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军阀特务档案之火烧云

作者:夏锦时 | 历史架空 | 围观:2746

收藏

  军阀统治下的天空少有明媚阳光,但他说她是一朵火烧云,明知道幽暗将要来临,也要拼尽全力以赴持续燃烧一回,让世人在余晖中凭吊她的光芒。历经磨难离合荣辱情仇,很多最重要的的身外之物也渐渐地也不是那么的不可以或缺,是也不是所有的道理在最后的最后才不懂得,例如放不开的手分不开的人值顿时,“叭!”的一声,打在肉体上的鞭声响起。。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等了一会的功夫,一个长相猥琐,秃头肥肚的男人在两个身材彪悍的随从的带领下从门里一晃一晃的走了出来,像是参观一件件艺术品似的,两眼流露着淫光围着排列好队形的少女们走了一圈。然后他走上事先搭好的高台上,微微正色,说道:“你们知道咱们特工处为什么要选你们这些个漂亮的小姑娘做特务吗?”见台下没人回答,秃头男眯起小眼睛嘿嘿一笑,露出嘴里的大黄牙:“因为你们这些小姑娘长得漂亮啊,一般男人都没有抵抗力的,做特务最好了,”晏汿微微愣神,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

      晏汿微微抬起下巴,示意站在身旁脸上布满络腮胡子的男人:“你,去军需处把张和玉先生找来。”男人听到却紧张的没有动弹,晏汿眼眸一沉,握着匕首的手微微使劲,秃头男的脖子上立马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血痕,有血珠丝丝的冒了出来,赵团长只觉得脖子一凉,吓得差点背过了气去,扯着嗓子凄厉的吼道:“他妈的,让你去你就去啊,快去啊!”

      两名随从大惊失色,这小姑娘速度快的根本就不像是只训练四年的特务,跟正规训练经过实战的高层特务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的手法狠,准,快,不给对方留退路却给足了自己余地。晏汿看着还在愣神的两名随从和围在周围的男人们,柳叶眉微微皱起,厉声喝道:“都给我让开点,否则我给这个秃头放放血!”众人吓得连忙让出一条路来,“还有那些狗男人,你们都停下来,否则,”晏汿对着草场上还沉浸在欢乐中的男人们沉声说道:“否则我就让你们的大哥从此变成阉人”,草场上顿时一阵令人窒息的静谧,而这个被要挟的秃头,他还兀自在鼻子手臂上疼得不自知。

      说话间,一百多名被军阀处江南陆军第21师秘密训练的百余名少女特务被集合到了一处空旷的草场,草场被两人高的围墙围成一个圆形,只留了一道门,她们就是从那门里进来的。即使在这个很燥热的夏季,凌晨也还是微微有点寒意,况且这些被训练的少女们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训练服,但是组织的命令不容异议,于是这些微微哆嗦的少女整齐无声的排列好队形。

      顿时,“叭!”的一声,打在肉体上的鞭声响起。

      “但是你们这些小姑娘还什么都不懂,”秃头男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里面流露着淫光和狡斜,更多的是让人看一眼就会心里发麻的恶心!他继续说道:“至于今天的训练内容嘛,就是让你们懂一点基本的男女之事,大家要积极配合啊,嘿嘿嘿。”说完秃头男拍了拍手,那扇唯一通向外面的门打开,草场上的少女们瞪大了双眼,小声的“啊”了一下,只见走出来的是一百多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们只在腰上围了块黑布,个个眼睛流露着精光,里面充满着情欲,嘴角边若有若无的挂着口水,光着的膀子让少女们看着心里顿时一凉!秃头男转身告诉那些男人们:“兄弟们,这是刘师长特意赏给咱们的礼物,大家今天好好玩,一定要尽兴啊,哈哈哈…”说完他暗暗使了个眼色,那些男人们就如狼似虎般的冲向了草场中央的少女们。

      看着在高台上流着口水也想加入这混乱之中的秃头男,晏汿满眼的厌恶。但是在这紧要关头,她不得不抓紧时间跑到他身后,看到他身边的随从还是尽职守着,晏汿微微一笑,拍了拍秃头男的后背,媚声呼唤:“这位爷…”,秃头男和他的随从显然都吃了一惊,转过头来,他们看到晏汿美丽的大眼寒光毕露,虽然她的笑容是那样的迷人,随即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小姑娘,用使了十二分力的拳头袭上了赵团长的面门,两名随从愣住,看着赵团长的鼻血汹涌而出。而下一个瞬间,小姑娘一个干净利落的擒拿手反剪住赵团长,只听得手臂脱臼的咔嚓声,再下一秒,小姑娘另一只手握着一把泛着森森白光的匕首抵上了赵团长的颈部。

