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执戈雕龙

作者:祸牛 | 修真小说 | 围观:22292

收藏

  强势崛起于种族危难,历百险千劫,授大誓于天地,然誓言于天意相佐,神魂碾分,困于无尽虚空万界。大道怜爱,赐一线生机:困万界,一魂厉万世,此誓不移,方得超脱一切。而如今,他是否可以了归来时…… 执戈雕龙最古华之国位于西幻海东方,这是一个历史悠久而长远的民族所掌控的国度,尽管它几经磨难,权柄在无数的豪杰英雄之间转换流传。但是它固有的底蕴赋予了它在其他国家与民族之间的神奇色彩。古华国当代的掌权者已经建国近60多年,政权已进入相对平稳的态势。古华国人民也已经从建国前100多年的战争创伤中恢复过来。或许是这个民族内置血液中的劣根性在主宰着他们的思维。无外斗则内斗不断。这可能也就是这个民族一直能在这片大陆保有自己生存之地的一种手段。。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祁连的神奇有很多不为外人所知。“仰之不见顶,俯瞰不见踪”这便是古华至古以来便记载于高层大内的祁连文案。要说古时无人可登倒也说的过去,只是以现如今的科技,载人飞船都已经飞上月球,本来应该很容易拍到的祁连山顶却没有任何图像记载。只要飞出大气层,本来壮丽巍峨的横断祁连就会消失于视野。玛雅星历2012年,此时已是大地飞雪年终之时。无人得见其踪的祁连山顶,没有人能想到此时却有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立于悬崖边上,举头望向东方。常人难以看见的那一缕红线在老人的眼中却是如此的刺眼,当看到巨棺横空的那一幕时。他痛苦的闭上眼,满脸狰狞,喃喃自语:“大日无数,行于天宇;微海起澜,万丈而悬;地裂千丈,巨兽行踪。止天倾,虚空现巨棺,不得见红线,万世靖康。死不足惜,死不足惜……”

      还没有等牛季德清醒过来,只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自己耳中“温希继,现年21岁,杀少女11人,撞死撞残者17人。被逼家破者32人”“马三,自混**以来,手上人命24人。敲诈勒索无数,破家者无数,于牛季德勾结逃脱罪责”“刘孺,汉唐餐饮集团董事长,为讨好温希继,逼得两少女家破人亡,最后不甘受辱,跳楼自尽。”……“王传铭,江南税务局长,贪3700万余元,于刘孺勾结陷害左家餐馆一案中背负两条人命”……“牛季德,江南市长,为上位诬陷自己上司3人,先后为其外甥温希继抹除三起置人死亡的交通事故,贪2亿4000万之多。充当本市各种黑恶势力保护伞,从中收取价值不等的保护费。”……

      倾豪说完话后,从夜阑山脉横空而来的石棺也已经停在了他身前的地面上,只见倾豪伸手一拂,巨石棺盖翻转着飞了起来,立在一旁。毫光砰现,七彩流转,其内混沌迷蒙,看不见底。倾豪平身双手,只见已经死去的父亲此时连着那条崭新的躺椅还有本来被甩在一边的柱脚都随着他双手的转动而从地上凌空飞起,慢慢的飞到巨棺之上,而后沉入进去,棺盖自动飞回压在了巨石棺上。转过头看着周围所有脸色苍白的人群,眼光最后停留在了温雅戈的脸上,这个时候温雅戈已经脸上毫无血色,惊恐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神情淡漠的男子。温雅戈吞咽的喉头显示着他此时的内心的无助于惊恐,磕绊的话语已经带着颤音:“你……你想怎么……怎么样?”倾豪抬眼看着市内的方向,说道:“你们都说是刹车失灵,我只是想知道你们颠倒黑白到底有没有底线。看看所谓的你们还有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伸手向着远处一抓。无形中似乎有着看不见的细线,细线的那头牵引着各个不同面孔的人。

      古华之国占地辽阔,西有茫茫俊山,东有苍茫平原。北方沙漠遍地,南方确又是这片大陆少有的鱼米之乡。地域辽阔,造就了各地人民的不同习俗。大山之民的执着,平原人民的圆滑,沙漠民族的粗狂,还有似小桥流水的温柔江南。

      倾豪一步一登空,石棺随着他的走动而悬空跟随。没有理会身后众人惊恐的眼神。来到虚空千丈之处,看向星球极北之处。陡然间星球上所有人的耳中暮然响起一个飘渺的声音。“星耀北极,我镇当世。以父之愿,泯与众生。灵性散尽,不改其行。然,众生不惜,强求无用,今,天道运转,末世降临。大日行天,微海悬波涛;地裂千丈,鬼域现人间。天演,众生争渡,末世篇章,启!”

