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冷面总裁霸道爱

作者:言幽 | 历史架空 | 围观:1892

收藏

  五年之前。
_她看到她与她的未婚妻曾躺在一张床上,两人一丝不挂。然后她当场扇了她一个耳光,接着对她说“您以为我真的喜欢您?呵呵,别开玩笑了”,然后潇洒的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
_五年后。
_“妈咪,那个人好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一个奶声奶气的孩子指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说。颜雯莜看了一眼自己宝贝指的男人,心里某个地方痛了一下,但是在国外这几年她已经面瘫试的一脸微笑,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微笑的样子。她坦然对着自己的儿子说“宝贝,您不要见谁都眼熟,那个…她不是您的爹地”然后又带着儿子的手逃离了她……【樱花.出品】
_

精彩情节:

    SestoElemento奔跑在月色中,犹如一副画般,有着狂野的气息。“哧”的一声SestoElemento停在一栋豪华别墅前,别墅前有两个小巧的铁门,上面有着华丽的雕花,旁边的围墙布满了蔷薇花,蔷薇花散发着阵阵清香,而别墅是欧式风格的,让人感觉看到了19世纪的建筑物。小铁门到别墅有段距离,在这段距离中开出了一条小路,小路上布满了鹅卵石,小路两旁则种了些蝴蝶兰、月季花、玫瑰花……冷溟一走进去,各种花的香味扑鼻而来,在一块空地上有一张桌子上面插着一把遮阳伞,这样的环境真称得上是奢侈了。走到那装饰华丽的门前摁了门铃,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纸袋,里面装着华丽的奢侈品,虽然小但是价格却不小。“谁啊”对讲机里传来一个,苍老的老妇人的声音。冷溟听到符嫂的声音,面无表情的答道“是我”。那犹如地狱般没有温度声音,幽幽的传进对讲机。“少爷,是少爷吗?”对讲机里头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似乎很兴奋。“是”冷溟耐心的答道。门在冷溟回答一会之后打开了。打开门的人是一个发丝上已经明显有了许多白发的老妇人。“少爷,快进来,老爷和夫人等你好久了,还有夫人的朋友严夫人和他她的女儿也来了”虽然妇人开心,但是终归没忘记管家的仪态,依旧恭敬地站在门旁说。“嗯,符嫂,先进去吧”冷溟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面对符嫂。符嫂虽然人老,但身子骨还是很好的,符嫂是把冷溟从小带到大的佣人,对于冷溟来讲,符嫂相当于自己的母亲,在冷溟小的时候,冷溟不小心把他父亲的文件丢在碎纸机里,冷溟父亲回来着那份文件时,发现已经成为一堆废纸,生气的把全家人招出来一一审问,审到冷溟时,冷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反而是符嫂踏出一步说是自己干的,被父亲开除过,冷溟知道符嫂有意包庇自己,就大吵大闹非要符嫂回来,所以符嫂又被招回来照顾自己。他也没忘符嫂被开除的前一天,父亲把符嫂叫去书房骂了一顿,还被滚烫的茶水泼了一身,这同时也让他很憎恨他的父亲。“夫人,少爷来了”符嫂走到一个少妇旁轻声说。少妇一听到“少爷”两字立即抬起头“你这孩子,快点过来做”冷母高兴的对冷溟招招手。冷溟看到母亲的手势直径走到母亲旁边做了下来,把手上的礼物放到母亲手上。冷母看着手上的礼物,宠溺的对冷溟说“这孩子,回来就回来还带什么礼物,只要你一年回来十次以上妈就满足了”。冷溟知道自己母亲再打什么注意,就只默默地拿起茶具倒着红茶慢慢喝。