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莫相弃

作者:古梦月缓 | 历史架空 | 围观:20360

收藏

精彩情节:

    第二章寄人篱下辞别了舅父,舅母,凌青洛就跟着表姐李玉琴来到她居住的闺房。李玉琴是李家的长女,又是嫡女,其身份在李家自是贵不可言,李玉琴居住的是一个独立的两层小楼,雕梁画柱,小楼勾心斗角,楼下供一些丫鬟,嬷嬷居住,而楼上是她的闺房。“青洛,以后你就跟我一起住在这里,我让人另外收拾一间干净的屋子。爹除了我娘之外,还有几房小妾,以后你自会见到。”凌青洛耐心地讲解着。同来的周嬷嬷道,“大小姐,楼上是您的住处,怎么能再安排人住,况且楼下还有几间空闲屋子,我想凌小姐她不会介意的。”听夫人的口气,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表小姐只是个无权无势的野丫头,没必要花费闲功夫去讨好她。“表姐,没关系,我就住楼下吧。”只要有一处下榻之地,她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寄人篱下,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挑三拣四,表姐对她好心招待,她又何苦再找麻烦。李玉琴看了凌青洛一眼,道,“那好吧,随你。周嬷嬷,你赶快去办吧。良辰,你伺候青洛沐浴更衣,青洛一路车马劳顿,也该洗洗换身衣服。”“是,小姐。”名叫良辰的丫鬟来到凌青洛的身旁,“凌小姐,你跟我来吧。”“表姐,青洛先行告退。”躬身向李玉琴行完礼,凌青洛低头看着自己这身褪色的衣裙,耳边冲刺着几个丫鬟掩嘴而笑的声音。浴桶内,凌青洛闭目垂泪,清香的玫瑰花瓣,满满的洒在水间,掩盖了她光滑晶莹的娇躯。待睁开双眸后,脸上污垢洗尽,露出她清秀的容颜,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秋波微转,顾盼遗神采。“凌小姐,这套衣裳是大小姐的,大小姐说凌小姐初来乍到,恐未带换洗的衣服,故教奴婢送来。”良辰托着衣裳过来。凌青洛擦干眼泪,不禁感激表姐对她的照顾,她不善表达,却把它牢牢记在了心理,“良辰,我不习惯有人伺候,衣服我自己会换,你可以出去了。”“是。”良辰拖长了音,嘀咕道,“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小姐,不过是一个穷酸秀才之女,烂泥扶不上墙。”伸手抚上柔软的绸缎,曾几何时,她也是一个官宦之家的千金,虽不及李府财大气粗,但她的衣裳却也是上好的丝绸制成。自爹下狱后,凌家变卖了所有的家当,她有多久没穿这样华贵的衣服。看着眼前的罗裙,仿佛依稀娘亲在身旁赞叹,“我们的青洛越来越漂亮了。”恍如隔世,她如今只有一个人,娘亲曾叮嘱她,李家是江南数一数二的豪门大户,一言一行都需谨慎小心。若想保一世安宁,娘亲要她敛尽所有的光芒,这辈子只是一个愚昧无知的平凡女子。今日舅母讽刺她胸无点墨,本想极力辩驳,但最终,她放弃了。爹不是满腹的才华,可到最后,还是被才华误,娘亲说的对,女子无才便能平安度过一生。将良辰带来的衣裳穿上,一袭橙色的罗衣裙,衣领上用青色丝线勾出的藤蔓,藤蔓上是精致的小叶,叶叶交叉而生。腰上系上绣有百合的素带,罗袜轻尘,一双做工精美的绣花鞋。长长地青丝垂直落下,滴着未干的水珠,粉黛不施,素面朝天,踏着柔软的绣鞋上,凌青洛一如既往的低着头出了房间门。良辰没仔细看沐浴后的凌青洛,口气不善地道,“凌小姐,大小姐吩咐你现在可以去休憩了,晚饭的时候再叫你。”