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魔尊殿下接招吧

作者:草下晚明 | 历史架空 | 围观:22694

收藏

精彩情节: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时间已近十点了,操场上依旧有艺体院的学生们在锻炼,辛晋紫四处张望了一圈,确认没有熟人,才向金牛之阵方向走去,依稀可见那个瘦削的人影躲在路灯光芒之外。金牛之阵后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好像叫做读书走廊,早上会有许多人在晨读,到了晚上自然就是各个小情侣们的幽会之所。长廊临湖,清澈的湖水就这样环绕了学校一圈,将它紧紧搂入怀中。辛晋紫没有兴趣去欣赏那些美景,略想了一下台词,走到了那人身旁。“你好,我来自玄月楼。”辛晋紫瞪了眼金牛之阵上面隐藏着的监控器,太官方的开场白了,他应该满意了吧。蹲着的那人身子微颤,迟缓地转过了头。借着不远处昏暗的灯光,她看见了他满是疲惫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丝希望的色彩,但只是转瞬,又埋没于他呆滞的神色中。“玄月楼,呵,传说中的玄月楼,你能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吗?”男子嘴角吃力的勾起一抹苦笑,将头抱在了怀中。“他们说她是自杀的,我不信,一周前我们还约着一起去古镇游玩,她怎么可能自杀?怎么可能……”经过他的提醒,辛晋紫才想起,几天前她在操场上训练的时候,无意发现三住宿区门口挤满了人,同学们议论纷纷,她素来不爱管这些闲事儿,也就没有多理会,后来才听说是动医院大二的一个女生,因为课业压力过重自杀,现在看来,后面一定有什么故事了,“如果是谋杀,这个应该由警察来负责。”“不,她不可能是自杀的,她死的时候寝室里没有人,她们怎么可以肯定她是自杀的。”男子捂着耳朵,声音哽咽,“我不信,不信……”“我记得那天似乎看见有警车,你那里有检验报告吗?”辛晋紫叹了一口起,她想看看验尸报告上面有没有疑点,如果真的是非人类的因素致死,一定有蛛丝马迹留下。而这些常人是察觉不了的。“我撕了!上面都是胡言,说她是自杀!”男子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他抬起了头,满是泪水的脸上表情痛苦。“看样子只有去现场看看了,如果真的不是自杀,我会还你一个真相,她的寝室号是多少?”“5舍317。现在那里已经封锁了。”男子一愣,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有点胖胖可爱的女生,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气魄,让他不自主的去相信,她可以调查出真相,“我需要用什么来交换?”“交换?你说什么交换!”辛晋紫一惊,刚迈出去的前脚停在了半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个人说可以帮我调查,让我用灵魂去交换。“男子道,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惨笑,“她去了我的灵魂也就死了,交换又如何?”“你……答应了?”辛晋紫见男子点头,暗骂不好,转身正准备跑去现场,突然想起,又停了下来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李明义。”李明义望着女子渐渐跑远的背影,心中浮起了一丝温暖的感觉,蓉儿,别怕,会找到真相的。蓉儿……漫步在夜晚的校园,偶尔可以听见从草丛中传来的虫鸣,两旁树影婆娑,安详而美好,辛晋紫循着编号终于来到了5舍,快要熄灯了,陆陆续续有提着水瓶从澡堂回来的人,她很容易的混过了舍管阿姨的防备,大步爬上了三楼,迈出最后一节台阶后,两条白色的封条跃入眼帘,上面还盖有学校大红色的鲜章。周围寝室灯光明亮,唯独这一间是黑暗的,不用看门牌号便可猜出这间就是317。走廊上不时有人经过,辛晋紫不敢轻易上前,只得在附近几层楼绕来绕去,直到熄灯后才重新走到了门前,小心翼翼的撕去封条,心中暗暗庆幸学校贴封条的时候用的是乳胶,若是双面胶什么的,她还得想办法再变出一张完整的封条回去贴上。借着手机有限的光亮,可以稍微打量周围的环境,寝室还算整洁,大概是学校的保护得力吧。