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邪君的冷娇妾

作者:情愫菲菲 | 历史架空 | 围观:14044

收藏

  “难道你心有所属?”她痛苦的看向她,“无”她如实回答。“那自己呢?可以有属于自己?”她再次逼问她。“你不要自己的心!甚至不在意任何人的心!”她的无情,是她亲眼目睹的,这样的无心之人,不配拥有别人的心。 十天后...[更多] 书籍简介:“难道你心有所属?”她痛苦的看向她,“无”她如实回答。“那自己呢?可以有属于自己?”她再次逼问她。“你不要自己的心!甚至不在意任何人的心!”她的无情,是她亲眼目睹的,这样的无心之人,不配拥有别人的心。 十天后她将不再拥有笑容,快乐,以及一切属于美好的东西,这世上又将多付行尸走肉般的

精彩情节:

    第二章逼婚她收回遥远的记忆。听说近日父亲又欠下了一大笔债务,这个家可能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唯今也许只有把她嫁于慕容席,才有可能拯救父亲辛苦半辈子打下的家业,所以眼下父亲的决定也在她的预料之中。“小姐,小姐,你在想什么呀?怎么不说话了”小蛮着急的看着眼前若有所思发呆许久的无芯。“没什么,去和爹说我愿意嫁于他,让他不用为难”丢下这句,她转身往自已的厢房走去。“可是……可是……”小蛮不明白小姐为何要做这样的决定,难道她不明白这是往火坑里跳吗?“去吧,不必为我担心”看着眼前为自已的事急得不知所措的婢女,她怜惜的抚了抚她因奔跑而凌乱的发丝。“明白了,小蛮这就去回老爷。”小蛮深知既是她做出的决定便是无人能改的,于是便按无芯的吩咐照实禀了崔圣元。“什么?小姐真是这么说的?”崔圣元不敢相信自已听到的答案“是,是的,老爷,小姐就是这么回答的”小蛮确信的回答。怎么可能?女儿不是痛恨慕容席吗?怎么又会答应这门婚事?难道她已知道家中的境况?不可能呀,他从不曾在女儿面前提起家中的情况“小姐现在在哪里?”他不明白女儿为何要这样做?“小姐说她在房中等您”他快步赶去,想要弄清女儿的真实想法。她的厢房不算大但很雅致,以白色为主,偏厅与卧房之间用整幅屏风隔开,屏风上绣着几枝迎风竖立的梅花,她喜欢梅花,孤傲的在寒冬中独开,桌上的柴色檀木香炉中缓缓吹出几缕香烟,这是她最喜欢的迷迭香,香味溢漫着整个空气。“无芯,爹有事问你”崔圣元见她正坐在绣架旁,聚精刺绣着一副梅花开放图,平静的表情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她抬头,放下手中的活,“爹可是想知道我为何要答应婚事?”崔圣元走近她,用惊讶的眼神看向她“是的”他差异女儿的绝顶聪明。“不答应又岂能保全爹爹的家业”她简短的说出事实。“爹……爹……对不起你……让你去受这份罪”是的,他该猜到女儿的聪明,怎么想不到呢?只是现在任何的歉意都是图劳,他为了自已的家业牺牲女儿的幸福已成事实,就在今天早上他接受了慕容王府送来的聘礼。“我所有的都是爹娘给的,就当还了吧”她起身为父亲彻上一杯茉莉茶,与他对坐。“太……太委屈你了,让你去受苦,你应该怪爹的,是爹太自私了”他又何尝不知那慕容席的为人。“无所谓了,我不怪爹……是我自愿的”她平淡的说,眼神看向窗外。与其被慕容席这样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不如如了他的愿,这样至少还能帮父亲挽救家业,这样的安排……也许才算是对她最好的诠释!“我何时嫁?”突然飘来一句。“慕容兄说……下月……初三……是吉日,他想尽早办了……”崔圣元微颤的吐出,看着女儿如此平静的态度,更令他觉得自愧不已。也就是说只有十天了,唉……“我明白了,请爹爹回吧,女儿会如愿嫁过去的”她起身送人。“好……好吧……”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此刻的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于是起身……“等。等……爹……后天是庙会吧,女儿可否去参加一次?”