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恐怖山谷

作者:切洋葱治眼 | 科学幻想 | 围观:28689

收藏

  一个小县城里的公务员,事业、家庭事事不顺利,一次偶然的的出差。幽灵、僵尸、因为未来战士,当这些仅有在电影里会出现的东西全部成了生活现实。是随波逐流、争扎求生本能,但是勇敢命运抗争、逃脱山谷?  是地狱,但是天堂?  本书为传统无限流,不YY、不11,不孽主,更新了“听说了吗,白书记和拿主任这次考察回去后就要调到省里去了,又升迁啦!”“他们这一调走咱们可怎么办啊?估计咱们这次的事又打水漂了。”“可不是嘛,这回一换领导了,县里人事肯定又要冻结了,等他们调走了,咱们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倒霉啊。”旁边的同事小声议论着。“怎么这种倒霉的事总是让我遇到。”一身“假劲霸”牌西装的王立搓了搓被冻的发紫的手,紧紧的将衣服的领子往脖子方向拉了拉,耳朵里再也听不到前面某领导义正言辞的演讲和同事的唠叨,脑子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本以为天上终于掉下来了一个小馅饼,没想到却是来活受罪尊的。马上就30了,依然没有什么升迁的机会,想起刚考上公务员时候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想起那时候许下的豪言壮语,现在回到家简直都不敢看自己父母的眼睛。。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黑色紧身衣服的人。“21点54分,恭喜你,你是第一个来到山谷的人,用了13个小时才来到山谷1个人,这次的新人素质还真是差,午夜0点后,所有没有赶到山谷的人都将被淘汰抹杀。”冰冷的声音从黑衣人的口中传来,没有任何感情。“你是?”,“你是船上的驾驶员!”王立被震惊的一脸目瞪口呆。“你不是消失了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他的人都到哪里去了?要快点报警求救。”

      冬季的山东蓬莱本就是旅游淡季,黑红色的小船上只有王立、刘娟和松松散散的十来个乘客。随着小船逐渐的驶离港口,白书记和他身边的那些人逐渐的离开视线。看着海鸥划起一条白线消失在云边,王立的心情也仿佛一下子开朗了许多,“浮天沧海远,去世法舟轻”,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公务员这个职业,也许只身一人来到海边,打渔、温酒才是真正的人生吧。看着远处的蓝天蓝海,王立轻轻的自嘲着。

      “你混哪的啊?拿把假枪就敢跟哥们这么横?”那两个小混混中的一个耳朵上吊着一个大金耳环的混混一边向黑衣驾驶员走去,一边大声喝道:“你最好老实交代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哥是……嗷!”大金耳环还没有把话说完,就被黑衣驾驶员一枪打中了大腿,倒在地上连声惨叫。

      “快看,那边是什么!”左边一个小胖子大声喊道。听到喊声,王立赶紧扭过头,向着船左前方看去,天边一小丛黑色的乌云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飞快的扩大。“不会赶上雨吧。”王立小声的说。“不会啦!王哥,一般初冬的天气是不会有大雨的,况且我今天早上才看的天气预报,今天的天气好着那。”导游刘娟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本蓬莱岛旅游指南递给王立。“拿着看看吧,在岛上只有3个小时的游玩时间,我一会买完票就要组织大家一起观光了。我看你每次都不和大家一起行动,你还是自己先看看景点介绍,到时候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玩的地方放松放松吧。出来玩就是为了放松心情,别一直苦着脸了王哥。这本指南你要是在岛上买,可是需要30元钱呢!”接过导游刘娟递过来的旅游指南,听着刘娟滔滔不绝的话,王立心里面微微感动了一下,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啊。

