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豪赌

作者:毕云天 | 游戏竞技 | 围观:15075

收藏

  静静地是个大一女生,除了专业成绩好,其它都好:书画优异表现,钢琴八级,美艳压过黛玉宝钗……家境本来富足的生活,父母屯积大蒜,遭受低迷不振行情,正面临家破人亡……小女子回到蒜乡,自作主张,再次屯积大蒜,赶上了蒜价爆涨,大发横财……跟博士男友明恋暗斗,连创大蒜财东北边城一套两层独院小楼,一楼中央是八十八平方的客厅,左右各一书房。楼梯旁布置成吧台式样,吧台里边陈设着各式饮料、杯盏。暖气、空调都在供热,各种花卉盆栽争奇斗妍、竞相开放,与远山冰封雪飘的景象划分成两重天地。蜿蜒崎岖的山道上,匆匆来往着肩挑背扛谋生活的人们——山道一头连着市区,一头伸向成片成片的灰头土脸的低矮民居。。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老婆张爱红赶紧接过来念:“应该注意的年限:六岁,十二岁,二十四岁,八十五岁……呀!咱静静能活过八十五哩!六岁,呀!那年表姐表姐夫不见了踪影,小孩子没了爹娘,实在是人生的最大不幸;十二岁,十二岁那年玩‘穿越’,跟老汪家坏小子大光,还有老家来的傻小子毕涛,三个小憨瓜跳青龙潭,想穿越到古代倒腾青铜器,要发大财,好替老汪还钱抵罪,差点儿淹死——呀!真神啦!”她突然担忧起来,眼巴巴望着丈夫问:“既然算的这么准,前边可是说不宜还乡的啊!还能叫孩子回山东老家吗?”

      陈静趿拉着毛绒拖鞋,疯疯癫癫跑过去,大声念:“鼠年,乙丑月,乙丑日,诸事不宜:乙不栽植,千株不长;丑不冠带,主不还乡……”回头冲爸爸叫:“陈主任!张会计又在搞封建迷信活动呢!主不还乡——谁还乡啊?‘还乡团’才还乡呢!”

      陈卫东说:“大光那孩子倒是挺实在的,很坦诚,对人也亲。”

      等车的时候,爸爸悄悄塞给她一张纸条:“这是你大光哥的地址、电话。当初要是听他的话就好啦!你上大一,人家可是读了博士啦!那一年是你妈看不起人家,把他打出门去了;现在,人家在蒜乡叱咤风云,不知还会不会搭理咱家的小丫头……”

      一传好女危局

      妈妈拉住静静的手,惨戚戚地说:“爸妈没生个孩子,自小把你当亲生的待。你爸这一回坐上热蜡烛啦!解不下这个套,恐怕连老命都保不住!你汪伯伯那年怎么栽进去的?不就是套了二百万嘛!到现在还不知道从里边出没出来……你爸可是八百八十万呀——原来图的是个吉利数,如今倒成了腌臜数了——88——不就是两副手铐吗?啊?”

      陈静浑身发凉,叫道:“八百八十万?这么多!你们……你们可真够腐败的!人家同学常骂当官的捞钱不敢正事,我还跟他们理论呐,真想不到……唉!你们……太不争气了!”