冷母不见儿子回应自己,连忙打圆场“呵呵,这孩子就这样,红娟别介意啊”叫做红娟的那位夫人,满脸发福的富态。她可是看中了冷家的财产,怎么会介意冷溟的态度。“呵呵,没事没事,溟儿长得一表人才,还把父业做的有头有脸,怎么会介意呢”坐在对面的红娟打圆场。看着冷母和红娟两人,她们孩子明明已经很大了,脸上的风韵却依然犹存,虽然红娟明显比冷母胖了些。“今天你叫我回来就仅仅只是吃饭吗?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虽然冷溟只是盯着杯子里的红茶,但是语气里有着不能拒绝的威严。“溟儿……今天,叫你回来就是要跟你说些事。你这么大了已经28岁了,你好得要娶一个媳妇,生个孙子陪陪我了,总不能专门一辈子的时间放在公事上吧。公事又不是女人怎么能生孩子”冷母尴尬的说。“对啊,溟儿要慎重考虑啊”红娟符合冷母。冷溟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冷溟看着发福的夫人面无表情的说“如果仅仅只是吃饭,那等会我要回公司,明天还要去别的地方开会。我不想把我其他的时间浪费在这些东西上”。冷母见到自己儿子的样子,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口,立马就换了一个语气对他说“溟儿,你今天就留下陪我,好不好?我快半年都不见你了”。冷溟白了一眼冷母不语,只慢慢喝着手里的红茶。“呵呵。溟儿,我们就都光顾说话了,都还没介绍。对面坐的是我高中的同学红娟,你可以叫红阿姨,而她旁边的是她的女儿,严婷婷。她是刚刚重伦敦留学回来的,读的是经济学”冷母喜滋滋的介绍,却不知道冷溟心里有多排斥。“哦,你好”冷溟用冷冷的腔调说。冷母看见冷溟又是这种冷冷的态度,但不能在女方面前丢了面子,又只好当和事佬打圆场,“呵呵……婷婷,不要介意啊,溟儿就是这样““没事……”严婷婷立马回答,但是语气里充满着羞涩。“你看,人家婷婷多好们都不计较,要是我们家媳妇该多好”冷母故意大声说给冷溟听,可是冷溟就像没听见一样,依然淡定的喝着茶,反而严婷婷更加羞涩,脸红得可以和番茄相比。“夫人,晚餐好了“符嫂此时的提醒正是时候。“我们去吃饭吧,婷婷过来和阿姨聊聊,阿姨想知道婷婷在国外的生活”冷母亲切的拉起严婷婷的手,冷溟默默的跟在后头。餐座上。严婷婷被安排坐在冷溟旁边,而冷母却和红娟坐在一块。“他呢?去哪了?”冷溟率先打破这安静的气氛。“他去和你齐伯父钓鱼去了,大概明天才回来”冷母知道冷溟说的他是谁,一想起这称呼的问题,冷母就很苦恼,十几年以来冷溟都不肯叫自己和他父亲叫做爸妈,只用你我他来称呼,对于这种情况冷母只能用淡淡的口气回答着冷溟。而坐在一旁的严婷婷偷偷地用余光打量冷溟的侧脸,英挺的鼻梁,狭长的鹰眸,淡薄的嘴唇,让人感觉很突出,犹如刀削般。严婷婷情不自禁的脸红的起来,冷溟看到严婷婷在打量自己,嘴角微微翘起,亲昵的低下头靠在严婷婷耳边戏谑的说“怎么样?我长得好看么?”那温热的气息吐在严婷婷的脖子,气息里有着淡淡的薄荷味,让严婷婷的脸不禁染上一丝丝红晕。冷溟的这个举动让严婷婷感到有些和自己盘算的不一样,但刚刚的那些气息不禁让她悸动,心里此时正在布置一个计划,想着等会怎样接近冷溟。冷溟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了,对于这种女人他喜欢速战速决不想拖泥带水,同时他也看出此时严婷婷的眼里在盘算什么。虽然表面上是若无其事的享用食物,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了完美的应付严婷婷的计划。可是这一动作在那两老眼里却是亲密地很,高兴的看了对方一眼。“妈,我吃饱了,我上楼了”冷溟拿着餐巾擦着嘴。没等冷母说话就离开位子,向楼上走去,在走的途中露出那邪恶的笑容。“婷婷啊,刚才溟儿对你说了些什么?