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

作者:月落轻烟 | 历史架空 | 围观:17125

收藏

   穿越八零:军少老公VS俏农媳 改名 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
_现代佣兵穿越八零小乡村,前者热血强悍枪法精湛,后者性子胆怯懦弱,受气又受欺。更换了灵魂,乔月雄赳赳气昂昂,欺负自己的都站出!
_  灌水田,修理田梗,扯秧苗,卷起裤腿下田栽秧。钓龙虾,挖藕,翻菱角,农家生活新奇又朴实。
_  可是……哪来的未婚夫?还是一个大了‘十岁’的年青军少!
_  乔月蔫蔫的不乐意,封少浓眉一挑,“嫌自己老?”乔月腹诽,三个代沟拐个弯,还不叫老?
_  封少弯下腰,媳妇扛上肩,床上滚一夜,翌日审问:“自己老吗?”
_  某女揉腰抱

精彩情节:

    乡下人结婚早,乔奶奶还不到六十,身子骨硬朗,腿脚灵便,不管庄稼地里,还是家务活,都干的井井有条。乔月点点头,学着奶奶的动作,几次下来,惹的奶奶呵呵直夸自家孩子聪明。“妈,咱家老丫头以后是享福的命,田里的活不会也没事儿,”乔安平也疼爱女儿,但是男人比较含蓄一点,心疼归心疼,也说不出什么肉麻的话。“也是,封家那样的人家,进出坐的是小车,住在军区大院,哪里有苦头吃,我家老丫头就是有福气。”乔奶奶一脸的欣慰。提到未来的亲家,乔安平也很高兴,“封瑾那孩子,可真是不得了的人物,听说军衔又升了,年纪轻轻,已经是上校。”“哎哟哟!那得是多大的官?可惜就是性子冷了些,不爱说话,正月十五那回见着,我都不敢看他。”乔奶奶唏嘘不已,想她一个农村老太太,见着那么大的官,还能挺直腰杆坐着,已经不错了。不过那天,他好像有重要的事,只匆匆点了个头,就走了,让人感觉不容易亲近。乔月刚学会拔秧,正干的津津有味,听他们提到结婚,再想到记忆里的封瑾,头皮像是要炸开似的。听说是上上辈子的交情,乔月的爷爷,当年从战壕里救了封瑾的爷爷。这份恩情,到了乔月他爸这一辈,封家还是没能放下。封瑾的爷爷急了,怕自己等不到那一天,非要在活着的时候,把孩子的亲事定下。算起来,乔月拢共只见了他两次,两次都吓的要哭了,躲在奶奶怀里,根本不敢看他。“奶奶,爸,你们不觉得他年纪太大了吗?”不管以前的乔月咋想,反正现在的她,还不想结婚呢!整整大了十岁,真的很老嘛!她很嫌弃,非常非常嫌弃。乔安平乐呵呵的说道:“谁让你出生晚了十年,要是早出生几年,你爸现在都能抱外孙了。”“在孩子跟前,瞎说什么呢!”乔奶奶训斥他,转头又温和的跟乔月说,“丫头,你听奶奶说,老一辈的人都说,年纪大的会疼人。”这话说的,乔奶奶自己都不相信,那个封瑾,看着也不像是会疼人的,冻死人还差不多。乔奶奶只好又改了口,“咳,性子冷淡些也没事,反正你这丫头话也不多,过日子嘛,凑合着过就成。”乔安平也道:“封家那边说了,等咱们忙过这一阵,就来提亲,先把亲事订下,过三年,到了十八岁,再办婚事。”“爸,我才十五岁呢!”乔月急了。上校算个球,跟她有毛关系。乔奶奶轻声安抚,“也没说让你现在嫁,先订下,那么好的亲事,不抓紧了,被人抢跑了咋办。”乔月很无语,抢就抢呗,她巴不得呢!乔阳来回挑了几趟秧把,站在田头,甩着草帽扇风,“小妹,别干了,去看看我下的鱼网,要是有鱼,中午咱家就能加菜了。”乔奶奶也催她,“去吧去吧,咱家几只母鸡也要下蛋了,得去看着,要不然又得被那几个小子偷去吃了。”“那我下午还来田里干活!”乔月在浑水里洗了手,拎起秧马凳,又蹚着田泥走回田梗上。乔老太乐呵呵的笑,笑的脸上皱纹挤在一块,“我们家老丫头,今儿变勤快了。”乔安平也道:“这丫头以前娇气的要命,今儿居然主动下田干活,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那是她长大了,懂事了!”乔奶奶倒是没想别的,只觉得欣慰。乔月拎着布鞋,在家门前的石跳上,洗了脚上的泥巴,随便晾一下,便穿上了鞋袜。“咯咯哒!咯咯哒!”院子里的母鸡,扑腾翅膀,从窝里跳出来,伸长了脖子,急着给主人报喜。