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无可奈何花离去

作者:狼族酋长 | 灵异恐怖 | 围观:2810

收藏

  本小说主要原因写一段校园时代青涩且年少轻狂的记忆;是一部让80后集体唤醒被尘封已久多年的记忆:是一部让人潸然泪下的记忆!!!更最重要的字字珠玑且情节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扣人心弦文笔具佳!!!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一场车祸中,女孩不幸受了重伤,一直躺在医院里几天几夜昏迷不醒,白天男孩就守候在她身边,不停地呼唤毫无知觉的恋人,晚上去教堂虔诚求神,终于一天晚上上帝被他的真挚情感感动了,于是他决定给这个男孩一个例外,现身在男孩面前问:“我是上帝,你愿意用你的生命换她苏醒吗?”男孩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愿意”。上帝说:“我要你答应化作三年的蜻蜓,她马上就可以苏醒过来,愿意吗?”男孩很坚定的回答:我愿意。”。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在傍边的萱不知道什么装上顺风耳也来凑凑热闹:“三九天喝姜汤真是一副热心肠,既然你人这么好,过两天轮到我值日了,碰巧那天我也有事,你也帮我打扫教室吧。”

    “我还是那句话,在我的心里只有你,一辈子不会变,我真有苦衷,请你谅解。”

    “干嘛急着走呀,等等我,我们聊聊吧。”

    进教室远远看见月,在她的位置安安静静看着什么,她还是老习惯一点没有改。昨晚他们配合得很有默契,要不是她用眼神或肢体语言提示,钧也不如此会轻易赢哲,伟二人。他们之间那层薄纱似乎被掀开,再也不会有隔膜,再也不会欲言又止欲语又还尴尬局面,整整兴奋彻夜不眠。如今只有一线之隔,就看他怎样把握与表现。

    此时的萱犯花痴般的傻傻盯着钧这位英雄少年看着,她认为正真的护花使者是钧,在最危险时刻及时雨般出现。让钧觉得浑身不自在。少女心思如同大海般深,也不知道她在遐想些什么。钧的心思在月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三步并两步疾奔。

    2500米终于完成了,休息片刻,肚子咕咕作响,声音也很大,再看看手表再不去食堂什么吃的也没有。拖着疲惫的身子,可是食堂只有馒头和稀饭,不过都已经冷了,不吃呀可是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饿得慌,在说家穷几乎没有零花钱。没有办法太饿了拿着馒头狼吞虎咽。在回教室的路上,低头沉思着:这样自找苦吃,活受罪不知道值不值,还是受一点小小挫折,就丧失了那份轻狂。不行不能征服他们二人,何以征服全班同学。

    他们两人的火药味渐渐褪去,突然同学们的目光又转向冯舒雅,14岁的她肌肤如雪,双颊晕红,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也许是她的内向,有一种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不过不喜欢张扬,性格孤僻,不会过多惹人耳目,当然自然少不了男生的热捧。看来2班热闹非凡,让同学们好戏连连看。知道同学们议论纷纷她是第二个倒霉的女孩,不然她也不会哭泣着。原来是这样的,当她打开自己的课桌,不料却发现里面有一只黑毛老鼠在那里不停吱吱的叫,生性胆怯的她被吓哭了,而伟她怎么这么爱哭了,在学校欺负那么多女孩,只有她第一个哭过,有点让他惊慌失措,不过猛然发现读出一的时候没觉得她漂亮,如今就连她的哭泣也很美美得胜过哭泣的林黛玉。她得想办法把令人恶心的老鼠怎样弄走而发愁时,却传来伟的声音:“真无趣,你连假的都很怕得哭,要是真的得把你吓得半死。”

    “想找茬吗?今儿我就做回张飞吃秤砣--铁了心管这破事儿”

    “没事的,明天我跟校长说明,请他通融一下,先上学,后交学费。”

    又到收作业本的时候,此时是休息时间,教室里喧哗无比,让没有做完的同学无法安心做作业。这不从某个角落传来声如洪钟。“这位同学你是千层底做腮帮——脸皮厚,人家不愿意给,你就不要在打扰她了。”伟实在看不过去才如此愤怒。

    这次钧有得忙,对那些不交作业本的同学对症下药,对有些同学爱玩不想做作业,就站在他们身边强迫他们做完;有些好学而不会做的,就加以辅导直到他们明白原来答案是这样的来;有些同学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实属无奈只能给让他们抄写别人的,但是钧依旧讲解作业题,不管他听不听得懂,钧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在帮他们还是害他们,但庆幸的是像这样的同学不多。然而文科方面不是拿手好戏,只好求助月,又是一次和她合作的好机会这让钧乐不可支。因此钧在教室里来来回回穿梭着,虽然有点繁忙有点累但依旧乐此不疲。自此后再也没有未交作业的同学,因此若雪在班会上点名表扬。然而几乎所有同学开始接受这位班长认可这位班长,在2班的威望也越来越来大,钧享受着拥有这样的盛名,但同时发觉越来越多的女同学开始关注着他靠近他。许多男生羡慕不已,可是钧心中早就装着一个人,他只在乎月的目光,所以能尽量收敛自己的行为。钧在众星捧月的光环下荣耀无比,也许他并没有发觉她自认为相貌平平,平凡到不能平凡的灰姑娘若曦早已对钧犯花痴,同样的豆蔻年华,可若雪内心的卑微在作怪,只有能和就钧说上几句话,能看到他脸上灿烂的笑话,她就心满意足。毕竟多年来内心孤独与卑微,却被钧第一人闯入几天相处下,有说有笑,不开心的时候,他想法设法逗她开心,给她不少的美好记忆,也给了她不少的自信。然而钧只发觉若曦整个人怪怪的,眼神更怪。女人心海底针,也那时钧真的没有在意过若曦那些古怪的表情,对此也只能不闻不问,和往常一样对待她。

    “班长,你别听她的,她能有什么事呀,不就是和尚赶道士”

    “和我斗嘴,你还是省点力气吧,留着在运动会使用吧,免得以后没有力气跑完男子长跑2000米,你要是再输一次,你真的成了狗熊了。”

    “谁是一家人。穷小子,别再这里攀关系,我们不来这套。”说完,他们就加速跑步。

    “你拽啥拽,你要是不答应,我让你难堪,以后就没有安宁的日子过。”

    和自己心仪的女孩浪迹天涯走访名山名水的确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可是钧他自己很清楚无法给她一辈子的承诺:“对不起。我很想满足你,我更想。可是...”

    次日他早早起床,吃过他母亲精心为他准备的早点,背着他母亲早已为他准备好的书包,哼着小曲,大步流星奔向学校,找到了初二<2>班,经过一翻打听找到了自己的课桌,万万没有想到她周晓月也分到这个班,更没有想到她就坐在他前排,喜好跳伞--喜从天降,人逢喜事精神爽,好事成双,幸福之门悄悄为他打开。

    月早已忍无可忍,愤怒小鸟一般飞跃下去,不顾脚崴了拼命往回家的路上奔去。钧也顾不了车子,连忙去扶着她,不料怒气冲天的月拽开钧的手,眼神似火怒视着他,但钧从她眼里可以看出她的眼眶早已湿润了,他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她,他的心比谁都痛。他只好陪着她,只希望她能理解这一切。一路上缄默不语,空气似乎被凝固了,两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难,快到她家的时候,钧终于打**沉默说:“你不要生气好吗?明天我们几个好友聚会,希望你能来,老地方等你”,

    “你想歪了,我不明白都两年了,你老是头上安电风扇--大出风头。铳打出头鸟,总有一天你会吃亏的”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再说你算哪个葱”

评论
评论内容: