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重生之女将星

作者:千山茶客 | 都市异能 | 围观:19986

收藏

  古语云:关西出将,关东出相。禾晏是天生的将星。她是兄长的代替品,出征沙场多年,平西羌,定南蛮,却在族人兄长病好之时功成身退,嫁出去定亲。定亲后,严禁夫君宠爱,更身患重病奇疾,双目完全失明,美貌小妾站在她面前温柔如水而语:你那毒瞎双眼的汤药,但是你族中长辈亲手盼咐送去。仅有死人才会泄漏一个秘密,你活着——是对他们天大的威胁!一代名将,巾帼英雄,丧命后宅争风吃醋的愚昧无知妇人手中,何等荒唐的!再醒过来,她竟成操演场上校尉的女儿,娇弱娇纵,青春烂漫。领我的功勋,要我的命,带我的兵马,欺我的情!重新来过一世,她定要将所丧失的一件件夺回去京城许氏的宅子,房顶瓦片被雨水洗的透亮,显出一层匀净的光彩。这是从云洲运来的半月瓦,据说有月时,月光照上房顶,似萤火栖住,这瓦烧制工艺复杂,价钱也不简单,满满一屋顶瓦片,便是平常人家数十载的辛劳。。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许之恒英俊温柔,体贴有礼,婆母亦是宽厚,从不苛待,对女子来说,当是一桩再好不过的姻缘。禾晏也曾这么以为,直到今日。温情的假面被撕开,血淋淋的真相,比她在战场上遇到过最难的战役还要令人心凉。

    “我出去走走。”禾晏回答,将茶水一饮而尽。

    年少时候多年的行伍生活,她学会用男子的身份与男子打交道,却不懂如何做一个女子。所以她只能看着许之恒同姨娘贺氏温柔缱绻,既伤心又厌倦。索性后来看不见了,连带着这些伤人心的画面也一并省去,百得了许多清闲。

    屋子里又剩下禾晏一个人,她微微松了口气,到底是不太习惯和人这般亲密的交流,尤其是以女子的身份,还是这样一个被娇宠着捧在掌心长大的少女。

    但她不会说。

    禾晏嘴角的笑容隐没下来,她问:“可惜什么?”

    禾晏在不知所措中,生出一丝欣喜,她正要说话,听见贺氏又叹息了一声:“可惜”。

    白瓷的药碗还不及这男子的掌心大,他也知道这一点,故而倒的分外小心,满屋子顿时盈满药草的清苦香气。禾晏看着药碗边上的梅花,目光移到男子的脸上,这就是禾晏的父亲,城门校尉禾绥。

    她失去了视力,现在连五感都失去了,成了一个真正的瞎子,困兽之斗。

    柳枝,是可以成为兵器的。柔且韧,如同女子的手。分明是轻飘飘的枝丫,上面还带着新生的嫩芽,就像是绣着花的宝剑,便能将对手的刀拂开。

    爵位是该落在禾如非身上的,可禾如非生来体弱,大夫断言活不过三岁。禾如非死去,禾家的爵位被收回,整个家族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禾晏道:“你这样劈柴,不行。”

    “前几日替您看眼睛的大夫把过脉,您是怀孕了。”

    禾晏厉声道:“贺氏,你大胆!”

    不过京城许氏,绸缎生意布满全国,一房瓦片至多九牛一毛。许大人乃当今太子太傅,育下二子,长子许之恒单特孑立,年纪轻轻已是翰林学士,京城人人称赞。许之恒亦有妻室,十八岁时,娶了武将禾家二爷的嫡女禾晏。禾家大爷家的嫡长子禾如非乃当今陛下御封飞鸿将军,一文一武联姻,也算门当户对。

    她当然很了解自己的美丽,是以不大的梳妆台前,已经满满摆上了胭脂水粉,香料头膏。脂粉气息萦绕在身边,禾晏耸了耸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具身体软绵绵的,如凝脂白玉,香香嫩嫩,于她而言全然陌生,没有力量便不能保护自己,若说有什么特别好的,便是一双眼睛干净明亮,能让她重见许久不见的人间光明。

    怪她不该为了家族利益顶替禾如非的身份?怪她不该痴迷武艺学成投军?怪她不该在战场上蹈锋饮血,杀敌致果?还是怪她不该亲得陛下御封飞鸿将军,让禾如非领了她的功勋?

    婢子青梅还没有回来,禾绥每月的差银并不多,如今的城门校尉不过是个武散官,没什么实权,银子少得可怜。这屋子里的人靠禾绥一人的银子养着,连婢子都只请得起一个,而其他的银子,大概都变成了禾小姐堆满桌子的胭脂水粉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