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逆天剑祖

作者:夜狐独舞 | 修真小说 | 围观:23177

收藏

  一体两魂。一魂,纯朴,善良真诚;二魂,很聪明绝顶,冷酷无情。  十八柄古剑大展神通,一剑,斩仙;二剑,斩妖邪;三剑,破苍穹……  第二次写书,文笔和构思框架可能会还严重不足,希望能大家多加点拨,需要支持一下新人、且本书都属于慢热型的,但也会太慢,希望能大家多加需要支持后世学人,不究此事为何事,未曾学道,即欲成道;未曾学人,即欲作仙。无怪乎修道者如牛毛,成道者如麟角也。。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咕噜,咕噜……。”正当阿牛神游往事之时,薄衣之下的肚子却不争气的鸣叫起来。

      “苗大夫。”看着面前这张皱巴巴,却受村里所以人都尊敬的老脸,阿牛,也就是追上来的男孩极为诚恳与坚定道:“求你将那毒物的所在点告诉我吧,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取回毒素救治我父亲。”

      吃饱喝足,阿牛仰头看了眼刚升起不久的太阳,随即揉了揉太阳穴便抬腿向着山顶攀登。而只要再翻过这座山,那么他也将离目的地不远了……

      待一切都风平浪静,阿牛这才畏畏缩缩地抬起头来,目视周围所有的一切,发现并无异常之后,他这才缓缓地站起。然而还未站定,阿牛的身体竟莫名的又颤抖起来,甚至黑黑的小脸在这一刻“刷”的一下,苍白无比。

      吃完,阿牛又给大黄剥了一些,开始大黄还不肯吃,但在阿牛几声怒喝之后,它只得极不甘愿的吞了十几颗,直把它苦得狗泪之流。

      不仅如此,在男孩身后还跟着一只大黄狗,也许是玩累了的缘故,此时它没有像其它狗儿那样活剥乱跳,而是老实巴交的跟在主人后面。且舌头已经狗嘴里吐了出来,估计是用来散发体内的热量吧……

      低头一看,只见大黄狗正伸着舌头给他添脚,而这时的他也发现有根脚趾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小口子。红色的鲜血从口子里流出,接着就被大黄狗添了个干净。

      “呸。”吐掉一嘴的腐蚀物,阿牛正欲站起来时一阵劲风猛然吹来,而他头顶上的树枝也随着“刷”的一下,发出一阵声响。

      “这……。”见她如此,苗大夫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最后,无奈中只得一咬牙,有些于心不忍道:“办法也不是没有,但这其中的困难根本就不是凡人可以办到的呀!”

      而正处于悲伤中的妇女根本就没看到这一切,要不然她绝对不会让儿子离开……

      徒步至山顶,阿牛并未发现任何可入肚之物,本想生火取暖,却又找不到干柴,无奈他只得攀上另一座大山。

      眉头微微皱起,又冷又饿的阿牛抬起步子不缓不慢的向着山上走去,毕竟在呆在这里也无济于事,更何况身上衣服已经被露水浸湿,在不想办法烘干衣物,只怕会生一场大病。

      伸手拍拍狗头,表示自己没事后,男孩弯腰背起干柴继续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山下走去。而这条山路也正是这样走出来的,当然并不只是他一个人……

      “你?”听了这话,苗大夫一阵傻眼,要换做是别人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讽刺对方一番,更何况还是个孩子。但面前的阿牛则不一样,因为他即将失去亲人,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打击对方那颗脆弱的心灵,只得好心开导道:“孩子,我知道你很孝顺,但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能完成的,听苗爷爷的话,去陪陪你那时间不多的父亲吧。”

      如此对视了一会儿后,苗大夫叹了口气,淡淡道:“既然你心意如此,那我就告诉你吧,反正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会去。”

      思索片刻,苗大夫接着道:“依我所看,你朗应该是被蛇所伤,不过却不是普通的蛇,至于是什么蛇我也不是很清楚,而要想治好他就必须得找到能与其对抗的毒素,稍低则不行,较高则适得其反,只能找到浓度一样,且两者间必须得产生抗性,要不然就算找到同等量的毒素也是白搭,但要想在两天之内找到这种毒素谈其何难啊!”

      “不行。”阿牛想也不想就将对方的好意给拒绝掉,随即依旧坚持道:“求求你告诉我吧苗爷爷,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去乱抓一种毒物来,这样就算救不了父亲,起码我也问心无愧。”

      沿着坑坑洼洼的路面一直跑到村尾,男孩忽的发现前方灯火异常的通明,转了个弯后,他略微一愣,随即脸上立刻浮现出许惊慌之色。

      然而,当男孩刚踏入茅屋的霎那间,他整个人像似被电了一下,身体一抖,便呆立在原地,眼睛则死死地盯着茅屋一侧,只见在那里有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位面色苍白中年男子。不仅如此,此时男子的眼,口则怪异地浮现出极其浓厚的黑紫色……

      千米,一个很短的距离,但在树木与荆棘阻挡之下还是让阿牛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对面,依旧是大山,但不同的是这次山与山之间隔了一条幽邃而深长的山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