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半夜行人

作者:陈嚣 | 灵异恐怖 | 围观:23863

收藏

  兄弟,你我们走过夜路吗?  兄弟,你我相信鬼神之说吗?  兄弟,你独自一人走夜路遇上过怪异的事情吗?  ……  人死为鬼,鬼死为魇,孤魂野鬼,山猫野猴最喜早上遛达,就给嚣嚣讲一讲那些惊心动魄的事,这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  紧张剌激的童年时代,或许,你是下麦子割倒,下一项任务就是拉。一辆排子车,车的前后配有羊角(木制的,用来挡住东西不让掉落),由于拉麦子往往是在劳动的尾声,所以开始的时间总不会太早。。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父亲说那是老七,黑老和他一起看场的,老七看到我和父亲一起过来,嘿嘿笑道,小家伙你也来凑热闹啊,招呼着点,半黑老别叫老毛乎把你叼走老。

      由于内容排版问题,这两天嚣嚣一直在折腾,都要疯了,本来自己排的好好地,可是一发完就全乱了,整个一章成了一大段,尼玛,这是要逼疯我的节奏啊有木有,真心怕了,大家原谅哈

      跟着父亲搬着个马扎子,坐在街门口跟大人们一起歇着,手里刮搭着一把破蒲扇,听着大人们说着臊话,也插不上嘴,只能听着知妞叫唤,仰着小脸数着天上的星星。

      麦子割倒,下一项任务就是拉。一辆排子车,车的前后配有羊角(木制的,用来挡住东西不让掉落),由于拉麦子往往是在劳动的尾声,所以开始的时间总不会太早。

      还别说,老七这货还真镇住了场子,那棺材也不嘎吱了,老七这才气哼哼的丢开了棍子,点了一根烟出去烤火去了。

      在我们那里是很忌讳这些东西的,老七看我吓的那怂样,嘿嘿笑道,小家伙你还是太嫩兰,这几把狐子点灯有啥好怕的。

      往往是救灾不力,麦垛像山体滑坡似的垮塌下来。垛上的人随着从天而降,有时还被埋个严严实实。这时候,麦场上少的是惊呼,多的是笑声:哈哈哈,又倒了!

      要知道,往上扔的我,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屁都累出来了。更可乐的是麦垛还没封顶就往一边歪。这是下边观察的人要赶紧通知上垛的人,尽可能地往反方向垛。

      大人发话了:干脆,歇一会再干吧。于是,歇一会,再装车,再拉。有过类似经历的你,看到这里,是不是和我一样心中一阵阵酸楚呢?

      要么是接近中午,要么是接近天黑。把车拉进地里,走一截装一截。不能太多,多了拉不动,连地都出不了;也不能太少,少了浪费资源。

      黑老父亲要看场,我一听就来劲了,说我也要去,父亲眼一瞪,说小孩子就在家睡吧,我也是随父亲那倔脾气,死乞白赖非得去。

      要知道啊,这翻车可不丢人。哪一家不翻呢?关键是翻车它气人哪!又累又困又饿又急,能不气吗?强压心中怒火,把车从沟里抬出来,重新装车,重新上路。

      老七抽了一口烟,说道,吆呵,小家伙胆小还不承认,要不这样,你到那边树底下逮个爬叉回来我就不说你胆小兰,咋样?

      要是再碰上第二次翻车,那可就真的要了亲命了。我不知道大人的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我自己是难过得直想哭。

      北边地里黑乎乎一片,再远的地方有很多烛火,一明一暗的,这就是狐子点灯,那些方向我是知道的,老些老坟咧,想着这些我都头皮发麻。

      第一层麦个子是竖着的,从第二层开始半平半斜地放。父亲会不厌其烦地重复那句口诀:根压腰,梢压梢。等垛到将近一人来高,就需要往垛上上人了。

      摊场翻场容易理解,姑且不说。抢场是天气突变时的突击行动,紧张而刺激。行动迟一点点,麦子就真的打了水漂。

      老七这家伙胆子特别大,楞尔巴楚的,听别人说他年轻的时候给别人守灵,大半夜就听见棺材嘎吱嘎吱作响,在没一点声响的夜里,听的特清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