乔月顺着声音走过门楼,鸡窝就在西院墙边上,墙外面是奶奶种下的棉花跟玉米秧,已经长的齐腰高了。院墙下掏了个洞,好让鸡鸭们进出方便,不用再从院子里经过,避免了院子里到处都是屎。鸡笼里只有一个鸡窝,母鸡们轮流蹲在里面生蛋,还挺守规矩。乔月探头去看,鸡窝里除了几根鸡毛,啥也没有。鸡蛋呢?咋不见了,难道这家伙虚报成果?这时,院墙外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拿到了吗?”“那当然,瞧瞧,都在这儿呢!”“赶紧走,我快饿死了!”紧接着,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渐渐走远。乔月撇了撇嘴角,冷笑着,抄起家里赶鸭子用的竹竿,就朝外面跑去。竹竿的顶上栓着一块破布,每次一挥竹竿,鸭子瞅见了,都得吓掉头就跑。**说起方四牛,村里人人喊打。他绝对是村里的一大祸害,哪家有鸡,啥时候下蛋,他摸的门清。要不是怕偷鸡会被大人找上门,他才不屑于偷几个鸡蛋呢!三个熊小子,揣着刚偷来的鸡蛋,跑到一处没人的地方。点上火堆,用树枝吊起一只搪瓷缸,里面装着水,架在火上煮鸡蛋。“四牛,听说你把乔月脑袋开瓢了,她在家躺好几天,你不怕她哥来找你算账?”说话的是黑小子,又黑又瘦,名叫张大宝,跟方家是邻居。方四牛盘着腿,人五人六的坐在地上,黑黝黝的脸上,尽是无所谓,“他们一家都是窝囊废,一巴掌下去,也拍不出半个屁,老子能怕他吗?”听着搪瓷缸咕嘟咕嘟的泛着泡,方四牛又懒洋洋的撑下个懒腰,“谁让乔月那丫头嘴欠,咱几个偷点鸡蛋,屁点大的事,她还敢去告状,我不揍她揍谁!”还有一个少年,名叫杨树,梳着二分头,贼笑着问道:“她要是再敢告状,你还打不?”“打,当然打,老子缴了她的辫子,让她当秃子去!”方四牛一脸蛮横,这时肚子又叫了起来,“鸡蛋煮好了没有?老子快饿死了。”“应该行了,赶紧拿下来。”杨树伸手去端搪瓷缸,烫的直抽气。“刚下的鸡蛋,就他妈的香。”张大宝跟饿狼似的,捞起一个鸡蛋,顾不得烫,刚剥了壳,就往嘴里塞。“那是,刚从鸡屁股拉下来的,能不新鲜,”杨树不甘落后,也飞快的剥了鸡蛋壳。“滚你娘的,会不会说人话!”方四牛踹他一脚,手里的鸡蛋已经剥了一半。三个臭味相投的少年,相视一笑,再也没有比偷吃更爽的事儿了。三人正吃的高兴,丝毫没注意到有人悄无声息的朝他们摸了过来。乔月手中的长竹竿,被她折成了教鞭长短的竹棍,约有母指粗。在手里掂了掂,手感还不错。“鸡蛋好吃吗?”冷幽幽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三个少年身后,吓了他们一跳。方四牛听着声,觉得耳熟,回头一看,眼睛瞪到最大。“死丫头!你胆子变肥了啊!居然敢跑来吓我们,找揍是吧……”方四牛跳起来骂。可是骂着骂着,忽然发现今天的乔月,眼神不对,没了往日的害怕退缩,眼底还有似有若无的笑意。张大宝偷偷扯了下他的袖子,“这丫头好像不对劲,该不会真被你打傻了吧?”方四牛装模作样的摸着下巴,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成傻子了?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要真成傻子,以后我就娶你吧!”乔月属于晒不黑的肤质,不像别的乡下姑娘,黑黑红红的肤色。双眼皮,尖下巴,五官好看,眼睛也好看,凑在一起更好看。可她平时窝窝囊囊,低眉顺眼,愣是把一张好脸,整成了苦瓜脸,看了叫人倒胃口。所以说,这气质太重要了。乔月晃着手里的竹棍,又走近两步,“我是在问你们,我家的鸡蛋好吃吗?难道你们听不懂人话?”方四牛也不是真的怕她,嬉皮笑脸的说道:“还凑合,不过要是你能把你奶奶腌的咸鸭蛋,偷出来给我们尝尝,那就更好了,兴许我会放过你,不再找你的麻烦,也不再打你了,怎么样?”乔奶奶腌的咸鸭蛋,在桃园村里都是一绝。鸭蛋口感粗糙,炒着吃不如鸡蛋的口感,所以村里人都喜欢腌鸭蛋,吃稀饭的时候,切半个鸭蛋,坐在院子的小板凳子上,吃一口稀饭,挖一块咸鸭蛋,那感觉,甭提多美妙。新鲜的鸭蛋,都是自家养的,纯天然无公害。