只是……“谁……唔……”一直手野蛮的放在了她的嘴上,狠狠堵住了她的话。“你要是想让旁人听到。”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耳旁传来,他低喘着气,呼出的气体不经意地拂过她的耳根,又烫又痒。“唔。”辛晋紫的嘴唇处传来一阵疼痛,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气力,回过神来她狠狠抓住男子的右手,一个漂亮的勾手,转身,左手直取男子咽喉,就在她以为控制局势的时候,男子的左手不知何时已经贴到了她的腰间,他在她脊柱示威式地抹过,手指关节有力,随时可以让她瘫痪,辛晋紫不由得加了几成力气捏紧了他的喉部,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忽的,一滴滚烫的液体滴落到了她手背的虎口处,她才微微分神来打量贴的如此之近的男子,男子有着一张俊美到令人窒息的脸庞,他深蓝色的眸子如大海一般诡秘,深不见底。然而,液体是……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鲜血汩汩涌出,似小溪流一般滴落到了她的手背。辛晋紫本能的甩开了手,男子就这样从他的手中滑落,半跪到了地上。“你是谁?”辛晋紫捂着微微泛肿了的嘴唇,没好气道,“想做什么!”“玄月楼。”男子冷笑,深蓝色的瞳孔中闪烁着魅人的光芒,他艰难地支撑起身子,扶着墙坐下。“如果你不受伤,或许我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你还是老实交代你到底是谁!”辛晋紫故意瞪大了眼睛,装作很凶狠的样子厉声道,“玄月楼就是来对付你们这些妖孽的!"“妖孽在窗外。”男子的脸上云淡风轻,丝毫没有被她吓住,眸中反而多了一丝嘲笑的意味。从左肩传来星星点点的黄色光芒,辛晋紫忽觉得左肩一热,低头时只见一个“月”字穿过衣服慢慢浮现,在黑暗中如天上的皎月一般光耀,让人神往。这是玄月楼中成员都有的记号,平时并不明显,听师父说,只有在有妖气或者有其他同道中人出现在附近时,它才会出现,便于表明身份。左肩的光芒愈加强烈,看样子窗外的妖孽不止一只,辛晋紫一惊,随意抓起了一个物体便朝人影打去。“砰”台灯重重摔碎在了地上,黑暗中两阵人就这样僵持着。彼此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但又不知虚实,都不敢动手。辛晋紫虽然性子急躁,但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够沉住气的。她小心的瞥了一眼刚才和自己动手的男子,他靠墙坐着,满脸不屑,倒是悠然自得。“如果你们是来找他的,这是你们魔界内部的事情我不想插手。”辛晋紫料想来人的目标不是自己后,松了一口气。如果真正动起手来,她未必能够同时对付这五个人。“大哥。”其中一个黑影有点动摇,低声询问着站在最前面的男子。“长公主有令,请二王爷回宫参加尊主登位仪式。”黑影人中的老大道,故意将“请”字拖得很长。表面上语气尊敬,但右手已经放在了剑鞘上,这哪里是请,明明是强逼!“咳咳。”男子脸色微沉,紧咬着嘴唇,口中满是腥味。“这个人该怎么处理?”另一名黑衣人指着辛晋紫道。“主人吩咐,相关者着格杀无论。”老大的眼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可是她是玄月楼的人,恐怕惊动了高校联盟和幽冥城……”站在最后面的人影上前道,模糊之中不见他的容貌,声音却是格外的好听,有种摄人心魂的优美。为首的黑影沉思了片刻,缓缓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想与姑娘为难,还请姑娘退让。”“好。但是你们不可以伤害学校的人,不然……”辛晋紫松了一口气,正想离开,手臂传来一股力,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握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便朝黑影打去。“上!”为首的黑影一怒,拔出了剑,也朝他们刺来。“哗”数把剑同时出鞘,剑锋凛冽,寒气逼人。“放手!”辛晋紫挣扎不出,只得用腿暂时阻挡黑影围攻,一边寻找突破的机会,毕竟现在她是空拳相对对方的利器,明显处于下峰。