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天陨邪少

作者:属龙语 | 现代言情 | 围观:7371

收藏

  《天陨邪少》小说的主角是林邪王语嫣,是由属龙语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天陨邪少说主要原因讲诉了:他是校园里的小少年,却因为一颗外星来的陨石获了奇妙的能力,自此他的世界已不再常人眼中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们原来是始终不明白世界的另一面,奇妙的一面,而他出乎意料的闯了进去。第二节的铃声在林邪的热烈期盼中终于欢快的响了起来,他这才甩开了死党刘勇的纠缠,下课十分钟,除了那个王讷彬占了两三钟外,其余的时间全让这个小胖子的喋喋不休,咄咄逼人给占了。。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第二节的铃声在林邪的热烈期盼中终于欢快的响了起来,他这才甩开了死党刘勇的纠缠,下课十分钟,除了那个王讷彬占了两三钟外,其余的时间全让这个小胖子的喋喋不休,咄咄逼人给占了。

    “刚才真是把我吓惨了。”王语嫣心有余悸的说着,然后才回答道:“我在这儿等你,拿去。”说着递给林邪一个包。

    正埋头踢着街道上的石子儿,耳边传来声音“林邪,小心!快让到一边”,听见这放,林邪条件反射地跳到一边,动作之迅速敏捷,让他大吃一惊,什么时候自己身体柔韧灵活了。

    林邪想了下自己这两天似乎没有做什么,就在家里呆着想她,想自己的路在何方,该怎么走了。于是他老实回道:“没做什么,就在家里,帮母亲干活了。”他用简洁干练的英语说了出来,还套上了两个句式,说完便把笑容挂在了脸上,这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忧愁多了,但笑容似乎也多了,不像以前那么平静,淡淡定定的就是一天。

    “就为了一只兔子,你就把自己放到险境?呃,兔子?在这县城里面怎么会有兔子呢?”林邪奇怪道。

    原来,林邪想事注意力太集中了,以致没有注意到身后悄然行来的车子,那司机估计也是没睡醒,迷糊着,再加上绵绵细雨,有着蒙蒙雾气,所以没看清前面还有一个人,等林邪闪了开去,他才抹掉了脸上的冷汗。

    梅雨季节,丝丝春雨,如蚕丝般洒向人间,汇织成一种神奇,弥漫着一种情调,浸润了一种氛围给雨中慢行的人。林邪依然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没打雨伞,身上换了一套更俭朴,更简陋的衣服,脚上换了双布鞋,还有两个洞,饶是如此,也遮掩不住他俊秀下的阳刚。

    林邪没有想通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自己一个穷小子,就算冲了一下天,他的身份也不至于对自己这样的啊。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第二节课可是英语课,得好好看看那种神奇玄妙是否还在。

    狂喜之后,心中又有了个疑问,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这么真实。从哪里来的呢?难道,难道和那天撞向自己胸口的一块小东西有关系?恩,也只有这种解释了,要不以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可问题是那块小东西是什么?钻进自己的身体还会融化,醒来后身体也变了好多,异常轻盈有力。莫非,莫非,那天听广播里说了江南地区会有陨石,真的是陨石?可陨石怎么那么小?这不可能啊!

    林邪觉得老师的英语说得挺好听,便自然而然的学了她的腔调。而刘勇他们一帮人,再次给愣住惊住了,上节课的余惊还没过,林邪就又抛给他们一颗炸弹,郑玉颜和任婧也转过头来看着他,她们从来没有把林邪放在眼里过,似乎他是透明的存在,可今天,数学课上的表现就罢了吧,还能解释说瞎猫撞上了死老鼠,可这英语,那语调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补起来的事情。两人的眼光除了惊讶外,更多的是不解,还有一丝妒嫉鄙夷的味道。

    看她穿的那么单薄,虽是春天,但梅雨季节还是有点冷,要是淋了这一场细雨惹出感冒,那罪过可就大了,只好移近了她,站到她身边。王语嫣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狡黠的光,把雨伞撑在两人的上空。

    “恩,很好,林邪同学,请坐下。”陈丽英回过神来用流利的英语说了出来,眼中满是赞许。

    《天陨邪少》林邪王语嫣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天陨邪少》讲述了林邪王语嫣跌宕起伏的故事,天陨邪少林邪王语嫣小说精选:萧索单调的冬季里,总是在盼望春天。盼望她的草长莺飞,丝绦拂堤,盼望她的千树琼花,碧波涟漪,盼望她的兰馨蕙草,润物如酥;盼望她的春色满园,落红如雨。

    走近了,映入林邪眼帘的是,长发披散在肩头,两弯细细的柳叶眉似蹙非蹙,白皙的肌肤隐隐泛著红晕,红的嘴唇娇艳欲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意是担心。

    林邪知晓后,对他不由尊敬起来,这个年头,当官还能做到这样的,的确有点少了。

    可是,可是,这个叫林邪的同学,还真是有点邪,居然用初中的知识将那两个高中才学的公式给套了出来,让他不得不佩服,还是五体投地的那种佩服,以致于下课走的时候,不停的拍着他的肩膀,“好好好”的说个不停,说一个好字拍下肩膀。林邪还真有点受宠若惊,以前对他可是从来不假颜色的啊,还总铁青着一张脸。他拍着自己的肩膀虽一点儿也不痛,可那感觉就像什么似的。

    “哦,那个”王语嫣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脸粉红粉红的,煞是可爱,嘟咙了一下,轻声道:“那天早上,我看见一只雪白的兔子跑了进去,我就跟着走了进去,谁知道……”

    林邪收起了雨伞,嘴里念道:“初三一班,那是重点班吧,里面的人几乎都能考上重点高中,接着就是重点大学;而自己,初三四班,全校闻名的烂班,差班,里面的人都被叫做社会的渣滓。抬头望了望天,似乎两人的路差得太远,一个通向天堂,一个却是通向地狱。”他摇了摇头,向班上走去。

    萧索单调的冬季里,总是在盼望春天。盼望她的草长莺飞,丝绦拂堤,盼望她的千树琼花,碧波涟漪,盼望她的兰馨蕙草,润物如酥;盼望她的春色满园,落红如雨。

    陈老师今年才二十六岁,刚读完研回来,她没有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来到涪丰中学,见没人愿意去教初三四班的英语,她便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接手了他们班的英语教育。而她是年轻人,自然比那群老夫子讲的生动多了,不留作业,不一味照搬书上的讲,总是在玩笑中便把知识传播了下来,大家也不容易忘却。也正因为如此,大家对她也比较尊敬,也能打成一片儿,英语课就是初三四班所有课里面纪律最好的,没人睡觉,没人打闹,气氛很是活跃,就是那些最调皮的人也不会在英语课上捣乱,要是那样的话就是众矢之的,会群起而攻之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