把挖来的黄泥巴晒干,捣碎再磨成粉,用筛子过滤掉粗渣,用水和成黄色稀泥,像面糊似的。鸭蛋在稀泥里滚一滚,外层沾上细盐,不多不少,得刚刚好。放进坛子里,坛口密封。温度合适,一个月左右,就可以吃了。乔奶奶腌的鸭蛋,蛋白不咸不淡。鸭蛋黄又沙又软,咬一口,流出浓香的黄油,好吃的不得了。乔月脑子里残存的记忆,也勾的她口水直流,想着待会回去,一定要让奶奶煮两个咸鸭蛋尝尝。但是眼下,她还得好好收拾这几个小崽子。方四牛砸吧着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怎么样,想好了吗?这样,你去偷四个,我们分你一个,要是你不偷,今儿就别想走了!”乔月笑了,“你想怎么着?是拿石头砸我的脑袋,还是把我推到水沟里?你说说你们几个,欺负一个小姑娘,我都替你们害臊,还要点脸不?”她这话说的有点怪,但是那三个家伙是听不懂滴!方四牛被骂了,也不心虚,梗着脖子狡辩,“欺负你,那是看的起你,换作别人,我们还懒得动手呢!”“好啊,那今儿我也看得起你们一回!”乔月一甩竹棍。“啪!”很响亮的一声,打在方四牛的屁股上。大概是他也太意外,愣了下,才捂着屁股跳开,冲她大吼:“乔月!你他妈敢打我!”“啪!”又是一棍,准确无误打在他的膝盖窝。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方四牛腿窝一软,双膝重重的跪在地上。旁边的两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眼看乔月右手的棍子又要落下。方四牛飞快的抬起手,捏住她的手腕,大骂:“你他妈反了天了,还敢打……”他还没骂完,乔月高举的右手松开,棍子落下,被左手准确的接住,反手又甩出两棍。“嗷嗷,好疼好疼!”方四牛双手胡乱搓着被打的地方,疼的直叫唤,“你俩傻了吗?还不快来救我!”“我们救……怎么救?”张大宝犹豫着不敢上前。杨树最贼,躲在张大宝后面,趁他不注意,猛地一推。张大宝毫无预兆的扑向乔月,杨树乘机也朝下扑,想要抱住乔月的腿。乔月灵巧的闪开,那两人扑了个空,并且都是面朝下,屁股朝上,“敢从我手里救人,找死!”又是一阵棍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嗷!疼啊!”“啊!啊!别打了!”“我认输,我错了……”三个被打的熊货,压根看不清她是怎么出手。只知道棍子像雨点似的,打在身上,真他妈的疼啊!这丫头坏啊,尽朝隐蔽的地方打。屁股,大腿,腰上……避开露在外面的地方。半个小时之后……乔月坐在大石头上,仨小子蹲在她面前,双手抱头,小腿肚子还在不停的打颤。“现在再来告诉我,偷来的鸡蛋好吃吗?”乔月晃着竹棍,笑的很友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杨树成最先做了叛徒,“不好吃,以后再不偷你家的鸡蛋,这次就饶了我们吧!”张大宝也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大姐,是我们错了,以后偷谁家鸡蛋,也不敢偷你家的了。”“哼!”方四牛心不服,气呼呼的把头扭到一边。他可是村里的小霸王,什么时候吃过这样大的亏,要是今儿的事传出去,他会被村里的小伙伴笑死。“谁家的鸡蛋也不能偷,否则让我撞见了,见一次打一次,听到没有!”乔月吼的很大声。“听……听见了。”张大宝心肝儿颤抖,真怕她的棍子再落下,竹竿打人,真的好疼。“不敢……不敢……”只有方四牛不吭声,像头倔驴。乔月当然知道方四牛心里不服,他要是这么轻易认输了,哪轮到他在村里称霸。惦记着要帮大哥收渔网,乔月没再理他们,胖子也不是一天吃成的,以后有的是时间教训他们。乔阳下的渔网,就在不远处田梗间的小河沟里。村里的大闸在放水,所以沟里水挺深,很快就要没过田梗。涵洞口,是水流的必经之处,在这里下渔网稳赚不陪。能想到这个点子的,不止他们一家,就看谁下的早了。------题外话------亲们记得要收藏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