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鼎汉

作者:标枪 | 历史架空 | 围观:11498

收藏

  时空斗转,汉高祖刘邦最高纪录的天汉帝国居然代代传承了六百多年。  过去的一年,又一个懵懂无知少年被推到龙座,这家伙急着立威,竟诏令征战北胡。  陇山西麓的飞将军李广故里,一个良家子弟因热血冲头而应募者参军,跟着一支偏师出塞千里,孤军奋战、血洒大漠,最高纪录了该当杨柳林中,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不耐烦地喷了几下响鼻,却无法弄走粘在鼻孔边的柳絮,无奈之下只得引颈长嘶。。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李祚陵顿时觉得一道似乎带着热量和压力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最后在肩膀处落定。

      “先帝刚去、少帝初立,如今的天汉是内有宦官、外戚争权,外有诸侯割据混战,朝廷于此时北伐,不是时候,不是时候啊!”

      弦如意整整衣冠,走到案前,双手将亭长文书举过头顶,向县尉朗声道:“南河当川亭良家子弦如意应征投军,报效朝廷。”

      “噢!”连璧的语气有些惊讶,眼角的余光在看到操练的堡丁悄悄散去后,又看看马继身后的寥寥几个从人,乃提声道:“草民敢不从命!只是,不知大人借校场何用?”

      “难怪、难怪!”马继瞟了一眼左边神色自若的李祚陵,又仰头看了看堡墙上持戈的堡丁和那面迎着春风徐徐招展的“连”字大旗,又问:“那王家又如何?”

      “谁!?”马继手按佩刀腾地起身朝人群张望,欲找出“造谣惑众者”,好事却又怕事的人们哄的一声散去,人头涌动中哪里能分辨得出?只能见到人群散处的北门方向缓缓行来两骑,却是一骑黑一骑白,可谓泾渭分明、煞是扎眼。待那两骑渐渐艰难地分开人群行近,县尉马继看得清楚了,止不住高叫一声:“来了,总算有人投军来了!”

      李祚陵圈马回头,待绝尘再次加速后突然引弓搭箭,转身就射。

      李祚陵觉出县尉的目光锁定了自己,乃悄声叮嘱弦如意:“你有亭长文书,你先去。”

      马继亲热地拉了连璧的手腕行入堡门道:“此来无他,乃是要借贵堡校场一用。”

      堡门处,一个束发于顶、身穿皮甲、腰挎战刀的汉子拦住众人,马继扬鞭道:“本官是成纪县尉,特来拜见连家家主。”

      上司如此说法,主薄顿时无语。

      马继哈哈笑道:“那就径直去校场,看看足下和本官的眼力究竟如何!?”

      连家坞堡的校场完全是军营的形制,甚至可以说连家堡本身就是一个颇大的军垒。作为朝廷命官的县尉马继此时却无话可说,因为这个堡垒本身就是废弃了的军营,有此形制,当然不能指责连家人有僭越和谋反的嫌疑。

      河边一块平整的青石上,一位身穿儒袍却把宽大的下摆挽扎在腰带处,袖筒用皮质护腕紧束的青年翻身而起,用手中的书简指向白马笑道:“绝尘,稍安勿躁!”说话间,他见名为“绝尘”的爱马不住地扬头甩尾,乃道:“噢,你又想奋蹄疾奔了吧?”

      “王家……来了!”说着话,主薄匆匆下马,马继等人也纷纷下马。

      “啊!?”主薄失声,他原本以为即便李祚陵能够通过考校,至多也就是选送北军而已。

      那箭正中靶心!

      朝廷征兵一般有三种途径,一者征调郡国兵;二者谪发囚徒、商民充军;三者征召良家子自愿当兵。此番征召的正是要充实北军、出征胡人的良家子,所谓良家子就是那种家庭在地方上有些根底,本人名声良好,里正、亭长愿意出具担保文书者。在乡里人眼中,出了叛将、身败名裂的李家绝对不是良家,这个李祚陵当然也称不上良家子。哪个亭长、里正能够保证:这李祚陵不会像他先叔祖一样投敌?届时朝廷追究下来,恐怕……

      再中靶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