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三国之战神潘凤

作者:不麻不辣烫 | 历史架空 | 围观:11129

收藏

  穿越成上将潘凤,就要上路讨董...怎么办?快递马上就要出发了...怎样才能阻止韩馥自信地喊出‘我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过了华雄之后又该如何面对吕布?......幸好有战神系统。只要装逼到位,崇拜值滚滚而来。提升属性,抽取武将天赋...变强,变强,再变强!我,冀州潘凤,不斩无名之辈,不接一万人以下的单子!书友群:982278315 欢迎加入“嘶!头好痛啊,以后真不能这么喝了。”。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潘凤从迷糊中逐渐苏醒,宿醉后的头痛渐渐袭来。

    “嘶!头好痛啊,以后真不能这么喝了。”

    话音落下,潘凤一下子就懵逼了,他发现自己所处的房间跟他的卧房一点也不像,不光如此,从房间内古色古香的家具来看,这建房间绝对不是他认知中的任何一个朋友的房间。

    潘凤的脑子里充满了问号。

    那群家伙是把我丢在了某个主题酒店吗?也不对啊,什么样的主题酒店能做到这些?

    不会特么的几万一晚上的那种吧!

    潘凤有些慌了,想要拿起手机给小伙伴发信息确认一下,结果转手一模,床上却是空空如也。

    完蛋,手机都没了!到时候不会被人报案蹲大牢吧?

    情急之下,潘凤的头疼都舒缓了一些。

    正在这时,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机械化的女声。

    “检测到宿主清醒,正在绑定战神系统...”

    “系统绑定中...”

    “绑定完成...”

    这声音把潘凤给整懵逼了,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情况。

    难道...自己穿越了?

    或许是为了验证潘凤的猜想,他的脑海中一下子涌入了一大段记忆,让本来就疼的脑壳更疼了。

    良久,潘凤从疼痛中缓过劲来,这时候他才真的确定自己是穿越了,而且好巧不巧刚好穿越成了演义里面跟他同名同姓的冀州牧韩馥麾下的上将潘凤身上。

    潘凤苦笑一声,前世的朋友们没少因为这个名字调侃他,都说要是在古代靠着名字能不能吓跑一群武将,结果倒好,真的穿越到了古代,而且直接就成了潘凤本人!

    不过这样也好,已经厌倦了前世纷扰的他,或许在汉末这种波涛惊澜的大时代中才能重拾曾经的热血吧。

    脑海里潘凤的记忆逐渐深刻,很快就跟原生记忆一样毫无违和感了。

    或许从这一刻起,世间就只有一个潘凤了!

    差点忘了,还有一个系统。

    潘凤记得刚才自己脑海中响起的声音,穿越者的金手指福利已经到账,就是不知道功能如何。

    脑海中默念一声后,一个半透明的面板就出现在了潘凤的眼中。

    战神系统!

    姓名:潘凤

    年龄:29(59终老)

    生命:1260

    武力:63

    智力:62

    政治:54

    统帅:49

    崇拜值:0

    天赋:以假乱真、溜须拍马

    以上便是系统面板上显示出的信息了,潘凤越看越觉得像游戏,但摸了摸身边柔软的被子,他又不认为有哪个游戏公司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游戏触感。

    再看系统面板,上面的两个天赋让他有些看不懂,当意念落在这两个天赋上的时候,潘凤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溜须拍马:一定程度上提高自身的交谈能力,在对地位高于自己的人表达敬仰之情时可以提升对方获得的满足感。

    以假乱真:在说假话的时候,可以无视部分实事信口开河并且不会被对方察觉。

    潘凤:......

    好一个冀州上将!好一个无双潘凤!

    身为武将却没一个天赋是跟杀敌有关的,反而嘴上功夫比手上功夫更加了得,难怪韩馥会对潘凤有着盲目的自信,以至于在诸侯联军的时候送了人头。

    等等!

    这货好像死在了诸侯讨董的时候,那现在是什么时候...

    潘凤的脑海里一段记忆很快就涌了上来。

    昨天晚上韩馥大宴将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就准备起军进发前去讨伐逆贼董卓了。

    这么说来,自己没多久好活了?

