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官至云海

作者:寂寞一刀 | 现代言情 | 围观:21693

收藏

  给大家提供更多官至云海免费深度阅读,主角叫段泽涛的小说名字是《官至云海》,又名《上位》,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的在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寂寞孤独一刀,小说官至云海全文讲诉了主角段泽涛是一名草根大学生,看他如何步入官场,成了一名一身正气的官场枭雄,看他如何在这里成就一段励志故事传奇……自己不是在做梦吧?!段泽涛用力拍了拍有些晕呼呼的脑袋,有些茫然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扫视四周,想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突然,书桌上的一本台历定住了他的眼球,那上面赫然印着:公历一九九七年五月!。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再世为人的段泽涛当然不会和这样的小人置气,淡淡地笑笑道:“没什么,随便看看,有事吗?”,胡希同看着段泽涛那自信淡定的笑容心里越发不舒服,却也无可奈何,讪讪地说道:“系里的张书记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应该是为了分配的事,你可要请客啊!”。

      张新明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青年,从他坚毅的眼神中看到了昔日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他站了起来,走到段泽涛面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感慨地说道:“好!很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希望有一天,我会以有你这样一个学生而骄傲!”。

      记忆如书页般翻起,他大学毕业后,分到政府机关混了四年,因为他耿直的性格一直不被上级所喜,坐了四年冷板凳,他毅然辞职下海,几番拼搏,创立了梦想集团,巅峰时期公司资产达到十几亿,但在一次项目竞争中他得罪了“红三代”江子龙,最后在资本和权利的斗争中,他败下阵了,而江子龙却并不放过他,派杀手伪造车祸追杀他,结果。。。

      自己不是在做梦吧?!段泽涛用力拍了拍有些晕呼呼的脑袋,有些茫然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扫视四周,想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突然,书桌上的一本台历定住了他的眼球,那上面赫然印着:公历一九九七年五月!

      寝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临近毕业,大家都在为工作的事忙碌,前世自己做为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又是学生会主席,获得了选送省政府机关的机会,这个让同学都十分眼热的选择却让段泽涛白白蹉跎了四年的光阴,这一世自己又该如何选择呢。

      正沉思间,身后有人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哟,我们的大主席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呢,你不是想去山南那个穷山恶水的地方吧?!”,不用回头,听这阴阳怪气的声音段泽涛就知道说话的是自己的同班同学胡希同。

      从张新明办公室出来,段泽涛觉得脚步格外的轻快,自己做了一个和前世截然不同的选择,会有怎样的一片天地等着自己呢,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段泽涛慢慢苏醒过来,意识慢慢回到脑海,破旧的上下铺木床,杂乱无章堆满各种书籍和资料的书桌,还有屋角摆放的一排排热水瓶和洋铁皮水桶,入眼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又有点陌生,说熟悉,是因为这和自己大学时的寝室太像了,说陌生,是因为这毕竟是太久远的事了,自己大学毕业也有十几年吧。

      段泽涛坚定地摇摇头:“张书记,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我知道山南很贫穷,条件很艰苦,但正因为如此,那里才更需要我们这些大学生,国家培养了我,我就要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张新明吃惊地睁大眼睛,“你想去山南?!泽涛同学,你可要考虑清楚哦,进省政府机关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年轻人有闯劲是好的,但等你到了社会上你就会发现现实是残酷的,要不然你先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别急着做决定!”。

      这家伙长得白白净净,戴副金丝眼镜,颇有几分儒雅气质,却是一肚子坏水,段泽涛在学习成绩和学生会职务上一直压他一头,让他十分嫉恨,平时没少在背后说段泽涛的坏话,前世他和段泽涛一起分到省政府机关,因为善于溜须拍马又有个在省政府当处长的老爸,一年后就提了副科,小人得志后的他没少欺压段泽涛,段泽涛后来辞职下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看不惯他那副嘴脸。

      进入政坛副科级是个最基本的门槛,很多人在政府机关混了一辈子都没能迈过这个门槛,前世段泽涛在省政府机关混了四年还只是个普通科员,所以他很清楚副科级对于一个想从政的人意味着什么,前世他在资本和权利的斗争中败下阵来,这个教训让段泽涛意识到,在华夏国你要想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从政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后世流传着一句话叫“一流的人才在政界,二流的人才在商界,三流的人才在学术界”,想到这里,段泽涛不禁对这个招聘启事有些意动。

      记忆在这里终止了,重生了!自己居然重生了!被网络重生小说祸害不浅的段泽涛从前世的悲愤记忆中回过神来,开心地笑了起来,开玩笑,重生啊,这可比抽中500万的福彩大奖难多了。段泽涛用力挥了挥拳头,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再来一次的机会,自己当然要好好把握。

      段泽涛把自己的裤兜一翻,掏出里面的一百五十块钱对桌上一拍,“打土豪分财产呢,这是我的全部资产了,你们看着办吧!”,潭宏拿起五十块,将剩余的一百块塞回段泽涛的口袋,将手里的钱扬了扬,“不够的,我垫上!”。

      “切,这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只有脑袋秀逗了的人才会去吧!”,旁边一个长满青春痘的‘眼睛男’不屑地摇摇头道,很快围在布告栏前的人群都意兴阑珊地散去了。

      能进省政府机关,这在所有的大学毕业生眼中无疑是个天上掉下来的金饭碗,但前世在政府机关混过的段泽涛却并不喜欢这份工作,每天一张报纸一杯茶,挖空心思往上爬,这对想做一番实事的段泽涛来说并不是好的选择,他思索了一下,毅然道:“张书记,谢谢你对我的推荐,我更想做一番实事,机关单位不适合我,我想报名去山南自治区!”。

      张新明抬起头,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对段泽涛这个品学兼优的得意门生,他是从心眼里十分喜欢和欣赏的,正因为如此他才顶住重重压力,将系里唯一的两个选送省政府机关的名额留了一个给了段泽涛,“泽涛同学来了,坐吧!”。

      回到寝室,室友们大都回来了,老二潭宏一见到段泽涛,迎面就对着他的胸口擂了一拳,用他那特有的大嗓门嚷道:“老六,你可回来了,我们正在说你呢,听说你被选送省政府机关了,没说的啊,晚上一条街新新餐馆请客,今后就是省政府领导了,不宰你宰谁啊!”,寝室里按年纪大小排了座次,段泽涛排老六,虽然不是亲兄弟,却比亲兄弟还亲,尤其是死党潭宏,在段泽涛人生低谷的时候没少帮忙。

      张新明将选送省政府机关的事对段泽涛说了,“泽涛同学,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因为你在校期间优秀的成绩和良好的表现,所以我推荐了你,希望你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后,努力工作,为母校争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