      正聊着,天边的那丛黑云转瞬间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大云团,正在逐渐的向小船的方向靠近。云彩间一簇簇电光缭绕着、盘旋着。船上的人也终于发现了状况。“快转舵,离那个云彩远一点。”船尾不知道谁喊道。可是开船的师傅却好像中了邪一样,将船飞速的向那团云驶去。船一驶进云层区域,就仿佛驶进了一片无边的黑暗当中,耳边不时传来呼呼的风声,只有天上的电光划过才可以看到四周的人那满脸的惊恐,黑红色小船像一片熟透的落叶一样被巨浪掀的前后左右的剧烈摇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啊!我只是失恋了,想翘课出来去岛上散散心!我不要来这里啊!让我回家啊!”那个小胖子忽然哭喊起来,船上也已经乱做一片。刘娟这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把双手紧紧抓住王立的上衣下摆,浑身抖动着大喊,“师傅,快掉头啊。谁去让开船的师傅快点调头啊!”“安静!安静一下!大家都别慌,我先去驾驶室看下。”王立清了清头脑,大喊道。说完,王立用手紧紧的抓住船舱里的扶手,猫着腰,摇晃着从座位上小心的站了起来,慢慢摸索着向驾驶室走去。刚推开驾驶室门,一道电光划过,王立的脸确突然苍白起来。驾!驾驶室!驾驶室里面的驾驶员消失了!正在王立愣神的时候,刘娟忽然紧扯了一下王立的衣袖,大喊道:“王哥,快看右边!”王立立即扭头朝右边的窗外看去,一条水桶一般粗的闪电,像一条巨蛇一样在天上不停的盘旋,一边扭动,一边向这艘小船慢慢的飘了过来,100米、50米、30米、10米,巨大的闪电离小船越来越近,将黑红色的小船周围照的亮如白昼。这时,拳头大的雨点伴随着闪电从天上狠狠的砸了下来,瞬间穿透了小船那单薄的无纺布船篷,砸在了船上的每个乘客的心上,这一刻,船上好静、好静……

      管他呢,反正已经来了,就好好享受下吧,花这么多钱就当自费旅游来了,回去大不了从头开始,王立轻轻的甩了甩头。前面的某领导也早已经演讲完了。大家正在分组乘船准备参观这次考察的最后一个“学习地点!”蓬莱岛。

      29岁的王立生活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父母把他供养到研究生毕业几乎花光了家里全部的家产。毕业后,他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可是由于没有什么关系,本来考全市第二的他却被人顶替了市政府的工作职位,最后分到了一个小县城的乡镇办公室工作。几年来,一起参加工作的全都提升了,他确因为“死脑筋”一直在原地踏步,每个月的工资也仅仅够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想起越来越老却依旧操劳的父母,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享受几天清福啊。一想起家里的双亲,王立简直有一种想撞墙的冲动。

      “0点整,一船11人,符合要求8人,剩余3人全部抹杀。”黑衣驾驶员小声的念叨了几句。然后突然就大声喊道:“不要吵了,想知道你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就都先把嘴闭上。”

      “小王啊,这次外出考察锻炼名单确定下来了,这次去的人全是咱县里面着重培养的,估计回来就能升职了。”收到王立的孝敬后,白书记的话放佛还在耳边回响。本以为凭着这几年的全部积蓄换来的这个机会能够让自己飞黄腾达,可是现实!

      “你们的疑问一会儿我都会给你们解答清楚,现在我劝你们什么都不要做,去旁边坐下,吃点东西补充补充体力,真正的恐怖才刚刚开始,呵呵。”黑衣驾驶员边说,边将扭坏的54式手枪丢到地上,接着用手一指旁边的一张木桌,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看到黑衣驾驶员这样强大,王立和穿棕色皮夹克的壮汉也只能默不作声的走到木桌旁坐下,却是谁也没有精神去碰桌上的食物。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除了地上的混混的嚎叫声周围静的可怕。“听着,我不想重复,如果有人在我说话的时候插话,我保证下一个不会有他那么好命,我也许会在你身上多开几个窟窿。”黑衣驾驶员冷笑着说。

      “听说了吗,白书记和拿主任这次考察回去后就要调到省里去了,又升迁啦!”“他们这一调走咱们可怎么办啊?估计咱们这次的事又打水漂了。”“可不是嘛,这回一换领导了,县里人事肯定又要冻结了,等他们调走了,咱们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倒霉啊。”旁边的同事小声议论着。“怎么这种倒霉的事总是让我遇到。”一身“假劲霸”牌西装的王立搓了搓被冻的发紫的手,紧紧的将衣服的领子往脖子方向拉了拉,耳朵里再也听不到前面某领导义正言辞的演讲和同事的唠叨,脑子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本以为天上终于掉下来了一个小馅饼,没想到却是来活受罪尊的。马上就30了,依然没有什么升迁的机会,想起刚考上公务员时候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想起那时候许下的豪言壮语,现在回到家简直都不敢看自己父母的眼睛。

