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书名

作者:正文 | 历史架空 | 围观:7593

收藏

  定这名字的主要原因定是想沾类似于“某人在搜索栏里坚实的基础‘我以前看过一本很好看的书,讲得左右是……请问您书名是什么?’‘前段时间有很好看的书么?求书名’”的光。却次要原因也严禁不提,在计算机编程里有个常见术语叫作“递归”,指的是函数或语句自己调用方法自己,书“吱~吱”的一声,浑身冒汗只穿着一条犊鼻裤的钟毅推开了门,走出屋外到了院子。。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叮叮叮叮”一阵铜铃响打断钟毅的思绪。片刻,一名背着包袱,戴着斗笠的中年铺兵便走进院子,对着钟毅一本正经地高喊道:“玉皇大帝有旨,快去请西天如来佛祖!”

      “真怀念有空调电扇的日子啊~”钟毅自言自语地走到院中老槐树旁的水井边上,扶着长着些许青苔的井沿,摇着咿咿呀呀着响的轱辘,打上一桶水。从头顶缓缓的浇了下来。井水驱走了燥热,透人心脾的清凉让他精神一振。简单的冲洗之后,钟毅开始一桶一桶地往水缸里打水,来来回回的同时,也扫视着身处的这个院子。

      “哈哈哈哈”李四心满意足地大笑一声,然后运足了气“不服?这就是不服的下场~~~”

      ……………………………………

      初七天一亮,自知断粮的孙铺司毫不脸红的和钟毅老张一起早早吃完了高粱饭,便打发钟毅去沉香场上找张家米铺的摊子买米,做为老主顾,价钱早已经谈好,只管拿米,自有孙贵去结账。

      “这等泼皮都是欺软怕硬之辈,不会招惹官宦乡绅,只打百姓乡民的主意。州衙的主簿张老爷是我这米铺的东家,我这摊子在沉香场也有些年月了,这些泼皮就从不敢前来惹事。若是普通百姓,吃了亏又能如何?报官?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不花大钱,衙门能重办这些泼皮,何况衙门催粮派差本来就要用些泼皮当帮闲。找亲友乡邻一起反抗?若是不反抗,也就是受点气折些钱财的事,若是让这些泼皮吃了亏,那可就是捅了马蜂窝了。他们会如跗骨之蛆般找你报复,你我不可能一辈子不出门吧,不可能一辈子不落单吧?年初抗香村一个汉子带家中兄弟在场上与东乡虎的手下动起手来,互有损伤,结果没过多久那汉子就在回家路上被敲了闷棍,手脚也被打断,成了残废。”

      高瘦汉子疼得如虾米般弯下了腰,咬着牙对矮胖汉子吼道:“这蠢汉还是个练家子,还不帮忙!”看得发愣的矮胖汉子回过神来,大吼一声,加入了战团……

      成都府等川西内陆腹地,还算大体比较稳定。天启元年的“奢安之乱”,曾经有过围困成都二十余天的危局,直到崇祯三年才全部平定。崇祯七年,张献忠部犯川东夔州府一带,随后被石柱兵驱逐出境。接下来的崇祯十年,李自成部自七盘关入四川,攻绵州,围成都……

      钟毅被孙贵一喝斥,恍然大悟,扔下水桶,急急地跑进屋里。

      “或许是因为换了我的意识,这猛人痴呆前的技能恢复了,居然还会拳脚枪棒……虽然已经练了几个晚上,没有那么生疏,但毕竟有两年多没动手了,还是要勤加练习。没有长枪,先拿齐眉棍练着吧……”

      ④大崖,二崖:民间隐语,长官曰大崖,佐贰曰二崖。明李实《蜀语》

      陈年茅草搭就的黑乎乎的屋顶,老旧的木头柱子和木板墙成了酱油色,竹条编成板子按进框里就算门和窗户,四间低矮的“厅房”就这样一字排开坐落在石板上。房前丈余,一块石刻的日冕摆在院中。石块垒成的院墙,院门外竖着的木杆上,一盏发黄的灯笼高高地挂着。

      战团这边,张三和李四吃了青年不少的亏,短打衣衫上沾满灰尘,张三的眼圈肿了,李四的嘴角裂了。青年也挨了不少拳脚,但是比这二人要强得多。

      一手搂住李四的脖子,钟毅蹲下来在李四耳旁道:“差点伤我性命,赔点汤药费是自然,只是不是现在。三天后我在铜瓦铺里等你们,或者让我去找你们也行。赔多少,你们看着办。你们也可以去找人,但只我不死,你俩这辈子出门多带些人吧。”

      钟毅背上包袱,戴好斗笠,顺手拿过靠在门边的齐眉棍就要出屋。

      “同样是二十七岁的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的呢”后世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早早发福的钟毅不禁感叹目前“自己”的强壮。

      ⑦缠头,即戴天孝,古蜀地风俗,相传是为诸葛亮戴孝,以白布,蓝布或黑布缠头。

      ⑥倮倮:明时对彝族的称呼

      钟毅不等李四出拳,先发制人,一脚踢中李四的迎面骨。跪倒在地的李四还没喊出疼来,钟毅的膝盖就到了,狠狠地顶在李四的下巴上,伴随着颌骨断裂的声音,李四肥硕的身躯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几步,倒地不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