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财迷小医妃

作者:布偶 | 现代言情 | 围观:16169

收藏

  《财迷小医妃》由布偶最新写的一本古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苏娇萧离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娇:我只谈银,别和我谈情感,伤银。他以挣银为人生宗旨,躺在银里面数钱为人生目标,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本以为给自己找了个靠山闷声大发财,那靠山怎么靠着靠着,往他身上靠了?!“在我心里面,银才是最讨...苏家就只有那两亩薄田,靠着赁出去的租子过活,收支基本相抵,一点儿余存都没有。平日她吃的也都很素净,橱子里的衣衫却不少,苏家这对夫妇是不是有哪里弄错了?总而言之,她要再不想着赚钱,恐怕就要坐吃山空了?苏娇看着碧蓝的天空,脑子里一片空白。成了一个陌生人,生存的轨迹与她全然不同,她要做什么,苏娇完全不知道。“好烦啊……就不能让我回去吗?我的论文还没有写完啊啊啊!”苏娇仰天长啸,挫败地瘫软在躺椅上。……秀巧回来的时候,苏娇已经重新坐得端正,带着期待的目光盯着她的篮子。“来来来,我们一起做。”“姑娘……”秀巧哭丧着脸,满眼的愧疚,“对不起姑娘,我没能摘到桃花,秀巧太没用了。”苏娇眉头一皱,秀巧赶忙低下头,却听见苏娇的声音,“抬头。”秀巧抬起头,看到苏娇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轻轻转到一边。“这是怎么弄的?”苏娇的手轻轻碰了碰秀巧的脸,她立刻“嘶”了一声,脸颊**辣的疼。秀巧的左边脸颊有一道挺长的口子,都渗出了血,苏娇一看就知道是被指甲挖出来的。“没、没什么,就是我不小心,被树枝勾到的……”“巧儿啊,你是不是觉得你家姑娘是个傻子?”“姑娘!”“还不快说?”秀巧这才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她提着篮子去摘花,在桃树下被人拦住了,说那几棵桃树是浣溪村的,苏娇已经不算是浣溪村的人,没有资格摘。秀巧就跟她们理论,可她们态度蛮横,完全不听,还推推搡搡,弄到了她的脸。“谁弄的?”“我没看清……”这个秀巧没有乱说,她真没看清,好几个人,按着她的头推搡,她头发都被扯乱了,在外面重新整理好了才敢回来。苏娇抿了抿嘴,“没用。”“秀巧知错。”“是错了,怎么就连是谁都没看清,我可怎么帮你报仇呢?”苏娇眯了眯眼睛,“那干脆,一块儿报复好了。”她这人有个优点,护短又记仇,哦,这是两个优点,她很引以为傲的。“姑娘!您别去,我没事的,我不疼,一点儿都不疼。”秀巧吓坏了,姑娘去肯定也要吃亏的,如今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可没人护得住姑娘。“这么深的伤,往后可是会留疤的。”“没事,我不怕,我伺候姑娘一辈子。”苏娇莫名来到这里之后,本能抵触和排斥的心,这会儿,终于多了一丝暖意。这个小丫头说的是真的,她对苏娇是真的挖心掏肺。能有这样一个人陪着,苏娇的心里实在是好受太多了。所以,更显得那些人可恶。苏娇转身回去了屋里,唯一庆幸的是,她导师赠与她的一只金针针囊也跟着她一并穿越了过来。这是她的宝贝。将针囊揣在袖中,苏娇转身,朝着秀巧露出一抹动人心弦的和善笑容。“走吧,去晚了,小心她们可就不在了呢。”……“姑娘,咱们回去吧,我真不要紧。”秀巧一路上都在焦急地劝,苏娇不为所动,“你不要紧我要紧,别怕啊,姑娘帮你出头。”“姑娘……”秀巧都要急哭了,苏娇却已经看到了那几棵桃花树。树下,果真有四个人影,像是在特意等着苏娇一样。事已至此,秀巧知道是劝不住了,赶忙挡在苏娇面前,“姑娘,一会儿你快跑,我拦着她们。”苏娇哭笑不得,她来这里就是为了特意逃走的?她还没闲到那份上。“行了,你让开,她们过来了。”“可真是难得,你会亲自找过来,不继续躲在你的院子里当千金小姐了?”“吴姐姐你可说错了,千金小姐那也得家里有千金才行,从前贴着白家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如今白家连门都没让她进,哪里还能当什么千金小姐?”“对对对,是我说错了,还是黄妹妹想得周全,不能这么叫她了呢。”那四人娇笑着说得旁若无人,姿态语气无一不做作。苏娇皱了皱眉,“画虎不成反类犬,你们要学我的语气也学得稍微像一些,不伦不类的看着可真不舒服。”“你说什么?谁学你了?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们要学你?”吴兰花瞪圆了眼睛,语气又粗俗起来,黝黑的脸上气得涨红,就是太黑了,看得不明显。苏娇勾了勾嘴角,“没学我?那你们回家之后也这么说话试试?”吴兰花胸口剧烈起伏,家去她要真这么说话,一定会得到一顿打,在吴家,丫头是不值钱的,她下面就还有四个妹妹。苏娇能猜得到她们对自己的敌意源于何处,嫉妒呗。同样身为姑娘家,爹娘将苏娇养得娇滴滴嫩生生,一丁点儿苦都舍不得让她吃,从来没让她挨过饿,受过冻,干过活。苏娇的皮肤白得透光,能滴出水来的嫩,一双手伸出来,纤长细白,指甲都是粉嘟嘟的,双眸灵动璀璨,就是说她是贵人家的女儿都没有人怀疑。可浣溪村的姑娘,大多都要做农活,操持家里的生计。不分夏冬的洗衣洗碗,砍柴喂猪,稍有过错就会被家里人打骂,不给吃的。她们没有男孩子受重视,只会被看做是做活的工具,然后到了年纪,收一波聘礼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苏娇不是不同情她们,她也替这些姑娘委屈,可因为嫉妒就要让她也不好过,苏娇就忍不了了。“我家秀巧的脸被你们弄伤了,谁弄的?”苏娇挨个儿看了她们一圈,吴兰花冷笑一声,“谁看见了?指不定是她自个儿弄的还敢怪我们?可真不要脸。”。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苏家也就表面上看着还可以,可其实一点儿家底都没有啊!从白家拿回来的那十两银子,几乎就是她们所有的积蓄了!