      晏汿看到他走近,一个不屑就把那虎背熊腰的长毛男撂倒在一边,长毛男哎呦了一声,手臂还抵着背上,已经不能动弹,头上脸上冷汗直冒,哪里还看得出来半分刚才嚣张的气势。他巴巴的望着那个打扮另类的男人,痛哭流涕道:“张先生啊,小的不过教训她们两句,这丫头就把我的手臂卸了,您可得帮小的做主啊…”“慢着!”张和玉声音尖细的一喝,眯眼说着:“你拿着鞭子还管制不住别人,还好意思到我面前哭诉,你真当我们江南陆军第21师专养吃干饭的人吗?来人啊,这人伤了送他去休息,”“我可不想再见到他了。”张和玉的丹凤眼一转,悠悠说道。终于,晏汿眸中的狠色散去,慢慢的,好看的大眼睛微微弯成月牙,看着被两个小兵拽着胳膊拖走疼的龇牙咧嘴的长毛男。看着长毛男被拖走,张和玉立马凑到晏汿跟前小声说道:“晏晏有没有觉得玉哥哥很棒?是不是突然特别崇拜玉哥哥啊?哈哈,有事玉哥哥绝对罩着你!晏晏就乖乖叫一声哥哥吧。”张和玉满怀希望的看着晏晏的眼睛,却见到那双刚才还盛满温暖的眼睛霎时变成冷冷的白眼瞅着自己,头一扭还是没有没对张和玉说一句话。张和玉撇了撇嘴,嘟囔着“晏晏凶起来好丑”,便起身站了起来,眼神微微一晃,却发现那个晏汿身边挨打的少女正深沉的注视着自己,流露的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神色,张和玉心下一惊,怕是这个小姐看上了自己,掩饰性的扶了下金丝眼镜,对着晏汿说着:“小晏晏,玉哥哥先走了”,便扭着屁股头也不回的离开。而晏汿望着张和玉离去的背影,原本舒展的眉头轻轻的扭在一起。

      “哎呦,谁又把我们的小晏晏惹生气了嘛,怎么又打起来了,小晏晏成心不让哥哥省心。”尖细的男声传来,人们的视线悄然转移,只见训练场大门处悠然晃进一抹白色的影子,虽然远看是个身高八尺的男人,走路的姿势却那样扭捏,一段路走来,他屁股扭的让众人目瞪口呆。那人走近才看清他穿着一身纯白的不染纤尘的长衫,头戴一顶瓜皮帽,翡翠做的帽正,一双丹凤眼极细极美,却偏偏挂了副金丝眼镜,脖子上随意围了圈毛线织成的深灰色长围巾,脚上却蹬了双尖头瓦亮的黑皮鞋,此时他正漫不经心的摆弄着袖口,不经意露着手腕上的西式手表。

      一张张床密密麻麻的排在另一间大仓库里,床与床之间的间隙很小,只容人侧着身子一步步挪过。在这个分外炎热的大夏天,人人都想把床往靠仓库门的地方挪一下,床床之间的间隙更小,因为一些摩擦和碰撞而生出的小矛盾在高温度的空气里就更有爆炸的趋势。当看着昔日还互敬的姐妹们的争吵声一波又一波的响起,晏汿顿时觉得嘈杂烦乱涌上心头,在仓库里层墙角处的一张床上,她一边给玥瑢擦药一边幽幽的说道:“真想快点离开这里”,擦完药玥瑢轻轻拉过晏汿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对面,玥瑢对着晏汿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转了一圈,她美丽的眼都舒展开,脸颊上两个深深的酒窝都荡漾着笑意,一排银白的糯米牙调皮的露出。她的身材匀称,即使穿着宽大的训练服依然掩饰不住曼妙的曲线。晏汿看到这样明媚的玥瑢,也微微愣神。“你看她们在那争那一小块地方,不知不觉倒留了那么多地方给我们,晏儿看到了吗?我都能就地转圈喽!”

      男人皱着眉头,却也是无奈的离开。

      片刻,晏汿环顾了一圈没见到其他虎头大汉怎么盯着她们,微微凑到唐玥瑢的身边,轻声问道:“玥瑢,还疼不疼?”玥瑢瞧着晏汿小心的关切,一时间眼圈微红,仓皇的低下眉眼说道:“不疼,一点都不疼!”晏汿眼眸一敛,收回身子,用手勾起一边的步枪,瞄准,射击,靶心,叮咚。晏汿看着用木头仿制的子弹第十次消失在靶心的小洞中,听着那代表胜利的叮咚一声,微微松了一口气,今天集训任务全部完成,虽然有个小插曲,但是因为那位非得认自己当妹妹的张和玉又一次不经意的帮助,玥瑢和自己都安然无恙。作为军阀秘密培训的特务,组织给的第一道考验就是这毫无温情与人性可言的管理,那些军阀的头头,那些组织者们,或许他们现在正在拥软环香纸醉金迷,总在床榻上在肮脏的夜晚运筹帷幄,他们一致认为觉得残酷的现实才能让一切温情抹灭,才能激发特务所有潜能泯灭所有人性,但是他们不知道,有的人做到极致做到最好,是因为太想要逃离。

      那个站在少女身后满面胡渣,光着膀子的大汉依旧狠狠瞪着少女,他随意的摇晃着鞭子,也没有发现晏汿的眼光里渐渐盛满的一触即发的怒火,粗着嗓子大声喝道:“**没吃饭吗?枪给我抬高点,不然老子打死你!”少女强忍着手臂的酸胀,缓缓抬高了步枪。“看你就是要跟老子作对!”男人声音刚落下,一道风声又呼的刮过晏汿耳际!只是这次没有发出啪的声音,因为鞭子被晏汿紧紧的抓在了手里!男人不屑的冷哼:“怎么今个儿都要反了么?看老子一个个打死你们这群小婊子!”晏汿冷笑,松开紧握鞭子的手:“空有一身横肉,没有鞭子你算个屁!”男人被激怒,登时发力甩开鞭子就朝晏汿抽来,地下仓库改造成的临时训练场上的百名少女登时齐齐发出一片抽气声!

