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御夫

作者:粉笔琴 | 历史架空 | 围观:13433

收藏

  拿回来的未婚夫飞到了人家锅里,她忍!闪电定亲,被嫁给了个二十六岁的老男人。是可忍,孰不可以忍!十七岁后,她的志向是残害苍生十七岁后,她只想先残害掉这个装作纯良的腹黑大叔。%%%这是琴儿的第六本书,坑品看的见,快所有收藏吧!谢谢您!“御”字系列此外四本《御佛》《御人》《御主》《御宠》,评论交流大家赏鉴!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查!”一声叫嚷,车帘子被掀开,但探头的士兵还不等夜凰把他看清楚呢,就又放下了帘子:“墨大人恭喜恭喜!”

    箱子弹出了一层,装有金饰玉器玛瑙璎珞的头面;夜凰伸指给推回去,出来了二层,乃是享有红宝蓝宝的一些物件;她只扫了一眼又给推了回去,便出来了第三层,其内却是一些奇形怪状的饰品,有金,有铜,但奇怪的是他们不是有所残缺就是泛着青绿之色;夜凰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几个翻了翻,一脸的喜爱之色,而后又小心翼翼的放了回去,再将其推回,却在第五层刚显露出几个硕大的东珠之时,又给推了回去,并手做了个扭转的姿势,那第一层复又出现,而她一脸肉痛色的再其内翻找,最后摸出一个金子打造的猴子捧桃的大翅珠花来。

    “礼成!新郎新娘早些休息,洞房花烛春宵千金!”婆子的高音里,屋里的几个花花绿绿的丫头们便和喜娘以迅雷之速出了屋,当砰的一声屋门关上时,她便听到了屋外那些丫头婆子们的笑声。

    “你自己也保重,墨兄是个有才华的人,你跟了他,也是好的。”男子才说了一句,身边的女人就挤了过来,似要和夜凰说话,可夜凰却忽而退了一步福身言到:“夜凰多谢养父一家给予的关照,自此日随夫婿而去,自当不忘教诲,你们,请保重!”说完一副哭泣之样就跑出了厅,弄的在旁边的男人赶紧抬手:“梁国公,付夫人,付世子,少夫人,墨纪这就去了!”

    “夜凰记住了!”她才言毕就被拉了起来,老者身边的妇人走了过来,抓了她的手轻轻的叹了口气,极细地声音说到:“你莫怪我们……”

    “你不是怕圆房吗?既然怕,那你何必与我同床?你就还是睡外边吧!”装逼兄说这一啪啦竟然还是不回头,当下夜凰活动下了脚踝,却用萝莉的声音轻柔无比的说道:“你确定,要我,睡外面吗?我才只有,十四诶……”

    正在此时,鸡鸣复啼,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却发现竟已是天见鱼白,赶紧的又拉开了帐子,冲着瞧望着自己的女子说到:“赶紧起来梳妆收拾吧,告别了你养父一家,咱们,也要离府了!”

    半垂眸,若羞涩,夜凰的手指捏手指,迅速做出一副娇弱不堪的模样,微微地挑了眼偷瞧的同时,还让自己微微地颤抖,表示出一份紧张与胆怯。

    喝了一肚子的酒,流了一脸的泪,不管真的伤感还是假的做样,总是到了离别的时候,夜凰走到堂前规规矩矩的冲着那主位上的老者便是一跪,可膝盖才触地,那老者便两步上前拉扶了她,轻轻的摇头。

    夜凰翻了眼:“那好吧!”说着往前凑了些:“其实我看的出来,你不高兴娶我,大约觉得我是个养女,没什么好的身份,但实际上呢,我还小,也不想嫁人,但怎么说呢,养父一家对我有恩,这门婚事,他们定的我也不好反驳,所以与你成亲其实是想让他们安心,快乐!如今出了城了,他们自是认为我跟你去了,不如咱们两个就好聚好散吧,你给我一纸休书,我给你分手费,咱们各奔东西!”

    噌的一下睁开了双眼,他很诧异帐子怎么短了一节,待这么一瞧,便惊的坐了起来,不信的看看自己,又看看面前的床帐,他一把拉开了床帐就看到了一个女子侧身而睡,眉头轻蹙。

    顺手从床上抓起一个枣子塞进嘴里,夜凰单手撑腮的斜在铺上打量着地上的新郎官。

    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不断的点点转动着她左手腕上的镯子,若仔细瞧看就会发现,她的食指和中指竟是一样的长短。

    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隔着被窝,他推的膝盖,力道不算小,可女子却没睁眼,这一下他的脸更是黑了几分,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些许,声音也加了分贝:“你给我醒醒!”

    轻叹一口气,她快速的把珠花放回了盒子里,而后她却伸手直接摸到了最下一层,也就是第十层,她一点点的抽开,慢慢的一条项链露了出来,那闪耀的红宝与金色交织在一起展现出一个美丽的弧度,但是……正中的项坠处,那红宝围成的圈里,却赫然是空洞洞的,只留下了一个金色的圈,还带着用来嵌抓宝石的四爪。

    “真的?”夜凰一脸的感激之色,但很快又歪了脑袋:“那是这样的话,你刚才干嘛又一副不记得的样子?”

    “啪!”随着一道金光抛物线闪过,新郎官手里的酒杯被丢到了桌子上,继而那位装逼兄开始伸手拆他身上的大红花,人也份外自然的扭了头瞥了眼夜凰。

    “好好,去吧!路上小心!禄儿去送送!”梁国公说着摆了手,那被叫哥哥的付世子自是追着相送,留下那少夫人阴着一张脸在那里咬牙切齿。

    “什,什么?”男子显然惊诧的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