    潘凤傻眼了,难不成穿越过来就要硬着头皮去送人头?

    不对不对,一定有别的办法。

    对了,有系统啊!

    潘凤在脑海里把系统面板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很快就注意到了一个项目:崇拜值。

    “系统,什么是崇拜值?”

    “崇拜值为他人对宿主发自内心的崇拜具体化的数值,可以被宿主吸收并且能用来抽取他人天赋,也能增加自身属性点和最长寿命...”

    系统的回答很全面,潘凤很快就明白了这个崇拜值的使用方法。

    可以说这个崇拜值是这款系统的核心货币,有了这个崇拜值,潘凤面板上除了名字以外的任何选项都能用崇拜值来提升。

    想到崇拜值的获取来源,潘凤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军营!

    身为武将,在军营内有一群崇拜自己的士兵这很合理很符合逻辑,到时候只要振臂一挥,那不是分分钟崇拜值爆表?

    想到这里,潘凤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明天就要出发,今天必须弄些崇拜值来防身,最不济把武力值直接拉满也行啊,至少在华雄手上能保住性命不是?

    穿戴好衣服,潘凤正要出门,就见一个姿容卓越的女子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见潘凤已经穿戴整齐,当场花容失色。

    “夫君你怎么自己穿戴好了,妾身未能服侍夫君,望夫君恕罪。”女子说着,竟是有些惶恐。

    看到这个女子,潘凤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涌出了跟她有关的记忆。

    这是正妻张澜!

    记忆中,潘凤好大喜功,与人聊天更是吹牛不断,整天都流连在朋友家中饮酒作乐,狂妄吹嘘,回家的次数少得可怜,便是回来也都是醉酒睡觉,以至于张澜嫁给潘凤快十年了,却从未怀孕,这让张澜内心很不安,生活上小心翼翼生怕触怒潘凤,每次看到潘凤也会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否则她一个正妻哪需要亲自去端水?

    在古代,怀不上孩子,是可以休妻的!而被休掉的女子一般都没有太好的结果,张澜惶恐也是因为这个。

    看了眼张澜精致的面容和窈窕的身段,潘凤内心暗骂前身眼瞎,有这样温柔贤淑的媳妇居然天天想着去那些狐朋狗友府上饮酒作乐,要换做自己,不生个足球队都算是不举了!

    潘凤很想留下来体会一下曹贼的快乐,但现在要命的事情悬在头上,他只能微微一更以示尊重了。

    “夫人无碍,此等小事为夫自己就能处理,以往是我对夫人过于苛责了,希望夫人不要放在心里。”潘凤语气温和地说道。

    张澜似乎没反应过来潘凤的话,一双美眸愣愣地看着,片刻之后,才如梦初醒般慌乱说道:“夫君怎可如此,服侍夫君是妾身的责任,让妾身服侍夫君洗漱吧。”

    见张澜态度坚决,潘凤也只能作罢,在她的服侍下很快就洗漱完了。

    临了,潘凤整了整衣冠说道:“今日为夫要去一趟军营,明日主公要举兵讨贼,到时候我也要同行,在出征的这段日子,家中巨细就交由夫人操持了。”

    张澜闻言点了点头:“夫君尽去便可,妾身一定会守好这个家的。”

    话落此处,似乎又想起了别的事情,只见张澜继续说道:“夫君,有件事情妾身要征得你的同意。”

    “哦?夫人请讲。”潘凤说道。

    张澜咬了咬下唇,似是下定了决心:“妾身如今二十有六,已是年老色衰,却尚未给家中诞下子嗣,妾身惶恐,幸得夫君恩宠才能影影度日,可子嗣一事必须加紧,所以妾身斗胆,愿替夫君纳几名妾室,若能为家中留下子嗣,也不枉夫君多年独宠。”

    潘凤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张澜的意思。

    她居然主动要给自己纳妾!而且还是一次性好几个!

    我去!

    这是真事吗?