      手机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没有办法打电话求救,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只记得昏迷前是在小船上,身上也被拳头大的雨点全都打透了,现在身上只是有点潮,贴身的衣服也已经全干了,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叫声,说明自己昏迷了已经不知道多久了,一定要快点找到人烟,虽然很虚弱,王立还是坚持着站了起来四处查看。四周遍地都是沙石,为了不在大雾中迷失方向一定要找到一些树枝在视线看得到的位置内利用三点定位法来前进,只要保持直线前进,一定能找到出路的,王立轻轻的告诉自己。大概走了得两个小时了吧,雾依然很大,根本看不到太阳和四周的状况,王立拄着一根木棍,慢慢的弯下腰在地上插上一根小树枝并跟后面视线内的两根树枝校准好了方位,导游刘娟和向船上一起遇难的同伴也一个都没遇到,希望他们也全部平安吧,因为饥饿和疲劳,王立简直有一种想放弃,就地躺下的冲动。

      冷,好冷啊……,王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清醒了过来。这是哪里?四周一片雾蒙蒙的,看不到三米外的地方,船和船上的人也不知道哪去了。王立只记得自己乘坐的小船被巨龙般的闪电笼罩,船篷仿佛不存在一般被拳头大的雨点瞬间穿过,一阵白光过后,自己就昏了过去。“难道我死了吗?难道死后的世界是这样的?”王立急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还好、还好,我还有心跳,我没有死”,王立开始思考现在的状态。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不知过了多久,远处又依稀走来了一群人,王立远远望到,导游刘娟正和船上座在自己右手边的那个小胖子,还有一对年轻夫妇正互相搀扶着走来,另外两个身穿花格小袄,一头怪异颜色的年轻人在它们身后边走边咒骂着什么。看样子他们都还安全,王立不由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可是看到面前强大的黑色背影,王立的眉头也不由的再次皱了起来。“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大家都安全的活下去。”王立暗暗的告诫自己。小小的木桌,随着刘娟这群人的到来开始热闹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王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手机全部都打不开,没办法联系到外面,第一次自己带团出来就出了这样的事,还好你没事,不然等回去后老板一定会把我开除了。”刘娟看到王立,高兴的边跑过来边说道。“这么多吃的,谁也别动,等哥们吃完了你们才许碰。”那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边用手抢抓着桌上的食物猛吃,边凶狠的对着周围的人喝道。

      咚……,一声钟声隐约从远处传到了王立的耳中,有钟声就一定有人,王立兴奋的冲着钟声传来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雾忽然小了很多,天空也逐渐晴朗了起来,已经是漫天星斗,王立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山谷,借着星光隐约可以看到山谷的正中有一座高塔,钟声就是从塔顶传来的。那里一定有人,想到有人王立顿时忘记了饥饿和疲劳,一路小跑直往山谷跑去。王立虽然是个小公务员,但是幸亏其有体育发烧友的业余爱好,每周几乎都会固定的去健身房锻炼,不然,这段时间的饥寒交迫,估计王立也早就身体透支的不行了。一段急冲,王立来到了谷口,顿时让王立瞪大了双眼,满脸的兴奋,他看到了什么?

      “全部不许动!”正在王立焦急的质问那个黑衣人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从王立的身后传来,王立扭过头,一个身穿棕色皮夹浅蓝色牛仔裤,看上去30多岁的壮汉正在用双手举着一把黑色手枪对着他和黑衣驾驶员。“我怀疑你们与近年来的几起游客失踪案有关,全部不许动!”举枪的壮汉大喝道。呆滞中,王立依稀的记得这个壮汉是座在游船左边最后一个位置上的游客。“我劝你最好不要用枪指着我。”黑衣驾驶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壮汉的背后,手上一把闪亮的手枪正指着壮汉的头部,然后一伸手,就把壮汉手上的枪拧了下来,手指只微微一用力,那把黑色的54式手枪的枪管就被他直接拧弯了。这时,王立终于看清了黑衣驾驶员的脸,黝黑的皮肤上,一条长长的疤痕从他的右眼眼角部位一直垂到了嘴角,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疑问,但是很遗憾,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给你们。你们可以摸一下自己的脖子上的项链,然后把自己的思想努力集中到项链上,关于这里的一切都储存在那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