      倾豪来到古华江南三年了,三年中他踏遍了这个城市的所有角落。干过所有在人们眼中底下的工作,建筑工,环卫工,洗碗工……如今他正踩踏着自己从垃圾堆里翻捡回来并修好的三轮车,三轮车后面载着的是他今天一天在城市各处淘来的收获。其实他不累,尽管已经蹬了一天的三轮车,但是他还是表现的汗流浃背。他不想成为一个异类。自从母亲因为自己而死掉,父亲也因自己的牵连而断去双腿之后。他就学会了怎么样让自己看起来跟别人一样正常。停下来从三轮车的载斗里拿出一个水瓶喝口水。只是举起的手却怎么也放不下来,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住着的那个乡下小村的方向。那天空中常人难以发觉的一缕血红色细线是那么的刺眼。刺到心口让他浑身感觉不到一点力气。从眼睛里淌下的泪水混着瓶口流下的水一起撒在了敞开衣服的胸口。

      在倾豪登空的时候,全球各地的动物似乎纷纷有感,鼠窜于野,蛇行于地,群兽嚎于空。声音还在人们耳中传响,就有人感觉到大地颤抖,越来越激烈。瓦片开始掉落,墙壁开裂,然后就眼见大楼倾塌。行船于大海上的人们看到海里的生物乱行奔窜。平常不敢靠近船只的鱼类疯狂的撞在船身上,粉身碎骨也不见回头,似乎身后有无形的猛兽在追逐一样。星球上的各种监测中心首先发现了南北两极的冰山在快速的融化,万年难化的冰川也裂开了。海面无风起浪,动辄百丈。各种动植物开始异变。蛇长脚,鼠生翅,家禽家兽疯狂暴涨,植物疯狂抽芽,所有的东西与现实中的都不一样了。天空也出现了各种不一的裂缝,黑漆的裂缝里不时传来猛兽的嘶吼。大地开裂,黑雾涌动,喋喋的怪啸重地底深处传出。

      “呵呵……哈哈……”倾豪凄凉的笑声越来越大,自己的口角都流出了鲜血,他没有顾及,最后眼泪都出来了。泪水混着血水滴落在衣襟上。周围的人群有人面露不忍,只是这个薄凉的社会让他们也就是流露出一些不忍。没有人敢站出来说什么。古华国自古以来明不与官斗的思想牢牢地禁锢着他们。倾豪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水,转身跪拜在父亲的尸体前,以沙哑悲怅的声音说道:“父亲,你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要我守护,要我护持的民族。官无官德,以权压人,人心薄凉。公道不再人心,人心在乎实力。你一直要我不要对他们有偏见。说人有好坏善恶,但是善者恒多。可是我看到的是什么,你这些年带着我走遍古华各地,我看到的都是,古德败坏,伦常不在。老无所养,幼无所依。如果这就是社会发展带来的结果。那我就葬送这发展的方向。从新雕出一条腾飞的巨龙。父亲希望你不要怪我。”说完之后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九个头。地上的石板也被几个头磕得支离破碎。站起来转身之后,倾豪脸上的惨然不见了,一脸平静,深邃的眼神看了一眼温雅戈跟周围的人群一眼后望向了古华国东西交界的夜阑山脉,浑身透着一股让人忍不住拜服下去的气息。这一眼看得温雅戈浑身冰凉,感觉自己身上有万千刀斧加身,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周围所有人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鸦雀无声。

      山高横断,祁连接天。古华最西处,自古以来便有很多传说。流传最广的就是祁连山上有神仙,居于横断之巅,接天之处。外人不得见,凡尘不可闻。每逢山腰雾气散尽之时,隐约间可见剑光如匹练,气冲霄汉,这也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壮世奇观。每年来此观看的人们络绎不绝,说来奇怪,能见者寥寥无几,但还是引来无数游客。

