了剧中的男主角。

    “你不是要到天人族的北方去吗?”烈溪问:“很寒冷的北方。”

    赤火不答话,很寒冷的北方,极冷的克拉托灵。却是最温暖的谎言,最美好的憧憬。

    阎儿冷笑一声:“有你的北方又怎会冷?鼠晶晶,明明准备的是两个人的行李。”

    好像是幸福突然到来,擦了个边就又匆匆远去了。这让向来开朗的烈溪也忍不住神色黯淡,“你原来,原来是准备带我一起去的啊,都不带鼠晶晶,只有我和你,哦,还有炎锋……可是……”

    “可是,”烈溪的声音带了隐隐的愤怒,这是她第一次,对不美好的世界产生了认识,她用手指着阎儿,手指颤颤,声音也颤颤,“是你,是你毁了这一切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