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天珠之龙凤泣

作者:紫落水星 | 修真小说 | 围观:5294

收藏

  一次偶然的邂逅,一辈子不变的承诺。世代的诅咒把在她们这个一世改变。
_她是漆雕家最引以为傲的光荣,她冷淡,但俊美,她深沉,但无所不能,她狂傲,但痴心。她以为这个一辈子都只会爱那个温柔似水,紧跟她多年的女人,但一场世代流传下的姻缘,打破了她的初衷。她以为永远都不会爱上这个个冠着漆雕姓女人,可当她眼真真的看着颍儿倒在她怀里,才明白原来一次次的怜惜,一串串的心痛,只因是她。
_她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普通的女孩。拥有最普通,但最温馨的家庭,她想珍惜这个一切,只因她知道她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特殊身份,特殊使命。无奈她还是嫁到了漆雕

精彩情节:

    五年前“小颍,吃早餐了,快起来,否则你要迟到了。快点啊!”蔺母在蔺颍卧室外边敲门,边喊到。“嗯,嗯,嗯,我知道了”蔺颍含糊不清的对着门说道,只是那不清不楚的声音和懒散的声调,更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应付门外的人。“妈,您老人家就歇一歇吧,用这样斯文的方法根本叫不起她嘛。”蔺颍的妹妹蔺雅边吃着面包,边喝着奶茶。她实在是不明白妈妈的这种方法连她自己也知道根本叫不起蔺颍,但每次她依然会这么做,并且屡试不爽。“去把她叫起来,快去!”蔺母也知道她的宝贝长女,也只有她们家这只小魔鬼能叫起来,虽然方法是有些不人道。蔺母知道她是幸福的,虽然两个宝贝女儿一个迷糊,一个精明有时也会吵架,拌嘴,可也总是热热闹闹的。并且有一个以沫相儒的丈夫,她知足了。这时她望向坐在餐桌上吃早餐的丈夫,看到丈夫也在看她,而且在偷偷的笑着。她知道,他又在笑她每天都在叫女儿,但从来没有没有叫醒过女儿,每次总是搬救兵。这几乎成了每天早晨必演的剧情。她也挫折啊,自己生的女儿,却让她有种挫败感。再想想,她自己能生出这样的女儿吗,还不是有餐桌上那个名为丈夫的人相助。哼!说不定小颍就是像他了!“快吃饭,一会就要上班了!”蔺母不悦的和蔺父说道。“是,我的老婆大人。”蔺父摇摇头还是边吃边笑“你还笑。。。。。”蔺母也无奈的笑着。蔺雅,看着这俩老顽童,无奈的喝下最好一口奶茶,起身还是认命的去叫蔺颍起床。“老姐,起床了,快点,迟到了!”蔺雅横冲直闯的冲进蔺颍卧室,手恰腰喊着。蔺颍没有任何反映,只见蔺雅遥遥头,自言自语到“是你逼我的,莫怪我。”蔺雅突然歇起被子,只穿着睡衣的蔺颍,马上清醒过来。即使在夏天,可也受不了早晨的凉意啊,尤其蔺颍是最怕冷的。“原来是小雅啊,呵呵,早安啊,嗯,谢谢你叫醒我啊。呵呵,那个,那个,只是天气太冷了,你还是把被子还我吧。”说着蔺颍冲到她的身边,比她以往快一倍的速度夺回了被子。接着选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准备接着梦周公。“懒得管你,只是昨天好像有人告诉我,她今天要去和同学野炊。好像是九点哦,嗯,现在是8:30”说着蔺雅抬起来手腕看了看表。只听"砰"的一声弹簧床发出巨响,可见它的主人是多麽的用劲弹起。“让,让,让,别站在我衣柜前。”蔺颍挤开妹妹匆忙打开衣服,开始翻衣服。边找衣服,嘴边还边罗嗦。“不是让你7:30叫我啊,怎麽都8:30了。我一直那样信任你,你看看,你看看。”“7:30,--你起的来吗?”蔺雅懒散的在她门口慵懒的问道。“嗯,嗯,就,就算是起不来,你也应该叫我嘛。”蔺颍的口气明显软化,因为她知道蔺雅说的是对的,她的确起不来。别看她是姐姐,其实蔺雅更像是姐姐。她聪明又成熟,脑袋转的也快。虽然比她这个姐姐小一岁,可有些东西小颍不懂,小雅懂。不像她总是迷迷糊糊。不过这丝毫没有改变她们相互依赖的关系。就像小雅说的虽然她要比自己成熟,但小颍就是可以给她安全感,让她安心。所以她这个姐姐还是当的起的。“好了,别和我卖关子了,赶快梳洗。”说完之后蔺雅就离开了蔺颍的卧室,在离开时,她还可以听到她的姐姐在自言自语“我该穿什么呢。。。。。。”这还用问,野炊嘛,当然越轻便,越好,运动衣嘛,这都要犹豫,真不知她是怎么考上大学的。蔺雅还是摇了摇头,走到了自己的卧室,下星期有第六届世界大学辩论赛,学校指定了几个人去参加,蔺雅作为法律系头号高材生一定是必上,这个机会她当然不能错过,蔺雅开始了忙碌的准备。“穿运动服好了,这样又轻便,又舒服。哈哈,我好聪明。”蔺颍自得的笑着,殊不知蔺雅早就想到了。“呀!要迟到了,快,快,快。”蔺颍快速的整理自己,她轻快的哼着歌,也同样期待这次的游玩。却不知这次的野炊,改变了她一生,让她经历了真正的生离死别。后来当蔺颍回忆这段往事时,她忽然明白,其实野炊的遭遇,应该算她和漆雕铄爱情的开始。。。。。。直到晚上九点快十点的时候蔺颍才回来,蔺父蔺母急坏了。外边倾盆大雨,乌云压天,下午蔺母回来的时候,压的人都难以出气。其实早晨的天气是很好的,只是不知为什么,忽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想着小颍去野炊,大家心里就没底。