她四处张望,女生寝室好歹应该有些防狼工具吧,左右只见着些香水化妆品之类的,好不容易瞧见一个晾衣杆立在一旁,她反身朝男子重重打去,趁他手一松,迅速翻身将晾衣杆和香水入手。辛晋紫对兵器并无研究,还好对方只是冷兵器,要是手枪什么的,她就只有英勇捐躯了。男子看着她慌张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和自己对峙时故意装出来的冷静与凶狠,冰冷的脸上忍不住浮起一丝笑容。辛晋紫恰好瞥见,她只觉自己脸上又是不争气的微微发烫,然而她并不知道男子的笑容已经如同三月春风慢慢融化掉了她内心某处的坚冰。“受死。”一剑从她右脸穿过,辛晋紫右转身小心避开,又是一剑从背后刺来,她轻巧的后空翻到了那人身后,用晾衣杆狠狠朝他挥去,另外三人则是和男子缠斗在一起。“可恶!”一杆落空,辛晋紫重心不稳差点摔倒,那黑衣人见状趁机一剑刺来,辛晋紫一回身,又是一杆劈下,将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哼,可恶。”黑影的声音有种摄人心魂的优美,发起怒来同样磁性动人,他负剑术无双,怎能够输在一个小姑娘的手上?黑衣人不服气,手中一团烈焰升起,他使出了全力的杀招。辛晋紫轻巧的转身躲开了火焰,却见另外一名黑影同样向她使出了杀招,一股黑烟如猛虎扑面而来,她一跃开,那股黑烟便朝刚才与自己过招的黑影扑去。本来应该幸灾乐祸地在旁看热闹,辛晋紫却想到觉得若是黑影出了事,他们魔界的死士难保不会复仇,说不定会给学校带来更大的灾难。也顾不得刚才还是对立的方向,一个转身,挡在了黑影面前,使出了自己浑身所有的力气,朗声道:“玄月借法!”一束比黑烟猛虎更为强烈的巨光从她左肩前射出,如同黑夜里突然有了黎民的光辉,将猛虎黑烟击了个灰飞烟灭。身后的黑影不妨她竟然会挡在自己的面前,一时不知所错,手中的剑清脆地掉在了地上。另外一名黑影也愣在了原地,将自己的剑丢弃到了一旁。辛晋紫知道他是在感激自己刚才的奋不顾身,略显惊讶,不是说魔界都是冰冷无情,竟然也会感恩?辛晋紫大口喘了一口气,这样激烈的打斗不把舍管引来才怪,她望了眼窗户,转身退到了男子身边,低声道,“跳窗。”左手中的香水已经喷出,直喷向那些人的眼中。“有毒。”不知道是谁吼了声,其余两人开始揉搓着眼睛,也不顾那两人就这样从他们手下溜走。“防狼香水,居家必备。”辛晋紫坐在窗台上自认为摆了一个很好看的POSS,将香水瓶一丢,翻身跃下。待那几人知道自己上当了的时候,辛晋紫他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黑影老大狠狠将剑往地上一砸,肠子都悔青了。月色正浓,幽静的木繁山上只听见虫鸣的窃窃私语。白石砌成的观景台上,两个晃动的人影有些突兀,破坏了这美妙夜晚的静谧。“他们应该不会追来了。”气喘吁吁地拖着那人跑到了学校后面的木繁山,辛晋紫这才松开了手。“为什么要逃,他们不是你的对手。”男子冷眉挑动,扶着白石雕栏,“你不杀他们,他们还会过来杀你,到时候恐怕不光是你我有事,你们整个学校也难免。”“这还不是拜你所赐,你为何刚才要拉住我不放?”辛晋紫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又被男子气得不行,“你们魔界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行吗,几个大男人的恩怨把一个女生牵扯在内,也不觉得羞耻!”“呵呵,你反正都牵扯进来了,不如我们做个交易。”男子邪魅一笑,“你不是想要调查张蓉是怎么死的吗?我帮你。”“我才不信魔鬼有这么好心,一定有什么条件吧?”辛晋紫故意冷哼了几声,扬眉道,“休想骗我的灵魂,我又不是两三岁的小孩。”“自然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天邪道,望着观景台外葱葱郁郁的树林。“代价?李明义说的那个想要骗取他灵魂的魔鬼是你!”“呵,区区李明义的灵魂有何稀奇,我只是好奇人世间的情感究竟是什么?”天邪淡淡道,想起了那个在魔界指着他鼻子骂他冷血无情的人,他看见他眼中滚落出晶莹剔透的水滴,人界的眼泪?究竟人界的情感有何特殊之处,竟然能够让自诩超逸绝尘的他落下泪水,他真的不明白……“情感?我……不知道。”辛晋紫一怔,竟然没有说出话来,她五岁的时候失去了父母,被家中的亲戚赶出了门,后被孤儿院收养,比起常人,她更渴望一份真正的亲情吧。“作为我帮助你的代价,你要保护我这七日的安危。”天邪的话语将她的思绪拖回,他淡淡道,语气是皇者般的不容置疑,他知道她不会反对。