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爱妃你敢玩跳槽

作者:青墨 | 历史架空 | 围观:21637

收藏

  简介“呜~好痛!”穿越当晚,她被面具男给做了“活塞运动”,喊得酣畅淋漓。承蒙王爷不弃,娶她过门,与公鸡拜堂,某女“以德报怨”,亲手熬炖鸡汤,以补王爷不举,却不料好心换得“床板塌陷”,被传“如狼似虎”。她宠她,虐她,利用她,甚至亲手有她的身上刺下册了“囚”字。她以为她无力逃脱,却不想这个大胆的女人竟拐了她的种子,玩起了跳槽,是跳槽,不是辞职,有木有?跳完“不有服务区”,有木有?好吧,既然囚不成就改逑,可若逑不到呢?只好囚了她的身子,回去多生宝宝,帮她一起来调教……【温柔腹黑男VS睿智嚣张女】PS:此文逻辑思

精彩情节:

    床榻上,他坚实的脊背在上下运动,冰冷的面具贴近她细致的面庞。这张脸真的很美,甚至比十八年前,那个女人的脸,更让人心动。“想让我放开?我帮你解了毒,你难道不应该对我有所回报吗?”她的紧致激起了他更大的兴趣,宽厚微凉的手掌肆意地游走在那娇嫩柔软的身躯上,每一寸被他触碰过的肌肤,所留下的只有火辣辣的疼痛。他毫不怜惜,哪怕触碰在手掌下的是那对洁白可爱的玉兔,他仍旧是近乎残暴的蹂、躏。“该死的,快点放开我,好痛,你弄得我好痛,快点放开,你个死淫棍,大变态……”我靠,QJ就QJ,要不要这么暴力,这么疼痛啊!呼吸的节奏随着他的出入而变得紊乱不堪,她努力挣脱,却毫无力气,身体的每一颗细胞,甚至于每一根汗毛都被他弄得酥麻紧张。赤、裸的身体一丝不挂,她抑制不住的扭动,像只虾米一样微微弓起了身子。她突然明白过来,这个女人似乎被人下了药!“很痛?痛就喊出来,这才只是个小小的开始,我说了,很快,你便会舒服的忘记疼痛。”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结实的胸膛紧紧压在她的上空,明明干着如此禽兽的事情,可偏偏吐出的每个字都是那般从容淡雅,好似一抹青纱划过眼眸。暗夜中,男子的眼底漆黑一片,如同看不到底的寒潭,深不可测,狠狠地捏住她的下颚,一颗散发着奇怪味道的小虫子,被塞入到了她的口中,逼迫她吃下。好恶心!他要不要这么变态啊,居然给她吃虫子!她不想吃,她死命抵抗也无济于事。她想把那虫子吐出来,而他冰凉的唇却压了上来。面具压在她的脸上,是那般冰冷,丝丝冷意渗入骨髓,而他的吻却是那般火热霸道。没有浅尝辄止,没有循序渐进,他直接撬开她的贝齿,便在她的口中粗暴地搅动,而后又好似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缠绕住她柔软的粉舌,吸允她口中的香甜,久久不肯放开。被他的面具遮挡着,她眼睛无法睁开,双手被扣在了头的两侧,想着此刻的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被他随意践踏着,一股羞辱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狠狠地一口咬下,而他则好似早就感知出了她的动作,快速退了出来。“混蛋,你到底是有多变态啊,竟然给我吃虫子”舌尖一阵酥麻,她猛地吸了好大一口气,才能说出话来,胸口微微起伏,夜色中,这副青涩娇嫩的身体对他来讲无疑是一种挑战。“一条蛊虫而已,吃下它,你我的性命便会相连,我生你即生,我死你亦死,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囚宠。”他语调仍旧那般清逸淡雅,好似吟诗般好听,可每一个敲击在她心头上的字,却都铿锵有力,好似暗夜中的王者,在给她下达着不可逆转的昭告。这样的男人,好可怕,好腹黑!明明干着如此禽兽的事情,却优雅得纤尘不染!他的身体上下起伏,用尽全力在她的紧致中驰骋拼杀,可他的气息却始终平静如水,他就像谜一样,让人看不清,猜不透。黑暗的房间里,他很卖力,甚至于有些作秀的嫌疑,因为那样的幅度,即使是在深夜的窗外,也依稀可以辨别得出里面一上一下两个人影,在干着什么激动的勾当。夜空中凝聚已久的阴霾,汇集成雨水,迫不及待地打在屋檐上,成股流下,阵阵凉意冲醒了刚刚被打晕了的丫鬟小蓝。丞相府本就很大,二小姐琦玥又是单独要了个别院,不许别人打扰,就算屋子里有些什么动静,也不会有太多人听得到,所以一直没有家丁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直到小蓝醒来,声嘶力竭地大叫了一声“来人啊,小姐被欺负了”。午夜的宁静才被打破,不和谐的因子接二连三出现了。右丞相琦隐的府邸,在大雨中爆发了一场空前绝后的营救大戏。几乎所有的家丁和侍卫都抱着一个信念,抓住淫贼,保卫小姐,而现实却是,每一个冲在前面的人,都在还没靠近屋子的时候便倒在了地上,除了双腿被暗器所伤,其余完好无损,皆能在距离小姐闺房不远的地上,欣赏一段分辨率有些低的真人“气塞压缩秀”,还有免费淋浴以供降火……“禽兽,你以为我不敢自杀,是吗?”龙玥努力控制住自己,大概已经猜测得到了,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在故意羞辱她,确切地说是羞辱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他说得没错,疼痛过后另有一番享受,可这享受她不稀罕,若不是从小接受训练,意志力不同于常人,她早就瘫软在他的身下,只剩嘤咛哭叫了。可惜她不是他口中的琦二小姐,她是龙家独女龙玥。“琦二小姐,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无论生死均会牵动与你,而你,是生是死皆不能左右不了我一分一毫。”他平静地解释,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得逞的笑意。这句话很简单,就是说她不过是他的一个附属傀儡而已,一旦他有所闪失,她就得无条件地跑去陪葬,再换句话来说,就是她永远没有报仇的机会,除非她真就活腻了。好吧,是她自作多情了,人家压根就没想跟她同生共死,她顶多就算一陪葬而已,还是替补级别的。想想自己刚才居然还拿死去威胁人家,真是有些自取其辱了。“算你狠,就算不能杀你,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没有武器,还没有力气,连身体都被人当做活塞打气了,龙玥很火大,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先过过嘴瘾。还好她接受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文化熏陶,否则作为一个古代的女子,经受了这样的侮辱,恐怕只有一条道能走了,就是三尺白绫,化作一缕香魂。但她龙玥绝对不会,因为她一直认为,失身与出卖肉体均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失心与出卖灵魂。“很好,我等着你的生不如死。”冰冷的面具之后好似扬起了一道浅笑,邪惑倨傲,全力以赴,他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让一饱眼福的看客们,也接受了一把双耳的洗礼。猛烈的撞击,让这具本就异常虚弱的身体更加不堪一击,她再也无法驾驭,意志涣散之中,她才恍然发现,原来,当一个女人的身体被攻陷的时候,她的心也会跟着缺失一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