她自小就没参加过一次庙会,都是在府中度过……她好向往能感受一次那种热闹快乐的场景,即使只有一次也好。“好,好吧”他转身“不过要带上小蛮,……还有,不要太长的时间”他只是担心她的安危。“嗯”她应声。短暂的快乐也是幸福,即使只有昊花一现。十天后她将不再拥有笑容,快乐,以及一切属于美好的东西,这世上又将多付行尸走肉般的躯壳!父亲的自私,令她心寒,心死!人哪!终究是残忍的!也许……她本就不该来到这世上……第三章相遇庙会当天,她早早起床,梳洗完后,对着镜子第一次为自已画了个淡淡的妆,看着镜中绝美的有些苍白的面容。哗……两行透明的珍珠不自觉的滑下脸颊。不能哭,今天要开心才是,崔无芯,不要流泪,眼泪这种没用的东西,你不需要。她带着自嘲的语调抹干脸上的泪水,对着镜子勉强挤出一笑“这样才对嘛,”她起身换上了平日里最喜欢的素白底,裙身上绣有片片梅花的薄纱裙,“小姐,你,你好美,”小蛮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屋内的无芯。“嗯,真的吗?我也觉得挺好看的,”她对着镜子转了圈,露出满意的表情,“那我们走吧,这可是我第一次逛庙会哦”她对着小蛮刻意挤出笑容。“好,那面纱还要戴吗?”小蛮感觉不出小姐脸上的表情是开心或是伤心。“戴起来吧,这样才能玩的尽兴”她回道,顺手替自已戴上了那层“面具”。“哦,好”小蛮顺从的回答,必竟拿掉面纱实在太危险了,如果不是上次的……小姐也不会落到今天……民间的庙会真的好不热闹,有汇集天南地北的小吃,姑娘们喜欢的各种首饰,衣服,露天的杂耍表演,商贩们都尽相炫耀着自已的东西,整条街尽是游玩的人群。“小蛮,你看,这个香包好漂亮,”“小蛮,你看那边杂耍的人好有趣”“小蛮,这糖葫芦好甜,真好吃”一路上无芯都对周围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小姐,你没事吧?”小蛮感觉到今天小姐的异样,似乎太爱笑了,而这笑又太不自然,过于勉强,好似刻意装出来的。无芯轻拍她的脑门。“你想什么呢?我当然没事,快走啦,我还要去看看那边卖的小玩意,”她拉着小蛮的手径直朝前面去。“这个好漂亮,”突然她被眼前一条项链吸引,链子本身并不起眼,特别的是它上面的吊坠,是一个透明的小瓶,里面好似装着一只白色的小贝壳,做得非常精致。“这个多少钱,”她举起那条项链。“姑娘,这条项链已经被人买去了,买者等会就来取的,要不您再看看别的东西?”小贩面露难色道。“那我多付你点钱可以吗?我真的很喜欢它。”无芯恳求道,她真的是太喜欢了,所以不愿放弃。“这……”小贩有点动心的样子。“有钱了不起吗?”这时她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她转过头,只见一名身穿黑色绸锻的冷俊男子站在她身后。“这位公子您来啦,项链在这里,我没卖给别人”小贩对上他冷俊的眼神。“你倒是想,可惜我没给你机会”楚天磊冷冷的瞪视小贩,吓的小贩不敢再多说什么。他-楚天磊,带给人一种畏惧的气势。“这位公子,可否把它让于我,我真的很喜欢”无芯鼓起勇气对上那双冷俊的眼。“不行”他简短的回答,不给她任何说话机会,拿了项链就走人。“等等,我可以,我可以,”无芯追上他,“你说怎么样才肯把这项链让给我”楚天磊对上眼前这位戴着面纱的陌名女子,“先来后到不懂吗?”他冷冷的不耐烦的问。“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她低下头。“算了……”她失望的转身。“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和一个姑娘抢东西,你不知羞耻吗?”小蛮气呼呼的瞪向楚天磊。什么人嘛,小姐都这样求他了,他的心莫不是铁做的?怎么这样无情。“小蛮,”无芯叫住她,“不要为难人家了,这本该……属于别人的”她淡淡的说。“哦,我知道了啦”小蛮朝楚天磊做了个鬼脸,然后快步跟上无芯。也许她的命本该如此,喜欢的永远不会属于她,无芯落寞的迈着步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