      陈卫东一溜小跑地进了书房,凑上一颗油光铮亮的大脑袋,嚷:“咋的?查到咱静静的评语啦?嗯,挺好!像这么回事——个性倔强,想象力丰富,意志力强,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有韧性,会遭到意想不到的挫折——哎,挫折?谁没挫折?老子当初分配到这里,远离山东老家,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啥挫折没遇上?跟老汪斗法的那两年,老子丢了业务,搬个凳子,硬是在门卫室看了大门呢!——本性善良、勤快——勤快吗?这可没看出来——长于外交,天生喜欢海洋,航海方面会成功——要是换成‘玩海’倒是更贴切些啊!——有来自亲戚、遗嘱和文件方面的一些麻烦——我还没死呢,啥遗嘱?屁话!亲戚?隔着三千五百里,天各一方的,好几年见不上一面,啥麻烦?——敏感而艺术的天性,会吸引许多不平常的友谊——大概是说咱静静花心吧?嗯,静静一米七六的高挑个头,小脸蛋儿比得过黛玉宝钗,又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爱疯爱闹、能唱能跳的,当然会吸引许多不平常的友谊啦!——经商下海做生意,可以受到长辈贵人的帮助——嗯,好!我喜欢!——其人风liu多情,难守贞操,多有外遇——嗯,我看是的!咱闺女,比当年的兰花还金贵,能不招麻烦吗?——有组织领导能力,精明干练,能办大事,享有声誉——嗯,很对!——受双亲之恩惠得幸福——有道理!咱家的钱,有一半都花在闺女身上啦,她还不幸福?——好饮食,中年发胖——中年胖不胖问题不大。——得不到祖业,福份减少;继承祖业,但比较迟——那当然!得不到谁家的祖业?他孔家的还是咱陈家的?继承祖业较迟?当然是继承陈家的喽——我身体棒,活的久,小妮子继承的就晚一些吧?——家中主权在父,或幼年为养子——哟!这也知道?咱静静六岁来咱家的,看来这真是命中注定啊!哈哈!——为人口快心直,志气轩昂,衣禄足用,福寿双全,兄弟姊妹虽有,难为得力;六亲和睦,女人兴财……”念着念着,老陈的声音小了,情绪低了。

      爸爸半倚在沙发上,一口气抽了两支烟,不吭声。

      陈静笑着说:“既然做了,就别愁了。我先过去看看吧!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左边书房的滑动仿古拉门大开着,妈妈在里边“啪”地一敲键盘,喊道:“那还有假?静静今天整整十九岁啦!快来看吧——妈妈刚刚算了两卦!”

      “我这不是不拦着闺女啦?防,还得防着!”最近,老婆的脾气很大,大概是更年期提前了,叫钱给折腾的。

      客厅里的红木三人靠椅中,陈静从爸爸手里接过崭新的身份证,看看上面的出生日期——1990年1月20日,问:“这是我的真实资料吗?”

      “陈主任”名“卫东”,是这座东北边城的信用联社主任,矮矮胖胖:个头不到一米六,体重足有二百斤——妈妈“张会计”张爱红便戏称之为“弥勒佛”;娇女儿陈静则常常毫不客气地搂着爸爸的粗腰,戏弄他那“腐败的肚子”。老陈平日里应酬多,每天三顿饭,倒有两顿不在家里吃,赶上忙时候,一天要赶三五个饭局。每次席散回家,酒兴尚浓,大胖脸红彤彤的,便要拉住老婆,讲上俩钟头的经济社会形势,非得女儿把他的大肚子拍得“呱呱”响,再责难他吃下了多少艘航空母舰,他才能收起宏论,嬉皮笑脸地去洗澡睡觉。

      陈静轻轻抽出右手,关了电脑,甩甩头发,安然地偎在妈妈怀里,忽闪着长长的睫毛,说:“妈,静静是成年人了,可以知道家里的事了。您就讲给女儿听,好吗?”

      陈卫东苦笑:“手铐还好。你听这音:八八——不就是‘叭叭’两枪嘛!捅了这么个大窟窿,一旦堵不上,可不就是‘叭叭’两声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呐!过得还行吧:人家骑马咱骑驴,后头还有担担的。本来不愁吃不愁花的,炒的哪门子大蒜呀?!鬼迷心窍啦!唉!”

      陈静白嫩的脸庞羞得通红,叽咕道:“不搭理咱?吓破他的狗胆!我还不求他哩!”伸手拉住毕涛的胳膊,谑笑,“傻小子!要是汪大忽悠逞能,咱俩一起揍他!你敢吗?”

      2009年1月20日,星期二,农历零八年十二月廿五,大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