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绝代有佳人貂蝉泪

作者:野玉 | 历史架空 | 围观:23369

收藏

  一个名动天下的女!一个痴心一辈子的男!一场命中注定的穿越!一段催人泪下的爱恋!一颗断人心肠的泪珠!现代女生因分手,喝酒后冲动之下坠楼自杀,不料灵魂却穿越千年去了貂蝉身上…… (本文纯属虚构!已完本,因是玉儿的处女作,写得不好的地方还请见谅!)

精彩情节:

    孤独的我,真的好想避开这累人的生活,怎奈冲动之下竟将脆弱当作是种解脱,那伤感的一幕剧,剧中人只有我!如果这是结果,为何如此的折磨?嘉林,你为何如此对我?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我走了很久也找不到出路,好累啊,意识在逐渐模糊,模糊……是谁?谁在哭?我睁不开眼,不要吵了,头好疼。我感觉有人在给我灌什么东西,好苦!不要灌了,好难喝!该死的,必须阻止他。“醒了,昌儿醒了,快叫刘大夫过来,快点……”我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身穿紫色汉服风韵尤存的妇人,很是疑惑,她那么欣喜若狂是因为我吗?我不认识她。当我视线再往后扫去,望见满屋子古装打扮的人和那些木质的房梁和家具时,我真的呆若木鸡了。“请问我这是在哪?你们又是谁?”我的声音怎么变了?又轻又柔,犹如春天里的细雨。屋里传来一片抽气声,随即让出一条道来,一个蓝衣男子风一样地从门外飘进来,一上来就为我把脉。卡,把脉?这不是古代才用的看病方式?难不成……我不是这么好运吧?跳楼跳到古代来了?难道是上天听到了我跳楼时的心愿,给了我重生的机会……虽然,来到这西元189年已经几天了,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我居然借尸还魂了,成了任红昌,一个秀才家里的小姐。也就是说,我的灵魂穿越到了将近两千年,回到了东汉末年。那天,那个会飘的蓝衣大夫说我,“因为受了刺激,失忆了,好好静养,兴许能恢复。”我觉得好笑,这什么庸医嘛,我是永远不可能恢复的,因为我根本不是原来的她,我是叶飞,一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孤魂。这一跳竟跳到了1800多年以前。我不知道别人遇到这样的事会怎样,但是我一向随遇而安,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在那个遥远的世界,已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这样很好。只是,那颗受伤的心真的不会再痛了吗?之前看过很多描写穿越故事的言情小说,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作者天马行空想像出来的,没想到世上真有其事,而且就发生在我这个倒霉蛋身上。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没想到呀这书中还有‘白日梦’!还记我第一次见到镜子里的那张脸时,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深深的震惊了,如此绝色的容貌啊——如玉般细腻的肌肤,水汪汪的眼睛,挺而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妙曼的身姿,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难怪会被选入宫。这下因祸得福了,老天待我还不薄嘛。平白的送给我一张闭月羞花的脸。美中不足的就是我……就要进宫了!我的妈妈呀,好不容易穿越了一回,难道只是为了成为那个昏庸无能的汉灵帝的一个泄欲工具?人生如梦,梦如游戏,既然老天如此厚待我,我若不好好将这场游戏玩出点新花样来,岂不是太可惜了?狗皇帝,你等着瞧,我若不把你个皇宫玩得鸡飞狗跳,我就不信叶!(晕,你现在本来就不姓叶了,你姓任,叫红昌。)初夏的午后,院子里一片绿意盎然,在湖心的亭子里,有一粉一紫两个身影。“昌儿,半月之后,你就要进宫了,你……哎,总之事事小心,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谁让你生得这般闭月羞花之貌呢?这都是命呀!”她轻轻地拉着我的手,美丽慈祥的脸上爬满了忧愁,话里分明带着哭腔。原来是为了我进宫的事。是啊,都说一入豪门深似海,更何况是皇宫呢?天下哪有父母愿意让自己的儿女受委屈的呢?“娘亲,您不用担心。女儿有多聪慧您是知道,我一定不会有事的。”望着她关切的眼神,对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自己却再次陷入深思中,自古红颜多薄命,如今拥有如此容颜,是福是祸呢?难道我真的要成为皇帝的众多女人之一吗?决不!叶飞要嫁只会嫁给我爱的人!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只知道自己就算进了宫也决不会轻易任人摆弄!人定胜天,不是吗?此时的我真的不知道,就在不久的将来,会因为我的存在而扭转了整个东汉末年的政治形势。夜色如画,我心里却很乱,烦燥不安。以前每当心烦意乱时,我就会去KTV发泄一通。现在只能自己伴奏了。幸好这些天我和娘亲朝夕相处,得知娘亲的琵琶弹得很好,为打发时间,便求她教我。据说我以前是弹得很好的。可能这个身体还残留着一些以前的记忆什么的,所以我学起来非常快,才半个月就已经青出于蓝了。看来我还挺有音乐天赋的哦。我依在床边,左手扶王琵琶,右手轻抚,一首王菲的《红豆》就在我指间跳跃起来,而我也陶醉在其中,不由自主地和唱起来: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忽然,窗外飘来一阵悠扬的箫声,随着琴声的节奏忽高忽底,忽快忽慢,仿佛两个恋人在月光中相互嬉戏,又像两个可爱的精灵一追一赶、一前一后地穿越了高山流水,跃过了浩瀚的大海,始终不离不弃……不知过了多久,随着我右手猛地一收,琴箫合奏哑然而止。我的心却久久无法平静,“嘭、嘭”地就像要蹦出来了一样,整个人还沉浸在刚刚的幻境中,无法自拔。我望着窗外的弯月,遥想那持箫之人不知是否亦如他的箫声一般潇洒呢?天微亮。竟是一夜无眠。******次日,我给父母请了安,刚从里屋退出来,就见我的贴身丫鬟小意朝我一路小跑而来。“慢点,慢点,后面有狗咬你不成,跑得这样急?”我笑道。“小姐,你……好美!”小丫环呆滞地看着我。“好啦,快说什么事?”我掐了下她的小脸蛋。看来当真是不能多笑了,现在这张脸笑起来的杀伤力还真的不赖,连我自己都没办法忽视。“有一位公子求见小姐!”她的脸马上红了,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哦?哪来的公子?我以前认识吗?”有意思,来这后还是第一次有人拜访我呢。“小姐以前不认识,对了,他还托我把这个给你。”她从袖子翻出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箫,双手奉上。我接过瞧了瞧,此物不俗,难道是——我回眸一笑,对小意道:“走,瞧瞧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