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邪武神皇

作者:红浮屠 | 修真小说 | 围观:10188

收藏

  1个落魄少年觉醒血脉,凭借人体内1颗大帝之心,为心爱之人的送别1吻,维修武道,兼阵道,练体魄,凝聚不败黄体,手持镇世邪戟,1人1戟镇压八荒六合彩,独尊九天十地为黄。

精彩情节:

    落雨城的中心广场上人潮涌动。今天是一年三次中第一次觉醒仪式进行的日子,全城达到十三岁觉醒标准的少年,全部都在家人的陪同下赶到广场,放眼望去,人影密密麻麻,不下数千。觉醒血脉是这个世上所有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只要成功觉醒,就意味着脱离普通人行列,踏上武修之路,成为凌驾于凡尘之上的强大武者。觉醒成功,不仅身份地位大变,更是会衍生一种血脉天赋神通,如巨力、极速、掌握风雷之力,拥有莫测的力量。除此之外,觉醒后最重要的根本是:人体内的血脉力量会复苏,拥有吸纳天地之力的能力,再配合武技修炼,武者会变得越来越强,举手托山,踏脚裂地,一个武者能独对上千人而不败。正因为武者的实力超脱凡尘,所以能够觉醒成功的人,非常稀少。落雨城拥有人口数万,觉醒成功的人却不超过一百个。又因为稀少,所以每一个觉醒成功的武者,身份也异常尊贵,是整个落雨城内最特殊,也最是让人向往和憧憬的一群人。……人群中,楚堂正略显惊奇的张望着,他自幼就在荒凉的乡野中生活,从没见过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的场面,突兀的看到这么多人,他感觉很新奇。“看什么看,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和李菲一起前来的丫鬟突然呵斥道,她觉得和楚堂走在一起给她丢尽了脸面,目光看向楚堂后满是鄙夷。确实,楚堂现在的形象实在不佳,只见他头发蓬乱,衣衫破烂,甚至连鞋子都没穿,光脚踩在地上,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一个小乞丐。不过,这些并不是让楚堂低声下气的理由,只见他猛地回头,一双眼睛透着冷意紧盯向那个丫鬟道:“第一次见面时,你对我的态度就不友好,今天你又主动嘲讽我,我很想知道,不过是一个丫鬟奴仆的你,哪里来的优越感?”那身穿仆装的丫鬟,语气一滞,脸上升起一阵潮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楚堂。“我李家人,就算是奴仆,身份也比你这种不知好歹的低贱野人高。”前面李菲脚步一停,头也不回的说道,语气中尽是高傲。她心中也很恼火,今天带楚堂来觉醒,本是为了还楚堂的救命之情。但一路上因为楚堂的存在,她堂堂李家二小姐,不知道被多少人用古怪的目光扫视,甚至有很多绯议小声传来,这让李菲很是烦躁,于是她大声的这样说,想以此向周围人表明她和楚堂的关系态度。效果不错,她的话传出,周围立刻有人高声喊道:“李家二小姐,你身旁这野人是谁啊,怎么和你走在一起了?”楚堂接连受辱,心中生怒,一双眼睛冷冰冰的看向周围说话之人。“呦,你们看,这小子还敢瞪我。”“呵呵,不知道从哪座山里爬来的野人,脾气还不小。”人群一阵哄嘲大笑,如看猴子一样,玩味的看着楚堂,似乎对一看就是从荒山野地来的楚堂很感兴趣,确实,整个落雨城内,只有楚堂一个人的穿着是这么的寒酸,如凤巢中的泥鸡。被众人羞辱,楚堂的怒意更甚,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就来嘲讽他,难道,出生平寒贫穷,就应该受到侮辱吗?