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徘徊生死间

作者:白千鹤 | 灵异恐怖 | 围观:6979

收藏

  我不懂人心鬼测!我不懂你无血冰冷!我不懂阴谋迷雾!我只明白了,我要活着,要活的明白了! 徘回生死间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唉,即使我已经大学毕业了,还是会想起以前的自我介绍,黎棋自然成了离奇,真是笑声不断。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这名字中的含义,但是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好奇了,因为我小时候可没少磨我爷爷,可软磨硬泡根本没用,也别指望我爸妈他们更对付不了爷爷。。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任绮文眯了眯眼说:“行啊,刘傲,你有种,但是你不问问你侄子的感受嘛?你反应到够快,他要是成为你的人,我就没理由在动他了。”

      过了一会,那声音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我寻着声音的方向找去,小心的探出头只见是一只大老鼠,呼,吓了我一跳,别是我怂,这竹林里是会有毒蛇的,走的可要小心。既然没什么就继续向刘叔家走,一边走,一边把玉球放进我的黑色皮袋里。

      “刘傲,你别太过分了。组织让我来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可别不知好歹,你给的价太高,恕难从命,五百万。”任绮文说的这段话难免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话说回现在,我放了假,回家看看。爸妈爷爷还有我亲爱的刘叔,我可是真想他了!

      进了客厅在茶几旁竟然还有一个人,真他妈是个小白脸,老子最讨厌这样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理由的!

      刘叔气的硬是没说出话来!最后憋出一句“你行!你给我等着!”我看刘叔受挫哪能忍,那刘叔就像我的亲父亲一样的存在!当即就说“你怎么说话的,尊老爱幼都不懂,基本礼貌都没有,你怎么混的。”我在上学时就不是怕事的主,我刚刚要往前走,一把被刘叔搭住了肩膀,只听刘叔说:“算了,没事,我们走吧。”既然刘叔都打了这个圆场说走了,我就哼了一声跟着刘叔走了,此时无能的我并没有看到那个青年手中收回的银芒。刘叔沉默的看了看年轻人,并没有多说什么,我们就一路无言的走。

      唉,即使我已经大学毕业了,还是会想起以前的自我介绍,黎棋自然成了离奇,真是笑声不断。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这名字中的含义,但是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好奇了,因为我小时候可没少磨我爷爷,可软磨硬泡根本没用,也别指望我爸妈他们更对付不了爷爷。

      刘叔立刻回头对一个青年说:“你!是不是你做的!”这时我才注意到刘叔的身后有一个年轻人,他双目紧闭,薄唇紧抿,长得很是英俊。不过全让他的面无表情给破坏了。手里拿着一根很威武的拐杖,一看就知道是个价值不菲的对象。他应该是一个瞎子吧!年轻人说:“是不是我能怎样,我只做我该做的。”

      小白脸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结局:让刘叔难过。所以很开心的对我说:“小朋友,下次见。”

      我叫黎棋,是爷爷给我起的名字,听说在我刚生下来的时候,爷爷神指一算,说:“这孩子命中缺木。”于是老爹想了想说:“老爷子,您给起个名吧。”爷爷小得意了一下,思索片刻说:“黎棋吧,这其中的意味就让他自己体会吧。”于是乎我的名字就被这么定了下来。

      “刘叔!”我一把抱住刘叔“幸好你来了,我差点在也见不着你了!”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难免有些慌张。刘叔轻轻的拍拍我的肩膀,关心说“棋棋?你怎么回来了?你怎么了?有事和刘叔说,难道有人欺负你了吗?”我摇摇头,说“刘叔,我大概是遇到鬼打墙了,很长时间都没走出去!唉,大白天的,我自己都不信,你当我开玩笑吧!”虽然我感觉那不是假的,但是也不能让刘叔担惊受怕,既然我也没事就当玩笑过去就好!

      此时的小白脸,在我眼中已然成为浑身浴血的恶魔!

      快步走进自家家门,一下就看到了正在喂狗的老妈,老妈一看到我立马就乐开花了,:“回来啦,棋棋!怎么不先告诉家里一声,我好给你做好吃的啊!”妈妈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和蔼的对我说。

      到这!我深吸了一口凉气。刘叔的眼神和那把银刀一样锋利,语言也犀利的不在像我的那个刘叔,我的刘叔是和蔼可亲的!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宝贝的东西?为什么他会说是他从古墓里拿的,谈话到此我也明白了刘叔原来是个盗墓贼吗!

      “哈哈哈!”刘叔一阵大笑,说“任先生,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有那么容易被骗吗?我们都是生意人,这是我拿命换的,你觉得五百万合适吗?你不是说你的组织很强大吗,难道七百万都拿不出吗?况且你的组织暂时还需要我,不是吗?”刘叔眯了眯眼,一脸奸诈的笑道。

      “你爸出门办事了,爷爷-----”

      刘叔住在公路东边很远,我去一次会用很长时间,不过有一条近路,穿过竹林不远就是了,路有点险一般也没有人走,但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毕竟我小时候经常去嘛,也多亏了这片险林让我从小身体就比别的小孩好,唉,上了大学好吃懒做现在顶多没有肥肉罢了。想着想着就走到了竹林。

      我正慌张失措时,明瞎子说:“自己进来还是我捉你进来。”得了这回不必纠结了,我知道他说的是我,而且我现在做贼心虚,额头忍不住冒虚汗,心想他怎么会知道的,我自认为也没发出什么声音啊。他此话一出刘叔,任绮文都看向他,显然很惊讶的样子。我知道跑不了了,他们和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低着头,光着脚,看着我的脚趾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任绮文阴着脸说:“下一次的行动,我们还需要合作,特殊装备我们会提供的,还有你明瞎子,这次辛苦你了,下次行动有需要会联系你。”说完就要出门,也就是向我这里走。

      看着刘叔的脸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也没多想,刘叔好像是继续的说:“而且,任先生,这把银刀是西汉时期著名铁匠---马晓所铸,名为‘白龙弯刀’,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拼着差点就死里的危险才把他取了出来,它被铸成不到十年就被封进贵族古墓岂不是太可惜,如今我帮它出世,它帮我赚钱也没什么不妥的,这刀也不愧宝刀之名,到了现在还如此锋利,还是那个价,七百万。”说着,我见刘叔拿起一把银白色弯刀,银光一闪,对面的屏障就裂出了一个大口子,这真是锋利得很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