说完,竟一眼也未瞧凌青洛。凌青洛住的是楼下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也不知那个周嬷嬷是不是故意给她安排的,她的房内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空荡荡的屋子里,有一处显然的木质旧床,床上叠着薄薄的被子,幸亏现在冬天已过,否则她肯定要挨冻。床边是一个小型的衣柜,柜上放着一面铜镜。一张木桌,一把椅子。其实还不错了,至少有一个栖身之地,凌青洛暗自苦笑,从今后,她就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无知女子,她不怨恨任何人,也许,她能活着就是一件幸事。“凌小姐,大小姐叫你一起去用晚膳。”良辰对她大呼小叫她丝毫不计较,或许已经习惯。听着良辰迈着小碎步远去的声音,凌青洛琯了个简单的发髻,涂上浓重的胭脂粉末,这些是舅父派人送过来的,她正好借此机会用一下。她只想这辈子平庸的过完,才貌对于旁人来说,或许是件好事,而对她来讲,却是一个灾难。她知道,若不是她,爹爹或许不会冒犯龙颜。因她的一时贪玩,才情外露,引来当朝宠妃亲弟弟的逼婚,爹爹进宫面君,而皇上却不分青红皂白,一味偏袒。她本该随着爹娘而去,可是,她却还活着,只因她如今的一切都是爹用生命换来。她很懦弱,只会一味的逃避,她怕一个人在世上独活,她真的很怕。凌青洛站在小楼之下,璀璨的星眸只剩下暗淡无光,低垂着头,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青洛,”表姐李玉琴亲切的叫道,“本来我们都有各自的小厨房,也各自吃各自的,但今日爹爹说为你接风洗尘,所以大伙儿都聚一聚。”眸中一片湿润,凌青洛呜咽喊道,“表姐,”看得出来,表姐和舅父还是很疼爱她的。夕阳西下,余晖散漫半天际,满庭的灯笼已经早早地挂起,接连不断,烛火微光。刚踏进前厅,李老爷就招呼凌青洛坐在自己身边,指着左边坐着的一位年轻男子道,“青洛,他是你表哥茂生,余下的是你的表弟,表妹。”李老爷一一介绍,除了李玉琴,李茂生,其余的都是小妾所生,且都比凌青洛小,三个表弟,两个表妹,凌青洛暗暗熟记。“青洛表妹,”李茂生一袭天蓝色锦袍,袍上丝线勾出的纹理清晰精湛,玉带缠身,潇洒不羁。高挺的鼻梁,嘴唇轻薄,却是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眼眸直直地对着凌青洛。“大哥,我可警告你,你在外拈花惹草就算了,可不许打青洛的主意。”李玉琴朝着李茂生道。她的这个大哥她太熟悉了,外边红粉知己多不胜数,而且常常夜不归宿,惹得爹爹几次家法伺候。“琴儿,有你这么说你大哥的吗。”李茂生横了一眼李玉琴,“青洛表妹,你别听你琴表姐的。呵呵。”“茂生,琴儿说得对,你要是敢欺负青洛,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李老爷斥责道。这个不孝子,就知道花天酒地,家里的财产早晚就得被他败光。李茂生无奈的道,“老爹,看你说的,你儿子好歹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就算要找——也不会找青洛表妹。”最后几个字是轻声地道出,他只不过是和这个新来的表妹打个招呼,怎么大家都像防贼似地防他。想他李家大少爷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花容月貌,天姿国色,怎么会看上这个长相平庸的凌青洛。