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T文明

作者:芷徒 | 灵异恐怖 | 围观:13913

收藏

  司徒敬仰后转身紧靠着窗,仔细地地目光注视着林思容的眼睛:"想逃避,是怕丧失,所以曾丧失,曾被造成伤害,现在的不想被造成伤害.只希望能更好得保护好自己,好好的地活一直这样."说着觉间眼眶有些潮润,他意外发现自己居然流眼泪了.  “景仰,请去开下门。”从远处厨房传来妈妈的声音,司徒景仰有些不情愿的起身,向门口走去。就几步远,院子的大门很近,因为景仰的房间窗外就是院子里种的桂花树,景仰喜欢桂花浓郁的香气,所以他住了这间。。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白色粉末?是什么样子的?”

      “未必,怎么这么快就说是密室杀人事件了呢?”司徒景仰留意到了林思容的表情和刚才的举动,心里有些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

      “恩,大学的课程相对容易一些的,通过考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景仰轻松地说着,并回忆起当初大学考试的情景,忍不住抿着嘴笑。

      “司徒景仰!”余唐也很快认出了景仰,他来到面前重重地拍了下景仰的肩膀,算是报复他的取笑呢还是真的很想念以前的老朋友呢?两者都有吧,不过余唐立刻注意到了景仰身后的林思容。

      “你可以不说,可是我会把你的拒绝记录下来给警察看的!”余唐的话里有些生气,不过仍然看着对方。

      “那个嘛,是比较麻烦。看就是现在播的那个新闻,有个联盟委员会的议员被谋杀了,我们正在处理那个案子,饭吃完了还得赶紧走呢。”

      “是。。。”林思容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很快想起来了,“是墙上一个圆的洞,里面好象是根乙烯管,对了,我知道余唐说的白色乙烯粉末是哪里来的了。”

      “除非是内部的人知道别的进入大厦的通道,或者和任时安一样从白天就一直没有出去过直到22点大厦关门。”景仰看着电视屏幕说。

      “还上去?”余唐似乎不太情愿,但是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思容却跃跃欲试的样子,这让司徒景仰有些头疼。

      “对了,从现场看就是没有搏斗或者挣扎过的痕迹。这一点很奇怪。另外,死者的血液溅到了墙上和床的被单上,到处都是。还有点比较奇怪,床单上有一些白色的粉末,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小言在旁边擦桌子,听到了司徒景仰叫他,马上跑了过来,“先生,有什么事吗?”

      一下子大家都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表妹你留在这里等我们。”

      “对了,景仰,你下个星期不是要去荒岛度假的吗?”兰心突然问起这个。

      司徒景仰不怎么领情,没有伸出自己的手,他觉得在自己的潜意识里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个表妹?T星的纪年表上写着大大的31两个阿拉伯数字,每个家庭仿佛像新诞生的那样子,没有亲戚这个概念,恩,从来都没有过。司徒景仰边想边望向厨房,他想请母亲解释一下这一切,而他自己也可以脱身去做别的事。

      接下来的谈话就比较有气氛了,司徒景仰发现林思容还是和自己有些可以沟通的地方的,比如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上都很尽心。因此两人的谈话也愉快地进行着。

      接下来说话的是那个尖鼻子的老板,因为皮肤很白又有些肥胖,所以看起来并不像黄种人,这和其他人是有很大区别的,让他在这群人当中显得特别醒目。“我当时嘛在大堂算帐,喏,就是这里,”老板用小眼睛视意了一下现在大家站的客厅,“这个季度收入可不怎么好,比上个季度要少13%如果。。。”他顿了顿,考虑了下没有把“如果”的内容说出来,不过景仰也大致可以从他打量大家的神态上猜出七八分,估计是“如果不能在你们这些人身上多赚一些的话”此类的语言。 “再这样下去我的财产会越来越少的,我。。。”老板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手里计算器不停跳出来的数据,反复地摁来摁去。

      “然后最后出来的就是住最左边房间的那对客人了。”指的就是耿梁夫妻两。

      “来了有三年了,是父亲送我来的,之后就再没有看到他了;过了几个月小童也被送来,虽然生活很不如意,也总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但是毕竟有了个伴,小童是个很内向的人,开始还很不好沟通,不过后来嘛,我就把他当成我的弟弟拉!”小言嘻嘻哈哈地笑着。

      “凶手就在我们这个大厅里,因为岛上已经没有其他任何人了,所以大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特别是在今天夜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