两老一见到冷溟上楼,就迫不及待的问严婷婷刚才的事。“没……没事”严婷婷继续装着害羞的样子吃着食物。两老见严婷婷不敢说,心里的算盘打着噼里啪啦响。冷母看到刚才的举动,误以为严婷婷的性子是那种,捏拿又感觉别扭的女人,不敢对自己心仪的对象发动攻击的女生,于是冷母就想了一个方法告诉严婷婷“婷婷啊,等会吃完饭你,就把红茶送上去给溟儿,说是阿姨叫你送的”说完冷母还不忘对严婷婷眨了一眼。严婷婷听到冷母的话头低得低低的,但心里却是在奸笑,因为自己还没找到好的借口去接近冷溟,而这个老太婆却先当了自己的替死鬼。“呵呵,好了,阿姨不说了。红娟吃饱没,我们出去散步散步。”对于爱吃的红娟,刚才那些东西明显是吃不饱的,但是为了钱,她得忍,到时她女儿一钓到这个金龟婿,还不是有得吃,到时想吃多少就有多少。她故意撒谎对冷母说“饱了饱了,我们出去散步吧”然后两人结伴出去了,就只剩严婷婷坐在餐座上。而这时符嫂拿着托盘走了过来“婷婷小姐,拿上去给少爷吧”严婷婷看到符嫂拿的东西,就知道计划要开始了,但她还要维护形象所以依旧得温声细语“嗯……”严婷婷应了声然后就拿着托盘,向楼上走去。——————————————————————————————————————————————注册个号,然后点击下方红色字体↓↓【收藏到我的书房】<( ̄▽ ̄)>呵呵呵…严婷婷走上楼梯向右走,走第一件房间门口就到达冷溟的房间,她先是有礼貌的轻轻地敲了三下,听见里面没有回应只听到里面传来阵阵流水声,严婷婷在门外狡黠地笑了一下,然后就擅自推开门进去。走进房间把红茶放在坐上,就坐在冷溟用来办公的椅子上,而她坐出来的姿势简直像在勾引人。“哼哼,冷溟,我就不信你不上钩”严婷婷在心里想。浴室里。“哗哗哗”水从莲蓬头上倾泻下来,冷溟的头发湿答答的紧贴脸颊,上半身有精壮的胸肌和腹肌,体形是标准的倒挂黄金三角形,让人欲看欲会想喷鼻血。关上开关,冷溟拿了浴袍穿上,再拿一条白色的毛巾擦拭着头发。打开浴室的门口就看见严婷婷,正坐在自己用来办公的椅子上,还摆着一副魅惑的姿势。冷溟看到严婷婷的姿势,心里已经开始排斥,但是他想把这场戏玩得刺激点只能忍着。“你进来干什么?为什么没敲门?”冷溟故意用那种讶异的语气对她说。严婷婷以为她的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了,就用着那嗲声嗲气的声音对冷溟说“我敲了,但你没听见所以我就进来了。我是被阿姨叫上来拿红茶给你的”。“哦?那如果是这样,你可以下去了。”“溟~不要这么快赶我走嘛,你应该也知道你妈和我妈在打什么主意,你就顺了她们的意嘛,我也会在床上伺候你舒舒服服的”严婷婷见冷溟要赶自己走,连忙趴在他身上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在他胸上画圈圈。“我们什么时候这么亲了,你都可以叫我‘溟’了”冷溟压着自己快爆发的火气说。“溟~不要这么介外嘛~”严婷婷以为自己真的已经成功的,挑起冷溟的欲火,用着那酥死人的声音说。“你不是很害羞的吗?怎么这回这么胆大?”冷溟试图压抑了一些快达到爆发状态的感觉,然后故意把声音放柔。“呵呵,你知道的,女孩子第一次见人肯定会害羞的嘛,何况像你这样的大帅哥”严婷婷真的以为冷溟已经上钩了,对冷溟说完之后就亲吻了冷溟的唇。冷溟缓缓推开严婷婷,然后抱起她向大床的方向走去,走到床沿边,放下严婷婷,身子伏在她身上嘴靠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对女人这东西认识只有两个概念,第一个是处女,那种女人有待玩久一点的特权;而第二个是非处女,那种女人只能允许一夜,而不能允许一夜之后的期限,因为她们会就此用怀孕的头衔,来绑住她们看中的男人。可我却喜欢自由,不喜欢束缚。”“那我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严婷婷不怕死的问,还故意在冷溟耳边吹风。“你吗?