      微风吹过,破旧的三轮车依旧停在那里,只是那个踩踏三轮车的少年已经消失不见了。天空一缕细线以人眼难以察觉的速度赶往那个红线升起的方向。落在村口的时候就听到村里吵吵闹闹。自己租住的房门前围了很多人了。听见很多人在争吵,但是倾豪的耳中什么也听不见,拔开围着的人群。父亲矮小的身影躺在地上。平时他最喜欢的躺椅已经支离破碎,柱脚的拐杖也抛的很远,看见父亲胸口被车撞出来的痕迹。无法想象一个双腿残废的老人怎么会在自己家门前遭遇这样的事情。毕竟门口离着公路最少还有20米。更何况公路旁还带着防护栏。轻轻走上前去,就如往日自己回家的时候一样,父亲不喜欢毛躁的自己。没有去管满地满身的鲜血,揽着父亲的头坐在地上。脑中飘过自己小时候的画面。父亲带着自己在山上砍树,在河里捞鱼,在田间劳作……教自己走路,吃饭,穿衣……最后画面来到为了自己能逃过那一份残酷的宗族惩罚。甘愿舍弃自己的双脚以换取自己完整的身躯。40多岁逼着自己背井离乡,离开家乡回头那一瞬间的脸跟这会躺在怀中的脸庞重合。

      待倾豪从魔愣中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警察已经来到事发现场,一个40出头男子在跟警察交流着什么,警察不时的点头,可以看出男子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拉好的警戒线内警察在不住的走来走去。线外的村民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只是没有人敢大声说话。倾豪只是轻轻的把父亲平放在地上,走入屋内,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着一把全新的躺椅。低身弯腰抱住父亲瘦弱的身躯放在崭新的躺椅上,看着空荡的裤脚在风中飘荡,又想起了这双腿失去是的经过。惨然的脸上忽然就带上了满面的狰狞,犹如世间的恶鬼,浑身的戾气平常人都能感觉得到。警察第一时间护在了男子的身前,手已经放在枪托上面。他们能感觉到面前男子那满身的暴虐。犹如绝世凶兽蛰伏与此人身上,马上就要出笼一样。

      温希继还没有明白过来本来在回京路途上的自己怎么突然就到了事发现场,当听到自己的罪行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那个声音消失的时候才大吼到“你特么是谁,你说我杀人就杀人,你算什么东西”马三也跟着大声说道:“你怎么回事,我只是正当的商人。按时按量缴纳税款,从没有做过你说的那些事情,你是不是搞错了”……各种各样的叫嚣声此起彼伏。只是也有人注意到那男子身边停放着的石头巨棺,似乎就是刚才横飞于天空的东西,看出了事情的不同平常而没有出声。温雅戈好像感觉到自己这方的人居多也壮了一些胆量,脸色不负刚才那样苍白。上前说道“年轻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现在大家都没有必要在这里遮掩,既然你把所有事情都挑明了,你就应该知道,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但是他们都一点事情都没有,你当知道我温家的能量。偌大的古华没有我温家摆不平的事情,我承认你很有本事,难道你还能与整个国家作对不成。”这时候大家才发觉温雅戈脸上的异色,因为温雅戈眼见事情的前后,他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有些不同寻常的本事,希望先不要把他激怒,让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为人处事这么多年,虽然平常嚣张惯了,但是审时度势的本事却是每个世家子的基本准则。

      古华之国位于西幻海东方,这是一个历史悠久而长远的民族所掌控的国度,尽管它几经磨难,权柄在无数的豪杰英雄之间转换流传。但是它固有的底蕴赋予了它在其他国家与民族之间的神奇色彩。古华国当代的掌权者已经建国近60多年,政权已进入相对平稳的态势。古华国人民也已经从建国前100多年的战争创伤中恢复过来。或许是这个民族内置血液中的劣根性在主宰着他们的思维。无外斗则内斗不断。这可能也就是这个民族一直能在这片大陆保有自己生存之地的一种手段。

      站在旁边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走上前来,说道:“对不起,肇事者是我的儿子,车子前两天刚到修理,今天第一次开出来。不知道什么回事会刹车失灵。对于令尊的遭遇我深感抱歉。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就不要去追求别的什么,还是谈谈令尊大人的善后问题吧:"说完这句话后,男子贴近倾豪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是淮南省的副省长温雅戈。这件事情就到这里,要钱你开口,别的就免谈了。”男子退后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倾豪。他真的很想看一下这个人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是怎样的选择。自己的儿子撞死一两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第一次,在古华国这一亩三分地上没有我们家摆不平的事,就算自己压不住,上面还有老头子。那可是古华建国以来仅存的军方大佬,不说只手遮天,但是保住自己唯一的孙子还是可以的。倾豪深吸一口气压下满心的暴虐,他怕自己忍不住撕碎眼前的这个人。自己明白要是压不住体内的暴虐会是怎样的后果。可是为什么总是有人这么不知死活。

