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戏子红妆

作者:陈慕颜 | 历史架空 | 围观:23229

收藏

  彩云之南,他是蝶神之女瑶姬流光,从一出世就被册封为天帝之子风黄的太子王妃,高贵如他,却毅然跳下了云涛梦海,红尘里,他是一名红妆戏子,曲调婉转间,黄粱一梦。流年里,风黄那双妖媚而清艳的眸,桃夭那身衣袂...[更多] 书介绍:彩云之南,他是蝶神之女瑶姬流光,从一出世就被册封为天帝之子风黄的太子王妃,高贵如他,却毅然跳下了云涛梦海,红尘里,他是一名红妆戏子,曲调婉转间,黄粱一梦。流年里,风黄那双妖媚而清艳的眸,桃夭那身衣袂飘飘的红衣,忘尘那把漂泊在忘川的剑。观尘镜中,那戏子红妆,云袖掩面唱道:流光容易把人抛,红

精彩情节:

    戏子红妆【友情客串名单】戏子红妆邀请小说阅读网【编辑】【作者】【读者】友情客串《戏子红妆》。【人界】【仙界】【魔界】,请自行选择,姓名可以自己想,也可以交托于慕颜,角色风格与性格也请附上,请在在留言区留言并注明客串,但慕颜不能保证说某一个角色人物的出镜率会比较多,一切按照剧情发展。1。慕颜,狐族族长的妹妹,真身是一只迷糊可爱的小狐狸,一位倾城妖媚的女子,伴在女主瑶姬流光的身侧,目的是为了一位桃花美男。【由本书作者陈慕颜领衔客串】(嘻嘻,某颜假公济私。)2。玥无道,真身是一朵幽冥的彼岸花,自先花神仙逝后,掌管花界的一个神秘女子,常年一身黑衣站在忘川彼岸眺望亡灵与忘情川每一份遗留的前尘记忆。【由小说阅读网签约作家玥友情客串】(玥玥,颜颜好爱好爱你。)3。青枫暮,狐族族长,其邪魅面相倾倒众生,最珍视的宝贝便是小他万年的狐狸妹妹慕颜,由于自小禅悟佛理,而在天外鼎山修炼。【由小说阅读网某编辑友情客串】(某编编,颜颜抱一个。)4。游梦,真身是天帝枕下金刚石,头脑简单,爱犯糊涂,整日梦乎幻乎飘飘然不知所以然。先天金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只在睡梦中修炼。【由小说阅读网忠实读者爱以随心友情客串】(亲爱的,某颜奸笑中。)5。冬虫夏草,医药世家传人,精通本草纲目医术绝学,治病救人实乃医德为本,吾心本善,吾命听天。【由小说阅读网读者冬虫夏草友情客串】(谢谢亲爱的支持。)6。紫嫣,真身是一只七彩孔雀,乃天后之母族旁系,幽居于西王母的昆仑山之巅,掌管瑶池,奉命守护西王母之久九霞丹,偶行于太虚之境拓水之上,行踪飘渺,无人见之容貌。【由小说阅读网某编辑友情客串】(亲爱的编编,么么,咱亲一个,放心,这回不是嫦娥的玉兔了,改别人串去。)7。8。9。10。还有四个客串空位,亲爱的宝贝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了这家店,就没这个村了,快来客串吧。好身体,串出出来。客串报名时间,2010年1月20日开始到2010年2月10日截止报名。2010年1月22日19:30分陈慕颜亲笔敬上楔子黄粱一梦(一)风过天边,卷着祥云,飘行在飘渺的白雾上,汉白玉般凝脂光滑的古鸾凤纹栏杆长长逶迤而去,偶有彩衣飘飘的仙子拖曳着飘带,踏着云彩飞过,姿态妍丽。迤逦风景中,一座红墙黛瓦的宫殿坐落云雾中,门口打扫得干干净净,青石阶梯旁的红墙边,一朵梅花妙丽不可言喻,沿着琉璃石爬出墙外,好生风情,姻缘府的牌匾在清晨的氤氲雾气中,不染纤尘,此时,朱漆大门微微开了一条缝隙,一名唇红齿白的仙童开了门,迎了门外的急匆匆的来人。府邸内,沉香木条案前的卧榻上,只见得一只皮毛火红的小兽,蜷作一团,露出了半只尖尖的耳朵与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漂亮的眸子微闭着,嘴里却咿咿呀呀地哼着。榻前的雕花条案上,观尘镜琉璃般的镜面倒映着人间的画面,那幔帐高台上,一身红妆的花旦,拖曳着云袖,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清丽的声音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湖山畔,湖山畔,云缠雨绵。雕栏外,雕栏外,红翻翠骈。两下心头留恋,三生石上缘,他年再现。把好梦惊回,落花如溅。”曲调婉转间,红毛小兽惬意地蹭了蹭光滑的绸缎,殿外脚步声传来,有人急急禀报,“月下仙人,瑶姬在九幽台出事了。”红毛小兽起先还不在意,幽幽地睁开眸子,才后知后觉地炸毛般蹿了起来,“嘭”地一声变化成一个十五六岁的清艳少年,一身招摇的红衣,生得唇红齿白,此时两双狐狸眼泪汪汪的:“你说小蝶蝶她怎么了。”“回月下仙人,瑶姬从九幽台跳下了云涛梦海。”月下仙人急得在殿内踱来踱去,“弱水呢,她怎么不把小蝶蝶托上九幽台。”“弱水自知拦截不力,正跪在宸宫外面请罪。”月下仙人眼含热泪揪着红纱衣的袖口,一副痛失所爱的样子,随即思量道:“不行,得先去给凤娃报丧。”遂驾了朵火烧云便腾云而去,哭丧似的嚎啕还时不时地远远地飘来。门外的天兵闻之,嘴角抽搐了几下,用袖子拭去了额角的汗滴。绵延的群山起伏仿若女子清秀的黛眉,眉是山峰聚眼是水波横,云雾缭绕间,几只仙鹤口中衔着一封宣纸所折的信笺,向那飘渺的仙境,彩云之南飞去。彩云下的湖泊水波潋滟,繁花遍地,氤氲的雾气中花团锦簇,仙鹤栖息在水边,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有几叶花瓣飘落,纷纷扬扬,翩然成蝶,一位女子素服花下,曳地长裙描花戏蝶,金缕玉衣飘带曼妙,微侧首,倾世之颜,竟染烟波雨愁,微微的叹息,回荡在湖面。她身后有女子拾起仙鹤身畔的信笺,双手奉上,女子翻开细看,随即云袖一扬,宣纸粉碎成尘。女子恭敬道:“主上大可不必担心,赤玉已经安排好少神去处。”“流光,这是何苦呢。”她哀婉地叹息。“主上,少神年幼,怎会知晓您的苦衷,待少神历尽情劫,必将破茧成蝶。”“破茧成蝶。”她反复地喃喃道,唇边勾起一抹苦笑。“流光她,这一生一世都化不了蝶。”半跪在地上的女子咀嚼着这句话,却被自己大胆的想法惊得瞪大了眼睛,呼道:“主上。”她神色犹豫且复杂。“难道,难道瑶姬她。”华服女子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惆怅而通彻,拂袖离去,空留一地缤纷。凡尘间,小戏子的词句还在飘荡着,清喉娇啭。湖山畔,湖山畔,云缠雨绵。雕栏外,雕栏外,红翻翠骈,惹下蜂愁蝶恋,三生石上缘,非因梦幻,一枕华胥,雨下蘧然。一场黄梁美梦转眼空去,泪洒罗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注解:以上选自明代汤显祖昆曲《牡丹亭》中一出。名曰《惊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