    不是说娇养的吗?这家底哪里来的底气娇养?

    苏娇心累,无语地抬头望天。

    苏家就只有那两亩薄田,靠着赁出去的租子过活,收支基本相抵,一点儿余存都没有。

    平日她吃的也都很素净,橱子里的衣衫却不少,苏家这对夫妇是不是有哪里弄错了?

    总而言之,她要再不想着赚钱,恐怕就要坐吃山空了?

    苏娇看着碧蓝的天空,脑子里一片空白。

    成了一个陌生人,生存的轨迹与她全然不同,她要做什么,苏娇完全不知道。

    “好烦啊……就不能让我回去吗?我的论文还没有写完啊啊啊!”

    苏娇仰天长啸,挫败地瘫软在躺椅上。

    ……

    秀巧回来的时候,苏娇已经重新坐得端正,带着期待的目光盯着她的篮子。

    “来来来,我们一起做。”

    “姑娘……”

    秀巧哭丧着脸,满眼的愧疚,“对不起姑娘,我没能摘到桃花,秀巧太没用了。”

    苏娇眉头一皱,秀巧赶忙低下头,却听见苏娇的声音,“抬头。”

    秀巧抬起头,看到苏娇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轻轻转到一边。

    “这是怎么弄的?”

    苏娇的手轻轻碰了碰秀巧的脸,她立刻“嘶”了一声,脸颊**辣的疼。

    秀巧的左边脸颊有一道挺长的口子,都渗出了血,苏娇一看就知道是被指甲挖出来的。

    “没、没什么,就是我不小心,被树枝勾到的……”

    “巧儿啊,你是不是觉得你家姑娘是个傻子?”

    “姑娘!”

    “还不快说?”

    秀巧这才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她提着篮子去摘花,在桃树下被人拦住了,说那几棵桃树是浣溪村的,苏娇已经不算是浣溪村的人,没有资格摘。

    秀巧就跟她们理论,可她们态度蛮横,完全不听,还推推搡搡,弄到了她的脸。

    “谁弄的?”