真是,这不是侮辱他的眼光吗。李老爷语气略微放缓,“知道就好。”一旁的李夫人忙劝道,“老爷,茂生他自有分寸,不会胡来的。”就凌青洛这样,姿色平平,她儿子怎么会看上眼。饭桌上,山珍海味,各色各样,不一而足,很多都是凌青洛都未见过的。舅父时不时地夹菜给她,而舅母却是一脸的不悦之色,这个茂生表哥则是一副嘻嘻哈哈的不正经样,表姐仿佛司空见惯似地,慢慢的嚼着饭粒。在远一点,是几个小妾和表弟,表妹们,安静的好像没她们在一样。或许是舅母当家主母威严,她们都不敢造次。凌青洛将桌上之人神色尽收眼底,唯唯诺诺的答着舅父的问话,每次都言简意赅。并不是她不知感恩,只是这些日子的经历,让她变得更加沉默。舅父关切地眼神,仿佛是爹娘在世时的温暖,垂头一声不吭的嚼着饭菜,只是簌簌之响。“爹,我吃饱了,”李茂生放下碗筷,欲往门外走去。李老爷微怒道,“这么晚了,你还想去哪里风流快活。哼,不成器的孽子,就知道一天到晚往外跑,你不惹你老子生气你就不甘心啊。”“老爷,你消消气。”爱子心切的李夫人忙规劝道,“茂生,听你爹的话,今晚就别出去了,乖。”李老爷一发威,李茂生就缩手缩脚的折回来,朝自己的屋子走去。小妾眼中的幸灾乐祸,却逃不过凌青洛的眼眸,暗自叹气,豪门大家,也是一趟搅不清的浑水,她只要谨守本分,应该就没她的事。用完膳后,凌青洛就跟着表姐原路返回,不出意外的话,从此以后,她就得跟着这位琴表姐了。好在表姐为人温和,对待下人也不错,在李府是有口皆碑。凌青洛和衣躺在床上,清冷的月光照在她孤寂的身上,静谧的屋内只有桌上一根正在燃烧的蜡烛。韩叔,他会来接她吗。舅父虽然待她不错,可是在她心中,这世上还是韩叔最亲。富贵荣华,她向来一屑不顾,只要心安,何处都是悠然。第三章诗会初见舅父平日里很忙,凌青洛自那一日见过之后就未再见到他。表姐李玉琴整日里待在自己的闺房中,是个名副其实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闲暇时,表姐教她诗词歌赋,只不过凌青洛每一次都面含忧伤,看到这些熟悉的词律,她想到的是,爹爹往昔的尊尊教诲。表姐见她心不在此,也就不再勉强于她。表姐居住的这个独立院落中,种满了数不清的花草,凌青洛一有空就站在这些花草之前,凝思遥望。李府的下人几乎都看不起她,也根本没她当成是李府的表小姐,见到她既不行礼,也不问安,更有甚者还把她当成丫鬟招来喝去。周嬷嬷是表姐这个院落的总管事,常常故意找凌青洛的麻烦,或许多半是源于凌青洛第一日进府顶撞了李夫人。“凌小姐。”周嬷嬷的声音像往常一般响起,“我们院里的小红昨日请假回了老家,这些个花花草草就一时没人照顾。我想凌小姐闲来无事,要不帮忙照料一下。”“好。”凌青洛惜字如金,她已经习惯了寡言少语,舅父派来的丫鬟也让她辞了,一个人习惯了也就成自然。轻轻挽起衣袖,凌青洛拿着花锄小心仔细得锄了起来,院落很大,本就有固定的照料花草的丫鬟,除了小红,还有别人。嘴角不经意间浮起一抹笑,爱花之人世上多不胜数,而惜花之人又有几人?春日里和煦的阳光照耀在她单薄的身躯之上,淡淡的泛着圣洁的光芒,可是,又有谁识其一片冰心在玉壶。“青洛。”耳旁传来表姐的呼唤声,凌青洛放下花锄,转身疾步来到李玉琴的身边,“表姐。”李玉琴怒问道,“青洛,是谁让你做这些事的,那些专管花草的丫鬟呢?”凌青洛垂首低语道,“表姐,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主意。”“你呀。”李玉琴无奈得道,“我都不知道你这个脑瓜子里整日想着什么,诗词歌赋你不爱,偏生对这些个花草有兴趣。