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新大唐双龙

作者:醉亲风.QD | 修真小说 | 围观:27120

收藏

  大营辕门外,陈窑闭目仰视,旦见空中繁星一点点,心神忽生感触。  手中“雷神”轻动过肩,陈窑潇洒一笑,只觉自己近日与这美女诸多纠葛便如这万道繁星,实则夺目,可当昼日升起来时便也没办法隐入看不见。  “你我虽终会一战,可妃暄妨先听我一言。”陈窑见师妃又偷瞧了一眼即将从眼前走过的意中人,贞嫂心中一阵乱跳,只觉着这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想到自己前日被那恶大妇毒打时,正是眼前这位看似面黄肌瘦的好看男子出手救了自己,贞嫂心里顿时忍不住闪过几分绮念:“若是自己嫁的是他那该多好,跟着他便是吃再多的苦我也乐意呀。”。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听见意中人这么亲密的叫自己,贞嫂心里一甜,脸上便不自觉浮起几分羞意、几分欢喜,嘴上虽未同意,可瞧这样儿,想是心里早就千喜万喜了。

      便这么在船上呆了足有一天,两人自是如蜜里调油般,便是真个小夫妻也未必如他们这般恩爱。卫贞贞尚是个处子,哪能经受的起陈窑这老手的调情手段,没两下便大脑一片空白,任陈窑胡来。而陈窑也趁着这机会,是把卫贞贞的手也摸了、脸也亲了,便连那只大手都伸进了衣兜里旅游过了一番,就只差寻个好机会行那周公之礼了。

      “******,我真笨,要知道朝代问人不就成了。不过,我要知道这东西干嘛,又不能当饭吃!”看了一眼算的上是家徒四壁的小破屋子,陈窑脸上顿时闪过几分颓然神色,只觉着自己还不如自杀死了算了,也免的以后饿死。

      那恶大妇见贞嫂出言劝陈窑离开,初始还有些高兴,可再看那贞嫂眼角含泪似是对陈窑动了真情,心里顿时就是一亮!

      “睡觉前我还跟人在迪吧里把妹妹呢,******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该死的地方!”随手拔起身边半寸长的绿草,陈窑拿眼前看了半晌,却是越看越觉着不对眼,那鲜嫩嫩的草尖儿似是化作了那尖尖儿的细针通通扎在了心口上,直让陈窑透不过气来。

      “天杀的奸夫****啊,我的老冯头啊!”那恶大妇见着老冯头的惨状,却还以为是人被陈窑打死了,顿时便哀嚎了起来。

      便这么睡了一夜,两人却是被外面的震天马蹄声吵醒的。陈窑听的亲切,只觉着这马蹄声便和前日自己听过的一般整齐,便是连半点的马嘶声也没有。待打开临街的窗户才发现自己没有料错,果然便是前日那支队伍,便连那姓宇文的大将军也在呢!

      “得,那你走好,我可回去了。”见陈窑有要动手开抢的迹象,小乞儿哪还会留下来,一哧溜便钻进了身边的小巷子,转眼便没了踪影。

      那恶大妇见着陈窑原本是愣住了的,可此刻被夺了木条儿后顿时便醒了过来,嗓门也就嚷嚷开了:“老冯头,快来呀,这小****的姘头来啦!”

      这话自然不能明着对那卫贞贞说,陈窑便寻了个等日后名媒正娶的说法,只喜的那卫贞贞又是高兴又是哭闹的,抱着陈窑直说自己这辈子能遇上这么个好郎君便是现在死也愿了,却将陈窑臊了个大红脸。只是这陈窑终究是个色中圣手,倒的后来终究还是耐不住下身的寂寞,便又哄又骗的让卫贞贞为自己吹了一宿。

      只是陈窑打了一通后神智已经恢复了,见恶大妇挥刀毫无章法可言,便也不惧,拿擀面杖挡了两下便寻了个机会退了出来。此时再一看那老冯头,陈窑忍不住也倒吸了口冷气,却是被自己这通“疯魔杖法”给打的鼻青脸肿的,嘴角、鼻腔、眼眉俱是一片血污,若不是胸口还有起伏,只怕便和死了没两样了。

      感受到空腹里传来的一阵紧似一阵的饥饿,陈窑又看了一眼那正泛着蒸汽的热肉包,虽然上面满是这小乞儿留下的油污指印,可陈舀还是忍不住蠕动了一下自己的喉咙,已经饿了一整天的他,此刻竟觉着这以前喂宠物狗都嫌弃的包子是如此的美味,便是光这么闻上一闻嘴里都已经是一腔的唾液了。

      对这些东西到底值多少陈窑是半点观念也无,以前看那些个古代的片子,那出手就是几百两几千两的,若是有少于十两的那都是打发叫花子呢!因此,陈窑便随便寻了个包袱让贞嫂将这些钱财包了起来,感觉有些碍眼,陈窑又拿了些衣物塞在外面,心里却不当回事。

      恶大妇这话一出,周围顿时便响起一阵喧闹声,俱是说这恶大妇不地道的。贞嫂平素的为人大伙都是看在了眼里,而这恶大妇平时也是没少得罪人,因此她这话一出,顿时便有几个年轻人忍不住从人群里冲了出来,俱是恶狠狠地盯着她。看这架势,若是有人敢先动手,只怕立马便是群殴的局面。

      “哐……哐哐!”

      又偷瞧了一眼即将从眼前走过的意中人,贞嫂心中一阵乱跳,只觉着这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想到自己前日被那恶大妇毒打时,正是眼前这位看似面黄肌瘦的好看男子出手救了自己,贞嫂心里顿时忍不住闪过几分绮念:“若是自己嫁的是他那该多好,跟着他便是吃再多的苦我也乐意呀。”

      在城外又快走了好一阵子两人才敢坐下来休息一下,适才过城门那会两人可是真的怕到了极点,生怕那卫兵搜查卫贞贞的包袱,到时包袱里的钱财一露白,那可就全完了。

      这小乞儿虽然是脸青唇肿的,可嘴角却仍带着一丝阳光般的笑意,便是连长相也是不俗的很,透着股精灵味儿,若不是脸上着实太多油污兼且衣衫褴褛,贞嫂觉着只怕便是那江都张知守的公子都比不过他。

      陈窑哪会将这老头看在眼里,仗着手上还有几分力气,伸手便将那擀面杖给夺了下来,顺势再一推便把那老冯头给推到了一旁。那恶大妇见老冯头吃了亏,有心想上前,却又怕陈窑两人跑了,便站在门口干着急,心里也开始怨起那巡城的衙役怎么还不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