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绝丽皇后

作者:茉LANASE | 历史架空 | 围观:17781

收藏

  他好像很坏的样子,看到两个服侍他的宫女被他亲手杀掉也不眨眼睛睛,为争宠能牺牲掉很多。它们都说,他狠毒,他阴险,为成为皇后他能不惜利用将自己视如亲闺蜜的朋友;能亲自将爱自己爱到痴狂的男人送到虎...[更多] 书籍介绍:他好像很坏的样子,看到两个服侍他的宫女被他亲手杀掉也不眨眼睛睛,为争宠能牺牲掉很多。它们都说,他狠毒,他阴险,为成为皇后他能不惜利用将自己视如亲闺蜜的朋友;能亲自将爱自己爱到痴狂的男人送到虎口。 可是,它们没有看到,他跟天下所有女人一样,有一点洁癖,会耍一点小性子,会撒娇,会生气

精彩情节:

    第一章(2)启明“娘娘?”身边的公公打断了霏霏的思绪,她皱了皱眉。“何事?”“娘娘,您可真是忘了。今儿个您就搬到东宫来了,公公给您领来了几个奴婢,您看着合不合适?”公公笑着鞠躬,这个主子可是如今后宫妃位最高的,自己可惹不起。微微一笑,“把她们领来吧,让我看看。”面前齐刷刷地站了好几十个女子,都是相貌不差。霏霏眼尖,看中了两个面貌不差但一看就知道是刚进宫没多久的姐妹俩。“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她懒懒地问着。“是!回皇妃,我、奴婢……名叫春莺,同姐姐一齐……”个子有点小的女子颤抖着道,应该是妹妹吧。“奴婢名叫春伊,今后愿侍奉皇妃。”霏霏讶然地看着说话镇定语气通顺的女子,“你念过书?”不由得重新打量起来。相对其妹的慌张,她安定地太多,但脸上却显得谦卑。春伊抬眸,“是,奴婢曾在书院呆过一时。”说话能收能放,眸中毫无取缔之心,真是一位懂事的奴才。很好。“那你以后就随着本宫吧。”“是。但奴婢还有一个请求。”“哦?”霏霏被挑起了兴趣,“说说看,是什么请求。只要本宫做的了,一定允你便是了。”“请皇妃答应奴婢与妹妹一同服侍皇妃。”春伊的面上依然是神态自若,名义里像是在帮着妹妹,但眼神里却瞄都不瞄一眼。霏霏望着一脸感激的春莺,心中冷笑。这个春伊,倒是颇有城府。“本宫允你是了。”“谢皇妃。”春伊望着感动要哭了的春莺,“春莺,还不快向皇妃道谢?”“是是。谢皇妃,谢皇妃。”春莺连忙道谢。“免了。”霏霏又去挑了几个模样不差的女子,有的是在宫中呆久了的,有的是别的宫派来的,不管是谁,霏霏都一并收下了。“娘娘,你看这还有几位姑娘,是不是要再收下几个……”公公一脸讨好地问。“够了,这不就有六个了么,你当本宫这殿是收容所呐。”霏霏不耐地打断他,“本宫累了,先歇息了。”“娘娘收留我吧。”斐斐正打算进寝宫歇着,不料那些没被选上的女子中有一个突然给她跪下了,还哭得眼泪哗啦的。“奴婢被公公带着进了几个宫,里边的妃子都不要我,若是娘娘再不要我,奴婢真的是毫无去处了。”那个女子长得不丑,哭起来倒还万分怜人。不过这个女子真是不会说话。编个理由不能好听点么,说她一心想服侍霏霏,所以不愿意到别的宫里也行啊。“娘娘,您认为……”公公有些试探地望着斐斐。“嗯?”霏霏装傻。这位公公一看就是收了别家的贿赂,这女人也怕是哪个院派来的。哭,有谁不会呢。“您看这,是要把她留下吧。”公公有些急了,“您看这,其他的妃子都不要她,她倒是真的无去处,也不好发到哪里去啊。”“这么说,你是要本宫捡其他人不要的东西了?”霏霏假装冷颜。“不不不,公公不是这个意思……”他急忙解释。霏霏不理他,径直走到那个女子面前。