好了,今日你也别弄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那里我介绍大家千金,名门公子给你认识。”凌青洛摇摇头,“我还是不去了吧。”她现在只想缩在这方院落之中,哪里也不想去。在这里,她才能感到一丝的安全,越是人少的地方,越是她心安之处。“走吧,表姐的话你也不听了。”李玉琴一板起脸,凌青洛只得乖乖的跟着她。在李府,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表姐李玉琴,她不想惹表姐不开心,也不想失了唯一的依靠。李府的大门打开,凌青洛畏惧地望着门外,在人来人往的道路上,有多少是未知的危险。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是怕了,怕那些心存不轨的奸邪小人。可她也忘了,如今的她只是一个平凡不过的女子,庸脂俗粉。握着表姐李玉琴的手,她和表姐一同上了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车后数十家丁护卫,车前丫鬟随行。表姐的贴身侍女良辰和美景也在其中。马车缓缓的行驶在苏州城,李府的家眷在这里畅通无阻,谁敢来挑衅。终于,马车停在了一座花团锦簇的园林入口处,刚下了车,就听到守门的家丁热情的迎出来,“李小姐,您来了。”李玉琴笑道,“钱海,你家小姐呢?”钱海一脸的讨好,“李小姐,各家小姐,公子都差不多到了,就等您了。这位是——”见到李玉琴旁边的凌青洛,钱海好奇得问道。能和李家大小姐在一起的,一定也是非富即贵。凌青洛见有人问及她,忙往表姐的身后缩了缩。她刚刚听了那个钱海和表姐的谈话,这个游园赏花大会大概就是一种相亲,能进入园子里的人皆是江南有名的大户豪门。组织这次大会的是江南巡抚路成的夫人,出身城西马家。路夫人娘家财力雄厚,夫家权势鼎盛,在江南之地,她是众人巴结的对象。路夫人之女,路岚,也就是钱海口中的小姐,与李玉琴是手帕之交。阳春三月,江南之地自古有游园赏花之俗,这座园子就是江南最繁华的私园。园中翠竹夹道,百花盛开,假山嶙峋,池水飞花。还有临水而建的楼阁,弯曲的长廊,连着亭台。凌青洛再次见识到江南林园的水墨之美,不同于京师色彩大气,那是一种透彻着淡淡地琉璃之气。“玉琴,你要再不来,我就派人将你绑了来。”路岚一身华贵的衣着,长长地罗裙拖曳在地,腰间环佩叮咚之声,清脆悦耳。她的美,有一种得天独厚的官宦千金之美,少了点铜臭,多了份贵气。“哎,她是谁?”指着李玉琴身后的凌青洛,路岚问道。李玉琴拉着凌青洛来到面前,“她是我的表妹,青洛。”“青洛表妹,很高兴你来。”路岚笑着对凌青洛说。但从她的眼中,凌青洛看到了轻蔑,她之所以能对她这样客气说话,大半是看在表姐的面上。“玉琴,你快跟我去见我娘吧,”路岚催促道,“我娘这些天一直在念叨着你,你要再不来,我的耳朵可就受不了了。”“小岚,就你嘴甜。”李玉琴笑着,转身对凌青洛道,“青洛,等会儿见了路夫人,你要好好表现噢。万一路夫人看好了你,你这辈子就享福不尽了。”“表姐,我——我不想去。”李玉琴的话,她又怎会不懂。一般人都见不到江南巡抚夫人,而表姐李玉琴愿意带她前去,这份恩情她心存感激。可惜,现在的她别无所求,只是想安稳的过完一辈子。凌青洛退缩着不前,李玉琴只得放弃,“好吧,我去去就来,你先自己在园子里逛逛。等到了时辰,我再来接你。”路岚早已等不及,不等李玉琴叮嘱完,就拽着她一起走了。这座园子的确很美,可凌青洛却无心观赏,沿着东流的池水,越过堆砌的碎石,凌青洛找了个僻静的一角,靠着假山,席地而坐。