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民国灵异档案

作者:文武721 | 灵异恐怖 | 围观:29307

收藏

  给大家提供民国诡异档案免费阅读,小说民国诡异档案是一本推理侦探类诡异小说,小说简介:从日侵华战争开始到日彻底投降,最近十年的时间内,中国范围内蒙古大学规模的诡异事件爆发,是巧合还是有人暗中操纵?在看不见的暗战中,在那个风云际会的年代里,几大家族,几代守密人又与其展开了怎样一个月前,我和齐掌柜到集上办货,正巧遇上本城有名的神算李铁嘴,李铁嘴一看齐掌柜,赶紧上来打招呼,问及饭庄境况时,齐掌柜立马眉头紧缩,唉声叹气,确实,自打皇帝被赶出了紫禁城,天下就彻底的乱了套,今天是袁大总统,明天是曹大帅,这沈北城又属于三省交接之处,今天白大司令过一遍,明天是李大帅过一遍,每过一遍,这沈北城的老百姓就遭了秧,强男霸女,我们这聚贤楼天天被当兵的霸着,好酒好菜的招待还不给钱,两句不对就甩巴掌,光这三天,我就挨了两回。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两人谈至天黑,掌柜子又吩咐刚从赌局上下来,正和我眉飞色舞吹嘘今天如何大杀四方的后厨学徒王二去整几道下酒菜,我一听赶忙又去温了一壶酒,酒菜送进里屋,齐掌柜又将门插住,两人继续密谈,一直到深夜时分,李铁嘴才离开,趴在外面桌上已经睡了两觉的我进去收拾碗筷,齐掌柜呆呆的看着桌上的灯火,突然抬头问我:“小峰,你相信鬼吗?”,我突然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齐掌柜摇摇头说:“时候不早了,收拾完了就去睡吧”,说实话,我当然相信有鬼,在慈安堂的时候,经常听大一些的孩子说鬼神的故事,据说慈安堂就是建在一处乱坟岗之上,后来平了无主孤坟修了个慈安堂,而且慈安堂每年都会有些夭折的孩子,也都就近埋在了慈安堂的后面小山上,那时候不听话的孩子都被吓唬说要罚晚上一个人去小山睡觉,再胆大包天的孩子一听这个都马上乖巧的像绵羊,记得有一年,我晚上拉肚子,茅房在院里,半夜起来去方便,刚从茅房出来,眼角的余光看见一团绿幽幽的光,一点一点的向我飘来,借着月光,我使劲的想看清那团光是什么,但怎么也看不清,那团绿光却离我越来越近,我想起这应该就是他们说的鬼火,当时只觉的头皮发麻,身上的衣服被冷汗浸湿了,我想跑,可怎么也迈不开腿,一股热流从两腿之间流出,这时不知从哪里窜出一条野狗,冲着那团绿光叫了起来,汪的一声,仿佛在我耳边响了一个炸雷,我陡然被惊醒,撒腿就跑回了房,第二天不光洗了裤子,还被罚多做50个鞋底,中午不准吃饭。

      这个李铁嘴是个外乡人,本名叫什么早已没人记得,自他说来自SD在道观中长大,正统的全真派,自小跟师父习得《六爻八卦》、《紫微斗数》,既能抓妖拿鬼,也能摸骨称斤,最为精通的是家宅风水,他的腿是给大总统算命时,无意中泄漏了天机而被天谴的结果,每当说到这时,李铁嘴一定会仰天长叹:“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齐掌柜,想好了?”,齐云梁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我:“小峰,没你事了,回去睡吧”,我嗯了一声,刚要走就听李铁嘴问齐云梁:“这店里除了这小子,没别人了吧?”,齐云梁嗯了一声,李铁嘴冲我说:“小子,听见任何动静都别出来,记住了吗!”,我转头看看齐云梁,齐云梁也盯着我,我回头冲着李铁嘴嗯了一声,就回屋了。

      这是我今天晚上喝的第五碗水,其实我并不渴,只是不想一觉睡到天亮,我需要半夜起来看看前厅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事还得从一个月前掌柜子齐云梁在集上遇见李铁嘴说起。