……“他曾经帮过我一次忙,今天我带他来参加觉醒仪式,算是还他一个人情。”李菲急忙出声说道,立刻辨明了和楚堂的关系,在她心中,和楚堂沾上关系会让她很丢脸,甚至说话的时候,她还不敢说楚堂是她的救命恩人,只是说帮了一个忙。“什么?他是来参加觉醒仪式的?别开玩笑了,血脉觉醒只有身体中流淌高贵血脉的人才会成功,他这种不知道哪个山沟来的贱民也想觉醒血脉?李家二小姐,他无知,难道你也糊涂了?”人群中有人诧异的喊道,仿佛觉得楚堂参加觉醒是一个大笑话。李菲更觉得丢人,咬了咬牙道:“我说了,我只是还他一个人情,不管他成功不成功!还有,我比谁都清楚他觉醒的结果,因为他不仅出生贫寒,而且,他今年十五岁!”“啊?超过觉醒的年龄限制了?”“这,哈哈哈,还真是一白痴,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他自己,野人身份也就罢了,还是一个超龄的野人哈……”“超过年龄限制还想要觉醒,这种白痴的想法和他身份真配啊。”周围肆意的嘲笑传来,声音就像一根根锥子插进楚堂心里。他很愤怒,但不知道该怎么表现自己的愤怒,更多的是,他感觉非常的难以理解,他不明白,这些人明明和他互不相识,却如此肆无忌惮的侮辱他。“只因为我很贫寒,就要被人如此随意的侮辱吗?看来,不踏上武道,一辈子都难以翻身啊,这些人……”楚堂心中想着,抬起头来,目光夹杂着一丝怒意扫视全场,在那些肆意侮辱他的人的脸上一一扫过,仿佛要把这些人全部记在心中一样。他看起来还算平静,可心底却怒火燃烧,任谁被一群自以为高贵的陌生人侮辱也不能真的做到心静如水,所以楚堂愤怒,暗暗记下这些人,想着日后再来算账,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没有实力对抗这些人,冲动只会让他受到更大的侮辱。“嘿,开始了快看,有人登上觉醒祭坛了!”有人突然喊道。顿时间,人群的注意力全都从楚堂的身上转移到广场中心的祭坛上。楚堂也不例外,也顺人人群目光看去。只见在广场正中央处,有一座拥有九十九层台阶的雄伟祭坛,这祭坛看起来恢宏大气,仿佛承接天地气运一般。此刻,正有一个刚满十三岁的少年缓缓攀登祭坛,到顶后,取血洒下,血液流淌到祭坛刻画的繁密道纹上,一点点变淡最后消失无踪。这一刻,所有人都紧盯着祭坛,心中默默数着时间。“一,二……三!”“完了,没有成功。”血液被祭坛吸收后,如果在接下来的几个呼吸中不能让祭坛绽放光芒,不能引发异象,那就意味着觉醒失败,更意味着一辈子平凡。只见站在祭坛上的少年,脸上刹那间变得惨白,身形摇摇晃晃,仿佛接受不了这结果要昏迷过去一样。扑通一声,那少年终究是承受不住,身形倾倒,昏迷在了祭坛上。很快下面就有两个中年慌乱的冲上去,把那少年抱走。“唉,每次都有承受不住而昏迷过去的人……”“别说了,当初我们觉醒的时候,比他也好不到哪去。”人群里传来一阵阵议论,但转瞬即逝,因为很快又有少年登台。但结果依旧相同,失败,然后那少年浑浑噩噩的离开。第三个人,第四个人……第十一个人。失败,失败,全部都是失败。渐渐的,一股异常阴晦的沉重感笼罩全场,失败的人太多了,重要的是,到现在为之,连一个成功觉醒的人都没有。这让所有等待觉醒的少年,尤其是楚堂,心里已经紧张到一个极限,只见他紧握拳头,心中不断暗忖:“他们这些在年龄最合适时的人都失败了,我超过了年龄限制,真的能成功吗?”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又一个少年登台。本来所有人都没有在意,可是祭坛上突然冒起的光芒,却倏然牵动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祭台顶部,一阵白光大亮,光芒汇聚成团,不一会,三个耀眼的光团彻底成型,漂浮在那少年头顶。