    潘凤脑子有些晕乎乎的,都说古代的女子乖巧懂事,现在看来,何止是乖巧懂事啊,简直是善解人意啊!

    不过话说回来,张澜的话也是给足了前身的面子。

    什么恩宠,什么独宠,人家前身是真的没在意她这个正妻,也是真的留恋那些朋友家里的歌舞美酒啊!

    心中有愧的潘凤点了点头:“那就三个吧,不要太多。”

    凑上张澜正好一桌麻将。

    潘凤为自己的细心点了个赞。

    高邑城南面十里外,是冀州大营的所在区域。

    潘凤骑着自己的战马慢悠悠地来到了营门外面。

    没办法,穿越过来的潘凤虽然继承了前身的记忆,但很多东西却不能立刻上手,比如骑马。

    只在经过一段距离的适应后,潘凤才能相对熟练地操控战马,为了不在半路掉下来摔残,他只能假装悠闲地赶往营地。

    其实这也给了潘凤一个警示,莫不是潘凤63的武力值是被自己影响了?

    还真有这个可能!

    当潘凤来到冀州大营的时候太阳已经挂得老高。

    来到大营门口,守门的士兵显然是认识潘凤的,见到潘凤到来,连忙行礼:“见过潘将军!”

    “张将军和麴将军在不在?”

    “回潘将军,张将军和麴将军都不在营中。”

    潘凤点点头,这两人应该也在家中处理家事,毕竟明天就要出征,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进了大营,潘凤让亲兵去把营中的将领都叫到帅帐,他准备在营地内刷一波崇拜值。

    在出门的时候,潘凤已经确定了这个崇拜值的获取也可以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得到,他现在身上的5点崇拜值中有1点便是家中马夫贡献的,剩下4点则是身边的亲卫。

    潘凤在大营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毕竟在没有战事的时候,将领的输出基本都靠嘴巴,潘凤的两个天赋简直就是为了吹牛而生的,所以韩馥帐下的将领没几个不服潘凤的,除了麴义。

    麴义这人脾气不好,是个十足的莽夫,而且为人心眼很小,潘凤曾经与麴义有过口角,后来在韩馥的调和下两人虽然没有上手比试,但暗中较量却时时发生,而潘凤因为身份的缘故,一般情况下都是占优的一方,所以这梁子也是越结越深。

    很快,留在军中的大小将领都集中到了潘凤的帐中,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暗中猜测着潘将军要做什么部署。

    见营中的将领都到场了,潘凤环顾一周,一个个名字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却没有一个是自己熟悉的历史名人。

    叹了口气,没有那种猛将也是正常的,韩馥麾下虽然人才不少,但冀州各处的黄巾还有些尚未平息,一些地方也需要休养生息,到处都要用人,自然不可能全都集中在冀州大营中,目前在潘凤的记忆中,冀州大营内叫得上名字的也就张郃与麴义两人了,如今两人不在,这营中也就是大小猫两三只罢了。

    不过就算是大小猫两三只也不会影响他薅羊毛的大业。

    “诸位,今日召集尔等,是要让尔等将此次出征的目的告知麾下将士,我等出征讨贼,乃是顺天之举,将士们若逢交战当奋勇争先,主公在之前也说了,这次集结各路英雄共同讨贼,我冀州军不能弱了声势。”

    潘凤这话韩馥自然是不会说的,本就怯懦的他不可能有这样的勇气,但潘凤要装逼自然不能随了韩馥的意思,况且有以假乱真的天赋在,只要胡说的时候不要太离谱,这些将领肯定不会觉察到异样。

    当然,这话是要冒风险的,换做在其他的诸侯麾下,这种和上司意愿南辕北辙的,轻则坐冷板凳,重则直接斩杀,也就是韩馥这个自诩君子的怯懦文人,潘凤才敢这样表达自己的意思。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韩馥要是真的有点韬略,也不可能让潘凤这样的嘴炮将军成为帐下的第一将领了。

    果然,听到潘凤的话,帐中的大小将领一个个热血沸腾,作为武将的他们能够建功立业的也就是在战场上了,以前黄巾出没的时候他们虽然捞了一些功勋,但黄巾本就不堪一击,所有的功劳分下来每个人也拿不了多少。

    但这次不一样,这可是天下第一逆贼啊,如果能够在这场大战中崭露头角,封妻荫子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况且...

