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纨绔攻略手册

作者:逢狸 | 游戏竞技 | 围观:11532

收藏

  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养在老太太膝下。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貌美、高贵的、端庄大方、婉约,好像从来不出差错。可她身如浮萍,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纨绔家世煊赫,俊美且会撩。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跟了小爷,准保你享清福。”他信誓旦旦,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凌安却红着脸唾骂:呸!霉气。几番纠缠不休,风云陡变,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那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干你的活就行了。”为首的那人低声呵斥,“问那么多,就不怕自己的下场也是如此?”

    凌安想到这里,便有些心气不顺。

    可这次进京,她还是带了许多医书过来,满满地装了两个木匣子……

    凌安不敢抬头,只有额上汗水出卖了她的心思,老夫人这才放下杯盏,沉重一声砸在桌几上,一声“哼”似乎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更像是一声轻蔑的冷笑。

    路途遥远,她又大病一场,不便同安禄生一同前往金陵。加上安禄生也说,多了她这么一个女儿,很多事情也需他提前回京打点。

    一直以来,阿娘都告诉她,她的爹爹只不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樵夫,早早地就走了,留下了她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儿时她被其他孩子欺负,笑话她是个没爹的野种,她至少可以愤怒地回击过去,但是现在,阿娘说她的亲爹是高官贵胄,她却只觉得愤怒和心寒。

    可凌安也没想得人喜欢。

    时下正流行陈世美抛妻弃子媚皇权的折子,而她的亲生父亲,正是那个“陈世美”。

    目前为止,这些丫鬟小厮对她的态度,算得上恭敬,因为来得是位挺特殊的新主子,虽说不知后来造化,但身份总归云泥之别。

    做戏得做全套,安禄生甚至悄悄转了她的户籍,为她找好了一对合适的养父母,旁人再去查,也是查不到的。

    凌安心底一颤,想着自己应当没有乱了规矩的地方。她那时还不明白,旁人若是不喜欢你,再完美也能指摘出许多错处来。

    所以她才修一封书信,恳请安禄生接回自己的亲生女儿。

    大雨让泥土湿润,不多时几人就刨了个深坑,这才一脚将麻袋踹进坑里。

    老夫人又是一声冷笑:“你既这么说了,老身哪有不应的理?只是琼华那边,须得仔仔细细瞒着,若让她知晓,只怕我们整个安家,都要被你一时的心软给拖下水了。”

    岸边一缕风飘飘荡荡吹过来,带着一丝凉意,撇开马车的帘子,抚在里面瘦小女孩的额上。

    安老夫人自旁人走后,便敛了笑容。虽然眼前这少女也是自己儿子的骨肉,但私生女就是私生女,骨子里留着其他肮脏的血脉,永远上不得台面。

    刚打了帘子,却发现轿子里的女孩子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此刻身子略略倾斜,有些出神地看向窗外。

    所以凌安,便从一个私生女,摇身一变为肃国公府里养着的表小姐,还是以老太君的名义收养的,身份也委实不差了。

    凌安看得出来,这两个丫鬟有示好的意思,不过她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旁人再热络她也心存提防。快到晚膳时,霜风从膳房房里端来饭菜,说道:“姑娘,今夜大雨,老夫人说您不必去陪了,这几样菜式是老夫人赏的,您来尝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