“哈哈,成了,终于有人成功觉醒了!”“三个光团,这是三品资质吧,嗞嗞,最低也能成为力有千斤的三级武者!”“这少年的父亲好像只是一个卖烧饼的,这下门庭要大变富贵了啊。”“我和他父亲有过几面之缘,正好我女儿的年龄也合适,等会回去就立刻提亲去。”“你?你女儿又不是武者,以前你女儿看不上人家,现在人家未必看的上你家女儿了。”人群一阵惊叹,只要成为武者,那身份立刻转变,从凡俗之人变成高高在上的武道修士,一人可抵千军,任何普通人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的对待。而在外人眼里尊贵的武者也有强弱之分,从低到高武者分为九级,一级最弱,九级最强,而觉醒时则能从光团的数量来判断武者的天赋。一个光团天赋最弱,九个光团最强,至于这有三个光团的少年,其资质也算不错了。“这就是觉醒吗?”楚堂大眼紧紧盯着台上那个少年,神色中说不出的羡慕,虽然他还不明白其中具体有什么好处,但只通过周围人的态度也能感受到,觉醒后,真的会不一样。“又有人上去了。”人群中突然传来喊声,楚堂立刻回神看去。只见这次走出来的是一个锦衣少年,看起来就是富贵出身,身份给人很不一般的感觉。“呀,小姐,是赵禄少爷,您的未婚夫!”旁边,李家的丫鬟突然叫道。楚堂扭头看去,只见那李家丫鬟的脸上充满了激动,而李家二小姐李菲的神色也不平静,一脸期待的看向前面那个少年。“赵禄,是我们落雨城三大顶尖家族中赵家的子嗣吧?”“不错,正是赵家的人,听说这赵禄虽然不是赵家嫡亲,只是旁系,不过从小对修炼就很有天赋,武技姿势什么拿捏的非常到位,应该能够觉醒。”人群中传来阵阵低语。“张禄,李菲的未婚夫?”楚堂挑了挑眉头,因为对李菲的厌恶,他对这个赵禄也升不起好感来。唰!突然间,祭坛上白光大亮。遂即周围人全变成一副吃惊的模样。“七,七个光团,这是七品资质?!”“只要努力,最低也能成为七级武者的资质,七级武者有多强,我算算……随手一挥,似乎就有不下于五千斤力道的威力了。”“也就是说,这个赵禄以后成长起来,随手一挥,就能把我们全部拍死?”“不错……”人群一阵唏嘘,感慨武者强大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羡慕,在他们眼中,武者就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小姐小姐,这可太好了,赵禄少爷未来最低都是七级武者,您,您和他定下婚约,实在是最英明的选择!”李家丫鬟嗓音有些尖锐的喊道。“呵呵。”李家二小姐也是笑的合不拢嘴,连连点头。“真是,真是太好了。”李家丫鬟还在不断念叨着,说完,她不由瞥了一眼楚堂道:“哼,看到了没有,什么叫人中龙凤?看看赵禄少爷,再看看你,一身寒酸样,不知天高地厚,超龄了还妄想能够觉醒,不说你根本觉醒不了,就算你觉醒了,难道还能比赵禄少爷强?”尖锐的话让楚堂听的一阵刺耳,心里头更加感觉不是滋味起来,狠狠一咬牙,他强忍心中的羞怒和不甘,再次注视向前方。只见接下来又有一个少年,缓缓登台。那少年一走出人群,立刻吸引住全场人的目光,只见那人一身华贵绒袍,剑眉星目,气宇轩昂,整个人一看就是世间难得的奇男子,让人心生敬畏。“这,这是赵家嫡孙,赵乾一!”“三大顶尖家族,赵家的嫡系传人?比刚才那赵禄的身份还要尊贵?”“是的,正是刚才那个赵禄的表哥,赵家真正的核心传人,赵乾一!”人群一阵愕然,落雨城三大顶尖家族,赵家、钱家、孙家,在人群眼中都是神秘强大的霸者家族,因为这三家的血脉传统非常浓厚,武者很多,比之李菲的李家要强大不知多少倍。“赵乾一登台了!”“他要尝试觉醒了,快看!”下面无数人群立刻屏住呼吸,目光中充满了无尽的期待。