      “玛雅星历2012年终末,大日无数,行于天空,微海起澜,万丈而悬。地裂千丈。巨兽行踪。止天倾,虚空现巨……”记载于3000年前已消逝的玛雅文明羊皮书上的预言,末尾明显有着没有来得及记下的内容,很多人都在猜测这后面的内容会是些什么,3000年前雄霸整个大陆的玛雅文明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导致它覆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毕竟玛雅文明的引导者一直是有着“命运女神牵引者”称呼的一族。当然,没有人会把这个预言当成会发生的事情,研究这一切的也只是一些在大众心中无所事事的无聊人所做的事。

      “你不后悔你刚才说的话?这句话会为你家带来滔天大祸。”倾豪脸上的神情从来没有这么专注过。温雅戈看着眼前的男子,眼中的玩味更深了,其实他心里已经笑得肠子都打结了,因为这句话一向是他对别人说的,从来没有一个人用这样的口吻对他说过这句话,或许有,但最后那些人都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温雅戈真的想不出在古华国还有谁能让自己家族有滔天大祸。就算那些不出世的古世家,想搬到温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说出你要的数目吧,多少都无所谓,别的就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你也知道了我的身份,我还要回去处理很多的事情。”既然事情都挑明了,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只是他没有发现身边的局长满脸的不安。他以一个从业30多年警龄的直觉感到事情不对头,上一次这中感觉就救了他一命。那是20多年前的一次行动,那次警局出动了30多人,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两个。另外一个还是他拉了对方一把。局长这时候赶紧插话说道:“同志,事情都这样了,你再纠缠也于事无补,大家都相互通融一下。毕竟温省长都放下姿态了,我们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局长只想把事情赶快解决,恐怕迟则生变。他绝对不会想到他的不安就是眼前这个死者的家属带来的。

      “我想的事情你恐怕办不到”倾豪还是那一副淡漠的语气,无悲无喜,既然心中早有结论,就没有更该的可能。"笑话,我温家在古华这一亩三分地上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哪怕是这个星球上。我温家的话也有几分重量”温雅戈还没有出声,他儿子温希继已经叫嚣起来“说吧,小子,你想要多少钱。看你这穷酸像300万够不够。小子,告诉你一句话,做人要懂得分寸,不是什么人都能让你讹诈的。”倾豪没有去看温希继。只是看着温雅戈,淡漠的问道“这就是你们最后的结论,好像你儿子是酒驾外加不顾交通准则,超速行驶才发生这起交通事故的吧。难道所谓的法律就不能作用在他身上。”温雅戈摇摇头,看了一下四周说道“年轻人,你应该知道所谓的法律只是给普通人制定的条框。你说出你的条件,只要不是要我儿子负什么法律责任,其余的都好商量。我儿他不能有污点,以后他还要走政途。”一些不明事理的人一看白痴的眼观看着倾豪,这傻小子居然以为法律能管到温家的继承人,这不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么,在古华他们还真不知道温家想办的事情还有什么办不到的。不老老实实的拿钱了事,居然还跟温家人谈论法律。倾豪看了神色倨傲的温希继一眼,他没有在此人脸上看到一丝的悔恨跟内疚,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这一切都是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一样。“没有救了啊,父亲,”倾豪转身走向身边的石棺。

      从北极裂开的万年冰川中窜出一条黑色身影,极速向着古华而来,最后停留在倾豪的百米开外。同时从各个方向也飞来了四条身影,从开裂后昆仑而来的紫衣人,从百慕大飞出的蓝衫客,从亚马逊赶来的绿衣少女,最后从祁连山巅赶来的白衣御剑老者。都在倾豪百米开外的方向站定,稽首叩礼。倾豪面目淡然的看了一眼身周的五人,点点头说道,“布大五行乾坤倒转阵吧,既然世间已走上歧途无可救药,我就让他重新来过。毕竟这是我们的祖星,不可抛弃。”五人听后点头,无需交流,各自站定。只见五人身上忽然冒出五种冲天的光华,连天接地。光华流转,旋动起来,当形成一股冲霄光柱的时候。只听里面传来响彻天地的声音——“时空牵引!天地轮断!亘古匆匆!万物逆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