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一笑清国

作者:清风飞 | 总裁小说 | 围观:12890

收藏

  一个汩汩流淌着温柔如水缠绵缱绻女人味儿苏绣女子回到在清朝,阴差阳错嫁给雍正,她不奢求获爱情:你是老板,我而已你的小秘。下回分解她怎样一点一滴侵化淡漠腹黑男那粗燥、坚硬无比的心。非常感谢好友小小许建的读者群:116236538绣完了最后一针,沈澜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这耶稣像宛如真人一般,特别是一双眼睛,仿佛能看到人的心灵深处……。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绣完了最后一针,沈澜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这耶稣像宛如真人一般,特别是一双眼睛,仿佛能看到人的心灵深处……

    海澜欣喜异常,一下子把那镯子抓在手里,她仔细看了又看,镯子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会远远地就能看见红光?又为什么被人藏在神龛里?

    章佳氏拉着海澜仔细看了看她的脸,长吁了一口气:“海澜,看样子你的脸不会留下疤痕了,真是太好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厚福,额娘就说看你的面相不会是个福薄的……这些日子没把额娘担心死,既然你现在好的差不多了,今天就跟额娘回家去吧!”

    村儿笑道:“好,二格格、三格格和小少爷都好着呢,没见喜……说起来咱们府上,头几天还真的有一件大喜事儿呢!可惜那时候格格正昏迷着……”

    沈澜点点头,她吃着清粥小菜,心里却盘算着日后该怎么办?若是不能回去,怎么也得好好活着呀!还是想法子从村儿嘴里套出点这个身体的事情吧!吃罢一小碗的粥,沈澜问道:“家里人都好吧?”

    沈澜打开盒子,拿出那把翠竹洞箫,只见这洞箫上面刻着一只凤凰,很是古朴典雅,旁边还一个龙飞凤舞的“澜”字,沈澜欣喜,赶忙试了试音,面带喜色点点头道:“你回去之后替我谢谢爷爷,这洞箫我很喜欢。”

    村儿服侍着沈澜躺下,沈澜倒没觉得身上怎么难受,也没觉得皮肤发痒之类……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村儿刚刚说的话上了,从这番话中她得出了三个结论,第一,自己在钮钴禄氏府上应该并不受宠,尤其是村儿嘴里说的老夫人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第二,这里应该是一处乡下的农庄,说明至少钮钴禄氏家里的状况还不错;第三,自己现在这个身份有父母和奶奶,甚至至少有两个姊妹和两个兄弟……

    海澜站住,疑惑的看了一会儿,这庄子里怎么会有这样一处的地方呢?她猛然发现那破房子里仿佛透出一丝红光,远处夕阳似火,海澜恍然以为是自己的眼花了,她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定睛看去,那处红光依然还在,海澜的心怦怦乱跳,难道这破房子里有什么宝物不成?

    “为什么?”章佳氏仿佛想起来了什么,她脸色一黯说道:“好孩子,都是额娘不好,你病势这样凶险,额娘却把你送到庄子上来,其实老太太这么决定那也是为了家里考虑,毕竟家里还有你弟弟妹妹,这不是怕你把病气传给他们吗?”

    “没见喜?”沈澜有些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海澜一听张嬷嬷竟然是来指导她学针线的,不由得笑了笑,她的苏绣在整个镇湖都是有名的,哪里还需要跟张嬷嬷学?海澜想了想说道:“嬷嬷,我这次大病了一场,昏迷了好几天,那几天里我一直觉得有一个人在教我针线,我觉得我什么都会了……”

    海澜笑了笑,她一想到明年要进宫选秀,就希望脸上能留下几颗麻子坑,只不过这念头她可不敢让人知道,应该很是惊世骇俗吧?她现在只觉得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

    看看周围没有什么人,海澜这才小心翼翼的顺着蒿草中间的一条小路一直往里走,来到房子近前,那道红光越发清晰了,海澜的心跳的越发厉害了,她轻轻推开房门,门轴发出“吱哑哑”的响声,屋子里很昏暗,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还有一种腐败的气息,海澜对这些都不在意,她发现那道红光的光源竟然来自墙壁上的一道神龛里,神龛里原先供奉着什么神像不得而知,现在却是空空如也,怎么会发光呢?

    张嬷嬷张大了嘴巴“有这种事儿?”

    香澜从懂事起,就喜欢和海澜争东西,一对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香澜爱说爱笑,活泼可爱,一张嘴能把人哄上天;海澜则是沉默寡言,也难怪家里人更喜欢香澜多一些。张嬷嬷原本是海澜的乳母,就因为她对海澜好,香澜看着不舒服,就愣是把张嬷嬷给霸占了去,却把她自己的乳母扔到了脑后,海澜想起村儿介绍是这些就觉得好笑,这个香澜明显的就是一个被大人惯坏了的小孩子……

    章佳氏想了想,说道:“也好,那你就清清静静在这儿住两个月,过一个夏天脸上就应该没事儿了,等上秋了额娘再派人来接你,你的针线还得好好地做,字也要再练练,不然进宫选秀早早的被淘汰下来,说出去丢脸,也找不到好婆家。谁曾想你阿玛竟然这会儿升了官,本来额娘还想着早点给你和香澜定亲……”

    沈澜在床上坐了,手里还握着那把洞箫不撒手,村儿笑道:“格格想要吹xiao也要身体好了才能吹,奴婢给您挂起来吧?”

    想到钮钴禄氏家里算上她至少有三个女儿,那位未来的禧妃娘娘也许并不是她,沈澜心里稍稍安慰,想着也许脸上留下几颗浅白麻子也不错,这样就不用入宫参选了,随即又暗自苦笑,也许一个不好就成了满脸麻子也说不定。

    “张嬷嬷?”

    张嬷嬷是看着海澜长大的,海澜的话她当然相信,不过仍说道:“你觉得你都会了,真的绣起来未必就能绣好,不如这样,明天你先绣一个帕子给嬷嬷瞧瞧,若是真的绣得好,就赶紧琢磨着绣一样东西送给老太太做生日礼物,让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