楚堂也转头看去,刚一扭头,他甚至连那人影都没有看清,就被紧接着冒起的一股豪光刺痛了眼睛。祭坛上的光芒无比瑰丽,刺目夺人。在赵乾一的头顶上,高高悬浮九个光团,就像九个太阳一样,围绕赵乾一周身。“天,九品资质!”“九个光团……最强的九品血脉!”“不愧是赵乾公子,这天赋……绝顶了,九品最高阶血脉,一定能成为最强九级武者的天才!”所有围观的人,不论是少年,还是在旁边观望的富商贵人,此刻全部都沸沸扬扬起来。在楚堂的目光中。只见白衣胜雪,面若冠玉的赵乾一,傲然站在天台之上,盯着九品资质的傲人光环,淡漠的环顾了一眼下方众人。似乎是看到了人群里最寒酸,也显得最特殊的楚堂,赵乾一不由多看了楚堂一眼,遂即没有任何感情的移开目光。楚堂呼吸一滞,刚才在赵乾一的目光中,他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和无力,更多的感觉是赵乾一对他的那种不屑,不容反驳的不屑,就像,巨龙在俯览一只蚂蚁一样。“看不起我么,这里,所有的人,全都看不起我吗……”突然,楚堂心里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一股浓浓的怒意。只见他伸手推开一个挡在他前面的大汉:“让开。”“呦,你这小乞丐想干嘛?”“难道他这个野人也要去觉醒?”人群对视一眼,空气微微停顿了几秒,紧接着,这一片整个空间都传满了蕴含嘲讽的大笑。“哈哈哈,不知道哪个野地来的野人也想觉醒血脉!”“他可连觉醒的年龄都超过了啊。”“超龄后,就算换成赵乾一公子都不会成功,更何况这个野人了,真不知道他是傻,还是天真。”“就是一白痴,赵乾一公子刚觉醒完,他就要上去,他是想要衬托赵公子有多耀眼吗?”充满了不屑和鄙夷的笑声,如大风呼啸,直入楚堂内心深处,尤其是赵乾一这个名字落在楚堂心里后,让他更是觉脚步格外沉重……他连能不能觉醒都不知道,更何况达到和赵乾一相同的高度了……“就算失败,也要试过才能相信……无论你们如何侮辱我,我绝不会退缩!”楚堂神色倏然变得坚定,一双目光越过人群,直直的盯向远处的祭坛。迎着众人的嘲笑,楚堂在羞怒之中下定决心。他一双目光紧紧盯着远处的祭坛,低声用格外认真的语气念道:“我会成功,一定会成功!”“呵……”前面的李菲突然轻笑一声,转头盯向楚堂,无比鄙夷的道:“你会成功?一个卑贱的野人,竟然还在心存幻想,难道你没看到之前那些失败的人?”“啥?他这个超龄儿童竟然还不死心?呵,真是可笑!”“喂,野杂种,你知道之前那些失败的人中,第三个、第七个、第九个登台的是谁吗?”“他们全都是落雨城各大家族中的嫡亲后人,这些家族虽然比不上赵、钱、孙三大顶尖家族,但也是有强大武者长辈存在的。受祖萌荫,这些少年的血脉也很尊贵,连他们都没有觉醒成功,你一个野地来的贱民,甚至超龄了的贱民竟然还妄想成功,真是不知所谓,无知!”“晦气,和一个贱民有什么好说的,赶走吧,直接把他赶走吧!”人潮里响起一阵呼喊和嘲弄,也许是受到刚才赵乾一傲然的蔑视,这些人受了刺激,所以把楚堂这个一看就和乞丐一样,而且无依无靠的人下意识当作了出气筒。被万夫所指的楚堂,不知不觉被人包围起来,站在人群的最中央,从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到别人对他厌恶的嘴脸和激愤的辱骂。“够了……”楚堂无力的说道,但他的声音在人群吵杂的喊叫下,根本弱不可闻。抬起头,楚堂环顾周围所有人,心中愤怒,更是不甘的想道:“我有什么错……身份低微,就应该理所当然的被侮辱?这些人,这些人又能高贵到哪里去?他们也全部都是失败者而已,他们哪里有资格肆无忌惮的羞辱我!”想到痛楚,楚堂心中升腾起一股不可抑止的怒火。“让开,让开!”突然,楚堂再次动了起来,狠狠推开身前的大汉,仿佛发狂一样冲进人群,然后直冲向祭坛。