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 | 其他美文 | 围观:18542

收藏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精彩情节:

    台上打着灯光,用来给客人展现更好的货物光泽,但是台下一片黑暗,只能隐约看清人的体型相貌,连成片的真皮座椅舒适但是紧挨,并没有一般高档拍卖场的防护措施,即使是露着半张脸的面具,也没有什么遮挡性。

    “想要砚悬的可不止我一个……”

    在几个月前,代氏企业的各个产业链都出现了问题。

    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夜晚永远都是低靡的。有人一生安稳平常,按时按点的上下班,小时候好好学习,一路大学。工作,再到结婚生子,平平稳稳,没有大起大落的波浪,但是始终祥和宁静,夜晚对于他们来说,是暗中蛰伏着怪物的野兽,将黒时可以在一处嬉戏游乐,再暗一点就有了数不清的诡秘色彩,更适合的应该是家中温暖的床铺。

    家中父亲在书房中抱着资料的恸哭,几乎在一夜间就斑白的头发,小琪跟小画的生计,两个孩子天生乖巧,即使出自外室,也依然对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一心爱戴,还有庞大的代氏企业,一旦真正被收购,员工一定会被大量裁掉,这一切都是责任,压在了这个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小姐身上。

    代砚悬签的协议就是将自己作为一件货物卖出去。

    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彷佛弯着一汪秋水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

    这是她继母给她的一条路。能够救所有人的路。

    她的愿望原本就不是讲代氏恢复如初,而是希望父亲也好小琪小画也好,甚至包括这那些碌碌无为的普通人,都能够被她的献身拯救。

    代砚悬在那次谈话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躺在床上,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

    那时候代砚悬的年龄很小,不久之后就忘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只留了一个大体的印象,以及记忆中那个似乎并不存在的、与她长相极为相似的女孩子。

    父亲的语气小心翼翼,有着商量的意思。代砚悬能够想象到父亲的纠结。赵继系是个人渣,不折不扣的那种,经商有天分但是手脚不干净,经常暗地里做一些丧失人伦的事情。他私生活极其混乱,年龄不到三十,据说私生子女已经有了不少,只是碍着赵老爷子的脸面,现在还没有往家里带而已。

    这个女人是她的继母,从未轻举妄动,一般的小把戏对于这种听着‘每句话中都有别的意思’的富家小姐来说都是无聊的把戏,她像是潜藏在暗地的毒蛇,只能够给出一击,那么她要的,一定是有剧毒的那一口,能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是为了别人,牺牲的却只有她一个人。

    代砚悬躺在床上没有听见开门声,或许她从父亲的书房走出来精神恍惚根本就忘记了关上最外间的门,卧室的门也大大咧咧的开着。

    她一直在想一些事情,像是走马观花一样把小时候到现在的所有事情过了一遍,她想生而为人,世人所羡慕的--容貌,金钱,权利,地位,她天生都有,可能就是因为一报还一报,她用了十九年过度幸福的生活去换后半生注定痛苦的日子。

    代砚悬站在台子上,被迫着抬起了脸。

    这个场地在A市的地下世界,容纳的全都是真正的华裔或者从国内赶过来的富有国人,这种拍卖会由无名者举办,也由自愿者参与,但是每一件拍卖品无不是卖出来天价,入场票更是千金难求,没有主题没有预告,大把大把的钱用来买一个偶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