    还有潘将军这样的猛将在,谅他逆贼之中也没人会是潘将军的对手!

    “李怀对你产生崇拜,你得到1点崇拜值。”

    “文尚对你产生崇拜,你得到1点崇拜值。”

    “高品对你产生崇拜...”

    “李怀对你产生崇拜,你得到1点崇拜值。”

    “......”

    潘凤话音落下没多久,一条条系统信息就传了过来,其中有一条让潘凤眼前一亮。

    那个李怀的崇拜值居然重复了一遍!也就是说,同一个人能够获取的崇拜值并不是只有一次!

    这一点很重要,记下来!

    潘凤不知道到时候抽取将领天赋需要花费多少崇拜值,但有一点肯定不会错,那就是尽可能多地获取崇拜值,这也真是他放弃曹贼体验卡而选择来军营刷分的原因!

    这个发现让潘凤很开心,要知道这个时代的行军是非常慢的,从冀州出发到联军的集合地点,这段路走一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要是路上遇到什么天灾之类的,再慢点也说得过去,这一段时间将会是刷分的最佳时机!

    带着几万人天天薅羊毛,这还不起飞?

    想到这里,潘凤忍不住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不过潘凤知道,刚才那番话也就是激励一下在场的将领,对于底层的士兵来讲,画大饼或许有一时的效果,但鼓舞效果远远没有实际好处来得有效。

    “另外,传令下去,今天本将军自己出钱,给营中将士杀猪宰羊,吃饱了明天早些出发,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要见见天下英雄了!”潘凤大手一挥。

    手下的大小将领一个个面露崇拜地看着潘凤。

    或许这才是英雄该有的心态吧!

    “李怀对你产生崇拜,你获得1点崇拜值...”

    潘凤笑了。

    ......

    将领们散去后很快就把潘凤在帐中表达的意思传了下去,当说道潘将军准备自掏腰包给各部将士吃顿肉食的时候,所有士兵都沸腾了。

    这年头,当兵的要么是想要建功立业的,要么是在家活不下去的,其中在家活不下去的却是占了绝大多数。

    一般情况下,当兵的有干巴巴的面饼吃已经是比较好的待遇了,差一点的甚至只能吃一些陈仓霉米,至于肉食...

    做梦呢?

    肉食是军中将领独享的特权,一般情况下只有在打了胜仗或者攻下某个城池的时候那些底层士兵才会在上层的许可下吃到难得的肉食,像平时别说肉食了,就连油沫都不可能见到。

    所以潘凤的这顿肉食对于三军将士来讲,绝对是莫大的恩惠,哪怕这肉食分到所有人手中不过一两口而已。

    将领们把潘凤的吩咐传下去后,坐在帐中的潘凤嘴巴都快笑歪了。

    “大牛对你产生崇拜,你获得1点崇拜值...”

    “二狗对你产生崇拜,你获得1点崇拜值...”

    “三棒对你产生崇拜...”

    系统的信息面板几乎被清一色的崇拜值刷了屏,眼看着面板上关于崇拜值的一栏已经突破一万,潘凤的腰也越来越挺了。

    分值已经破了一万,不可能连一次抽取都做不到吧!

    想着,潘凤转头看向身边的亲卫。

    “成高,你去把张将军叫来,说我有事相商。”

    “是!”亲卫统领成高领命离去。

    在冀州军中,张将军特指张郃,而且张郃跟潘凤还有另一层关系,潘凤的正妻张澜便是张郃的姐姐,也就是说潘凤其实还是张郃的姐夫。

    有了这一层关系,张郃与潘凤走得还是比较近的,只不过最近几年张澜一直没有生育,以至于张郃都不太好意思来见潘凤这个姐夫了,路上遇到也都表情尴尬。

    在潘凤的记忆里,自己这次主动叫张郃来见面,也是三年来的头一次。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