“哈哈哈,这小子发狂了。”“他竟还不甘心,还想去觉醒!”“贱民就是贱民啊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也好,就放他去,等他彻底死心后,也早点把他扔出去,不然他留在这里只会带来晦气。”周围依旧传来不间断的冷喝。而在人群中,楚堂仿佛已经听不到这些辱骂,一双眼睛,如喷火般死死盯着雄伟台阶上的祭坛。发力狂奔,如矫捷的豹子一样冲上祭坛,顾不上疼痛,楚堂一口咬破手腕,鲜血挥洒,洒在他身前的祭坛上、道纹上。然后时间仿佛静止。在楚堂期待、迫切的目光中,鲜血一点点被吸收。一、二、三,三个呼吸过后……祭坛,终究如之前一样,无动于衷。……“哈哈,果然失败了,他这个卑微的贱民真是愚蠢到极点,妄想成功?呵。”李家丫鬟大为解气的尖声喊道。“一个野地来的贱民,还是超过年龄限制的废物,想成功觉醒,真他娘的可笑,把这个傻子扔出去吧!”看着破衣赤脚,觉醒失败的楚堂,下方人群中立刻爆发出哄笑,尽情肆意的嘲弄传来,仿佛要把之前从赵乾一和赵禄身上感到的卑微感,全部发泄到楚堂这个比他们更卑微的人身上。祭台上。楚堂回转心神,痛呼一声,宛若被山岳砸中,他的脑袋发晕,呼吸变得急促,血脉贲张,绝望的情绪像怒浪,顷刻席卷了他全部心神。“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我不甘心!”浓浓的绝望笼罩,楚堂心中的怒火,在一瞬间高涨。不甘之怒!“白痴贱民,快点滚下来!”“滚下来,赶紧滚,一个贱……”咚……就在这一刻。楚堂体内的心脏突然狠狠一跳。蓦然间,一股仿佛来自洪荒太古时期的威严气息在楚堂眼中一闪而逝。嗡!他的血脉发出一阵长鸣,如荒古龙吟,仿佛在他体内掀起了巨浪,他的血脉也在这刹那间极速流转起来,好像一条血色怒龙在体内翱翔,同时,一点点白色光芒,也在他血液中闪烁出现……这白光探出一点气息,流落到道纹图上。无声无息,谁都没有发现,有一点白光钻进了祭坛中。倏然!轰的一声。楚堂脚下传来巨震,测试用的道纹图,瞬间大亮!光芒汇聚成一个光团,如骄阳当空。紧接着,光芒不退,再次凝聚光团,一个、两个……五、八、十个,整整十个光团,如十轮骄阳一样悬浮在楚堂头顶。炽盛的光芒照耀下,楚堂如同九天神明一样,站在高高的祭坛上,傲世下面无数人。……“成……觉醒成功了?!”“还,还是十个光团……”嗡!全场哗然,无数人惊坐而起。楚堂脚下,祭坛周围,李菲、李家丫鬟震惊而立。所有人,全部瞠目结舌,呆呆的望着楚堂。惊然之后,便是寂静,死一样的寂静。……此时无声胜有声。全场寂静。落雨城广场上,无数人震惊的看着脚踏雄伟祭坛的楚堂。不论身份高低,不论男女老少,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脸上写满震惊。而在高高的祭坛上,楚堂头顶悬浮十颗光团,全身绽放璀璨光芒,目光俯视脚下无数人,宛若巡视天下的帝王。……“他,他成功了……他竟然觉醒成功了,这怎么可能!”人群中终于有声音传出。一语传开,全场顷刻沸腾。无数人惊呼起来。震撼的呼声。“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低贱的野民,甚至,都十五岁了,都超过觉醒的年龄限制了!”“是,是啊,他都十五岁了,为什么还能觉醒成功!”“他一个贱民,他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怎么会成功觉醒血脉……”“这,这是在做梦吗?十……十个光团?!”无数人难以置信,目光盯着楚堂,仿佛要把眼睛瞪出来一样。而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楚堂不仅成功了,而且觉醒了十个光团!