园子的中央是各家名媛嬉戏游玩的地方,还有一端是富家公子吟诗作画之所。躲避纷杂的喧闹,寻一份安宁的心境。不知是哪家公子的诗词唤起了大家的高呼,不知又是哪家小姐的曲律引起了众人的追捧——此起彼伏的热闹,无她无关。“你是哪家的小姐?”一双深色绸缎而做的厚鞋出现了凌青洛的眼底,它的主人有一声温润的嗓音,让人如沐春风。凌青洛抬起头,呆呆得望着眼前的人,这位年轻公子身着一件淡青色的锦袍,袍子的袖口和衣领处绣着精致的纤纤草,青丝线勾勒出的嫩叶清新自然。腰间系着玉带,玉带纯白。他体态修长挺拔,器宇轩昂,唇角边浅浅的绽放着不易察觉的微笑,那笑很舒服,很温暖。赵慕恒奇怪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凌青洛,一张寻常不过的脸庞,浓重的胭脂杂乱无章地涂在面上,纤细的身子,只是那双清澈的眼眸深不见底,仿佛不谙世事,仿佛又看破世事。不明白,为何眼前的女子会有如此的眼神,若她是一般的富家千金,她为何会毫不在意的坐在地上,若她只是一个丫鬟,那她身上怎么会穿如此上等的绸缎。心在此刻不安的跳动着,凌青洛低下头,不敢再看赵慕恒,“我是李玉琴的表妹。”低低的声音,几乎是自言自语。“原来是凌小姐。”赵家与李家是世交,凌青洛住进了李家,赵慕恒业略有所闻,“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表姐呢?”原来他是认识表姐的,“我——我找不到表姐。”随便找了个理由,她不想让人知道她此刻心中的孤立无援,逃避了世人,却逃避不过自己的软弱。赵慕恒浅浅的笑容散开,弥漫了整个俊逸的脸庞,“我带你过去。”“恩。”怯怯地跟在赵慕恒的身后,踩着他身后的影子,凌青洛的心中注入了一股久违的暖流。他的笑容好温暖,就像是初融的积雪,化冰为水,潺潺的流淌在干涸的荒芜。“赵公子,你来了。”路岚眼尖,一见赵慕恒出现就疾步过来。赵慕恒进退有度地道,“路小姐。”保持着几分距离,不卑不亢。“青洛。”李玉琴走到凌青洛身旁,“你到哪里去了,我派人四处找你都找不着。”略带歉意的对赵慕恒道“赵公子,玉琴多谢你带青洛过来。”“举手之劳,李小姐不必言谢。”一样的温润,赵慕恒的话中却是多了几分柔情。凌青洛躲在李玉琴的身后,偷偷瞧着赵慕恒,他浅浅的笑意愈加的深入,眸中柔情似水,在他的眼中,她看到了表姐的素影,原来,他喜欢表姐。不知为何,她的心中会涌起一股失落,随即,想到以后都能见到他温暖的笑容,凌青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足。表姐李玉琴是享誉江南之地的女子,才貌双全,家世殷富。这次的游园赏花之会上,她又一次独占鳌头。“玉琴,你连续三年夺了头筹,我看我们都是没希望了。”路岚亲热得挽着李玉琴的手,玩笑地道,“我看,为今之计也只有你嫁了,才能轮的上我们去夺这江南第一美人称号。”“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嘴,”李玉琴说完朝路岚假意扑去,“我看你是自己想嫁想疯了吧。”没了表姐的庇护,凌青洛不自觉的退至赵慕恒的身后,除了表姐,她竟然在他身上找了个安全感。她的几步移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赵慕恒。她真是很没用,变得越来越懦弱胆小,她承诺下的坚强,一次次的在现实面前倒塌,爹,娘亲,女儿让你们失望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