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王的理想国度

作者:艾丰泽 | 科学幻想 | 围观:2951

收藏

  这是在所以未来,关于人人为王,为了自己的理想国奋斗拼搏的故事。  而无论生在当代中国,但是所以未来。人们心中都有一个理想国度。这对别人来说可能会是很幼稚、是浅薄、是乏味的。  但对每个人来说,这都是自己心中永恒的梦。  所以它真实的。  它可能会是饥饿的人心中每日可是,就在这样的一条街道上,一个老者用枯瘦的手握着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沉思着,发呆着。对着这样的糟糕的天气宛然不顾。摸了摸这样快要只有白色的黑白照片,老者原本木讷的脸上渐渐显露出痛苦的神色,褶皱的脸庞不知不觉布满了一条条深邃的沟壑。。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字是都认识了,可惜念得经还是看不懂。学字的哭白受了,为这些戒嗔把这书店眼睛大叔记恨上。可让戒嗔很不爽的是自己学了字之后,就喜欢上了阅读,常常来书店里“化缘”。戒嗔小时候没奶吃,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也来过这家。只是戒嗔没有记忆罢了,这大叔可是从小看着戒嗔长大的。

      陈长良听到这话凌乱了,如同看着怪物一般看着老人。你不说捐器官要到市里的指定的登记处登记,这离那还有一公里的距离,你不说大热的天的去了那也没人开的(你妹的,这么热脑子健康的都不会有人在的,谁会这么热的天在哪等着啊,谁会来啊。),更不用说来我这问这话。陈长良环视了下自己的诊室,四处是福尔马玲浸泡的动物器官的瓶子,你说你问这话,还真是需要勇气啊。

      就在戒嗔侧目看着别人时,老和尚在一家书店门口停了下来。戒嗔不小心还撞了一下老和尚的后背。

      写完后,陈长良接过表格,第一眼就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说道:“你叫郑广杰,今年有…105岁了?”这可不吓人啊,他还以为这老人最多80岁啊,不说这岁数可以上报纸了,就算没上也是地方名人啊,怎么会突然来我这,这时陈长良有点动了恻隐之心了,老人都这样还要捐,自己怎么能黑下心干那事。其实主要是自己有点怕了,换你也怕啊。

      对于这样不入流的借口,作为师傅没有什么反映,明显是不相信的。对寺里到镇上这段路有点远,作为师傅的有点不想戒嗔跟来。可惜,这孩子从小就头倔牛,说了也没用。可事实上,这孩子很会说话,自己和其他师兄有点不对眼,可是这孩子却和他们处的很好,这些人老是亲切叫戒嗔“小猴子”。这次跟自己来,慧智长老还有点不悦呢。不过这孩子却和同辈的师兄弟们处的很差,不大爱搭理人,被人背地里说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这点趋炎附势的样子让慧明很是不喜,可是自己过成这样,也没什么好说他什么了。

      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戒嗔心里默默的问着自己,看着天空中那张翅翱翔自由自在的鸟儿,戒嗔心里微微难过的想着。

      一听这话,陈长良诧异的说道:“怎么会全没了呢,一个都没有?这不可能吧?”陈长良此时心花怒放死了,老子还没想到你还有家人啊,可能找麻烦,你这就帮我解决了。老子第一次骗这东西手气真心不错,看来晚上得去和人切磋切磋牌技了。哈哈。

      类似的事常有,师傅麻木了,戒嗔也习惯了。作为富寺里的“化缘僧”本就会碰到这样那样的事的。可惜师傅老是不让自己跟随,怕自己难堪。对店主说完这些,戒嗔就拉着师傅走了。可是那戒色对戒嗔那副自以为是的鸟样很不爽,自己的那些话语好像白说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戒色眼里有种恶毒的感觉紧盯着戒嗔看,看着戒嗔缓缓的消失在人海里。