“怎么可能会是十个光团,最多不就是九个吗?十个……从没有出现过啊!”“难道,他,他这个超龄野人的天资,竟比赵乾一公子还要高!”“呸!什么野人,这,这位公子觉醒血脉了,他日后,日后就是高高在上的武者,你还敢说他坏话,找死?!”人群中爆发出最激烈的议论。而最难以接受和相信的人,莫过于李家二小姐李菲。只见此刻的李菲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全身都因为极度不平静的情绪而颤抖,本来娇艳的脸庞,此刻变得惨白,扭曲。“他一个野地来的贱民,他,他竟然成功了……他都超过年龄限制了啊,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李菲神志都有些不清的呢喃道。她看着祭坛上高高在上的楚堂,心中在这一刻涌出浓浓的悔意。本来,楚堂救她一命,她如果感恩戴德把关系打好的话,那她就能结识一位未来的武修强者,这不仅会给她带来诸多荣誉,更会给她的家族带来好处。可惜的是,她之前从骨子里看不起楚堂,鄙夷楚堂的低贱,甚至在人前不断的羞辱楚堂,更是和众人一起辱骂楚堂,可以说,她已经断绝了和楚堂结交的一切可能,不,不紧紧是断绝关系,她更是彻底得罪了古堂,得罪了一个未来的武修强者!一瞬间,强烈的悔恨涌上李菲心头,让她娇艳的脸庞变得更加苍白起来。要知道,得罪一个武者,不仅会给她家族带来弊端,对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来说,更是带来了灾难,因为武者想要杀一个普通人,简直就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怎么办……他竟真的觉醒成功了,甚至,他,他的资质,似乎比赵禄,比赵乾一还要高……”李菲不断的喃喃,心中无比惶恐,但更多的还是后悔。在李菲身旁,她的贴身丫鬟更是惶恐至极,一双眼睛连看都不敢再看楚堂一眼,心里头的悔恨,比李菲还要浓厚一些。“他,他觉醒成功了,他,他甚至连一条齐全的裤子都没有,他都超过十三岁了啊,他如果,如果来找我算账该怎么办……”李家丫鬟不断的想着,嘴唇都哆嗦起来,她只是一个丫鬟,比不上李菲这个二小姐,如果说,李菲还有家族保护的话,那她这个丫鬟,绝对会被李家毫不犹豫的出卖,以平息一名武修的愤怒。在这二女周围,那些刚刚还肆无忌惮羞辱楚堂的人们,此刻从震惊中回过心神,一个个都低下头颅,再不敢看楚堂一眼,更不敢继续羞辱楚堂,神色变得惶恐不安,站在地上,仿佛站在针尖上一眼,坐立难安。再远一点,那些之前觉醒失败的少年,此刻全部露出惊羡的神情。当看到楚堂那一身寒酸的破衣,甚至连鞋子都没有,满是泥巴的赤脚后,这些人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起来,脸上一阵又一阵的露出苦涩笑意。最远处……本来要离去的赵氏家族的核心传人赵乾一,此刻也倏的停下脚步。只见剑眉星目的赵乾一,此刻一脸诧异的看着祭坛上,比他还要耀眼的楚堂,心中泛起一阵骇浪和震惊。“十品资质,传说中真正的绝顶资质,竟然出现了!”赵乾一喃喃说道。在他旁边,之前觉醒了七品天赋的赵禄,似乎对赵乾一的惊讶表示不解,皱眉道:“表哥,他的资质也就比你高一级而已,至于这么惊讶吗?”赵乾一低头看了一眼赵禄,拍了拍赵禄的肩膀,苦涩摇头道:“你不懂的,你不会明白,十品资质真正的涵义……”说完,赵乾一抬头看向祭坛,目光复杂的定在了正高高站在祭坛上,一如他刚才俯视众人般,正俯视着他的楚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