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天书九卷之玄虚撼世

作者:东方如梦 | 修真小说 | 围观:1252

收藏

  都云这穿云绕雾的灵渺山秀的出乎意料,可谁又获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埋藏其中,天书就记有一奇人,他便新生命在灵渺山中…… 天书九卷之玄虚撼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这灵渺山中有一银狐谷,谷内野花繁茂、青草凝绿,阵阵幽香沁人心脾。几株古藤老木下一眼潭水碧波浩渺、水雾缭绕,更增添了几分灵秀之气。。

读友们正在关注:

最新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见玉天昊还是一脸迷茫,老者轻挥袍袖,一个银盘便出现在身前的石几之上。九颗如樱桃般大小的宝珠均匀的镶嵌在银盘的外沿,每颗宝珠旁分别刻有一字: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

      也难怪玉天昊失落,在这尘世之中能有几个凡人有缘进入仙门之内,然而他明明都进到仙门之中却发现自己与仙无缘,别说一名十四岁的少年就算是久经事故的老者也一定会扼腕不已,叹息连连。

      “还请道长明示。”陈萍见男婴母亲并未答话便代她问道。

      这一日,眷雨阁内竟来了一道士,只见他头戴紫金五岳冠,足踏青布十方鞋,一身杏色的道袍飞云走边内绣仙翁驭鹤,看上去一派仙风道骨。

      在严姓老者的坚持下,还是对玉天昊进行了灵觉的测试。然而结果却清晰的表明玉天昊与修仙无缘,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灵觉,就连那严姓老者都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十分意外,瞪着两只眼睛对玉天昊看来看去。

      这一日,银狐谷中一片喧嚣,原来有个女童在嬉戏时不慎落入潭水之中,谁料她被救上岸时,手中却多了一枚晶莹滴透、璀璨生辉的宝珠。然而女童年岁太小,道不出个中原委,只说乱抓之下便将这枚珠子摄入手中。

      未等秦姓老者说话另一位老者却开口道:“我水元宗是咸州境内的一大修仙门派,可并非随便什么人都可来此修仙入道,只有具备优秀的修仙资质才有资格成为水元宗的弟子”。

      当拿起这本为特别他准备的术法典籍之后,他双手都不禁有些微微的颤抖,一抹浓浓的惆怅似一首悲凉的挽歌在他心间久久萦绕。

      直到转过一日,张道长才在一名修士的护送下带着男婴离开眷雨阁。一路上,道长对这男婴关怀备至生怕有所闪失,毕竟出自仙门之内若是有个好歹他可担待不起。直到安全回转长生观,他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回想在眷雨阁中的一番言辞,不免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兹——”红光切割在冰墙之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却未能穿透而出。就在两人一攻一守胶着之际,却听柳晓风发出一声大喝,周身蓝色的光华竟化生成数十条波纹如道道弧光般射向了赵莹莹。

      然而脚尖刚刚接触地面,就听身后一声大喝:“乳臭未干的小贼在我无影腿刘英面前也敢狂妄,待我将你擒下送入官府之时看你有何话说!”玉天昊轻俯身形回头望去,只见一道身影竟从院内直接腾挪而出,轻功之高竟在自己之上。“倒霉,遇上高手了!不过我这光明大盗的真传弟子也不是吃干饭的,想擒住我恐怕没这么容易!”玉天昊心念电转,右手在地上一抓又一甩,一颗石子便向那道身影激射而出。也不管能否击中,玉天昊是拔腿狂奔,转眼就跑进了路旁的密林之中。

      “放屁!”秦姓老者忍不住说了句粗话,转而又觉得有些失态,轻咳一声便对大汉说道:“此子与天地间的元灵之气完全隔绝还修哪门的仙法,如此废柴难道留在我水元宗打造家具不成,还不立刻送了回去!”

      此人名为张文卜,道号玄风,是长生观的道长。长生观不过是一凡人道观,规模不大,平日靠作些驱鬼降妖的法事为生。然而这张道长却乃一奇人,从小便得了些真传,后来云游四方又有奇遇,对这邪怨诅咒之事见识颇广。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张道长被请到一间石屋旁。此处已聚集了不少女修,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着,无非是一些儿女情长之事,道长自不屑细闻,找了块平整的大石端坐其上,闭目养神。

      就在众人以为天劫即将落下之时,红云内忽然又亮起数道光华,闪烁不定。一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女修悄悄的移至陈萍的身侧,小声嘀咕道:“掌门,恕晚辈见识短浅,只听闻天劫是一道雷柱自天而降。而今日此劫似乎颇有雅兴,百般顽皮却不愿落下,态度极不端正,待其降下定要教训一二。”听闻此言,陈大掌门气的额头上青筋直跳,只是现在不便发作,冷哼一声哪去理会。

      “哼!”随着一声冷哼,另一个明显带有不满的声音道:“秦师弟,我已告诫过你多次行事不要这般鲁莽,此子虽然是废柴一根,但你莫要忘了他可是周长老亲选的仙材少年。周长老的脾气你不是不知,现如今他老人家选来的十名仙材少年死的就此子一人了,莫说是根废柴就算是块石头也要妥善的安排好,否则周长老回来你我二人如何交代”。

      此时,赵莹莹一袭淡蓝的法袍在气浪的翻涌下飘飘舞动,晶莹的眸子在光华的映照下闪动着星辰般的光芒,她飘于虚空颔首而立,发出一声空灵之音:“花落无情”。正犹如那出尘的仙子下落凡尘间,亦真亦幻,看得玉天昊如痴如醉。

      也不得不佩服水澜殿中的那两位老者,端的是煞费苦心,这样一本不知被埋藏了多少年的“宝典”都能被他们想到,在一个完全与驯兽无关的宗门内这样一本驯兽典籍其稀有程度恐怕还远在那些秘典之上吧。别看这典籍如此破烂,却是两位老者能想到唯一可以让玉天昊修炼的法门了,毕竟其余的功法都离不开元灵之气。

      一座别致淡雅的小院内,一位翩翩少年轻推屋门微合双手道:“给两位师傅见礼了。”屋内,一高一矮两人正在饮茶闲谈,见到少年都是不禁一笑,其中一人道:“天昊啊,过来坐吧。”少年也不多言,找了把椅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才道:“今天大悲寺内举办个法会,我也想去看看热闹顺便在蹭些斋饭吃吃,还望两位师傅大人恩准。”说完便痴痴的望着两人。

      离开藏经阁以后,玉天昊是一阵作呕,昏昏沉沉的跟着冯常林来到了藏宝阁。但当玉天昊从藏宝阁领到法器的时候,却心中一喜,暗自点了点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