“保护?堂堂魔界二王爷需要小女子的保护?”辛晋紫想起了刚才黑影对他的称呼,言语之中颇有忌惮。“呵。”天邪浅笑,胸口又是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再也无法抑制,鲜红的液体趟过喉部,从嘴角缓缓滴下。刚才他已是强弩之末,若不是硬拉着借助她的力量来阻挡,自己恐怕会付出更多的代价。天心那贱人从异域弄来的毒夕果然厉害。哼。“哇,不至于吧,苦肉计?”辛晋紫见刚才还是一脸冰冷的俊脸突然扭起,吓了一跳,但见他额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也不像是假装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连……咳咳害自己的苏楼五星……都会舍命相救,更何况是咳……对你有利用价值的……我?”天邪扶着雕栏,胸口急速起伏,语气变得断断续续起来。“你伤真的很严重?”辛晋紫紧皱着眉头,不知所措,见他发作疼痛一定十分厉害,可是,真的要帮助他吗?“帮我去焚江接一碗水来,咳咳,快……”天邪嘴唇泛白,强行运功压制住了体内汹涌奔腾的毒气。“焚江?”辛晋紫不解,见他伤势愈来愈严重,也不敢多问了,大步朝木繁山下跑去。焚江是环绕着这所大学的江流,清澈舒缓,难道是因为它里面流淌着学校的灵气可以缓解邪毒?“站住。”男子磁性的嗓音从身后传来,“我叫天邪。”“辛晋紫。”她回头苦笑,模仿电视剧中的画面做了一个告辞的手势,“我会很快回来。”“辛晋紫……”天邪默默念了几遍,原本苍白无力的脸上浮起了丝极不相容的笑意,“出来吧。”“非烟救驾来迟,请主人降罪。”瘦削的身影从树林中走出,恭敬地跪倒在地。“你起来吧。”天邪的脸顿时恢复如常,哪里还看得出来是毒气攻心?他将手虚空一挽,“这些年在人界还好吧?”“多谢主人关心,非烟一切皆好。然,主人的伤势……”“自然已无大碍,天下所传的毒夕不过如此。倒是可笑苏楼家的死士,还真是衷心千里追杀。”天邪冷冷道,眉间闪过一丝苦楚,转瞬即逝,“这七日你好好看着苏楼五星,我不希望他们出现坏了本王的大计。”“是。”非烟恭敬一拜,转身化作一道黑影闪去。夜风迎面吹来,天邪站在观景台上俯瞰着夜晚宁静的校园,灯火阑珊。魔界此时恐怕已是血雨腥风了,嘴角浮起一丝不屑,他虽然远在千里,但这天下,不是你天心的。右手拍在了扶栏上,一条隙缝慢慢爬下裂开。辛晋紫回来的时候,天邪依着护栏,乜斜着眼睛,眉头深锁,嘴角挂着已经凝固的血渍。“水给你找来了。”辛晋紫想了片刻,还是半蹲下将矿泉水瓶递到了天邪嘴唇边,“喝了吧。”“呃。”天邪嘴角微微抽搐,颤抖着含着瓶口,不时有水中他嘴角流出,混合着血渍,汩汩流下。辛晋紫见状,赶忙用另一只手接住了他的嘴角。“有没有好些?”辛晋紫皱眉道,“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帮我找张蓉的魂魄?”“我调息下就好……不用担心。”天邪喃喃,在她搀扶下摆正了身子,开始运气调息。大致等了半个小时,辛晋紫见他的眉头渐渐舒展,不禁露出了久违的笑意。正好对上他恰睁开的深蓝色眸子,如深海一般深不见底,表面平静但暗藏着惊涛骇浪,那是双将天地都能够看的透彻的眼睛,那种双桀骜凌驾于自然万物的眼神,她心中不由一荡。正好看见她久违的笑意,她那双弯月般明亮精致的眼睛,逃脱名利权势的羁绊,她那纯净无暇的笑容不沾染凡世丝毫微尘,她的表情动作是那样自然,那样毫无防备,他心中不由一颤。“你没事儿啦?”辛晋紫笑靥如花。“嗯。谢谢。”天邪语气中少了些冰冷,“不要对每个人都这么好,早晚有天你会知道。”“那我是不是该把你丢在这里喂猴子?”辛晋紫努了努嘴,他说的意思她明白,毕竟现在的电视剧里都是那些勾心斗角的宫廷戏,但是她知道那样的人只会越陷越深,根本得不到真正的幸福,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所以还是做个好人更快乐吧。天邪不言,眸中闪过了丝阴冷的光芒。“你……我们晚上睡哪里?你不会打算跟我回寝室吧!”辛晋紫看了看时间,都快要三点了,天亮了还有军训,可恶。“这里。”天邪神情自若,在草坪上物色了一块合适之处,躺了上去,“今夜的星星不错。”“我为什么没有看到。”辛晋紫也只得学着他的样子,找个快比较柔软的位置躺下。“凡夫俗子之眼自然看不到。”“你——存心戏弄我是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