      可本来戒嗔只是想师傅说几句回敬一下走可以走了,自己没必要去的,师傅和自己拌嘴的时候不是很能说的吗?这下站不住了,连忙上前,可是一个身影来到戒嗔身前,微笑的说道:“这不是戒嗔吗?这么来镇上了也不说一下啊。哦,你们这是干什么?对了对,想起来。好像是慧智长老叫你们来化缘的吧。哈哈,瞧我这记性,真差。”声音很大,体别是“化缘这”两字特别重,深怕别人听不到。

      对于戒嗔的抱怨,眼睛大叔丝毫没有在意,至于后面的话,更是当是屁。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爱胡言乱语,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以前老是闹离寺出走,没走半里地就回来了。现在看起书来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可是戒嗔的其他师叔们却常常嘲笑戒嗔是老和尚慧明抱回来的私生子,不然那会戒嗔刚到寺里的时候,刚当选主持失败的老和尚慧明会为了这孩子跑到这附近的镇上讨奶水,最后被一个在为孩子奶的老肥女人打了一巴掌之后才分了当时的戒嗔一口奶水喝。这些人说这些话嘲笑慧明的时候,其实自己也都不相信,以为这两人的长相差距太大了,不可能是父子,当不打搅他们说这话时的冷嘲讥讽的说话语气。因为痛打慧明这个落水狗是他们的天性,人生不欺负几个比自己更不如意的人,怎么能体现自己现在的优越感呢?

      这是一个样貌平庸,戴着眼镜,一副上个时代书生打扮,名叫杨权,戒嗔称他为“眼睛大叔”。对于他这副样子在镇上开店,戒嗔很不理解,因为这镇上一般人能认识几个字就基本够了,真正喜欢读书的人很少,戒嗔以前很怀疑这大叔会饿死。可惜这家伙在进了基本带有美女姐姐图片的书籍后,店里生意大好,戒嗔心里的小诅咒没实现。至于戒嗔为什么会对这家伙很厌恶,就是因为老头子从这家店里借来一些书让自己学。被学的快吐了的戒嗔问师傅为什要学这些,师傅说了一句很无语的话:“学这些字可以知道自己念得是什么。”

      “师傅,来了作为徒弟的怎么能不来?再说我只是想把上次的书还掉罢了。这不是顺道吗?”戒嗔一边说着一边狡黠的笑着。

      2012年夏,南京

      再看看老人,陈长良开始有点不安的说道:“怎么会啊?”,要不是在白天他估计早跑了。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怪事。一个一看就有故事的老人,跑来和自己说自己亲人全死了,还想自己捐器官,这处处透着诡异,难道是套?

      陈长良没理,开始继续对着笔发呆。可沉默了一会儿,微微犯困的大脑开始慢慢有些思维了。突然紧握着笔,诧异的问道:“你刚说什么?你要器官捐献?”

      “是时候,还最后的一次债了。”老人自言自语的说着,脸庞的苦涩没有消退,却也多了一份解脱之意。努力的迈着大步,徐徐的往这家医院大门走去。

      戒嗔看了看,一脸不悦。这家伙叫戒色,是为了享受政策进的寺,可是自己入寺时间早的过分,又得到长辈们的喜爱,压着其他人一头。这些人对自己很是不爽,现在机会来了,肯定要嚼舌头的。戒嗔没有回应,继续向前走去看着店主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也不看看,现在这么多人也不好吧,打搅你做生意不是?还是这么算了吧。”戒嗔说话一副大人的语气。店主也很是诧异,这小和尚的态度。别看这小和尚衣服有点破,可是这样子,这感觉很不一样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很有气势。在看着旁边和他说话的年轻人是镇上一位富商的孩子,不想得罪,也就借着这孩子的台阶下了。对着门口的众人说道:“好了好了,这小和尚说得对,大家散了散,别挡着我做生意。周围的人看着没架打,灰心失望的陆陆续续的走了。

      “这家属姓名,还有电话可以不填不?我没家人了。”老头为难的说道。

      写的是“爱好中性笔”,还有这些英文是什么?努力回忆着大学里单词,想把这些单词翻译出来,可惜啊。掺水的“四级证书”,可不能帮自己把它搞定啊。可还是细细的看,让时间在思索中度过,来的还快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