在森林中,哪还有个避雨之地,更何况再加上电闪雷鸣。想到这里蔺母实在是不敢再往下想,生怕出个意外。蔺母的担心传染到蔺父身上,其实利弊关系他是知道的。作为一家之主他要安稳大家的心情,因此要故作镇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越来越暗,雷声越来越响,蔺父的心情也越来越急躁。再加上蔺母从未停止的担心,他也有些坐不住了。蔺雅给蔺颍打了无数次的电话,从晚上六点打到现在,可一次次的嘟嘟声,一次次的无人接听,让沉稳的她也开始坐立不安。就在大家快崩溃的时候,楼下传来上楼的声音。蔺母迫切的打开门,正好看到蔺颍准备拿钥匙开门。“妈,还没睡啊。嗯?大家都没睡吗。”从蔺颍惊异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对现在的情况有些不解“睡觉!你看看都几点了,还不回来,下这么大的雨天,不知道要早些回来吗!不知道家人担心吗!”蔺母是真的生气了,生气到她没有看到蔺颍的全身已经湿透了。蔺父也生气,但他知道有她的妻子给予的惩罚足够让他的女儿安静一段时间。所以他也没有发现蔺颍的状况,只有蔺雅发现了已浑身湿透的姐姐。蔺雅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绕过蔺母,一使劲,把浑身湿透了的姐姐拉进屋里,这样就避免了蔺颍一直在门外受骂的灾难,但正在气头上的蔺母怎么会看出她的用心。所以蔺雅也遭到了挨骂,尽管她只是善意的行为。“反了,反了。小雅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明知道小颍有错在先,还站在她那边!我和你爸,把你们俩人拉扯大,容易吗!从你们出生到现在我们付出了多少,本以为你们长大了,懂事了,可是你们却连尊老爱幼都不知道。一个是大晚上的不回家,一个还是她的帮手,哎呀,老公啊,我怎麽这样命苦啊。呜,呜”说着蔺母便冲到蔺父身边开始哭诉,蔺父看着自己的妻子伤心到如此地步,边安抚她,边对俩姐妹用眼神表示不满。“妈,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你要先看清楚,姐姐的身上已经被雨水淋透了,如果你还是让她在门外听你教悔,明天一准感冒,到时难过的不还是你们嘛。”蔺雅哭笑不得的看着母亲,只是把姐姐拉进门而已,蔺雅怎么会知道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还让她挂着不孝之名。果然骂声没有了,哭诉也没有了,伤心也没有了。蔺母不知何时到了蔺颍的身边,手里还拿着一条毛巾。用毛巾轻轻的擦拭着蔺颍的头发。边擦还边嚷着“老公再帮我拿条毛巾,小雅去帮你姐姐放点热水,去去这身凉气。”蔺母由于急切照顾着蔺雅所以暂时停止了骂声。“一会去洗个澡,别让自己感冒,我去帮你熬碗热汤。”说着蔺母把毛巾放到了蔺颍手上,准备往餐厅走。“妈,我。。。。。”蔺颍还想说点什么,但拉住蔺母的那一刻,她突然百感交集,不知道要说什么。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真的好过分,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还得为她这个女儿操心。直到母亲催她去洗澡她才离开客厅。晚上正当蔺颍准备睡觉的时候,蔺母走了进来,“妈”蔺颍亲切的叫着“嗯,身体还好吗,有哪那里不舒服,把这碗热汤喝了。”蔺母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自己的女儿。“妈,我没事了,真的,你看。”说着蔺颍在母亲面前转了个圈,不过她还是乖乖的把热汤喝了。蔺颍知道母亲还在生气,于是她做在床边,与母亲并排。“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下次我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保证。”蔺颍把头靠在母亲的肩上,并发誓。“你呀,就算是会回的晚,也不至于淋湿吧。”“妈,我是去野炊,怎么可能带伞嘛,而且,今天早晨天气好的很,怎么,也想不到要下雨啊。”蔺颍撒娇的说道。“那就不懂躲一躲雨啊”蔺母说道“我急切回家嘛”蔺颍撒娇道“电话呢,回的晚也不打个电话,让我们一家人都为你担心啊。”蔺母看着她。“开始的时候是没信号,后来手机没电了,我知道你们是不可能把你们的宝贝女儿锁在门外的,所以就没和你们联系,妈妈,别生气了,好不好嘛。”蔺颍开始再次对着母亲撒娇。“唉,你呀”蔺母摸着女儿的头,其实在帮她整理湿头发的时候就消气了。她对这俩女儿,其实疼得很。母女俩就这样又静静的坐了一会。“妈,我爱你”蔺颍头枕着母亲的肩膀突然说道“嗯”母亲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但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欣慰与感动。从远处看那幅画面,极致温馨与完美。。。。。。。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