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岁月暖悠悠

作者:流云一潇 | 现代言情 | 围观:19573

收藏

  父母和姐姐们的故事太久远了,多数都是耳里的,那时候我还小,但是我永远是记得我的是,那些艰苦到吃不起饭的岁月里,他们把我当宝一样养大了,好多事我记不清了,我怕日子久了,会忘光了,就写下去,的话再后来想出来什么再回过头去改!种种缘故,婆婆执意要离开家,跟同村的陈老太偷偷的订好了日子今天启程,该是打听好了什么好去处,没告诉儿子儿媳,只自己打了包袱,带了干粮和水,便和人一起走了。。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种种缘故,婆婆执意要离开家,跟同村的陈老太偷偷的订好了日子今天启程,该是打听好了什么好去处,没告诉儿子儿媳,只自己打了包袱,带了干粮和水,便和人一起走了。

    金玲停了牛车,看着婆婆,她仍希望婆婆能坐她的牛车,这土路遥远,全是咯咯愣愣的石头子,穿着厚底鞋走几里都能磨出血泡,更何况要走几十里。

    金玲经人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9岁的文彩,虽然年纪大,但是人老实巴交的,相处下来,没什么不妥,两人就匆匆定了亲。文彩是北边来的,北边总是相比富裕一些,虽然要离开家远嫁,但是彩礼多给了一些,给的足够她嫁两次人了。

    金玲还想坚持一下,丹凤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喊道“妈,我们回去吧,她不疼我们!“

    跟近了,这婆婆便回身咒骂,再急了,便拾起石子冲着这娘四个扔过来,陈老太在一旁拉,可是哪里拉的住,这陈老太可是裹了脚的。

    “妈,您坐车呀。。。“金玲试探着问。

    大女儿丹凤坐在车中间,紧紧的护着着小妹英鹤,生怕石子一不小心伤到她,丹凤虽然只有十一岁,但是照顾妹妹却很老练。丹凤和妹妹相差五岁,妹妹自生下来除了吃奶的时候,几乎都是跟丹凤形影不离的,丹凤是家里的长女,生在这样的家庭,自然是要多操点心的。

    金玲更多的是疑惑,她不明白,是什么让婆婆如此决绝的离开,甚至都没有一个爆发点,就这样莫名其妙,突然就离开了。

    出了村口,过了小东山,才撵上婆婆,这婆婆一向瞧不上金玲,如今要走了,更是不想再多看一眼,坚决不肯让金玲跟着,金玲哪里放心,执意跟在身后。

    ‘‘胡说,可不敢这么说话’’金玲一边制止丹凤,一边看向婆婆,也不知这“大逆不道“的话有没有被婆婆听到。原本关系就水深火热,这若是因为孩子的不懂事让关更僵,那金玲可就罪孽深重了。

    尽管婆婆坚决不让她送,可是她还是放心不下,婆婆也是半个妈,从她过门,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了十二年,再不愉快也是有感情的,虽然这种感情可能是单向的。

    这两个姐姐已然出嫁,妹妹还小,若是给哥哥娶亲,只能将金玲嫁出去,换些彩礼,再给哥哥娶媳妇。

    告别兄弟姐妹,文彩就和金玲踏上了回北边的火车。那是金玲第一次坐火车。车每到一站,这乘客都要下去透透气,抽支烟。

    走的时候,被邻居撞见了,这人也是好事的很,急急忙忙套了车就去山上告诉了金玲。

    金玲默默的跟着婆婆,始终小心翼翼的保持二三十米的距离,离泉眼镇还有六七十里路,不停不歇还要走到后半夜,想想婆婆岁数大,也肯定吃不消,金玲还是忍不住想喊住婆婆。

    十二年前,金玲才20岁,家里有一兄一弟,俩姊一妹,父亲是军医,在他们年幼时便牺牲了,母亲没什么文化,兄弟姐妹也没人能继承父亲的衣钵,母亲独自养育六个孩子力不从心,为了缓解家里的困境,便将家里值钱的物件变卖,最值钱的该是家里成摞的医书。

    那一刻,金玲体会到从未有过的被宠爱的感觉,那一刻的文彩在金玲心中发着光,尽管几十年以后,她俨然已经记不清当然那个年轻人的模样,可心底里依然记得清楚的记得,那一刻是此生她觉得他最帅气的时刻!

    温饱问题解决了,孩子们跟头把式的长大了,又要面临娶媳妇的大事,弟弟年纪小,尚且可以等几年,可是哥哥岁数大了,跟他年纪相仿的半大小子都结婚生孩子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