    “我没看清……”

    这个秀巧没有乱说,她真没看清,好几个人,按着她的头推搡,她头发都被扯乱了,在外面重新整理好了才敢回来。

    苏娇抿了抿嘴,“没用。”

    “秀巧知错。”

    “是错了,怎么就连是谁都没看清,我可怎么帮你报仇呢?”

    苏娇眯了眯眼睛,“那干脆,一块儿报复好了。”

    她这人有个优点,护短又记仇,哦,这是两个优点,她很引以为傲的。

    “姑娘!您别去,我没事的,我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秀巧吓坏了,姑娘去肯定也要吃亏的,如今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可没人护得住姑娘。

    “这么深的伤,往后可是会留疤的。”

    “没事,我不怕,我伺候姑娘一辈子。”

    苏娇莫名来到这里之后,本能抵触和排斥的心,这会儿,终于多了一丝暖意。

    这个小丫头说的是真的,她对苏娇是真的挖心掏肺。

    能有这样一个人陪着,苏娇的心里实在是好受太多了。

    所以,更显得那些人可恶。苏娇转身回去了屋里,唯一庆幸的是,她导师赠与她的一只金针针囊也跟着她一并穿越了过来。

    这是她的宝贝。

    将针囊揣在袖中,苏娇转身,朝着秀巧露出一抹动人心弦的和善笑容。

    “走吧,去晚了,小心她们可就不在了呢。”

    ……

    “姑娘,咱们回去吧,我真不要紧。”

    秀巧一路上都在焦急地劝,苏娇不为所动,“你不要紧我要紧,别怕啊,姑娘帮你出头。”

    “姑娘……”

    秀巧都要急哭了,苏娇却已经看到了那几棵桃花树。

    树下,果真有四个人影,像是在特意等着苏娇一样。

    事已至此,秀巧知道是劝不住了,赶忙挡在苏娇面前,“姑娘,一会儿你快跑,我拦着她们。”

    苏娇哭笑不得,她来这里就是为了特意逃走的?她还没闲到那份上。

    “行了,你让开,她们过来了。”

    “可真是难得,你会亲自找过来,不继续躲在你的院子里当千金小姐了?”

    “吴姐姐你可说错了,千金小姐那也得家里有千金才行,从前贴着白家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如今白家连门都没让她进,哪里还能当什么千金小姐?”

    “对对对,是我说错了,还是黄妹妹想得周全,不能这么叫她了呢。”

    那四人娇笑着说得旁若无人,姿态语气无一不做作。

    苏娇皱了皱眉,“画虎不成反类犬,你们要学我的语气也学得稍微像一些,不伦不类的看着可真不舒服。”

    “你说什么?谁学你了?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们要学你?”

    吴兰花瞪圆了眼睛,语气又粗俗起来,黝黑的脸上气得涨红,就是太黑了,看得不明显。

    苏娇勾了勾嘴角,“没学我?那你们回家之后也这么说话试试?”

    吴兰花胸口剧烈起伏,家去她要真这么说话,一定会得到一顿打,在吴家,丫头是不值钱的,她下面就还有四个妹妹。

    苏娇能猜得到她们对自己的敌意源于何处,嫉妒呗。

    同样身为姑娘家,爹娘将苏娇养得娇滴滴嫩生生,一丁点儿苦都舍不得让她吃,从来没让她挨过饿,受过冻,干过活。

    苏娇的皮肤白得透光,能滴出水来的嫩,一双手伸出来,纤长细白,指甲都是粉嘟嘟的,双眸灵动璀璨,就是说她是贵人家的女儿都没有人怀疑。

    可浣溪村的姑娘,大多都要做农活,操持家里的生计。

    不分夏冬的洗衣洗碗,砍柴喂猪,稍有过错就会被家里人打骂,不给吃的。

    她们没有男孩子受重视,只会被看做是做活的工具,然后到了年纪,收一波聘礼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苏娇不是不同情她们,她也替这些姑娘委屈,可因为嫉妒就要让她也不好过,苏娇就忍不了了。

    “我家秀巧的脸被你们弄伤了,谁弄的?”

    苏娇挨个儿看了她们一圈,吴兰花冷笑一声,“谁看见了?指不定是她自个儿弄的还敢怪我们?可真不要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