      天刚蒙蒙亮,一声紧急集合的哨声划过黎明的寂静,晏汿利落的穿好衣服,把一头乌黑的秀发用红绳一股脑的绑在脑后。玥瑢探过身子,小声对晏汿说道:“听说今天准备了新的训练内容,不知道是干嘛呢,该不会把凶猛的老虎抓来跟我们比试一番吧。”晏汿笑着刮了下玥瑢的小鼻子:“来大老虎也不怕,咱们就当一回女武松,”说着十指交叉,微微下按,指关节发出清脆的响声。玥瑢点点头:“要是有危险,我一定冲到你面前。”晏汿爽朗的哈哈笑道:“怕危险就不是我陈晏汿了,倒是你,要小心。”

      听着玥瑢那轻快的声音,晏汿心里一酸,那些被她冷漠的笑容强压下去的往事就那样一件件浮现。她郑重的拉着玥瑢,一字一顿的小声对她说道:“玥瑢,我们一起努力逃出去怎么样?你知道吗?我每天吃饭睡觉集训都想着的一件事就是摆脱组织忘记这一切,”晏汿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还记得四年前爹爹送我到素水河的渡口,他说‘你姐姐身子弱又文静,没有你活泼调皮惹人疼,家里就你跟你姐姐两个孩子,爹爹也没有办法,好了就这样吧,你一路小心’,然后爹爹塞给我一大包东西就转身走了,玥瑢你猜得到那包爹爹塞给我的东西是什么吗?是药,一大包里全是药,金疮药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当然还有其他的风寒退热、止呕止泻药,应有尽有。我当时愣住了有失望有不解,失望的是爹爹离别留给我的竟是这一两句话,”晏汿停住,樱桃小嘴扯出一抹苦涩的冷笑“哼,不解的是那一大包药,但是后来在挨打的时候,我顿时幡然醒悟,爹爹他是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却将我送了过来。”“晏儿…”玥瑢轻轻呼唤了陷入回忆中的少女一声,看着晏汿苍白的小脸,恍若无神的大眼睛,想起在这里初识她的时候,她一脸的无畏和勇敢,为她挡下那么多的鞭子,想到她挨着鞭子的时候心里比身上更痛,玥瑢的心就拧成一团。蓦地,张和玉那双玩世不恭的丹凤眼忽闪在玥瑢的脑海里,玥瑢咬了咬嘴唇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她知道今天那个长毛男是什么下场的,也知道这个略有点权力的张先生在关键时候是能帮上忙的。她要跟晏汿一起逃出去,对,就是逃出去。“逃”字像是一个信仰一个火种,传达着光明的即将来临。而这火种悄然点燃玥瑢的心里,熊熊燃烧她所顾忌的组织以及建立在鞭子上的非人管理,烧掉她懦弱的躯壳,她破茧成蝶,愿意追随晏汿而去。尽管心里跌宕起伏,玥瑢还只是轻轻的搂过晏汿,让她的小脸靠在自己的肩上,她知道她一定很累了,于是只是轻轻的对她说道:“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一会,一抹白色长衫扭到了众人面前,张和玉还是那双极美极细的丹凤眼,但现在他的眸底是深不见底的一汪幽谭,充斥着他所有的情感及真实的自己。他还是尖着嗓子打圆场,只不过这次换了个对象,“放手快放手,你这个小妮子,偷学了两脚功夫竟然找咱们东北陆军大名鼎鼎的赵团长练上了,看我回去好好教训你一番,赵团长啊没伤着您哪里吧,来人啊,快把这女的拖走拖走,关到牢里去…”

      晏汿僵立着背脊站在高台上许久没有动弹,玥瑢一直在身边小声地跟晏汿说话:“晏儿,咱们回去好不好?”待到日上三杆,阳光照耀在草场,好像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的明亮,但是那些肮脏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晏汿觉得恶心又头晕,她只抬头看了眼明晃晃的太阳,眼睛一黑便倒了下去。倒下去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想着张和玉离去时的那抹白色长衫,她的心里一直在疑问,张和玉你到底答应了那个秃头什么条件。

      晏汿的眼睛一沉,缓缓向身边看去。旁边的少女双手端着步枪一动不动,那双盛满泪珠的眼睛依然死死瞄准着十米以外的靶子,只是原本苍白的下唇被她死命的咬着,而少女雪白的脖颈,赫然是一条深深的鞭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