“抬起头来看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舒洁,愿娘娘收下我吧。”那个女子登时没了眼泪,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你刚刚说什么?”霏霏假装黑了脸。这个女子眼中那么强烈的欲望,如此急不可耐罢,怎么成大器?舒洁疑惑地看着霏霏,又求助般地看着公公。“你个奴才怎么说话的,在娘娘面前一点儿都不懂规矩!”那位公公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舒洁,又讨好一般地看着霏霏,“这丫头进宫不久,您大人有大量……”他可不想这位主子心情不佳不收她,自己的差事就怕是完不成了。“是、奴婢知错,望娘娘饶恕啊……”舒洁终于明白了过来。自称改为“奴婢”。“罢了。”霏霏招招手,“就你吧。其他人都退下吧,我要歇了。”其他没被选上的宫女都在遗憾,早知道自己也哭了。这皇妃可是如今六宫最大的主儿,在这里干活油水是只进不出,是宫女们都奢求不能的,那舒洁的眼泪怕是为了这个才装来的。想到这里,她们不免对舒洁产生歧视,一个连说话都不懂分寸的人,能成为娘娘眼中的红人?“等一下,娘娘。”公公急忙拉住霏霏,“娘娘,等一下。”“还有什么事?难道要本宫把这儿的所有姑娘都收了?”霏霏有些火了。“不不不,是、是这东宫的事。”公公赶紧说道,“这东宫是当时莲钰娘娘住的,先帝将其命为娇玉殿,您住进了这儿,那是不是……”莲钰?当今的钰太后,曾经帮她的女人。霏霏笑,真是好巧不巧。“那牌子改了去,找理事房重新做,从此以后,东宫就叫启明宫。”第一章(3)参见“启明?”握着的笔稍顿。“是。”“呵。”继续在笺上提笔,“随她吧。她爱怎么玩怎么玩。”“皇妃,奴婢来伺候您沐浴。”嗯?霏霏抬眸,看见的是一张平静谦卑的脸。“怎么是你?其他的奴才呢?”“她们都有自己的事儿呢,奴婢闲着,就差遣奴婢来为娘娘沐浴。”“嗯。”霏霏不再问。白玉做的浴池,温暖舒适的水温在肌肤蔓延,春伊点起熏香,撒了几片玫瑰瓣,霏霏立即感到舒适无比。这个春伊倒是满会伺候人。“娘娘舒服么,奴婢为您揉揉吧。”说罢径直为霏霏按摩起来,待走进了才愣住,她的胸前有一道狰狞的伤疤。“怎么,不揉了?”半眯着的眼睛睁开,才看见她正盯着自己的胸口看,“怎么了?”“娘娘,这是?”“你一个奴才家,倒是关心起主人来了。”视而不见,慢慢瞌上眸。“是,奴婢知错。”春伊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既然霏霏不想说,她也就不问。继续帮她擦背。她洗完身子后就睡下了,这几个月真是累惨她矣,宫内的事宫外的事,乃至那么一些边角角都要亲自过目,委实累了。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将这几天的困都补回来了,睁开眼睛一看,夕阳射进她的眼睛,原来是白天了。“皇妃,您醒了。”“嗯。”她放眼望去,是一张与春伊相似的脸庞,但是唯独缺少春伊的聪慧,“……春莺?”“是。”春莺笑眯眯的,“姐姐在做事,碰巧我看见皇妃醒了,就进来了。”霏霏起身来,正想说什么,春伊突然进来了。“皇妃,您醒了。”春伊向霏霏微微举了鞠躬,“太后邀您过去宜兴殿。”霏霏挑眉,“宜兴殿?你确定是太后?”那个女人?“是。太后亲自唤身边的花奴去叫的。”花奴。看来是急事了。“春伊,替我更衣,帮我画淡些的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