呵呵……属于第二种,只允许一夜。当过了这一夜我依然是我,你依然是你”冷溟的声音瞬间变得冷冷的。严婷婷听到这句话,心一下子碎了眼神暗淡无光,因为在这之前她为了想取得这个男人而高兴,四处打听关于他的事,甚至想为了缠住他还牺牲自己的处女身份,学习在床上如何取悦男人的方法,可到头来却是……“怎么样?要不要做?”冷溟轻蔑的问。“呵呵,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严婷婷迅速推开冷溟,快速逃离冷溟的房间。冷冥嘴角勾勒起一丝嘲弄的笑意,似有若无。对于这样的女人,冷冥早已看得透彻,提不起半点兴趣,因为对于女人,他是有洁癖的。冷溟看见严婷婷已经消失在楼梯口,起身走到门口关上门,然后走回床上躺下来,眼神四处打量自己的房间。“虽然不是经常回来,但是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冷溟在心里暗想。冷溟的房间是以黑白为主,室内有个大大的落地窗,而离落地场不远正是自己的办公桌,办工作对面是自己的床,地板是由100%的羊毛地毯铺成的,床的旁边有个衣帽间,里面有着各式各样的名牌西装、休闲服、运动装……想着想着冷溟闭上了双眼沉沉睡去。第二天。冷溟睁开双眼,眼前先是一片朦胧,待朦胧过去之后,看见阳光泼洒在房间当中,使眼睛微微眯起。再拿起床边的手机看时间6:00,离自己的会议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但冷溟已经起床走进浴室,洗漱了一翻。再走进衣帽间,挑选着适合今天的服装。在衣帽间看了一会,冷溟就把绑在腰间的腰带拉了下来,脱下了浴袍,冷溟的上半身一览无余,上半身的腹肌和胸肌还有精壮的手臂,可以看出在他上班的同时还不忘了去健身房锻炼自己,这比其他一些富家子弟好了许多。其他的富家子弟有的一些已经有了小肚腩,或者有一些是脸上的年龄已经比他自己的实际年龄老了许多,可冷溟却拥有一副完美的身材和一副完美的容颜。冷溟在衣帽间里挑了一条透气的黑衬衫穿上,然后在拿了一条黑色的领带系在脖子上,接着再挑了一件意大利的FILA的男装外套,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直筒裤,冷溟在鞋柜上面里拿了一双灰色袜子,又在鞋柜里拿了一双正装皮鞋穿上。出了衣帽间出了卧室,他穿着那双擦得程亮的皮鞋,走在走廊上“哒哒哒”的响。向左转去就看到楼梯,接着就往楼下的餐厅走去,走到餐桌的时候已经有做好的吐司和煎蛋,还有一杯牛奶。“少爷,夫人为了昨天事很生气,少爷忙完之后回来和夫人解释一下吧”符嫂从厨房走出来,站在冷溟身旁淡淡的说道。“符嫂,你是知道的,我从小到大,唯有那一次和我第一次说过对不起,就再也没有和谁说过了。符嫂你在冷家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处理事情的作风么?如果非要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和我说,不需要拐弯抹角”冷溟放下狠话。“对不起少爷,符嫂以后会改掉这多嘴的毛病”符嫂低声说道。“好了,我吃饱了,等会我妈醒来之后你就说我去开会了。对于严婷婷那件事,让她自己去打听吧”说完冷溟立刻转身出了别墅。清晨的别墅花园,散发着阵阵的花香和一些青草的味道,深呼吸一下可以让人瞬间感受到身临大自然的感觉,身心也会立刻放松。可这对于冷溟,这里却成为让他不想多呆一秒的地方,走到车旁,打开车门跨过车槛,关上车门车就像一个离弓的箭,快速向前飞去。——————————————————————————————————————————————注册个号,然后点击下方红色字体↓↓【收藏到我的书房】<( ̄▽ ̄)>呵呵呵…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