      你混吃全城大小饭庄,人送绰号李油嘴能不知道?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这李铁嘴看见齐掌柜一脸的苦瓜相反而噗哧一声乐了,他这边乐,齐掌柜看看我,我看看齐掌柜,两人先是一愣,紧接着齐掌柜的脸通红,拳头已经开始咯吱咯吱的响了,我也把手里的扁担攥紧了,打量了一下李铁嘴的身高,最后目标锁定在他的腿上,心想只要掌柜子一声喊,立马先把这孙子腿打折了。

      所以当我听到齐掌柜说到鬼的时候,不由的心头一震。我是个孤儿,被扔在慈安堂的门口,具后来拣我的老刘头说,当时我被一件棉衣包着,棉衣里面有三个字

      “掌柜子别不信,今天下午我去找您,我细细跟您说,保证您只要依了我的计,不出十天,必见成效!”,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我和齐掌柜愣在原地,看着他火柴一样的身形,一瘸一拐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这李铁嘴一看见我俩这样,赶紧收了笑,把齐掌柜拉到一旁僻静的地方说:“掌柜子误会,我笑是因为今天你遇上我了,咱们这店还有的救,只问齐掌柜有没有这个胆识”,随后便趴在齐掌柜的耳朵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齐掌柜两眼先是一亮,随后苦笑了两声,摇了摇头,李铁嘴一看赶紧说道

      但又不敢问。齐云梁一天都心不在焉,眉头紧皱,不时的唉声叹气,入夜,客人都走光了,我收拾停当,准备上门打烊了,齐云梁突然喊我:“别关门”,我纳闷的问:“掌柜子,还有客来吗?都这个点儿了”,这时候我发现齐云梁的眼里闪过一丝慌张,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咳嗽,我一回头,李铁嘴正站在我的身后,;

      齐云梁第二天一大早带着我再次到了市集,很奇怪的买了些香纸蜡烛,我寻思着老掌柜的尾七过了好久了啊,买这些做什么?

      所以李铁嘴的话除了给齐云梁填堵以外,没起到任何效果,办了货便早早的回到店里,因为没什么客人,后厨的掌勺师傅又告假去接乡下的老娘,店里放假一天,后厨的伙计去赌局的,逛街的,店里就剩我和齐掌柜两人,中午吃过了饭,齐掌柜正在算账,就听前门有人敲门,我开了门发现门外正是李铁嘴,进到店来,齐掌柜将李铁嘴让进里屋,插上了门,我在外面好生奇怪,这李铁嘴不过就是一个算命看相的,还真能让这聚贤楼东山再起?

      其实没人拿他这套说辞当回事,这年头摆摊算命的哪个不说自己是神仙下凡灵童转世的,大兵们一来,一个一个卷着铺盖比兔子跑的还快,就这李铁嘴不走,他说夜观星相,暗自排盘,他不能走,而且有笔大富贵在等着他,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不走是因为惦记着城北的王寡妇。

      所以直到现在这样齐云梁也没把聚贤楼关了张,李铁嘴这么一问,我心里就暗骂,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吗,全城现在总共还剩几个饭庄?

      一个月前,我和齐掌柜到集上办货,正巧遇上本城有名的神算李铁嘴,李铁嘴一看齐掌柜,赶紧上来打招呼,问及饭庄境况时,齐掌柜立马眉头紧缩,唉声叹气,确实,自打皇帝被赶出了紫禁城,天下就彻底的乱了套,今天是袁大总统,明天是曹大帅,这沈北城又属于三省交接之处,今天白大司令过一遍,明天是李大帅过一遍,每过一遍,这沈北城的老百姓就遭了秧,强男霸女,我们这聚贤楼天天被当兵的霸着,好酒好菜的招待还不给钱,两句不对就甩巴掌,光这三天,我就挨了两回

      “五指山了”,老百姓纷纷出城逃兵灾,四周的饭庄也是倒的倒,关的关,这聚贤庄是齐云梁祖传的家业,老掌柜齐玉祥活的时候,这聚贤庄也算是沈北城数一数二的大饭庄,楼上楼下,灯火辉煌,结果怎料老掌柜临老抽上了福寿膏,没几年就把饭庄折腾的就剩这么一个门面了,还把自己给抽没了,临走之前拉着刚刚从省城念书回来的齐云梁千叮咛万嘱咐,再难不能卖了聚贤楼,躺在床上瞪着大眼盯着齐云梁,齐云梁叹了口气,狠下心的点了点头,老掌柜这才咽了这口气。

      然而没想到,这一次开始最终竟搭上了一条人命和一桩鬼案,我的一生从此也完全不同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